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情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身疾病不治而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师父的法理解得更深了,我不断的用师父的法理对照自己的言行,逐渐的我的心性提高了许多,各种人心也淡了许多,但我对亲情的执着总是放不下,特别是对丈夫的执着,以至一段时间成了我修炼中的重大障碍。

我和丈夫从小在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我们年纪相当,一九八三年四月我们结婚了,过着幸福的生活。二零零一年,丈夫开始和别人合伙做木材生意,这生意挣钱多,我家吃穿有余,并在县城买了房子。二零零六年,我们一家(包括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来到了县城居住,在这里我们全家都感到愉快、幸福。

可从二零零七年开始,我感觉丈夫有点不对劲了,他回家越来越少,给我的钱也越来越少,到了下半年,他回家就生事骂我,这时我才听别人说他和银花(化名)有了不正当关系,我心里凉了半截。过年时,全家都盼着丈夫回来吃顿团圆饭,可我们等啊盼啊,始终不见他回来,原来他同银花在一起过年。

丈夫和银花的关系公开了,他也不避我了。他偶尔回家时会对我说银花可帮他做生意,会量木料,会写会算,说我没文化帮不了他什么,并说看到我就心里不舒服,这时我开始恨银花。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我和另一位同修到外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到看守所。八月八日,银花生下了一男孩,八月十九日,我和同修被送到了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我丈夫去了劳教所,他不是去看望我,而是去和我离婚。我知道他和银花已成了事实婚姻,又有了小孩,我成全了他。但我心里有点恨他,当然更恨银花夺走了我的丈夫。

二零一零年二月,我从劳教所回来了,我没有了丈夫,一种很强的失落感袭上心头,我心里难受极了。我恨透了银花。

后来我和银花在亲戚办喜事时见过几次面,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本想不骂她,可我忍不住,硬是骂过她几次,骂的她无地自容。

我每次骂了银花都会和同修说,同修就会说我错了,给大法抹了黑,要我不要恨她。说某某同修和我情况一样,人家不但不骂对方,还会给对方三退。我也知道自己错了,准备下次改,可下次遇到她,又忍不住要骂她,我也恨自己太差劲了。

其实我身边也有情况和我一样的同修,可他们不把对方当敌人,而是从心底里不恨人家。其实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修炼人没有敌人”[1]。在《转法轮》中也经常读到这段话:“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2]。师父开示:“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每当我读到这段法时,我就知道自己对前夫爱得太深,对银花恨得太深,这都是太重的情,是我修炼中的大障碍,它们会使我修不出来,会毁掉我,我决心修掉它们。

三、四年前,我就不太执着前夫和银花的事了,并生出了慈悲心,认为银花也苦,我决心在大难来之前对她讲清法轮功真相,给她做三退,使她有个美好的未来。我想去救她,可爱面子的心又冒出来了。

上月的一天,我决心修去爱面子的心,于是我加了她的微信,然后我拿起电话说:“银花,我是丹莲。你不要怕,今天我有重要的事告诉你,首先我向你道歉。”银花接着说:“别,我受不起。”我说:“我是真心话。以前我骂了你,是我的错,我们师父要我们做好人,以真、善、忍为标准,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每次都是我骂你,可你宽容了我,我应该谢谢你。我是修炼人,却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请原谅。”她接着说:“别这么说,都过去十几年了,我没放心上,主要是我做错了,我愧对你。谢谢你不恨我、原谅了我。”我又说:“是,事情过去了,我们不再说了。我问你,我们家乡那么多炼法轮功的,给你做了三退吗?”她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于是我详细的给她讲了什么是三退,为什么要三退,怎样退。她听懂后说:“这么好又这么简单啊,那你给我退出少先队。”我听了高兴地说:“好,你缘份大,我给你退出少先队,从此神佛保佑你平平安安的。”她激动的说:“谢谢你,你这么关心我,你也要平平安安的。”我说:“好,今天就谈到这里,以后我还要去给你母亲做三退,让她也平安,再见。”

给“情敌”做完三退,我象卸下了千斤重担,心里舒服极了。因为她不是我的情敌,是我世界里的众生,是我的亲人,她为了帮助我去掉对前夫的情,承受了很多、很多,写到这里我百感交集,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