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活越年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一九九八年三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八十岁了,用走路生风来形容我,一点都不假,和年轻人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有时三更半夜才回来,不觉的累;第二天照样出去讲真相,一点都不受影响。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越活越年轻了,这是修大法带来的神奇。

下面就说说发生在我和家人身上的故事吧。

看师父两讲讲法录像 全身的病好了

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冠心病、心脏病、尾椎骨骨质增生,尾椎骨上面长了一个鹌鹑蛋大的坨,走不得远路,蹲不下,站不得久,坐也坐久不得,躺也躺不久,翻身也翻不得,痛得厉害。说要变天了,那就痛的就更厉害了。从外表看,好好的一个人,哪知道我是吃的下、喝的下,就是坐不得。

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一天,市里的两个好友,她们是学法轮功的,特意到我们农场来洪法,带来了《转法轮》,还带来了师父的讲法录像,要我们看。当时参加看的人,有我们这学校里的十一个老师,都是年轻的,有文化的。那时我已满六十岁了,我心中有顾虑,不肯看,就对着两个朋友说:“我年龄又大,又不识字,她们都是年轻人,又有文化,我坐到这里不好意思。”朋友说:“学法轮功不讲这个,有文化没文化都可学,你就安心看吧。”她们要我坐沙发,我说:“骨质增生很厉害,坐不了沙发。”我就找了一个硬板凳坐下。这样坐着看了一下午的录像,尾椎骨一点也不痛。

我家住在农场场部,隔壁有一个宾馆。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我看到很多人往宾馆里走,就问什么事?有人说:“今天法官在这里开庭。”我就去看,已经没位子了,就站在那里听完开庭全过程。回家问老伴,几点了,他说十二点了。我一想,我从上午九点站到了十二点,不感觉累,腰也不痛,太稀奇了。

下午,问朋友昨天看录像看了多长时间?她们说:“三个小时。”我想:我以前坐、站、躺都坚持不了一会儿,昨天坐了三个小时,没有以往难受的感觉,心里只感到很奇特。

我又问她们:“我今天上午站了三个小时,不觉的累、痛。”她们说:“你昨天看录像看的。”我才想起昨天坐了三个小时,不痛、舒服。其实是:我的尾椎骨骨质增生,昨天看录像就好了。

我又说:“我昨天仔仔细细的看、听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把一个意思听明白,师父又说别的事情去了。要是哪个问我:你知道了一些什么?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我都不好意思再来看了。”她们说:“你看了一下午,说不出所以然,我们看了很多遍,都说不出所以然,这是法,不是一般的东西,哪有一看就全明白的?快進来看、進来听吧!”

下午又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三个小时,那天还学了炼功动作。整个过程中都感到很舒服,心里也舒服、身体也舒服。

我心里可高兴了:真是太神奇了!看了师父的两次讲法录像,以前的心脏病、冠心病、严重的高血压的症状,全都没有了。

第三天继续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继续学动作。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功太好了。

我识字了

朋友走了,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捧到手上后就发愁:一个字不认识,怎么办?我就求老伴。他就说:“我教你两个小时。”我说:“我一个字都不认得,你教我两个小时,能学几个字,你就把第一讲告诉我,学完好吗?我以后学就把第一讲当字典翻,就不烦你了。”他就带我读第一讲,我就读,发奋的读,心想:“背出来,就不求他了。”试了几次,就是背不出来,我就把他读熟、读熟。

第一讲读熟了,我开始读第二讲,不认识的字就在第一讲中找,第一讲没有的,我还是问老伴、问孩子们。有时自己也好笑,那个字,就在口边,就是发不出声来,就象碰到一个熟人,突然叫不出名字一样。虽然这样,读法的过程,认字的过程是一个愉快的过程。

到十一月份,我就能把一本《转法轮》读下来了。刚好,在市里住的儿媳要到外面去做导游,需要我去照看孙子。这样我认字就更有条件了。老伴看到我一本书真读下来了,感慨的说:“真是神了,一个字都不认识的六十岁的老太婆,真把一本书读下来了,身体也好了,精力也旺了,越来越年轻了,我也来学。”老伴也進来修大法了,我就更好了,不用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了,我们一起读,一读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那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但是老伴不是三天打鱼、就是两天晒网,捉摸不定。

十几天我能双盘了

刚开始炼功,同修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我不知道什么叫感觉。她说师父给你下法轮了吗?我说不知道,只知道打坐时腿上的肌肉这里鼓一块,那里鼓一块。同修说这是师父管你了。听同修这么一说,我就更有信心了。有时我打坐腿痛的很难受,同修就告诉我:“人有很多业力,痛、难受是消业,是好事,修炼要吃苦。”同修说的话,我就记在心里。

我单盘五天后,同修说;“能双盘就双盘。”我就试着双盘,一盘,就盘上去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我坚持了三分钟。往后就坚持五分钟、十分钟,腿、脚变成了乌黑色。当时穿着毛裤和棉袄,我痛的豆大的汗珠往下滴。忍、再痛、我要忍着,就不把腿拿下来。十几天后,我就能双盘半个小时了。神奇的是,痛过之后,脚脖子上一圈感到特别的舒服、轻松,真象小时候喝了蜜糖水一样。

发正念就是在运用神通

起初发正念的时候,我每天发九次正念,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人很累。我就问同修这是怎么回事?同修说:“我们发正念,是在运用神通,在另外空间就是正邪大战,只是我们肉眼看不见。都很正常,不用担心。”我想,有天目看的清楚的,有看不清楚的。我虽然看不见,听同修这么一说,这是真的,我信。我想以后师父要我们做的,就是最好的,就应该认真做,不起疑心。

老伴说:“金光闪闪,真神了!”

我读书的时候,时常看到《转法轮》上的字一个一个的跳动,金光闪闪。定睛一看,又没了,就一心去读的时候,字又跳起来了。有时要老伴来看,他看不到,似信非信。后来他進来修炼了,也能看到《转法轮》上的字象我说的一样一个一个的跳动,金光闪闪。他说:“你说的是真的,金光闪闪,真神了!”他就信心大增,猛看书,猛炼功,精進一段时间,身体舒服了。他单位一安排什么活动,又走了,玩几天回家,又忘了学法炼功。断断续续,常炼常不炼,一有什么活动,又玩去了,不知修炼的严肃,最后阳寿到了,就走了。

见证大法的神奇,儿子读《转法轮》

有一次,我一连拉了两天肚子。第一天不停的跑厕所,并不想喝水,但第二天跑厕所要喝水,最后,想喝水连烧水的力气都没有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女儿打电话来,我想装成有力气的样子接电话,也装不出来。女儿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很好。她不放心,告知儿子,儿子和媳妇连夜赶来,一看我脱了人形,要赶快送医院。我说:“这是消业、没事,不去医院。”儿子和媳妇不放心,陪了我两天。我就跟他们讲大法的神奇,儿子愿意听一些,两天,我恢复如初。

我一直跟儿子说:“有一句话你信不信?”儿子说:“你不说我怎么信?”我说:“你信我就说。”他说:“你说。”我说:“你看,你回来看到我是什么样子,这两天我没到医院去,我又恢复到跟以前一样了,这就是很神奇吧!我有一本书,你回去看,不管你一天看几讲,但不能间断,直到看完,间断了就很难再看了。”他说:“还有这回事?”我说:“是的。”

临走时,他说:“妈妈,有书吗?”我说:“有。”我就把我自己每天看的《转法轮》递给他。

一天,儿子打电话来,兴奋的说:“妈,记得吗?爸爸走了没多久,我告诉你,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一米八几的人,笑眯眯的站在我床头,我说又象爸爸又不象爸爸,我今天一打开《转法轮》,看到书上的照片,我梦见的那个人就是师父!”我心里想:儿子的缘份很好。

儿子惊呼:奇迹、神奇!

有一天晚上,我看到沙发套开线了,就拿着针去缝,我儿子站在我后面,我不知道,中途穿针时,被他看见了惊呼:“耶!我的妈妈耶!没戴眼镜,针还穿進去了,我戴眼镜都看不见,这就是奇迹啦!这就是神奇啦!”

还有几次走路,也把他佩服的不得了。

有一次,他陪我走路,并排走,走了蛮远,就问我:“妈妈,你还走的了吗?还能走吗?”我说:“走啊!没感觉,不累。”那时在他心里就很认同大法了。

还有一次,那是几年前要换身份证了。他就陪我去市级县换身份证。下车后,有很长一段路程,又快下班了,赶时间、走的急。他就关切的对我说:“妈妈,你慢点走。”我说:“没事,不吃亏(意指不落后)。”他说:“妈,你真行,你儿媳都赶不上你。”

从这以后,他心里真的很佩服法轮功了。他的同事有不舒服的时候,他就劝他的同事说:“跟我妈妈学功去,这个功真是好,我妈炼功后,身上的病全好了不说,整天精神的不得了,七、八十岁了,看书、做针线活都不戴眼镜了,跟我一起赶路还不吃亏(意指不落后),真是奇迹!”

我儿媳有事几年没回老家,前两年回来了,一看到我就说:“老妈,几年不见,还是那样子。”

大法使老伴延长了五年寿命

二零零二年,老伴得了一场大病,住在市级一家最好的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没有什么好转。他每天都要听师父的讲法,有时医生来查房、会诊,人多,我们就把播放器停了。老伴就喊:“停了干什么?!”医生也说让他听,不让他脑子糊涂。到最后有二十天没吃、没喝了。医生告诉我们:“不要离人,特别是晚上,针一抽最多三天,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一个同修知道了,就来到了医院,跟我老伴说:“你回家去,这里不是你住的地方,医院救不了你,师父救得了你,只要你真心信。”老伴答应:“嗯!”当晚我们一家人都守在他身边,他睡了。

一醒来,老伴就跟我们说他做了一个梦:刚才听到谁谁(六月份去世了的外甥的名字)喊我:舅舅,我们一起去峨眉山。这时就听到师父对我说:“你哪里都别去,你回去,你不会死的,你回去好好的学法炼功。”我突然看到了师父,师父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正在赶路。我就大声喊师父:“师父,我们整个地区,没有《转法轮》了!”师父猛一回头对我说:“回去,会解决的。”回来,真的就解决了,这是后话。

第二天,他就出院回家了,我们大家正在吃饭,只听到他在里屋床上喊:“我要吃冰的。”孩子们拿了一个冰糕给他吃,第二天,他要吃辣的,又给他辣的吃,后来他说想吃稀粥,我们就熬一点稀稀的粥给他喝。在医院里,他就每天听法,有时我就读法给他听,回来还是这样。

由稀稀的稀饭喝一口、两口,后来就变成了干稀饭一碗、两碗,加上这吃一点、那吃一点,算起来一天有一大钵,快二十天了没拉大便,我要小儿子回南方去上班。儿子说:“你看老爸每天吃的也不少,回来就没拉,我回去说不定就得往回赶。”我听他这么一说,人突然明白了,是啊,回来他爸的肚子是没动静,我就赶快去求师父,我对师父说:“师父,我老伴回来快二十天了,人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吃的也不少,存在肚子里不行吧,求师父帮他。”到了第二天早上,老伴就喊要大便了,扶到椅子上,拉了医院里的那个便盆大半盆,蛮好。后面就可以炼功了。

能学法炼功了,自然很是精進,身体恢复。那时他单位老干部福利活动特多:体检、疗养等等,就通知他去参加,他脾气好,和善,爱玩,一通知就去。起初回来还知道要学法炼功,慢慢的次数多了,就不学了,这时身体就不舒服了,又想起炼功了,单位一通知,又去玩了。回家也不炼了,过一段时间,身体又不舒服了,看到我学法炼功没间断,整天精神饱满,他又开始炼。就这样,时炼时不炼。

师父说:“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1]师父给他延长的寿命,是用来修炼的,那时我们还不懂,五年后,老伴走了。

现在才真正明白老伴当时的状态是怎么回事:是旧势力阻止他得法。师父慈悲,给他延长了五年寿命,给了他五年的机会走進大法来,我们没有珍惜,还是让旧势力夺走了他的生命。

拘留所里女孩的梦成真了

那时没有条幅,没有真相资料,要自己做,我没文化,也不会写字。同修就帮我用硬纸板刻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照上面描,描的很慢,有同修说,去刻个章就好了。我听到心里了,有机会就找人刻了几个章,还没开始用,却被熟人恶意举报了。来了七、八个警察,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并非法抄了我的家,抄了几个小时,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抄走东西。在拘留所关了十六天。

那里有一个同修在我之前关進去的。我俩在里面炼功、发正念,里面还有十一个吸毒的,其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她喜欢喊我“大妈”,我们发正念、炼功,她都在那里比划,喜欢听我们讲大法的美好。到了第十四天的晚上,她说她做了一个梦:屋顶上有一个长胡子老爷爷,从上面吊下来一根绳子,刚好吊到你睡的地方,当时感觉那根绳子是来吊你出去的。还看到我们睡的通铺底下,很多不好的低灵东西,很恶心。第十六天,我回家了。

师父派来指路人

我们这里是丘陵地区,我们到农村去发资料,都选在傍晚发了六点的正念才出去发,有的地方有几户人家,有的地方单独一户,有的住在山边仅一户,为了不落下一户人家,我们晚上翻山越岭把资料送到每户人家中。有时晚上十二点的正念时间到了,正行走在山上,我们就坐下来发正念,起来时,就不认识路了,也不知道方向了,这时师父就会帮我们。在山上无目标的穿树林,扒着荆棘,猛一抬头,一条大路就在眼前。

有一次,正是这样一条公路出现在眼前,但不知哪头是回家的方向,正在彷徨,突然发现一个中年男人低着头站在那里,问他,他吓了一跳,然后告诉我们回家的方向,我们心里都清楚这是师父派来指方向的人。第二天照常出去,不影响,我也不累。

师父给我开智开慧

得法的头四年,我是懵懵懂懂的,不知怎么做,也不会悟,看同修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跟在她们后面跑。从二零零二年我对法理明白了一些,就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付出、要吃苦、要自己开动脑子做三件事。从悟到以后,我就知道怎么做了。有时遇到不会做的时候,我就求师父,我说:“师父您把我的智慧打开一点,让我知道怎么做。”我这样一说,就会做了。

有一次傍晚,我们挂横幅,出门时,我无意中拿了一把弯把伞,同修说,没下雨,你拿伞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拿,我说:“不重,拿着吧。”我们走了一段路程,看到公路上有一座桥,桥上有树,我们来到了桥上,树高,够不着,刚好伞派上用场,勾下来树枝,一个人拉着,我们就把“法轮大法好”挂这边,“真善忍好”挂那边。这两条横幅,在那里飘扬了几个月。桥下面公路上南来北往的车辆和来来往往的人群,都看的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两条横幅。这是师父启悟我拿的伞。

受这启发,长的横幅我就想到了用三米长的钓鱼竿(可伸缩的),我把三米长的条幅,上头固定到衣架上,衣架中间用细铁丝固定,钓鱼竿头上做一个叉子,找准树杈高五米左右,挂上即可。有一条条幅挂在十字路口的树杈上,平平整整,好看极了。有一次,一个同修说:某十字路口的一条条幅挂了几个月,这个挂的真好。听后,我心里美滋滋的。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口,对我的奖励。

修炼二十年了,从我知道自己要做三件事了时,我就日日去做,从不懈怠,讲真相做三退,除了过年三天,儿孙们回来没出去做外,没特殊情况,我坚持每天出去。我出门做事时,一心只想把事情做好,不记得自己的年龄,没有八十岁的慨念,和年轻人一干一天,不觉的累,也不影响第二天做事。整天精神饱满,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越活越年轻了,我说这都是师父赐予我的! 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