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保姆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二孙女出生后,请了一位保姆,任务是打扫卫生、看孩子、做饭等,保姆每天上班时间是早八晚六,中午吃一顿饭。我也协助保姆做一些事情。

保姆是很传统的农村妇女,勤勤恳恳,吃苦耐劳,认真负责,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连我最爱挑剔的儿媳妇也佩服的说:我姐(她称保姆为姐)干啥啥行。全家人都满意,常常为请到一位好保姆而高兴,使我省去很多心,腾出很多时间做好我应该做的三件事。

可儿媳妇好指使人,只动嘴不动手,她在家时总是唤来呼去的:姐,今天这衣服用洗衣机,那衣服用手洗(并强调小孩的衣服必须用手洗);姐,今天小孩尿床啦,把大小褥子都翻晒一下(大褥子很重,还得搬到楼下晒);姐,你下班前把晒干的衣服收拾好,放柜子里;把(三个)暖壶灌满开水;把储藏室整理一下,废品卖掉,等等等等,没完没了。有时,本来她忙着这活,又给安排那事。我看不下去,过后就说儿媳妇:当保姆多不容易,人家又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也得为别人着想。她却满有理的说:“妈,一天一百元不能白花!”

“保姆干少了,等于自己吃亏”,这就是儿媳妇的观念,所以盯着保姆,想起什么就招唤。遇到这种情况,一看保姆忙着,我立马从房间出来,把活干在保姆的前边,有时暗中和保姆抢着干。我就是让她知道,保姆不是机器人,也不低人一等,而且人家也没偷懒,何必呼来唤去的呢。时间长了,媳妇看我跟保姆一样干活,也不好意思啦,改变了许多。

小孩总受大人的影响,一天午休,大孙女刚躺下,大声喊:阿姨,把我的杯子倒好水,上学要带。过后我对孙女说,你没看见阿姨在厨房正忙着吗?五年级学生了,自己能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吃苦就是乐呀,再说小孩也不能随意指使大人。

在日常生活中,我用实际行动影响、感化她,用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的道理教育她,所以,孙女越来越懂事。

保姆有时愁眉苦脸的,心事重重,我就问:“有什么心事吗?给姨说说。”她会连说带哭的诉苦,开口就说:“我要与他离婚,没法过,不干活,不做饭,不收拾,整天躺沙发上玩手机,时不时就找茬吵架。小外孙(她二女儿打工,把孩子留给她照顾)从幼儿园接回,有时饿得想吃东西,他从来不肯花一分钱,弄得孩子不让他接送,非我不行。回家又做饭又哄孩子,忙得晕头转向,他从不体谅。”

我慢慢开导她,你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离婚那是随便说的嘛,这句话太伤感情,离婚是道德败坏后的产物,不能随波逐流,必须消掉不好的念头。他找不到活干,心里也不舒服,也不平衡,能不烦躁吗?你应理解,互相理解才是夫妻。干家务不能依赖男人,慢慢调整心态,都会好的。在我不断的劝导下,保姆再没提过离婚的事。

自从知道保姆家庭情况后,大事小事处处为她着想,如,冬天黑的早,就让她提前半小时下班。有时她小外孙要打防疫针、幼儿园搞活动啦、家里来客人、趁女儿有时间半晌到商店参考买衣服等这些事情,不管一小时还是两小时,从不扣工资。一次,洗蓝色男外罩衣服,不小心用“84药水”浸泡时间过长,结果衣服象印花一样,不能穿了。她一直责怪自己太粗心,新买不久的衣服成了废品,非要用工资弥补损失。我说:你又不是有意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谁没失手的时候。有时碗打碎了,盘子掉地上了,从不指责,反而安慰她几句。

有缘份才能相会,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能对保姆有等级观念、有分别心,比如,好吃的共同分享,吃饭时不分碗筷,同桌吃饭,把好的位子留给保姆等等。习惯成自然,时间一长,就成固定位置。下午有时小孙女睡觉,干完家务就催她早走,时间一长,她也不好意思,我说没什么,不必客气,打工两不误,双方把事情办下来为目地。保姆时常说:在你家干活,累点心里也舒展,象在自己家一样。

有时儿媳妇下班、孙女放学,看我忙着做饭炒菜,就抱怨说,(保姆)又提前走啦,总该把晚饭做好吧,你这不是自己拿着钱赚忙活吗?我就包涵说,不是人家不做,是我不让她做(其实真的是这样)。饭做的早,下班后又凉了,还得重新加热,不如新做的好吃。其实,晚饭也很简单,没必要非等到六点才让保姆走。这样反而能给保姆多点富余时间,减轻点压力,能给她带来一丝笑容,我心里也舒坦。

时间考验人心,我们配合的很默契,慢慢无话不谈,心想这样的好人应该得救,我就试探着讲法轮功真相。

我记得第一次讲法轮功真相时,她有点惊讶的样子,沉着脸瞪着眼说:那多吓人呀,又杀人又放火的。我说:你看我像杀人放火的吗?她立马转变态度,连说带笑:“哪能呢,你这么善良。”我认真的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说着从自己房间捧出《转法轮》,展示在她面前,你也看到了,我每天读的、学的就是这本宝书。她笑着直打量我,好像第一次认识我,又好像说你这么善良怎么会是学法轮功的?怎么也没走火入魔呀?!我正面看着她说:你看到电视宣传的全是谎言,是骗人的。我正因为学了法轮功才变的善良,才分辨出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正与邪。正因为学了法轮功我身心才发生巨变。

我告诉她: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心肌缺血、失眠症、关节炎、过敏性感冒、妇科病、右半身麻木病等,犯病时不吃不喝、不愿动、不能听大声喧哗,心烦意乱只想静静躺着。随着年龄增长,心理压力很大,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总有种不好的预兆,怕病情继续发展、怕突然一天倒下、怕厄运来临。凑些钱,去北京301医院检查。医生诊断: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慢性病,得慢慢调整,最后开了很多西药回家。四十多岁时,老病未好又添新病。患有心肌缺血病,胸闷、干咳、长出气。每晚睡觉时干咳的很厉害,震的内脏疼,干咳后一身冷汗,过后又像重感。那时肠胃不好不敢大量用西药,所以时好时坏一直在病痛的折磨中徘徊。药没少吃,可病一样没减,那时病痛把我搞的焦头烂额,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春我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发生很大变化,心情舒畅,心灵升华。在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的情况下,全身的病不翼而飞,由原来药篓子变成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真是托大法的福!感恩的心时时激励我:一定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做个心地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的高尚的人。

我的叙说牵动着她的心,看得出她那时而疑惑时而明白的面部表情,好像一下解开了心锁,明白了一切,忽然脱口而说:原来法轮功是这样啊。

自从保姆知道法轮功真实情况后,给我提供了很多方便,只要我学法炼功,就给创造安静的环境,随手把孩子领出门,在外边玩,从不干扰。中午发正念时,有意腾出时间或提醒我:“干你的事去吧。”此时,我真的从内心感谢明真相的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