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大法是我生命的根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我是一名九零后。二零一三年走入大法修炼。修炼一路过来不能算时时刻刻都十分精進,但慈悲伟大的师父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没有丢下我,将我从红尘中唤醒,带我回家。

一、辗转迷失终得法

爸爸和奶奶一九九三年得法,那时我两岁。小时候我并未读过《转法轮》,就只知道“真善忍”三个字。长大一点偶尔跟着爸爸去炼功点,但也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到迫害。

那时我上小学二年级。我感觉周围的气氛全都变了,学校里的同学知道我家有个炼法轮功的爸爸,开始对我另眼看待,家里的亲戚朋友、邻居街坊也开始指指点点。周围的环境和气氛一下子让我抬不起头来,心里象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二零零一年,我看到电视上的自焚画面,心里非常害怕,相信了政府的谎言。

后来我们家被警察抄家,爸爸被非法关進“转化”班。我每天都陷在失去爸爸的恐惧中,黑夜里我常常睡不着觉,望着门口盼着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幼小的心灵上从此蒙上了厚厚的阴影,没有安全感,甚至自卑。从那时起我对大法有了很深的误解。

爸爸从“转化班”回来后就放弃了修炼。那时我更加相信政府,甚至还庆幸这样就能够让家里得以安宁。于是从此以后我把法轮功的一切深深的埋在心底,再也不想与任何人提起。

爸爸这一“转化”就是十年。这十年当中,我在党文化的灌输中长大,无神论根植脑中。虽然我曾以为没有了法轮功我的生活就会变的很好,可是我并不快乐。读高中时我得了抑郁症,天天以泪洗面,心灵很脆弱。可怜的我那时早已忘记了来在人间的夙愿,在名利情中不断的追求,心每天都是苦涩的。

修炼后我才明白,这是因为我在常人中被污染得太严重,另外空间里有许多败物附着在我身上,它们使我变的消极厌世。但当时我陷入这种深深的痛苦里无法自拔,更不明白这种痛苦来自于哪里。我找来很多哲学书看,想试着弄明白人生的意义,为什么人活着这么痛苦?但是我并没有找到答案。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还有希望,也许是机缘已成熟,就在不知不觉中我的生命轨迹开始发生变化。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爸爸突然醒悟了,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知道后心里象是触电一样,小时候的恐惧、压抑的感受瞬间又被激发出来,如同最深的伤疤被撕开了,剧痛无比。我此时对大法的态度已经非常抵触,并且要想尽一切办法让爸爸再次放弃修炼。我开始不断的与他争吵,每次看到他看大法书时就故意去打扰,不让他学法。我试着从物理、化学、哲学等各种角度与他辩论,想用实证科学来说服他。可每次爸爸讲到大法的法理时,我都哑口无言,这让我无奈、着急、气愤!

这个阶段正好是我在经历大学的实习期,单位里员工与老板每天都为了工资的问题勾心斗角,我也被无辜牵连,每天活得都很累。我开始思考:在这样复杂的社会里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是好人呢?这时我想起了爸爸给我讲过法轮功中做好人的道理,于是我回家问他:“我不想学……但是我想知道应该怎么做个好人。”他说:“你要真想知道,你得自己看书。”

我知道爸爸是想拉我去学法,可我当时相当固执;可是又一想:其实看看也可以,看看法轮功到底讲的都是什么,怎么就能让爸爸这么坚定,等我弄明白了之后,一定再来说服他不炼。于是我答应了。

爸爸见状马上来了个激将法,说:“你别以为看这本书容易,你要真能把这本书看下来,我就服你!”这一下我还真不服气了,心想我这么多年看了那么多书,难道就这一本还看不下来么?我就一定看下来给你瞧瞧!

可是拿起《转法轮》来才知道真没那么容易。经常看见字在眼前,却不懂句意,有时看两行就犯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突然间工作也开始忙起来了,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每天根本无心看书。我感到有无比大的阻力。可是又一想,已经夸下海口,要是中途放弃了真的是很没面子,所以我告诉自己就算硬着头皮也要把书看完。于是我把电子版《转法轮》下载到手机里,每天利用坐地铁的时间强迫自己看。每天坚持看,从不间断。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我终于把书看完了。

看完书的那天晚上,合上《转法轮》的最后一页,我内心无限感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时的感受,只有相见恨晚!我在心里大声的喊:“为什么?为什么呀?为什么这么好的大法让我现在才看到啊!明明从小到大他就在我身边,可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让我走進他!”我后悔自己浪费了二十多年的时间,直到今天才如梦初醒。

这时我突然记起小时候和爸爸在炼功点炼双盘的那个场景,快二十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盘上?我试着把腿扳上来,没想到还真盘上了!但双腿剧痛无比,我闭上双眼强忍着,心想:“来吧,让所有苦难都来吧,从今以后不论如何痛苦我再也不会放下了!”

二、突破自我讲真相

得法之后,我一直很难开口讲真相。因为我总认为我一说,别人就会对我产生不好的看法,这个观念很强烈。我打算先从熟悉的人开始讲。

妈妈对大法也有很深的误解,且被党文化影响非常严重。不论我从哪个方面跟她讲,她都表现的极其反感,而且都能把我反驳回来。有一次我给她讲真相她又不听,我语重心长的对她说:“你知道吗,我这是在救你啊!……”她没好气的说:“我就算下地狱,也不想得救了!”我很震惊,问她是认真的吗,她说是认真的。我真的很绝望,感到讲真相真的是太难了,给自己的妈妈都讲不成功,给别人讲就更不行了。我心情极度沉重,可是突然想起师父说过,在这世上就是有救不了的人。我想,这救不了的人中也许恰恰就有我妈,我不能为了这一个救不了的人而不去救更多的人,我必须放下这个情。

于是我开始向内找,发现妈妈这个状态也许就是针对我的心来的。因为我不敢向别人公开自己的修炼身份,而与妈妈讲真相不用面对这个问题,我是想借用这个便利条件来掩盖我真正的执着——怕心。深挖我的怕心,其实是源于对名的执着,我强烈的执着于别人对我的看法,怕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而且我没有足够的信心告诉别人大法是世间最好的东西,这是根本上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妈妈的态度加强了我的怕心和观念,我意识到只要一天不破除它,我就一天讲不了真相。

可是我是真的不会讲,心里很着急。于是我采用了一个很笨的方法,即开始大量的听学员交流文章,将听到真相讲的好的话原封不动的记录下来,然后一段一段的背下来,再写成自己的话理顺,这样积少成多,慢慢有了一些经验。

与妈妈讲真相失败了,我决定再从最好的三个朋友那里突破。有一次我们约定假期里聚会,我想就利用这次机会给她们讲真相。前期我做了很多准备,特意写了一篇专门针对她们讲真相的稿件,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它背了下来,反复温习。我告诉自己,这一次我一定要突破心理障碍,告诉她们我修炼的事实。聚会那一天,我在去的路上一直高密度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救她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一切阻碍自己救人的思想念头与观念。

聚会时我一直找机会与她们说,可是却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刚想开口,话又咽回去了。我内心翻江倒海,又急又怕。眼看聚会就要结束了,可真相半个字还没提。我心里开始发慌,赶紧借口去卫生间,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我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说:“这次是来救她们的,放下自己的私,豁出去了!”

回到桌上,酝酿了两分钟,我说:“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想跟你们说。”这时其中一个朋友突然拍桌子,半开玩笑似的说:“你怎么现在才说!”我一愣,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太不争气,用她的嘴在点化我呢。我说:“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现在修炼法轮功了。”说出这话时我大脑一片空白,等着她们开始对我炮轰。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们特别感兴趣,赶紧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顺理成章的讲了法轮功真相,她们都很接受,最后还都同意“三退”了。她们表示,即使别人不理解我,她们会一直支持我。

这次的结果让我感慨万分,之前自己担心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发生,真象师父讲的:“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我终于知道原来讲真相真的不难,难的是自己要有迈出第一步的勇气。

更神奇的是,就在我突破讲真相的第二天,妈妈自己主动找到爸爸,说她也想修炼大法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幸福来的太突然。我明白,妈妈之前的状态是因我而存在,现在我已闯过了这一关,那个状态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真正体会到,要想救人,一定要先修好自己啊!

三、剜心透骨过情关

得法后,我的第一个心性大关就是情关。对于我来说,这个很难,不要名利,也得要情。师父讲:“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

几乎在走入大法修炼的同时,我遇到了之前的常人男朋友。他一开始对我非常的好,让我对他产生了很强的依赖心。我当时却没有警觉,矛盾突然间爆发了:一次我去同修家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他特别生气,第一次向我提出分手。我心里非常害怕,感觉失去他就会失去一切一样,我不停的跟他道歉。可他居然要我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许做大法的事了,不许再和同修接触。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用大法来威胁我,之前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我立刻明白:这一定是对我的考验,看我是不是真修,能不能为了修炼放下一切。我严肃的看着他说:“这绝对不可能!”他更加生气,一定要和我分手。我当时根本接受不了分手的事实,一下子忍不住哭了。他问我:“在法轮功和我之间你选择谁?”我最怕出现的问题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点都不想做选择。然而他一点也不给我留余地,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答应不修炼我们就和好。你不需要说话,你只需要点头。我数三下……”我就象被逼到绝境一样,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这一定是旧势力的阴谋,它们想利用他把我拖下去。这个时候我哭着闭上双眼,心里默想:“求求师父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这时脑子里马上出来一句话:“你知道答案的。”我一下冷静下来,知道我别无选择,大法是我生命的根,谁也不可能让我放弃修炼的!我痛哭着摇了摇头,当时真尝到了“剜心透骨”是什么滋味。他一拍桌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知道我会永远失去他,心就象被掏空一样,在大街上不顾一切的痛哭。哭着哭着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突然间,他又出现在我身边说:“刚才对不起,我不应该逼你的。”此刻他完全象换了一个人,就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又同意和好了。我当时有点懵,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我知道这一关我过去了,这一次我真正体验到师父说的那句话:“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2]

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他父母发现了我送他的《九评共产党》,知道了我在修炼法轮功,逼他与我分手。正逢那时我姥爷刚刚去世不到一个星期,我与家人正沉浸在丧失亲人的痛苦当中,他此时提出与我分手,犹如晴天霹雳,雪上加霜。由于第一次经历亲人的逝去,家里一片混乱,亲戚朋友陪着姥姥哭,妈妈也跟着哭,爸爸不知所措也默默流泪。看着家里哭声一片,形势难以控制,我实在不忍心再告诉他们我也要与他分手了。晚上他给我打电话,哀求我放弃修炼,让我与他父母保证过平常人的生活。有了上回的考验,我这次更加坚决,说:“你现在就是让我去死,我也不会放弃修炼的!”他很快与我分手,很快的找了新的女朋友。

我一下子受到了失去亲人和男朋友这双重情感的打击,仿佛天塌下来一样,失声痛哭,但却不知道自己是为谁而哭,心里只想起一句话:“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3]。

虽然分手时果断,但消去业力与情的执着却是个漫长的过程。分手后的几天,我一想到他心脏就开始绞痛,这种痛是实实在在的物质的痛。我知道是以前造下的业力才有了今天的魔难,我只能承受。然而强烈的委屈、怨恨、妒嫉的情绪无时无刻不围绕着我,我常常想起与他在一起的往事。一天晚上我因伤心过度而失眠,哭着跪在师父法像面前说:“师父对不起,弟子实在不争气,这一关我是真的过不去啊……”过了一会,手机里突然来了信息,一看是闺蜜发来的漫画,画面是这样的:一个人跪在地上求上帝保佑,然后他站起来开始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块小石头,正好砸到他头上,他哭着怨上帝不管他。可是等他回头一看,上帝在他身后张开双臂,替他挡住了无数个砸向他的大石头。

这一定是师父在点化我,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我生生世世欠下的那么多业力师父都替我承受了,而此时我只承受了这么一点点,却还说过不去,怎么能对的起师父为我的巨大付出啊!

有一天,我学《精進要旨》<真修>,师父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着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着。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法字字打在我的心坎里,我简直惭愧的无地自容,下定决心一定要振作起来好好修炼。

师父讲:“大家知道,有许多东西、许多的执著心为什么那么去去不掉?为什么那么难?我跟大家一直在讲,粒子是从微观上层层组合一直到表面物质。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4]“有许多事你们是做不来的,但是师父呢能做,可是师父怎么做呢?不是说我一跟你接触就拿下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4]

我明白了,凡是当我陷入常人失恋的痛苦时,其实都不是我真正的自己,是由情和业力构成的我,我必须不断的排斥它、否定它、消灭它,师父就会帮我消去更多。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每当在街上看到其他情侣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被触痛,伤心自己得不到那种幸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心里每天都很苦涩,有时吃着吃着饭眼泪都会流下来。每天学法很难入心,三件事做的也很差,脑子里想的全是他的事。我知道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长期这样下去我就会被毁掉。

一天爸爸让我看《转法轮(卷二)》〈佛性〉这篇经文,第一段就讲:“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

我突然明白,导致我痛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的观念,我一直认为女生被关心、照顾、陪伴,这就是幸福,失去这些就会痛苦、孤独。我留恋的并不是他这个人本身,而是恋爱中能够满足我的观念上的那种感受。我被这个观念带动着,它左右了我的喜怒哀乐,我要想从情中摆脱出来,就必须去掉它。

我不断的背师父的法:“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

大法在一点点解体我体内不好的物质,每背完一遍自己就好过一点,每当我痛苦难耐时,我就用背法来充实我的大脑。我每天努力工作、学法、做三件事,一切按部就班的進行着。后来我悟到,如今在这滚滚红尘中,难道还有我值得留恋的东西吗?人生当中没有绝境,再难都能过得去,怎么过不是过呢,又何必如此在意眼前的得失,当你把一切事物都看得很淡很淡的时候,还有什么东西能牵动自己的心呢。

这样经过了大约两年的时间,我终于放下了。情对于我来说就象生死的考验,然而修炼就得在你最放不下的地方让你放下。虽是走过了一段这么刻骨的修炼过程,但现在让我把情完全看淡还是很难,有时还是会出现小的考验,只是现在的我会理智很多,知道该怎样去修了。师父给弟子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剜心透骨过后,得到的是内心的超脱,升华后的境界无比纯净美好!

四、结语

未得法的前二十年,我的生活灰暗而迷茫,常陷在常人的名利情中苦苦挣扎;得法以后,我整个人变得乐观开朗,生命由内而外的感到幸福。是师父把我从名利情中解救出来,是大法让我的心灵得以净化。我从此明白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希望。大法就是我生命的根。师父把这宇宙大法传给了我,其中付出了多少艰辛与苦难我不得而知,师父,弟子实在是让您操心了!

如今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的佛恩之中,每天幸福而快乐。对师父的感激千言万语道不尽,弟子唯有更加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负师恩!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