【明慧法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我的修炼历程是一个很典型的在西方世界长大的年轻弟子的历程。我七岁时父母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开始修炼。他们读书和炼功时,我就跟着做。我认同《转法轮》中讲的原则,认为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我并没有突然觉悟的状态,喜悦的泪水,或觉的人生有重大改变的经历。我也没有任何疾病可去,所以我没有很多大法弟子的祛病健身的经历。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

或许是我的生活舒适导致了我的自满和对自己所得到的不珍惜。我大部份的人生,其实是跟着我的父母和其他的大法弟子走,但我没有主动的修自己或为自己的修炼负责。十四岁时我去了离家很远的地方读住宿学校。没有父母的督促学法,没有别的同修,我逐渐远离了大法,过着象常人一样的生活。大部份的空余时间我都在和朋友玩游戏。唯一把我和大法联系起来的事是我偶尔还给英文明慧校对翻译的文章。

实修

尽管我不是很精進,我脑中一直有一念:我是一个修炼人。每次法会后,我都会短暂的清醒,但很快我又回到常人的生活。

大一期末时,我觉的我应该给我的几个要好的朋友讲真相。我告诉他们大法的原则和大法怎样教学员变成更好的人。让我惊讶的是,一个朋友说,“你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有善心。”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但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我经常玩暴力的电子游戏,里面有杀人的场面。我学习不是特别用功。在很多方面,我的举止和道德标准还不如我想跟他讲真相的常人。我怎样救他们?我怎样证实法?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不是在破坏大法的形像?这次经历让我第一次反思自己。回头看去,我一直在被外在的因素所带动:我的父母,其他同修,甚至是师父(当我幸运的见到师父讲法)。但我从来没对自己的修炼负责。

那个夏天,我到一个不同的城市工作。一天我的居住区突然停电了。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读《转法轮》,不需要电。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让我去掉对技术和娱乐的执着心的机会。我开始静心读《转法轮》。

这一次我的学法和过去不同:我是自己主动在学法。我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变化。我不再执着电子游戏和欲望。当我的同事在一个地方停车但不付费时,我交钱了,尽管我知道没人收罚款。当我上班时,我不再抢最好的停车位置。我很高兴把好的停车位置留给别人。

这些变化很小,不值得吹嘘。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并没有有意的去改变我的行为。我不是在装着表面善良,而是从内心深处的变化。我并没有经历任何超常的事,但我清楚的知道大法是唯一真正让我提高的力量。这一念树立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

修去对名和利的执着

我从很小开始学法,所以我一直觉的我对名利看的很淡了。毕竟我的大部份人生都是一个学生,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可以炫耀的。但我从大学毕业后,事情有了变化。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

我工作不到三年,就被提升到一个管理职位,我的成员都比我大。虽然我知道我的能力是师父给的,但我还是对自己这么快得到提职感到自豪。

因为这个提职是在我们公司正常的人事变动之外,我被告知我的头衔变化和工资涨幅会有所滞后。一个星期过去了,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再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当我问起时,我被告知没有新的進展。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

我意识到我不用对我的提职担心,师父在看护着一切。我决定不再担心,正常工作。

第二天,我被告知我的提职一事全搞定了。工资涨幅从决定我的提职那天开始算。我意识到师父一直在等着我去掉我的执着心。

去掉证实自己的心

我虽不是一个很好的修炼人,但我确实有一些才能可以用在证实大法的项目上。我逐渐生出了证实自己和炫耀自己的心。

作为一个能说地道英语和读写中文的人,我被经常邀请做不同的和写作有关的项目,包括英文明慧。作为一个校对员,后来成为一个编辑,我发现我变的对我们的翻译质量很挑剔。我开始写很长的反馈给组员,我指出他们的错误。在每周的例会上,我做着同样的事,对我觉的翻译的不好的文章指手画脚。

给反馈本身并没错,但我的努力并不是完全无私的。很多时候我的出发点是证实我自己,而不是法。我以提高我们网站质量的名义在说话,但我的言谈中充满了负面的因素,包括我的自大和没有耐心。

当我不再挑剔时,我开始看出每一篇文章的力量和美丽,以及翻译人员和校对员的用心。我看到我们的翻译人员克服了种种困难,我看到我们的校对员努力把文章改的更好。他们都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

我不再用自己的观念去要求每一篇文章。我尽力去帮助文章的作者更好的传递他们想表达的信息。我不再在例会上长篇大论说教,我开始鼓励别人参与讨论,发表不同意见,让我们的团队作为一个整体来提高。我不再挑剔文章的缺陷,我尽力发现文章做的好的地方来激励我自己。

证实自己的执着心也体现在我对公众演说的恐惧上。我很内向和腼腆。我第一次在一大群人前讲话时,我都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当我被邀请在一个学术会议上做一个演讲时,我很担心自己做不好。

但我意识到我的这种恐惧植根于我对自己的执着心,尤其是对自己的名声。我意识我被邀请参加的这个会议,我不是在为自己演讲,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在传递听众在等待听到的真相,一个从法中来的信息。我转变观念后,意识到我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大法,我不再担心什么,我顺利做完我的演讲。

用正念代替人心

当我对日常遇到的人讲真相时,我有时不知该从何讲起,我不知那个人会不会接受,我不知我要说的会不会和我们的交谈有关系。

一次在办妥租车手续后,我犹豫是不是和柜台的人讲真相。那时我只有器官移植的资料,我不知我是不是应该提起这个话题。

我后来还是决定再走進去和他们讲真相。我一提起这个话题,那三个员工就很认真听,开始问问题。中间他们的老板出来告诉其中的一人,他和她约好的会早应该开始了。那个员工说,“不,我想听这个。这个话题更重要。”

我很感动。我讲完后和他们的老板道歉,说我占用了他们的时间。她已不生气了,她笑着说,“没关系!”

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

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众生都在等着听我们讲真相。我不应让自己的人心挡住我。

结语

在过去几年里,我经历了从远离大法到为自己的修炼负责的过程。明慧这个项目在我修炼状态最差时维系了我和大法的联系,帮助我认清和清除我的执着心。我会继续向内找,纯净我的思想,让我做的一切都基于法。

(2018年明慧法会发言稿选登,有删节)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