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常人观念 做真修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二零一五年,我为祛病走入大法修炼,已近三个年头。三年来,我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不断修心性,努力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做大法的事也积极参与。自以为虽不能算为上士,至少也算是一位真正的大法弟子了。

可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让我认识到:魔难面前,我的第一念还是常人观念,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愧对师父和大法。

一、牙疼假相

二零一八年刚出正月的一天,下午下班回到家,突然感觉到右边牙疼,晚上勉强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和妻子(同修)开始学法。牙疼的越来越厉害,到最后实在忍受不住,开始发出哼哼声。于是,我双盘发正念,妻子也帮我一起发,勉强能忍受得住疼痛。

一拿下腿来,就又开始疼,反复多次后,到了晚休的时候,妻子看我疼的厉害,就说:“今晚,我和你一块发正念除恶。”到了十一点的时候,我感到稍好些,我说:“不疼了,睡觉吧。”躺下后,我也睡不着,牙还是疼个不停,一喘气,感觉空气都是凉的,吹到牙上,就一阵钻心的疼。我就不停的背师父的《洪吟》,想起哪首背哪首,想起哪句背哪句。

很快到了午夜十二点全球统一发正念时间,我和妻子一块发完全球的正念,然后针对我的牙疼又单独发了一会儿。

到早上三点四十这段时间,断断续续的睡了醒、醒了睡,也没有睡好。三点四十起床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神奇的是炼完功后,牙不疼了,什么时候好的也不知道,早餐大口吃,真好了!更奇怪的是白天工作精力依然旺盛,没有一点困意。

以后几天,牙疼有所反复,但都能忍受得住,并且很快都能过去。有时疼的时候想:可能是哪个牙又腐蚀了,堵堵就好了;或者是神经露出来了,把神经挑断就不疼了;也可能是上了年纪,牙龈萎缩造成的,人的观念不断的往外返。

母亲过生日那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我炒完菜,坐下吃饭,牙又开始疼,被我姨看出来,问:“你牙疼?”我说:“是,还挺疼。”她说:“今天下午我和你一块回去,经过你表妹的牙科,進去让她给处理处理。”

下午回家的时候,我姨和我一块到了表妹的牙科。走進表妹的牙科后,我清醒了:我这不是变成常人了吗?表妹让我张开口,问:“哪个牙疼?”我说:“不知哪个牙疼,反正是右面。”表妹看了看说:“牙龈有点萎缩,回家买盒好的牙膏刷刷就好了。”我想:这是师父借表妹的口在点化我,没事的。我顺水推舟的说:“好,谢谢你。”

回家后,牙不再那么疼了,这事就放下了。空闲时,我开始向内找。因为是牙疼,就从“吃”和“说”这两方面找。找到了自己平时贪吃零食的执着。下班一回家,就到厨房,不是吃个水果,就是吃点心或者是吃块糖果;不修口,有时主动说点从动态网上看到的新闻,有时随着常人议论别人是非,看不惯的事还说上几句。

找到这些执着后,就不断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牙疼假相的不好的生命与因素,请求师父加持。因为不再执着牙疼,也就不知什么时候好了,现在上下牙用力磕碰也不疼了,吃什么东西也不疼了。

没吃药,没打针,没钻、没堵,没挑断神经,牙不疼了。真实的经历破除了我五十多年形成的常人观念,修炼人和常人就是不一样!修炼人要用超常的理看待遇到的一切事情,“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二、肉疙瘩风波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发现右耳朵后侧鼓起一个肉疙瘩。因为它不疼也不痒,我也没在乎,不过也经常发正念清除它,但是没有什么效果,它也没再长。在我牙疼期间的一天,感觉牙不大疼了,手里正拿着手机,一个意念打到我的脑子:这个疙瘩到底是什么?上百度看看,一搜,大意是:“可能是哪儿发炎,引起的淋巴集结;也可能是内脏有肿瘤引起的;可能是良性的,也可能是恶性的,需要切片化验。”看到这,我的心就不稳了,晚上学法也不入心了,脸上流露出沮丧低沉,读法的声音也不洪亮了。

妻子看出我有心事,问我原因,我没说。她再三追问,我说出了事情原委。她就从法理上和我交流,此时我却一点也听不進去,我还烦她。妻子也为我不悟,感到很失落,我也郁郁寡欢。

疙瘩阴影一连几天困扰着我,使我心情低落,不好的念头反复出现: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东西,不行的话到医院看看?也向内找,也发正念清除,都快一年了,怎么也没见它变小?看同修的交流文章,人家发正念的“效果”那样明显,是不是自己不会修啊?也求过师父帮着清除另外空间的灵体,可就是不见效。师父能把我当弟子待吗?用手摸摸,它好像变大了。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道:我这些不正的想法不都是常人的观念吗?我走入修炼都快三年了,我已经是个修炼的人了,跟常人已经不一样了。在常人那儿就是病,就要上医院。而对于炼功人它是以常人中“病”的形式呈现,但却是消业或是旧势力迫害,那就要向内找,发正念清除。师父说:“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2]

法已经学了很多遍了,法理也都明白了,为什么一遇到魔难或过关时,就把自己等同于常人?并且还要经过几天才能反应过来。我在心里不断问自己。经过一番思索,我认识到:一是学法不入心,走了形式,学法没得法;二是信师信法打折扣;三是从根本上没真正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归根结底就是心不正。

师父讲:“我们有的人一旦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就认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这个事,他也自当是病,怎么出那么多麻烦哪?”[2]这段法不知学了多少遍,当时也没觉得怎样特殊。现在对照这段法,真是说自己的。

师父讲:“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2]我经常告诫自己 :一定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可是,为什么到关键时刻就忘了自己是炼功人呢?就是遇事时习惯性地走了常人的观念,没有做到实修。

日常生活中,在去“名、利、情”这些执着时,我能在第一时间内想起自己是炼功人,绝大部份事情能用法理看待和处理问题。可是一遇到“病业”就“自然”的走常人观念,我悟到当初我是带着“为祛病”走入修炼,这是根本执著没去,那块不好的物质在起着作用,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真修弟子。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2]我知道师父要的就是我那颗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心,如果我能达到“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3]那样坚定不动摇,一切病业假相就不会存在。那坚如磐石般的坚信,我知道不是嘴上说说,多学学法,多炼炼功就能做到的。必须时时、事事把自己当作真修弟子严格要求自己,真正溶于法中。

这两件事情同时出现,不是偶然的。它让我看到了与同修的差距,像“棒喝”般让我惊醒,我还没有做到真修,它警示我要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实修自己。我找到在讲真相救人上做的还不精進,一是断断续续,二是有怕心,三是面对面讲真相有顾虑心。

就在写这篇稿的过程中,我骑车时摔了一个大大的跟头。让我切身感受到了,修炼是严肃的,日常中的一思一念都不能产生妄念,必须去掉常人观念,才能做一个真修弟子。

三、摔跟头

周六,我一人骑着单车回老家。半路上,来到一个修车铺为单车充气,老板说:“你这捷安特770好多年了,保护的挺新。”我说:“老板好眼力,连770都能叫上来。”他说:“你这闸还是原装,没换。”我说:“你神了,连这你都能看出来?”他说:“我是干什么的?你这车保护的确实是挺新的,车皮(外漆)都铮亮,没擦倒过,再骑个两三年也没事。”他喃喃自语。

我听后,心里挺受用,一路上骑着车,美滋滋地享受着老板说的这几句话,上坡时,还用手机自拍了几张相片。

到了坡顶,我的同事正好驱车追上我,寒暄了一会儿。我说:“走吧,我也回家看老人。”我看他车开的不快,心想:说不定我骑单车也能追上你。有这一想法,就开始冲。正值下坡,坡很陡,我没捏闸,车速很快,车道正拐弯,突然感到车体抖动,我急忙刹车,又不敢刹得太死。突然一个跟头,我从车把前整个人竖过去了,连人带车做了个前滚翻。

当时什么也没想,我立马起身。起来后,看到正是摔在岔道的三角区,整个道路就这一块算是土路,有些沙子,其余都是沥青路。刚刚一幕被我开车的同事发现,他调转车头赶回来。他帮我擦去脸颊上的尘土和血渍,问:“你感觉怎么样?”我说:“没事,什么事也没有。”他的妻子(是同修)对我说:“念头正点。”我说:“谢谢你们,我没事,你们先走吧。”同事说:“你活动一下腿和手看一下,衣服都磕碎了。”同事看我手腿活动自如,没再说什么。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为我还了一大命债。谢谢师父!

同事走后,我看着出事现场,确实有点后怕。整个道路就这地方有不到两平米的沙子地带,其余都是沥青路,左边是大沟,右边是山石,车子倒向哪边都会受到重伤,更幸运的是当时路面上没有机动车经过,如果后面跟辆机动车……我只是左眼眉骨处破了有黄豆那么大的一块皮,还被眼眉遮掩着,不仔细端详,根本看不出来。左手掌磕破有一块皮,比眼眉骨上的大不了多少,右手腕崴了一下,稍有点疼,第二天有点肿,不咋的,骨头和筋都没事。

师父说:“这个学员当时也没有害怕,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2]想到这儿,我顿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鼻子一酸,感恩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儿。记得我的一个同事也是骑山地自行车,在平路上摔倒,嘴唇磕破,缝了好几针,两个门牙都松动了。而我却是在下坡摔倒,几乎啥事没有,你说不是有神佛护佑吗?我真切体会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慈悲保护着弟子。

感恩之际,我向内找,找到两颗不好的心。听到修车老板的话,觉得心里挺“受用”,这是欢喜心;想骑自行车追上同事的轿车,这是明显的显示心。欢喜心与显示心就像一对孪生兄弟,一个出现,另一个就会如影随至,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2]因为自己一丝的欢喜心,和不易察觉的显示心,立刻被魔钻了空子,出现这一魔难。幸亏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躲过一劫。

修炼是严肃的,我每天至少七八次发正念,每次发正念都先清理自身,到现在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不好的人的观念还没有清理掉呢?向内找,发现发正念有时走神,有时倒掌,只走了形式,其实际效果不大。因为看不见发正念效果,所以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归根结底还是常人的观念阻碍了重视发正念。经历上述三事,我悟到:不管看没看到,必须无条件的信师信法,去掉常人观念,才能做一个大法真修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