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年过古稀的大法弟子救人忙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在中国北疆的一个大城市里,有一群届临古稀的大法弟子,她们是用慈悲的心,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从以前走街串巷、爬高楼送真相,到今天面对面、口耳相传三退保平安,这一群老大姐们,时时把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溶入到讲真相劝三退中,把慈悲带给世人。

她们每天的日程安排是:上午学法,下午救人,已经坚持十多年了。她们自己常说:师父加持她们,不给她们安排其它事儿。每个人在劝退救人上,都越来越“专业”了。她们几乎每天都有为数可观的三退名单上网。劝三退救众生,是她们精進实修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份,也是她们修炼中的最大乐事。让我们共同分享一下她们的喜乐吧。

第一乐:解体一切阻碍 溶入救人洪流

人来世间,都会遇到各种磨难,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修炼人的魔难,很多是情派生出来的阻碍。其实质,就是从根本上摧毁修炼人,阻断其升华和圆满之路。

安大姐在几年前,因讲真相而被恶党绑架。坚定的正念伴随着她,一个月后,她冲出牢笼,回到家中。

家中的温馨与祥和没有了。用“情”裹挟的利器,迎面击来。每天必学的大法书,一本都没有了;炼功,女儿强行制止;发正念,女儿就打她的手。

这种超过拘留所的“亲情”伤害,几乎让安大姐精神崩溃。她知道自己面临的不该有的干扰,是自己不学法而形成的。她立刻到同修家去,请回《转法轮》。她一捧读大法经书,女儿看见后,就像城管扫荡一样,过来就抢。学法后的她,心中升起了佛法的威严。她严厉制止女儿的无礼行径。娘俩几乎爆发“战争”。女儿哭天抢地的以“跳楼自杀”相逼:窗上有铁护栏,跳不出去;女儿高叫着:我一定要死给你看!回转身,去拿菜刀,割腕自杀!怎么没动静啦?安大姐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站起身来,到厨房去看情况:女儿拿着厚厚的刀背,在小臂上来回蹭着玩儿呢……伎俩穿帮了,女儿依然霸气十足的干扰母亲。母亲的一切与做三件事相关的事儿,她拼命的干扰、反对。只是对母亲学法,她有些无可奈何。

法理在安姐的心中,越来越清晰:长此以往,这怎么能行?表面上家庭平静了,可娘俩的心在较劲;在另外空间,善与恶的相互激战,应该是惊天动地的。女儿在恶党的蒙骗下浑浑噩噩,自己怎么能随波逐流呢?这不是娘俩在走向共毁之路吗?

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从救人的角度出发,女儿也是众生嘛!无原则的附和女儿,本身就大错特错,不能再苟且下去了。

在一次原则性冲突之后,安姐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这个几十年从未离开的家。那是个风雨交加之夜。一个漫漫的黑夜过去了,和同修一起学法后,心里对和女儿对抗,有了新的认识。她把威严和慈悲溶为一体,步伐坚定的回家了。

还没等走到家,女儿远远的迎上来,两眼泪汪汪,一把拉住妈妈的手,一直走到家也不撒开。她因势利导的向女儿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及众生与大法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女儿这回可真明白了。从那一刻开始,女儿再也不干扰和反对妈妈所做的任何与大法相关的事儿了。家中的环境好了,安姐的修炼状态也越来越好,每天劝退救人的数量也在累加。母女俩都乐呵呵的过着不平凡的每一天。

说起杨姐,经历的魔难就更大了。丈夫一次次的抢她手中的大法书并撕毁,甚至还发生点儿家庭暴力。杨姐一直在解体丈夫的蛮横无理。时间长了,法理渐清了。知道逆来顺受是害丈夫,是自己有私心,善念不足,慈悲心不强,不是大法徒应有的状态。

“念一正 恶就垮”[1]。大法弟子只要修自己了,知道向内找了,这孽缘就出现了神奇的变化。一天,杨姐的丈夫又魔性大发。他又去抢老伴儿的大法书,杨姐奋力阻抗。就在书即将被抢去的那一瞬间。杨姐闭着双眼,竭尽全力的喊了一声:师父啊!杨姐立刻感到肢体上的压力没有了。睁眼一看,丈夫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闭眼、睁眼的一瞬,最多也就是两三秒钟,对于腿脚儿不太利索的丈夫来说,最多能走出两步远。人没了的情景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书还在自己的手中,人却消失了!这真是太神奇了!她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她。双手合十,潸然泪下。她事后问丈夫,他却浑然懵懂。

魔鬼不甘心失败,再一次操控着杨姐丈夫,竟然玷污损毁大法师父的法像。他象着了魔似的,狠狠的摔碎了法像,还在法像上用脚踩踏。他疯狂的喊叫,不准杨姐靠近。等丈夫走了以后,她含着泪,捧起师父穿袈裟的法像。法像的手臂上都是三角的口子。她流着泪,跪对师父说:是弟子不好,都怨弟子啊。

三天后,杨姐的丈夫在炼豆油的时候,将近200°C度的热油,不知怎么自己就浇到自己的胳膊上了,那叫得惨哪!杨姐,在丈夫养伤的时间里,和他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法理;告诉他为什么法轮大法好。烫伤随着丈夫对大法的认知而迅速改变。丈夫说出“法轮大法好!”的那天,烫伤创口完全愈合。丈夫开始从语言到行动,完全支持杨姐,学法炼功救人。家也笼罩在谐和祥瑞的氛围中了。

第二乐:劝退不分职业 碰上警察也没啥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一群大姐们,劝退中不太喜欢碰到的人:就是警察。有些警察身着便衣,向他讲真相的时候,他还爱自报家门。这又能怎么样呢?看看我们这些可敬的大姐们,做的多么慈善!

那天,刘姐在公共汽车上。一个中年女士,站在她身旁。这个女士个子较矮,够不到高位扶手。刘姐就把自己正握着的低位扶手让给了她,自己勉力攀握高扶手。这个女士说:你真好。既然搭上话,三退是主题。这女士听后,立刻变脸,声色俱厉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此言一出,刘姐知道,自己碰上了更应该救的人。刘姐立即言道: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现在是为你、为你的家庭好啊!那女士说:你别说了,车上这么多人。我是公安局的,现在是去市局开会。她没有接刘姐让她三退的话茬,也没有再阻止刘姐。刘姐把语音调整到只限于她二人能交流的氛围。刘姐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和为什么三退才能真正保平安。她对刘姐充满敌意的神态,悄然褪去。恍然惊觉、充满感激的愉悦,涌上面颊。

女士到站了,临别的那一刻,女士面呈微笑和蔼的对刘姐说:谢谢你,祝你平安幸福!刘姐坚信,下一个对她劝退的同修,一定会成功!而自己留下的是三退名单上没有她的名字的遗憾!

劝三退不留遗憾,是每个大姐都力争达到的一个境界。前些日子,赵姐在一家大超市里,看到一位穿着很得体的男士,三十多岁。在蘑菇货柜前,他一把一把的抓起蘑菇就往食品袋内装,根本就不挑不选。赵姐一看,机会来了。她走向前去,用慈爱微嗔的语气说:你应该挑一挑啊!小伙儿很直率:我不会挑啊!咋挑啊?赵姐就向他介绍,蘑菇这个商品的优劣常识,同时也在帮着他挑选蘑菇。

赵姐话锋一转:你是大学生吧?他回答:是,大学毕业了,现在司法局工作。赵姐一听“司法局”这三个字,竟产生了隐隐的兴奋。赵姐很亲切的在他肩头轻轻拍了一下,说:孩子啊!咱俩真有缘份,阿姨和你说件好事。法轮功是咋回事儿?你一定知道。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千万不要迫害好人哪!小伙子变的神情冷漠,不回应赵姐的话语。赵姐用更加慈善的心态,讲大法的真相和江魔头的残暴。小伙子的神情释然了,很恳切的对赵姐说:阿姨你放心,我不干那事儿。阿姨,您是大法弟子吧!谢谢你,谢谢!赵姐迅速跟進:你是党员吧?小伙子很敏感,说:阿姨,你要说什么我知道。他逃也似的,转身就走。赵姐拉着他的手说:孩子啊,你一定得把党退了,这对你和你的全家都好。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伙子说:阿姨,这个道理我懂。他匆匆就走,赵姐紧跟不舍,说:阿姨给你起个名儿退,叫美好!他响亮的回应道:行!行!谢谢!

时间长了,救的人多了,每位大姐都遇到过公检法司的在职人员。从首次的害怕、紧张,逐渐升华到慈悲,使这个特殊群体中的有缘人,从不同程度上,对迫害真相有了了解,对法轮大法有了善念。但也有一些在中共恶党粪坑文化中充分浸蚀,拔不出来的人。他们仇恨善良,拒绝救度,死之将至而不自知。应该说,他们中有些人的命,还算不错,遇上了没有怨恨,慈善为怀的大姐们!

第三乐:让恶行化为乌有

劝三退,遇到最难的事儿,就是被邪党蒙骗的警察绑架迫害。

大法弟子们,挂在嘴边的一句师训就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那天,在一个大超市,李姐在果菜区域里,向一个中年男子讲真相劝三退。开始这个男子的表情还比较平和。听了一会儿后,脸色阴沉,目露凶光。他掏出警官证,在李姐眼前晃了一下,说:我是警察,跟我走一趟!李姐对此情境,已有所预感。这个便衣警察的脸色出现改变的时候,心中已加强了正念。他一亮身份,李姐的心态反而沉稳下来。她心中的第一念是:一定要向他讲真相,不能让他犯罪!

李姐语气和蔼的朗声说道:我凭啥跟你走啊?我也没做违法的事啊!信仰自由,是你最应该知道的!你这样做,是在严重的违法呀!便衣警察竟愣怔怔的嘴张了两张,没发出音来。这时,程姐满面祥和的站在这个便衣警察的面前,她说:大兄弟啊,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平安,这位大姐是教你在乱世中,保住你和你的家人幸福平安的好方法。这是真心实意的为你好啊!来、来,我帮你挑菜。老姐俩接力赛式的劝三退,继续進行。李姐站在旁边,微笑着持续发正念。赵姐成了主讲人。两人心口如一,合力劝善。便衣警察的脸上,多云转晴,很快出现了阳光灿烂。他笑着点着头说:谢谢阿姨,你们走吧。

事情有惊无险,皆大欢喜的结束了。但李姐却想的是,我没能够把他劝退,还差点儿导致他犯罪,是我慈悲心不够强大,急于求成,做事心强。要做好讲真相,劝三退,必须真正从法中提高自己,不能因自己一思一念的不纯正,而影响救众生的大事。

救众生中的缘起千变万化,不时的也会遇到恶缘步步紧逼,几成恶果的局面。前些日子,孙姐在一个繁华路口的汽车站台上,讲真相劝三退,不到半小时,已劝退四女二男六个人。这时有五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把她围了起来。孙姐面对的一群姑娘,讲真相时的感觉挺好。突然,她发现一个穿黑衣的姑娘,对着她在正面拍照。听到手机“咔嚓”一声,随即那姑娘开始摆弄手机。孙姐意识到,这很不正常。就对着五个姑娘说,你们这样做不好啊!这样对你们不好!姑娘们用一种轻蔑的眼光瞅着孙姐,谁也不说话。正在此时,一辆公共汽车進站停车,车门正在孙姐的身后打开,孙姐毫不迟疑的转身就上了车。紧接着,穿黑衣的姑娘也上了车。姑娘在司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后,又下车了。乘客们上下完毕,车门关闭,但就是不启动!

孙姐停止了和一位中年妇女的交谈,从车的后半部,走到司机身边,问:你为什么不开车呢?司机手指下面穿黑衣的姑娘,说:下面的人不让我开。孙姐当时的一念:姑娘们在犯罪,不能再搭上这个无辜的司机呀!立即解体这些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她们的恶行生成恶果!孙姐几乎发出声来的一念,从心底冲出正念口诀。几秒钟后,车启动了。车下的姑娘在喊、在摆手。司机目视前方,充耳不闻。油门加大,车驶入了快车道。孙姐在车上,劝退了那位中年妇女。她给那个人取了个名儿,叫“顺利”。车到下一站,孙姐换乘一辆公车,顺利回家了。

第四乐:慈悲泪 唤醒迷中人

谨遵师训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每一次走出家门,与一个个陌生人结缘。劝三退的行程,每次都是几个小时,走走停停。大伙的共同感受是,没有劳累的感觉,反而救的人越多,身上越来劲儿。在有些场合,这有缘人一时半会儿救不下来,又觉的自己能救下来的时候,心中充满慈悲,不觉泪流满面。

这一群大姐中的金姐,在前些日子,她就曾是这现实情景戏中的一位主角。

那天金姐一天劝退三十人的标准基本要达标了。这时看到二女一男,三位退休老人坐在小广场的长条椅上。彼此年龄都差不多,能切入的话题就多起来了。金姐从退休工人的工资低,社会分配不公谈起。谈腐败,谈天灾;谈贵州平塘“中国共产党亡”那块神石;谈“天安门自焚”伪案;谈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金姐真是没少讲;说的慈善流畅,听的静默认真。说的也超过十几分钟了,竟一个搭茬的都没有。金姐的心里,微微泛起了急躁。她自然而然的就向内找自己,哪方面做的有差距,而导致眼前的冷场。自己下不来台,都没什么,人要救不下来,她们的将来,那得多惨呢!想到这里,泪水顺着她那白皙的面庞潸然流下。她带着泣音说:我是真心为你们好哇!仨人看到金姐真情实意的泪花,她们的眼眶也湿润了,立即说道:别哭、别哭!我们一直在听呢,还没听够呢!说的真好,我们全都退!我们仨是真正的三退,党、团、队全都退。三人站起来敬送金姐,走的很远了,她仨才坐下。

王姐那次的流泪,则是产生了轰动性效果。

两个月前,在家乐福超市。王姐在服装超市中见一位女士,穿着很有品位,透着有修养的气质,虽然没化妆,依然端庄,她在挑选上衣。王姐凑过去,从衣服的质地、颜色切入话题。然后,话锋一转:告诉你一件好事儿……谈起天灭中共;及中共犯下了在这个星球上最最邪恶的活摘器官的罪恶,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年!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天灭中共,是早晚的事儿!我真心的希望你能三退,脱离中共才能保平安!也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女士瞪大了眼睛,非常惊愕的瞅着王姐,嘴唇在微微颤抖,问道:这是真的吗?王姐说:是真的,全世界都知道,江魔头已被告上国际法庭了!女士说:那你们法轮功是受冤枉的,是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句话在王姐的心灵中,产生了强烈的震撼,自身及同修们近二十年来,被邪恶中共残酷迫害的桩桩血泪经历,迅即映现在眼前,泪水不自觉的流淌下来。王姐悲愤而平静的说:是!法轮功是千古奇冤!那女士的眼泪也涌出来了,很快竟哭出声来。只见那位女士擦了擦眼泪,突然举起拳头,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

听到这一福音的人,神态各异,定在当场。

随即,她和王姐拥抱在一起。

大法弟子的每一天,都是为他的,都是快乐充实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