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形成整体 营救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

同修被迫害引起的波动

今年四月初,我们地区的一位同修在公交站点给一位年轻人讲真相,此人表示愿意退出邪党,一起上了公交车后,这个人却用手机给公安局发信息,恶意举报。警察来到公交车上,将同修绑架。

那时同修兜里带了近万元的真相币,不明真相的警察声称这么多带字的钱,哪里来的?以此要找到法轮功的“地下工厂”(指资料点),当天下午,十多个警察到同修家非法抄家,把家里存放印有真相内容的人民币,真相戳,孩子的电脑笔记本等财物劫走。

事发后,同修们紧急传递信息,上网曝光迫害事实,可同修们的反应各不相同:有和被迫害同修家属一起去公安局要人的;有发正念否定旧势力迫害同修的;有静下心来向内找的;但是也有的人麻木,无奈;也有的人正在做自己手中的项目,不愿停下来;还有的人认为被迫害同修不注意安全;有的认为此同修有漏,她得自己提高,别人帮不上忙;有的怕牵连自己等等。在一部份负面的思维表现的比较强烈的同时,又得知同修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转到刑事拘留,并可能起诉移交检察院等消息。

公安到同修工作和住宅小区的地方照相,录像,监视;到孩子的工作单位所谓侦查孩子信仰;恐吓家属现在的监控技术多么的先進,多么的尖端;劝说孩子自己好好生活,你妈妈的事你不但管不了,还会给你带来危险等等。

为了解拘留所内同修情况,请了临时律师,才知道同修被迫害的相当严重,身体虚弱,不配合恶人,拒绝说出真相币的来源,还被戴上了脚镣,并且被锁在地板环上。此时同修中又出现了急躁的心,同修之间的情表现的也比较突出,有的人怕同修被非法判刑,急的直落泪。

那时旧势力就加强演化这些急躁情绪、麻木心、害怕心、怨恨心、争斗心等等,企图把被迫害的同修逼上绝路,严重干扰了同修们讲真相、救众生。

向内找,形成整体,清除负面思维

情况紧急,怎么办?我们有师父、有大法啊!同修们针对发生的一切找到师父有关方面的讲法认真学习,外地同修也及时赶到,为我们提供反迫害营救同修的经验。

师父告诉我们:“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旧势力和那些个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在钻你们思想的空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干这个事,旧势力操控烂鬼与邪党因素一直在这么干,叫你们做不成救人的事,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1]“就是因为你有各种各样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钻你们这个空子,让你们做不成该做的事情,在你救度众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在人世间表现的那些个坏人很恶,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1]

在法上切磋,在法上提高!同修被绑架,是邪恶的因素在钻我们人心配合不好的空子,让我们做不成该做的事情。师父赐给我们大法弟子的神通:发正念,我们得用啊!我们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拧成一股劲,形成整体发出强大的正念,被控制的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决了,不明真相的警察也就得救了,同修一定会回来。

切磋中,大家还认识到在我们形成整体的时候,决不是常人的那种群情激愤,轰轰烈烈的形式,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有大法在指引我们做好三件事,同修之间也是祥和慈悲的。不是强硬的要求大家都得来参加这一个项目,是有条件的同修发自内心的积极参加,没有条件的同修“心”也应该参加,就算“身”无法在其中,但“心”也一定要在其中,和大家往一起想,一起发正念,排斥负面的想法,就算是正在百忙之中,哪怕只有三分钟,五分钟闲暇时间加持一下大家正念,只要我们大家的“心”在一起,我们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师父说:“有人说人民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退党”,(众笑)我说这办法真好。(鼓掌)这钱扔又扔不了、销毁又销毁不了。”[2]用真相币救人是师父肯定的,我们弟子就去做,不管是那个空间的什么生命都没有资格阻拦干扰用真相币救人。师父的法让我们彻底否定了那种认为被迫害同修手里拿那么多的真相币还面对面讲真相,真相币就是它们要迫害的把柄的负面思维,同时树立起了强大的正念。

师父还告诉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们不仅问问我们每个人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负面思维,不就是没有修去的人心作怪,一个“私”字在左右人,在不知不觉的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又赐给我们大法弟子向内找这个法宝,我们每个弟子都发自内心的向内找,找到执着,找到人心,修去自我,修去“私”。

旧势力有它们的做法,想抓住同修的执着,迫害到监狱里考验,其实是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淘汰众生。我们决不能叫它们钻空子,同修被迫害,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我们这个整体有问题!比如说有其他同修越怕被迫害的同修承受不住牵连自己,那另外空间的邪恶看的清楚,它们就越有借口操控不明真相的公安人员对同修加重迫害,逼迫她把有怕心的同修说出来一起迫害,说不定还狡猾的说:是为了去同修的怕心呢。

当然修炼的人都有人心在,那是让我们在大法修炼中提高用的,做的不好也是师父来归正我们。如果我们自己不向内找,对同修说三道四的不就上了旧势力的当吗?不就承认了它们,并给它们提供迫害同修的借口了吗?所以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面对当时的情况先想想自己,想想我们做事时的群体,另外空间的邪恶为什么敢对同修下手?那些负面的表现不都是同修之所以被迫害的根源之一吗?师父给我们每个弟子安排好的大法修炼圆满之路是不能改变的!把同修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监狱迫害,这不是旧势力安排的所谓对大法弟子的考验吗?这是阻碍师父正法,这种安排不是能动不能动的问题,而是我们应该清醒的做到彻底否定解体这个旧势力安排的问题。

对照师父的法,每个同修在切磋中都找到了自己的执着,了却了自私的人心,每个同修的空间场都干净了,整体也就没有漏了,也能彻底看清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了。

师父告诉我们:“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4]

帮助同修正念走出来的同时,正是救度那些不明真相的公安系统众生的好机会,他们表现的邪恶凶狠也好,温和假善也好,都是我们救度的生命。碰到困难了,遇到障碍了绕开走,我们还是师父的弟子吗?当听到看到我们的同修被迫害到生命垂危带来的损失,我们能不顾及此事吗?用师父给我们的无量的慈悲和智慧去对他们讲清真相、去救度他们是我们承担的历史使命。

观念转变过来了,整体的正念强大了,大家抓紧时间协调好,不急不躁,周密安排,为了不引起警察的负面因素,我们切磋决定一两名同修和被迫害同修的孩子進到公安局内部面对面讲真相,大家近距离正念加持。

整体提高,“做到是修”[5]

同修们法理清晰了,观念转变了,事情就会是自然有序的進行着。有两位老同修冒雨在深夜一家家的通知大家发正念的内容、时间和地点,同修有的经历了来自家庭和自身的强烈阻拦,大家还是在法上提高,破除干扰,坚定的走出来,几十位同修在公安局附近公园、路边等合适的地方统一近距离发正念。里外配合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我们每个同修都溶在这个能量场中,同修真正拧成了一股劲,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害怕我们大法弟子。

准备走進公安局内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看到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同修投过来坚毅的眼神,向他们做着正念解体邪恶的手势,有这么多的同修在身边,增强了同修的正念,师父的法身保护着我们,同修从心里升起了巨大的慈悲,一定把真相讲明白,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

一位同修先進到布满监控摄像的公安局院子里走了一圈,然后和另一位同修坐在公安局大门口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里不出,外不進,公安局内的邪恶因素就地解体!彻底灭掉!”一直发到進里边讲真相的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来。

同修刚走進公安局,几个不明真相的警察问:“怎么又来了?你们有什么事?”同修的孩子说:“我们来接我妈妈回家。妈妈是好人,你们不会抓好人的。”不明真相的警察说:“你妈往人民币上写字,都是反党的话,人民币是流通的,不是让你们写字的,是扰民。”

同修说:“这位老弟,听大姐给你说几句话,当你深夜熟睡,大姐闯入你家,强行拖你到室外,告诉你马上要发生强烈的地震,你住的楼就要坍塌了!你能说大姐是扰民,搅扰了你的睡梦吗?”几个警察互相看看,马上散开了,一个嘴里嘟囔着:“啊啊,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但人民币是神圣的,不能写字。”同修祥和的说:“是啊!人民币神圣啊?看你们身在危处,当今的一切媒体都被封杀,还得想办法告诉你们真相,人民币上写‘大法好,退党保平安’是救你们的好办法,利用人民币救了你们才是神圣啊!”他无语了。

有的警察气势汹汹的盯着同修问:“你们是不是一伙的,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同修看着他的眼睛平和而庄严的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一听此话,他的态度变的温和了,表示他妈妈也有信仰,信基督耶稣,但不被禁止等等。同修问他:“两千年前,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怎么回事?今天抓我们同修進监狱,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贩卖和当年迫害基督耶稣有什么两样?做的更凶残!”他说:“两千年都过去了,想的那么远?等什么时候给你们法轮功平反了,我们就不抓了!”同修义正词严的说:“谁也没有资格给大法平反,也不配!大法是救人的,你明真相你得救!”警察急忙忙上楼,说是换警服,回来说:“我为你们打电话了,局长开会哪,此案已经移交检察院了,你们去检察院吧。”当时同修小声切磋了一下,认为不能按他说的话跟着构陷的案子跑,既然来了就得把真相给他们讲明白。

同修就从大法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最后慈悲的对警察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儿,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们法轮功真善忍是救人的,是把你们视为亲人哪!

警察的态度越来越好,其中一个警察突然双手向后背伸直,身体前倾成45度跑到大厅转起圈来,边转边说:“我怎么糊涂了呢?哎呀,我得挣钱养家糊口,怎么回事呢?”同修又劝他分清善恶,不影响你生活,而且还会得福报。

讲真相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外面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也持续了同样的时间。临别时,警察姨啊、姐啊的叫着,把同修送出房门,对同修表示感谢。

见证大法的力量

正象师父说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3]在师父加持保护下,在同修们的大善大忍感召下,第二天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卷,同修正念回家。

被绑架回来的同修讲:在被迫害自身状态不好时,当听到大墙外边同修向她高喊“你不是一个人!大家都知道了!”时,她说:“那一刻给我增加了无尽的正念,我知道外面的同修在帮助我发正念,压在头上厚厚的一层不好的物质去掉了,让我的心里老有底了!(注:地方话,心里踏实的意思)”。

同修接着说:迫害开始时,头疼,头晕,无力,反应迟钝,而且脑袋里想不起法了!我想这可不行啊!没有法,就没有正念了!自己就背法,发正念,向内找,那时总感觉脑海里有一条恶龙张牙舞爪的捣乱,我就想究竟差在哪呢?这时师父的法告诉我:“了却人心恶自败”[6]。

同修感慨的说:这回得深刻的找自己了!我一点点的理顺自己的思路,向内找,向内找,在法上提高,看清了执着,找出了许多人心,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求师父:“师父啊!这些都是生生世世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不是弟子本性那面真正自己。这些心弟子都不要,请师父帮弟子拿掉这些肮脏的败物。”就感觉师父把象山一样大的一堆不好的东西压向脑海里的恶龙,把恶龙压趴下了!我轻松了好多!还没走出来,我就不断的背法,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发正念。师父的话就不断的点给我:“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7]“其实真能静下来的时候那一念就足以惊天动地、无所不能了,一下子简直把你所覆盖范围之内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样。你象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们。”[8]

背师父的法,正念越来越足,空间场清亮了,在此过程中,她明显的感觉到同修整体发正念的力量,太巨大,太神圣了!当检察院的检察官向她提问时,她头脑反应灵敏,理智智慧的回答他们,最后检察官看着她的背影大声说:“谢谢!”可她同时想到的是因为自己修的有漏,让不明真相的公安人员遭到真正的迫害而感到内疚,不禁心里酸酸的流下了慈悲的泪水。她心里虔诚的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回去一定好好修自己。

在正念走出来的前一夜,她没有困意,就是背法,发正念,每次发正念都加上“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要李洪志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承认,都不要,即使我有漏,也不许邪恶钻空子,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我都不承认也不要,请师父为我做主。”经历了二十六天,她加强了正念,修出了更大的慈悲。在师父的保护下正念走出了看守所。

被绑架是旧势力邪恶的安排,当被绑架的同修和全体同修都在法上提高,转变了人的观念,另外空间的邪恶就解体,有缘人也就得到救度。是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早就铺垫好这一切,只要弟子发自心底的信师信法,遵照师父的话不打折扣的去做,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标准,就会发生这些神奇的变化,坏事都会变成好事。

我们大法弟子就是乱世中救度众生的神!是师父让弟子通过此事都在法上提高了,更加成熟,更加坚定了,正念中形成的整体更加坚如磐石。大家都深深的感受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9]。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