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寿衣带来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八岁。我从修炼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一次都没吃过药、打过针,一直坚定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一个离我家比较远、坐车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的学法小组,这个小组里的同修都是每片区比较精進的同修,到这个小组后,我觉得自己和她们相比差距太大了。她们交流法理我听后思维清晰,听到她们读法时一般都不落字、错字,和她们相比,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但最近几年,我身体陆续出现不好的状态,而且最近越来越不好,我感觉自己好像生命快到尽头了,我一边否定着这不正的念头,一边加强学法发正念。但是都没见效,脸色越来越不好,形象也越来越憔悴、无神,表现的症状是身体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胸腔发热,接着大口大口的吐血,而且越来越频繁,我不知道自己差在哪里?!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学法时又觉得胸腔发热,我就到洗手间去了,吐了五、六口血。这时正好一个同修看到我在洗手间吐血。问我怎么了?我随口说经常这样,不知道怎么回事。

当天学完法后,小组同修们就我这个问题开始切磋交流。这时一位同修问我:姨,你做寿衣了吗?我说做了四年了。

接着大家就这个问题开始和我在法上交流了,同修说寿衣是常人做的,常人走生老病死的路,咱们是修炼人,咱们是要和师父回家的,做寿衣不就是给自己准备后事了吗?那不就是给旧势力留下空子钻吗?旧势力就有理由来迫害你,因为你自己都准备死了,那旧势力就会以病业方式来迫害你、以各种方式来要修炼人的命。大家交流了很多,我越听越明白,我一下子知道我为什么身体会这样了,都是自己人心招来的大魔难。

二零一三年,我去取新年台历,因为我家在外地,去市里取台历,市里同修帮我把台历送上车,因为下雪地面很滑,刚到家下车的瞬间,我连人带三箱台历一起摔在地上,脸朝天后脑勺着地,当时就起了个拳头大的包,右臂也不敢动了。来接站的老伴(老伴也是修炼人,今年八十五岁)第一时间没扶我,而是把台历装上他的车,然后过来对我说没事,有师父保护你不会出问题的,然后我自己起来了。三天后,在师父的保护下真的没事了。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是个学法日,我着急过马路没太注意,结果被一辆出租车撞倒了,从路右边把我撞到了路左边,当时我趴在地上,脑子里别的什么都没想,只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司机下车来问我怎么样,我从地上爬起来说没事,我是修法轮大法的,然后我就走了。刚走了几步一下子想起来我得问问司机“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没有,当时司机还没上车,我告诉司机要记住“法轮大法好”,问他“三退”了吗?他说退了。

二零一四年九月的一个学法日,我和女儿约好学完法后她找我一起去办事,办完事回去的路上突然感觉胸腔发热,接着大口大口的吐血。我们俩个人赶紧求师父加持,到家后吐血就停止了。但是从此以后经常有吐血的情况发生。

二零一五年新年过后的一天,朋友问我说:姐,你做寿衣了吗?我说没做。她说你应该做了,这么大岁数了,到时候孩子自己忙不过来,有条件就别给孩子添麻烦。我当时一想她说的也对。我身体都出现几次危险了,真有事孩子不用去张罗寿衣了。回家和老伴一商量,老伴也不在法上悟,也同意。我就和老伴一起去把寿衣买回来了。自从做完寿衣后,我和老伴的身体都出现了严重的不适症状。特别是近一年来,情况更严重。

从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开始,我每周都吐一两次血还咳嗽,老伴总觉得自己吃完饭胃里胀,还觉得嗓子总有东西,还打空腔,一直也没找到原因。

现在我的身体状态越来越不好,感觉随时都会走,这时思想中一个坏念头产生了,因为儿子不在国内,我就想是不是临终之前我见不到儿子了?所以后来有一次儿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当时儿子说过年回来,我准备了好多东西,结果最后儿子过年没回来。我不住的掉眼泪,在情中无法自拔。后来儿子又说三月份回来,我是又盼又想,当时我身体状况已经明显下降,喘气费劲儿、经常吐血,还没悟到怎么回事,每周学法前一天就吐血。

儿子在三月份真的回来了。儿子回家的九天我就吐了三次血。当时旧势力制造的假相让我觉得肺子就像炸了一样,疼就要吐血,吐的都是黑乎乎的一块块的血块。我儿子是明真相的,他对我说:妈妈你是修炼人,世俗间的东西什么都带不走,你把什么都放下,你把自己修好,按师父的要求做你会好起来的。其实是师父借儿子的嘴在点化我,但当时我就是没悟到,吐血越来越频繁,脸色发灰,有时候觉得心里特别乱,找不到原因。

师父看我不悟,在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的小组上,让同修看到我吐血,借同修的嘴来点醒我这个修炼上的大漏。

通过交流,我知道自己做寿衣的行为已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我把自己当常人了,没把自己当修炼人对待啊。修炼人是要和师父回家的,身体都是师父给净化的,性命双修的功法身体只能越来越年轻,我身体出现的病业假相不就是自己的执着心招来的吗?我心里无比的感恩师父!师父看弟子悟不到,让小组同修交流后,让弟子升华上来。最后小组同修说,这寿衣怎么处理,是烧、是扔让我自己决定。

回家的路上开始我还在想别人提前多少年就把寿衣准备好了,我才准备四年而已。这个念头一出,当时我就觉得不对,马上否定这些不正的念头。

回家后,我和老伴提出做寿衣这个问题,说咱们不是把自己当成常人了吗?常人走生老病死的路,咱们是修炼人,咱们是要和师父回家的,做寿衣不就是给自己准备后事了吗?老伴听同修交流在法上,一下子明白了,不应该做这个寿衣,悟到我俩身体出现这些不好的状态,是没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结果就因为这件事情招来了生命的危险。让旧势力钻空子了。悟到后,我和老伴商量,咱俩马上行动,得赶紧清除它。我和老伴把寿衣拉到大野地里没人的地方,全部烧掉。

寿衣烧掉后,心也放下了,之后我和老伴身体都有大的变化,师父马上就帮我和老伴净化了身体,身体不好的症状逐渐消失了,第二天我和老伴都感觉一身轻,我胸也不堵了,也不咳嗽了,也不吐血了;老伴也不咳嗽了,嗓子也好了,也不打空腔了,肚子也不胀了,同修见到我说,你脸色变好了,形像也正常了,一切都正过来了。

我写出我的事情主要是想:如果老年同修有像我这样想法和做法的,一定赶快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