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家庭环境随心性提高而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回想这二十年的修炼,我没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是和同修们一起做自己该做的。今天我想说说修炼后,大法如何改变了我,我如何按师父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自己的改变影响了家人,改变了丈夫,开创出一个良好的家庭修炼环境。在此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那时我上班三班倒,没时间参加集体学法,也仅参加过几次集体炼功。学法少,不懂得什么叫修炼,只认识几位同修,在“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也都没和他们联系了。直到二零零六年,我才又认识了几位同修,开始走出去讲真相救人。

敢于面对 不要回避

那时我和乙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由于家庭环境的限制,我俩回家都不敢说实话,每次回家路上,就得先费心编造个外出的理由应付丈夫。有一次甲同修对我俩说:“你们老这样编,要编到什么时候才行啊?”

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可是又觉的没办法,我要说实话,丈夫肯定要闹,那以后再出去就难了,所以一直没敢让丈夫知道我出去讲真相的事,怕心一直去不掉。可我每次外出回来,虽然在路上就编好了理由,可是越编,他越问的详细。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没做到真,可我又真的不敢说实话,更怕他一旦知道了实情,会说些对大法不好的话,那给他自己造的业可就大了。我和同修切磋,同修提醒我:怕也不行,要敢于面对,不要回避,要抓住时机讲真相。每一次讲真相要有新的突破,慢慢家庭环境会越来越宽松。

没想到这时和我一起出去讲真相的同修乙被警察绑架了。我知道我的状态也不好,就想:要有一个固定的学法小组多好!但我不好意思跟同修说。就在这时,甲同修说:“到我家来学法吧。”我一听太高兴了!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安排,感谢同修!

于是,我对丈夫说:“我要天天去同修家学法。”他一听就炸了:“这回你还要天天出去?别想!我豁着不出去拉活了,也要在家看着你!”丈夫下岗后自己买了一辆面包车帮人家送货挣钱养家。他居然说出这种话,看来他真急了。女儿当时帮着我说话,可是丈夫就是不允许。这出乎我的意料,真的没想到他会把话说的这么绝。怎么办?当时我也没想起来求师父,只有一念:我不能失去这个学法机会。可他在火头上没法沟通。等他冷静下来了,我就又跟他说:“我都告诉你去谁家、干什么了,你还怕啥?”女儿也说他:“我妈是出去学法,这不是好事吗?”这时丈夫也让步了,说:你不能天天出去。我没再说什么。

后来和同修商量周一至周五学法,我告诉丈夫是这样安排的,他没表态,其实是默认了。这一场风波过去了。

开始注重真正修自己

前些年我出去讲真相,虽然不是天天讲,可是自己没把家里的事安排好,中午回家老是晚,总让丈夫和女儿挨饿,埋怨我回来的晚,下午他们还得干活和上学呢,咋就不能早点回来做饭?我的想法却是:我是出去讲真相救人,是做好事,正事,你们不就是晚吃一会儿饭吗?觉的他们不能体谅别人。但我嘴上说:“是我错了!”赶紧做饭去。结果下次回来又晚了。丈夫说:“你知道错了,你可改呀!”由于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是自己的错,这种情况还经常出现。

记得有一次,丈夫送货回来已是中午了,他刚到家,我進家门。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有客户让他去送货。我说:你等一会我做点简单的,你吃完再去。他说:“我不吃了,你说你炼功好,到点不回来做饭,嘴上老说改,你改吗?你还想让我说你好,你好吗?”他生气的走了。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很难受:他上午送货累了半天,中午回来吃不上饭,就又得去干活,我从心里觉的对不起他。他心地善良,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是我错了!我老怕他说大法不好,怕他造业,想让他认同大法好,可自己从不为他着想,怎么证实大法好?怎么证实修大法的是好人呢?怎么就不反过来看自己、找自己呢?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1]对家人我真不能只在嘴上说,还要在行动上让家人证实,要在修自己上下功夫。从那时起我开始注重真正修自己了。

他喜欢喝稀饭,我就熬一锅稀饭再出去讲真相,中午饭前一天晚上做出来。如果前一晚没准备出来,我就在讲真相回来路上买些包子或其它现成的熟食。做事一定要替别人着想,虽然我自己对吃不太执着,吃什么都行,吃饱了就行,不想因为做饭耽误太多的时间。可是家人不修炼,也挺辛苦的。同修也提醒我,要照顾好家人。这样我就在吃上也调剂一下,炖肉、包饺子等等,不会再出现让丈夫挨饿的情况了。

我现在越来越体会到师父讲的向内找的法,以前遇事我也向内找,可都是先找别人,一想不对,再找自己。随着不断的学法修心,我渐渐的认识到了,第一念就是找自己,无条件的找自己,肯定有我要去的心。

其实丈夫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做事总是替别人着想。早上炼完功、发完正念我总爱躺一会,起来一看丈夫把早点都买来了。有时他来不及在家吃,还专为我去买回来,我心里就过意不去。我也总说:你在外边吃吧,不用给我买。有时他早起去买菜、买水果又把我的早点买回来了。

丈夫愿意资助真相资料点

临近过年的一天,丈夫回来说:今天开车出去被罚了八百元。开始说要两千元,我说太多我也没有那么多钱,这才划到八百元。我问为什么?他说快过年了,找个茬就罚呗。我说:让你往资料点里放钱你舍不得,这回让强盗抢去了。他说没办法,不给钱就走不了。我说:这钱他们抢走了还造业,往资料点里放钱还积功德呢。

过年那天,我就对丈夫说:“今年给资料点这钱我不拿,这份功德我让你积。”从那年开始到现在,每到过年他就拿五百元放到真相资料点里。也是从那时起,我也就能堂堂正正的往资料点里放钱了。

说起来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开始我们没有钱。我上班工资很低,丈夫下岗,孩子上学都没钱交学费,都是孩子的姑姑给的。她家庭条件好,可她不认可大法。有一天她对我说:“你说你炼法轮功好,谁帮你了?还不是得我帮你?”听了这话我心里特别难受:我是修大法的,可我感觉我在给大法抹黑,心想:明年我一定要自己给孩子交学费。当时只是这么一想,没想到转过年来真的就实现了,丈夫有了车,可以给别人拉货挣钱,我们不但自己能给孩子交学费,还有了积蓄。

“没啥可怕的,豁出去了,你别去,我去!”

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实名控告江泽民,我也写了诉状,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丈夫。大约十月份左右,片警打来电话核实诉江之事。丈夫知道了,和我发了一通火,埋怨我不该诉江,有好日子不过,给家庭带来多大麻烦,你再有理他有权。

等丈夫冷静下来了,我跟他讲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还请同修帮着讲。丈夫说:片警让你去派出所。当时我怕心很重,没敢去。我也能看出丈夫也是怕。在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邪党是不讲理的,近七十年来,一直是靠着杀戮走到今天。

过了几天的一天早上起来,他的态度一下变了,竟然对我说:“光怕也不是办法,我想了,没啥可怕的,豁出去了,你别去,我去!”我惊讶于他说出的这句话,同时也从心里佩服他的正直和勇气。转而我觉的很惭愧,我是修炼的人,却让未修炼的丈夫替我去面对。当时我哭了。待我平静下来,我跟丈夫开诚布公的说:你本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结婚后由于我的自私,慢慢的把你也带的自私了。前几年你不理解我的修炼,其实不是你的错,是以前我没做好。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在逐步修去这个私心。我跟你说声“对不起!”

就这样我俩在反对中共迫害这件事上想法一致了。当天晚上我打开明慧网让他看网上同修们有关诉江的文章。这样他心里更有底了。这是丈夫第一次看明慧网。

转天他就去了派出所。走前我跟他说:“一定要记住求师父!”他说:“记住了。”等他回来,他和我说:我跟片警说了“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你修炼这些年咱俩都没看过病,医保卡也没用,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说,“看到片警戴在身上的摄像仪,我没害怕,就想:你愿意照就照,我不怕。”

我对丈夫说:“你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吧,真正了解了解法轮功。”他同意了。从那天开始我俩每天一起看一讲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

刚看完第二讲,他说他的头不那么跳着疼了。十年前他的头发根处长了一个包,当时大夫说不用做手术。可是近年来他的头总是出现跳着疼的情况,但他从来也没跟我说过这事。看师父录像,他头不疼了,他才告诉我这事。我说:“你得福报了!你敢去派出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就是善有善报。”

就这样我和他一起看完了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过去丈夫每年有两季扁桃腺会发炎引起发烧,就得去输液,近几年扁桃腺再也没发炎过。

丈夫向来都买最好的水果敬献师父,每逢师父的生日、中秋节、过年,我们全家(我和丈夫、女儿、外孙女)都要给师父敬香,跪拜谢师恩!

回想自己修炼开始,丈夫反对我修炼,我背着他去讲真相,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争执。慈悲的师父让同修点化我——要“正”不要“拧”。我一下明白了,“拧”是人的固执,而“正”是修炼人坚持按照大法的标准做自己该做的。从那时我才注重按师父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随着自己懂得向内找,在修炼上逐步一点一点的提高,家庭环境随之也在变:现在,我不但能够堂堂正正的外出救人,丈夫也已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