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风风雨雨我走过了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师父说:“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1]。师父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今天仅就我在修炼中如何把同修都当作亲人对待的点滴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一、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一九九九年江魔头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一时红色恐怖让人喘不过气来,同修见面都不敢说话。我虽然也有怕心,可是我想,自己在大法中脱胎换骨,身心受益了,我要把大法的美好让更多的人知道,揭露邪党的谎言,找回同修。

我就去同修家交流。路上遇见的就请同修到家,给他们放《伪火》等光碟,这样陆续有几位同修走回修炼中。同修要做资料救人,缺少资金。我就从家里不多的积蓄中拿出了五千元,另一位同修也拿来了五千元,建立了一个资料点。

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使我几次在公交车上讲真相时,遇到不相识的同修,来我家学法,使我们形成整体。

一次,我在公交车上和一位老人攀谈起来。她问我多大岁数了,我告诉她快七十了。她说:“一点不象。”我接着说:“我原来身体特别不好,浑身上下都是病。严重时得孩子他爸背着上下楼。”我又说:“我现在二十几年没吃一片药。”她惊奇的问:“怎么好的?”我告诉她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说:“真的么?”我说:“真的。”

这时对面的一位男子听见了,立即起身,走到我面前,微笑着小声说:“大姐,我想求你点事。”我问:“什么事?”他说:“我想借点东西。”我凭感觉,立即知道他是同修。我说:“下车再说。”我到站了,他随我下了车。我们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他说他是外地来的,看不到师父的经文。我答应给他送。他很激动,感谢师父。后来,我给他和他妻子送了好几年大法资料。

二零一五年冬,一天也是乘公交车,快到站,我从座位上离开。刚走到车门口,准备下车,可是,不知何故,突然转念不下了。立即转身想回原来座位。由于车上人不多,坐在我对面的一位与我岁数差不多的一位女士,快速坐到我原来的座位上了。我就扶着把手站在她的身旁。

她说:“你坐,你坐!”我说,你坐吧,没关系,我马上就下车了。她不好意思的说,我腰椎间盘突出,腰疼。我说:咱俩一样,我以前也是。她睁大了眼睛吃惊的问:怎么好的?我告诉她,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就跟她讲真相。她小声的说:“我也炼过。”我问:“怎么不炼了?”她说:“不让炼了啊!”此时,我很兴奋的说:“师父没放弃你,还管你。”她说真能管吗?我说,真能管。我就讲了真相。我到站了,要下车,没下,我说:“遇到你了。这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啊!”她激动的紧紧的拽着我的手不撒开。我就随她下了车。在冰天雪地中,我们聊了许多。

原来,她炼了三年法轮功,怕被迫害,书也交了,去信佛教了。她提到炼功点的同修名字,我都认识。太好了,真是久别重逢的感觉。她要我去她家,我就跟她去了她家。一進门,她就迫不及待的叫我教她炼功。因多年不炼,她都忘了。后来,我又几次去商场花了一百多元给她买了音质好的随身听。我经常给她送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她高兴的告诉我,她不吃药了,腰也好了。她老父亲九十多岁了,在有生之年,也得了法。老人特别爱听师父讲法录音,并且一针一线把开了线的大法书缝好。

十年前一位同修被绑架要请律师,虽然我退休金不多,可我第一时间送去三万元钱。我想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回家得知后很感动,几年后,非要把钱还我不可。他说,我造成的损失不能叫同修替我还。他也感动了我。

多年来,哪位同修过关“消业”,要到我家里来,我都热情接待食宿。一次。果姐同修的女儿来电话说:“我妈妈高血压犯了,不吃药。到你家住几天行不?”我立即回答说:“行。”我为她的正确选择而高兴,她没把妈妈送医院,而是送我家。我们一同学法,一同向内找,一同去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果姐的身体一周后就恢复了正常。

二、帮助同修也是在修自己

每到逢年过节,我就买些米面、水果和衣服,带上钱,去探望我认识的被绑架的同修的家人。让家属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虽然每个人都生活在这样的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可我们都是心里想着别人的人,是为他的。让亲人们感到温暖。

去年过大年前,我去离我家几十里的一位同修家。他被邪恶判刑多年,仍在狱中。他妈妈十多年前去世了,妻子为生活忙碌着。家中只有八十二岁的老爸爸。

老人原本是一位很体面的教授,可是当我见到他时,他神志恍惚,棉睡衣还是十几年前的,前大襟已经破成一条一条的了,可还在穿着。屋里东西乱七八糟,以前那整洁美观的家,已荡然无存。

一问得知,老人因为买保健品,上当受骗,家中连买水果的钱都没有。我就开导他,今后一定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一生幸福平安。他还没吃饭,我打算帮他做点。可打开冰箱,异味扑鼻而来。我一看,几年没收拾了。我简单的帮他做点饭吃了,然后开始清洗冰箱。当他看到洗出的一盆一盆的脏水,很过意不去,连连说:谢谢!我流着泪说:我来晚了,真的对不起。

用了近两小时,清理好了。我打算立即去商场买一套衣服给老人。可后来人心冒出来了。一想,他有儿媳妇,我要给他买了她有看法怎么办?我就去找到她,说了来意。我说,我们是修炼的人,我们要把家里收拾干净,否则,过年了,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不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们交流了很长时间。我约她年前回去收拾家。她欣然同意,并说:“姨,我时间紧,衣服你就去买吧。”

买衣服看起来是件简单的事,可是过程中暴露出我很多的人心和不好的东西。衣服买好了,很理想,是一套蓝格子的棉家居服,质量很好,时价近二百元。要送去时,我想,我送去了,老人的亲属知道了再有想法了怎么办?我就去与他家相处几十年的象女儿似的一位同修家。她一脸严肃说,我不去,你自己去吧。再说也不是我买的。我说:“就说你买的。”她说:“那不行。”

回来的路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你不去帮助不说,就叫你干这点事,你都不干。师父说:“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2]到家后,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我这是干什么呢,是修炼吗?刚开始一念很纯净,可后来翻出来了很多肮脏的人心。人家当然不能撒谎。同修拒绝,是让我修的。几十年自己在大染缸中,形成了一套常人的习惯思维方式。就是你做什么好事时,就怕别人从不好的方面想。这次我找到了,表面是怕心,其实是自己还有色欲之心没修去。我还找到了干事心、争斗心、妒嫉心、在别人之上的心等等许多的人心。不好的物质解体了,心里轻松了。我决定怀着一颗纯纯净净的心,自己去把衣服送给老人家。当我思想上符合了法的标准时,师父就安排女儿也一同去了。女儿主动对我说:“妈妈,我陪你去,去年不就是我陪你去给大爷送去的二百元钱吗?”

当老人穿上新衣服时,激动的手不停的摸衣服,眼泪掉了下来……连连说:“谢谢!”我说:“这都是应该的,是师父叫我们这样做的。”

我姐姐生病,初二要去南方探亲,家中的事情确实很多。我想,再忙,就是家中的活不干,同修家一定要给收拾好,决不能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几天后,老人的儿媳妇(同修)和我一起把老人的家收拾的干干净净。虽然还有些活没干完,可儿媳妇开心的说:“姨,我今天还收拾出瘾了,越干越爱干。以后不用你来了。”

我又去市场买来了漂亮的脚踏垫。看到老人焕然一新的家,我的心里宽敞了许多。

多年的修炼我体会到,大法弟子人人都是协调人,没有人告诉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只有以法为师,在法上悟。只要是修炼、证实法救人的事,我都义无反顾的去做。

我多次背上同修电脑乘几十里路的公交车,请同修装系统;不论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飞,我都及时给同修送所需的东西,协调一些事情。过程中,我象一只快乐的春燕,乐在其中,没有苦,只是升起感恩师父的心,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每当同修感谢我时,我就发自内心的说,千万不要谢我,这都是应该的。我做的事情,都是在给自己做,在走自己修炼的路,没有一样事情是给别人做的。

当孩子们给我过七十岁生日时,我说:“我有一个重要更正。”大家忙问什么更正?我说:“今天不是我七十岁生日,而是十七岁生日。”大家鼓掌欢笑,我接着说:“我现在比十七岁时身体都好。我十五岁就得了伤寒病,身体虚弱……”孩子纷纷说:“您比我们都强,比我们走路都快。”

是啊,大法使我脱胎换骨。每当想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大法将我的生命重塑,温暖着我的家人,我都抑制不住激动。感恩的热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今后我要加倍珍惜师父给我延长来的生命,加倍珍惜师父给延续来的证实法救人的宝贵时间,修炼路上更加精進!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