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环境、行业中坚定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我因为有病在一九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我只上过一年半学,不识多少字。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健康,还给我开智开慧,我能通读师父所有讲法,而且做事总能事半功倍。在修炼中,我坚信师父和大法,按照师父的教导做,从不会修到会修,从迷茫走向成熟,修炼状态一直是坚定、平稳,从未感到修炼有什么难的,更深深的感受到师尊的慈悲保护。

因病得法 获得健康和智慧

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还有附体,身体非常虚弱,脸色不好,半个身子僵硬,晚上扶着墙躺下,连身都翻不了,都不知道第二天能不能起来。那时我妻子已去世,没有人照顾我,我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日子过的别提多苦了,整个人变的特别蔫巴。一次,和哥哥一起去串门,哥哥看我没精打采的难受样儿,就让我快去学法轮功。

一听说法轮功,我感觉看到了希望,我就到处去找法轮功的书。那时候书多,我先找到了一本《法轮功》看起来,有不认识的字就找人问。书上有炼功的照片,我那时也不认识别的大法弟子,也不知道五套功法到底怎么炼,就一边走,一边两只手上下胡噜(模仿照片中冲灌的动作),这样四、五天之后,我哥哥从农村来给我送《转法轮》,见到我时问我:“身体怎么样?”我反问他:“什么怎么样?”忽然觉的久病不愈的身体竟然没有任何难受的感觉了,好了。我还没正式开始炼功呢,师父就管我了,大法太神奇了!亲属们看到我身体的变化,都感到惊讶。

我走進大法后,坚持学法炼功,从未间断过,很能吃苦。一九九八年,在一次集体炼功做头前抱轮时,忽然感觉头顶火光冲天,电闪雷鸣,头象炸开了一样,整个身体震的蹦了起来,我当时就感觉自己与宇宙沟通了,真是妙不可言,事后问其他老学员,他们说:这是师父给你开顶呢。

大法给我开智开慧,虽然没念过几天书,却能通读师父讲法,不论干什么活儿,只要一看就能弄明白。

我总怕师父不管我,始终按照师父的教导做,修炼如初,到现在为止,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一天没落过。即使远离人群,远离同修,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心中总是坚守正念,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多么艰难,时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丝毫不敢懈怠。

远离整体 红尘独修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几天,亲友催促我去外地工作,我急匆匆去了外地,在深山里上班,远离人群,也离开了原来的修炼环境。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亲戚怕我出去上访、被迫害,就设法不让我看电视,我也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那里做管理工作,有经济大权,还配了专车。由于修大法开智开慧,我虽然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水平,却是公司的技术骨干,即使没用过的机器,我看看就会用,一些技术人员都解决不了的技术难题,我一想就知道怎么解决。有一次我在台上讲解技术问题,专业技术人员坐在下面用专业技能進行计算,我得出的结果和他们算的结果分毫不差。一次公司遇到了技术难关,生产无法進行,每天巨额投入,却没有产出,老板急坏了,我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帮公司突破了技术难关,使公司起死回生。我提出的技术方法后来由公司其他技术人员带去别的公司,在这一技术行业中得到普遍使用。没有大法赋予我的智慧,一个连大字都不认得几个的大老粗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那时我的工作很忙,但我依然坚持学法、炼功一天没落过。当时住集体工棚,为了避免打扰别人,我都是在野外炼功。有时天降大雪,雪下的很深,天地白茫茫一片,我把积雪扫出一个空地,就在雪地里打坐,也没耽误一天炼功,外在环境再苦再难,也没能消磨了我修炼精進的意志。这一时期,我还经历了各种名、利、情的考验,关关过起来那真是惊心动魄。

我做人做事都以“真、善、忍”为标准,不贪不占。公司其他的人都尊重我,是因为我人品正,技术好。但同时也有人嫉恨我,是因为我太正,使他们捞不到“油水”。当时我是主管,会计是我家人,因此有人就提出质疑,怀疑我贪污公款,总公司就派人来查账。查了几天,没发现问题,就回去了。没过几天,又来了一拨儿人查账,因为总公司认为第一拨儿人得了我的“好处”。第二拨儿人查完,还是没查出问题。临行前,我与他们一起吃饭,他们奇怪为什么我不贪不占。亲戚就说了:“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炼法轮功的!”这句话虽然证实了大法,却给我惹了祸。

他们怕我给他们“惹祸”,就带派出所的人去我的住处搜查,但是什么都没搜出来。于是他们就让我亲戚出面跟我要大法书,我迫于无奈把书给了我亲戚,神奇的是,送走亲戚后回屋一看却发现大法书竟然还在原处放着。

另一种考验

色关的考验也是来势凶猛。由于我严格要求自己,被常人叫做“老古董”。现在社会上不良风气盛行,在色关上,我经历了多次严峻的考验,因为正念足,都一一闯了过来。举两个例子:

我们在山林里干活儿,一些人外出时找“小姐”,这在他们看来是正常的事,我不去,他们就非得带我去。一次外出办事,几个人去找妓女,我在车里坐着,不去,他们跟老鸨说:“我们老板在车里呢!”老鸨和一个妓女直接来到车里,拉扯我,就像师父说的:“做着各种动作,扳脖子搂腰就上来了。”[1]我不为所动。

最严重的一次,我跟车外出,没想到车直接开進妓院住店,各种“声色”骚扰我,我就不动心,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2]。

生死关头化险为夷

在这期间我还经历了许多神奇的事,多次生死关头,大法助我化险为夷,感觉师父时时就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没有师父的保护,我的小命都不知道丢多少回了。

一次,在施工现场,我被一块飞来的大石头击中左肩,砸的整个身子转了一圈儿,当时胳膊就肿了,我不动心,很快就好了。

还有一次,我抱着直径超过一米五的一块石头从高处跌落,大石头压在身上,却没什么感觉,可是第二天,左半身掉了层皮。看着情况十分严重,我被强行送到医院,开的药一片没吃,我坚持学法炼功,很快也好了。

一次干活儿时,我被一根粗钢丝绳打中了左眼,当时就感觉眼前一黑,一摸左眼瘪了,血流了下来。为了不影响别人干活儿,我自己回到住处。亲戚见我血流不止,非常着急,催促我去医院,我说没事,但怕他们不理解,就去医院开了一些药,但是一片没吃。那几天我足不出户,坚持学法炼功,左眼看不见就用右眼看书,大约六、七天后,左眼能看见一些影儿了,十天左眼就全好了,从外观上与以前没啥不同,但如果仔细看,瞳孔儿有点大。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一只好眼睛。从那以后,我更加不敢懈怠。只要精進,左眼就比未受伤的右眼视力还好,至今如此。

最凶险的一次是在矿上放炮,用了近两吨的炸药爆破,我负责起爆。正常情况应该在爆炸相反的方向甩起爆线,可是那次是新手甩的线,方向弄反了,我没注意,手里拿着起爆器,一按起爆电钮,瞬间就见头上满天的大小石头飞过来。我当时脑中一片空白,手中端着起爆器,瞅着飞落下来的石头,不由自主的晃着身子躲石头。工人们都傻眼了,当石头全部落完之后,工友们立即围拢过来,只见我脚下埋了约半尺深的石头,身上却未落一块,我毫发未伤,可是手里拿的起爆器却被砸烂了。他们都说:“太神奇了!”

现在想来,躲石头可能是师父的法身帮忙或者走了另外空间吧。我几度经历生死大关,真是九死一生,也不知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总之,那些大难师父都为我化解了。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二零零五年,为了有更好的环境学法炼功,我放弃了山里报酬优厚的工作,回了家,用那几年挣的钱买了房子。回到家乡,我看到许多同修的状态不好,有不修心性打架的、骂人的,还有去世的,就建议成立学法小组,大家集体学法,形成整体共同精進实修。

回家后得有个生活来源。为了能有时间做好三件事,我放弃了更能赚钱的买卖,选择了虽风吹日晒却更有利救度众生的活儿干,虽然收入少了些,但心中踏实。

师父让我们多救人,我就总是想着救人。我所做的工作是服务业,我一边干活,一边给我所接触的顾客讲大法真相,讲“三退”保平安,每天都有有缘人到我那里接触大法真相,得救度。记得有一次来了一个顾客,我给他干活,平时干的无比熟练的小活,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干了几遍都干不好,我当时头上就冒汗了,心想这是怎么了?忽然明白过来:我还没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呢,我马上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平安的道理,问他退不?他马上说:“退!”我再干活马上就顺溜了。

从二零零五年至今十多个年头了,我一直在工作岗位上平稳的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从不懈怠。我的经验,讲真相不能急于求成,必须讲到位,让常人从生命的本源上得救。我认识一个警察处长,开始给他讲真相时,他不认同。通过几年的接触,日积月累,潜移默化,他才慢慢的认同大法并且在大法被迫害的大环境中很好的摆放了自己的位置。一次,他在居住的小区楼下与邻居聊天,看见一位大法弟子在各个门洞发真相资料,邻居不明真相要举报,他批评了邻居,说:“你干这缺德事干啥?”他说完就回家了,但还是很担心,就站在阳台上往下看,直到那位大法弟子安全离开才放心。他见到我,跟我说了这事。我说:“你做了大善事,救了两条人命。”他不理解,我说:“你阻止举报,救了邻居,使他没对大法犯罪;大法弟子如果被抓去迫害,可能有生命危险,这不救了两条人命吗?你会有福报的。”

一年后,这个警察陪亲属去北京做手术,在回来的火车上,由他保管的包被偷了,里面装有八万元待报销的票据,非常重要。他急坏了,报了警。乘警搜查两次,也没找到那个包。他一筹莫展,蹲在车厢连接处发愁,垂头丧气之时,忽然感觉被碰了一下,他一抬头,发现丢了的包竟然就在眼前,他扑过去一把把包按住,难以置信,里边什么东西都没少。回来后,他跟我讲了这件事,说:“太神奇了!只有李大师才能做到!”我告诉他,这是他善待大法得到的福报。

我以法为师,坚定实修,一直状态平稳,没遇到很大的干扰和魔难。一九九九年以来,出门都有翻包、查身份证的,我总是带着大法书外出,从未被翻过包、查过身份证。因为思想纯净,一思一念站在法上,谁也动不了我。一次在给客户讲真相的时候,发现片警就站在我身后,我很严肃的问他:“你有事儿吗?”他连忙说:“没事儿,一会再来。”说走却不挪步。我说:“没事儿你走吧。”他才拔脚离开。过了一会儿回来了,十分客气,聊了一阵子就走了。

这些年,走的路太平稳了,产生了不易觉察的执着心。最近半年,我发现读《转法轮》时丢字落字,向内找,找不着。正月初三,我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弟子有个问题,读法落字,以前没有这个状态,求师父借同修嘴点化我。

晚上去学法,问同修我修炼存在哪些问题?同修笑了,说:“第一,你有妒嫉心;第二,你有争斗心;第三,有瞧不起人的心;第四,你感觉修炼谁都不如你……”同修帮我挖出了自己隐藏很深的执着心。遇到问题向内找,用法衡量,圆容修炼整体,相互之间配合,最关键的是实修,心中有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我修炼大法得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他们也付出很多。我认为,日常生活中,与常人生活在一起,特别关键的是修善,对任何人都要善。同修之间也是如此,由于先天根基不同,工作、生活环境不同,对法认识的层次不同,要相互包容。

自修炼以来,我的身体上从未受到迫害,都是过心性关,矛盾出现后都能从法上看,有一次脑子里打了一句话:“这是给你铺上天的阶梯。”

我做的太少了,师父给予的太多了。如果不按法做,就对不起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必须实修,百分之百做到信师信法。环境是自己开创的,没有顺风车、便利桥,路得自己走,因为那就是你的路,当你实修的时候,什么旧势力、干扰,根本就动不了你。当然,修炼中还会有各种不足,有人心在,都要以法为师,不断归正。修炼也难也不难,师父说:“其实我觉的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1]相由心生,只要信师信法,全盘否定迫害,平稳走正修炼路,就不会发生迫害。只要以法为师,坚定实修,“修炼如初”[3],就一定会不负师恩,功成圆满!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