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神笔与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五十六岁,女,修炼大法近二十二年。走在神的路上,沐浴着法光;以师尊赋予的能力和智慧救度着众生。借第十五届明慧网大陆法会之际,写出自己用师尊所赐神笔践行使命、兑现誓约的一点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二零零四年,第一届明慧网大陆法会投稿截止后,我才写完修炼体会。那时我既不能打字又不能上网。求同修才帮我完成打字上网。尽管我的手稿整理的基本不用修改,同修还是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这是我在明慧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当时我并不知道是否发表,求身边同修帮我问问,她说不要执着,我就放下这件事。很久后在一本《明慧周刊》中,偶然发现引用了我文中的一段话,我很惊讶!才知道结果。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成为后来上明慧网、写文章、帮同修整理文章、报导消息的一个起点;也继而使我走上溶入整体、揭露迫害救度世人的路。

当有同修管我叫“笔杆子”时,我如梦方醒:这原来就是我的使命,师父早已将神笔赐予弟子,弟子只是在兑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都是师父的恩赐!

一、报导迫害消息

二零零九年,一位同修被绑架。她的弟弟(同修)辗转联系上我,我配合跟踪报导她从被绑架、开庭、上诉以及了解到的情况。当事同修被冤判一年,一直正念很强,到哪都没有遭到虐待。当时也没意识到及时报导对抑制邪恶迫害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可是在三年后该同修第二次被绑架、构陷、关押期间,她父母一直不让其他同修过问,不让报导,结果同修在黑监狱被非法关押三年,迫害的很严重。这让我见证及时曝光邪恶的重要。

二零一二年,在同一时间六、七位同修在各自的家中被本市国保、公安绑架,目击同修H被绑架抄家的同修马上打来电话,让我去H家里了解情况。我听到她被吓的结结巴巴,又绑架那么多同修,我的怕心上来了。就找借口对她说,人都绑架走了,去也没用,要有蹲坑的咋办?赶紧发正念吧!两天内本市国保绑架了十六、七人,在社会造成极坏的影响。

网上报道出来的迫害消息都很简单,也没有迫害人信息。责任令我突破了怕心,去了被绑架的同修H家。他十几岁的女儿给我讲了经过和部份参与绑架的警察信息。当时面对绑架、抄家的一伙警察,她毫不畏惧,不停的阻拦和质问这伙匪警。这让我很感动。我迅速写了一篇报导,加入一点评论和呼吁,附上仅有一点信息。发表后被同修作为第一手材料在多篇报导、评论文章中引用,在地方周报刊登。我第一次感到使命之重。应家属要求,又编写一个真相语音稿,陆续写了两篇制止迫害、呼吁营救的文章,配合家属反迫害、营救。

过去我不愿读揭露迫害的消息,因为有怕心,也有私心。有了这次揭露迫害、抑制邪恶的经历,我意识到自己的一份责任。当不断听到本地法院非法冤判、重判法轮功学员时,不再觉的无能为力而漠视。我打开电脑,曝光本市四个区法院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实施构陷,对态度蛮横的法官曝光其在法庭上的荒唐言论,遏制其枉法行径。通过揭穿“六一零”在背后的威逼利诱令法官沦为傀儡的悲哀角色,奉劝法官给自己留条后路。两千八百字评论初稿,几乎是一挥而就。因为心性符合了法在这一层的要求,师父就加持我。

二、配合整体营救

F同修退休前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修炼法轮功多种伤病痊愈。迫害发生后,F同修对协调本地及周边县市的同修证实大法起到很大作用。邪恶虎视眈眈图谋迫害,利用特务跟踪、布控、钓鱼等各种卑鄙手段将同修暴力绑架,并打成重伤,造成几处骨折。F被劫持半年多,公检法人员还找人作伪证多次欲开庭构陷,同修坚决不配合。

外面的同修配合家属全力营救,需要一位能跟踪揭露迫害、曝光邪恶、配合整体营救写文章的同修。当协调营救的M同修见到我后很失望,伸出两根手指同时各指我与另一位同修,对引荐的同修说:我要的是能写文章配合营救的同修,你让这样的来……我当时心里很反感。但是好在我们都各自放下了自我,他跟我谈了当事人的情况和文章的要求。我写完后发到邮箱,他看了说很好,又建议我补充一些内容在明慧网发表了,于是我溶入这个整体配合。

同修向F的家人讲真相,家人由消极承受变成积极营救。同修协助家人到各有关部门要求无条件释放被绑架、打伤的F同修,并正告各部门,F生命堪忧,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必须承担法律责任。内外同修与常人家属大家形成整体。

F同修在看守所身体每况愈下,检察院、法院急于开庭构陷,被F正念拒绝。F同修还在看守所写控告信。市“六一零”、国保、检察院、法院都象捧着烫手的山芋,恨不得即刻开庭诬判F同修下大狱,死活就不归他们管了。

M同修将以上获得的信息告诉我,让我据实曝光;并就检察院、法院受“六一零”的指使和要挟构陷无辜,还要替它背黑锅、担当罪名的局面,向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劝善,不要听命于“六一零”赔上自己的前程。我在文中曝光了参与迫害F同修以及贻误治疗导致出现危急状况的责任人,揭露“六一零”的阴谋,呼吁立即停止迫害,释放同修。

随着营救工作的進展,家属信心十足、坚持不懈的要人;M同修协调大家多方了解取证,掌握了参与此案的公检法司人员很多违法办案的证据,找到了被骗做伪证的当事人,了解情况后启发他们的正义良知,征得了他们的支持。万事俱备,不怕他们开庭。M同修跟我交流,接着要写的这篇文章很关键,不能过早让邪恶知道了我们已经掌握的证据,不给他们机会。让我写完后等待时机听电话发稿。

F同修被构陷案涉及两个市的警察,暴力手段又凶狠卑鄙,把F同修打成重伤还诬陷受害人袭警、杀人未遂;因F同修生命处于危险状态,反迫害方面又握着F的控告信,所有参与迫害、构陷的人员都象热锅上的蚂蚁,为了加紧开庭,“六一零”不断给检察院、法院施压;检察院、法院只得与国保警察勾结,伪造证人证据、罗织罪名。

案情真是错综复杂、惊心动魄。我每天下班后写稿,记不清经过几个晚上,有时通宵没合眼,写完后又修改补充终于完成,我感觉自己好象用尽智慧一样。同修原说写完后传给他帮我修改,可是他后来没时间又让我自己修改。师父又快速给我补充智慧,使文章修改的更加完善。按着协调同修安排的时机发给明慧网,明慧网同修又帮助将大、小标题做了修改,四千六百字的文章干净、实在,说服力度强。我自己读了也感到震撼!文章发表出来的第二天,F同修平安回家,营救成功。

写这篇文章给我的启发很大。书写过程中,思路源源不断的往脑子里涌现,很多精彩的语句根本不是我怎么推敲出来的,根本就是师父直接打入我思想中。我还体会到,文章撰写过程中和完稿的同时,就已经大量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大家在共同配合的过程中就是除恶的过程。M同修催促我马上再写一篇直接揭露本市“六一零”几年来如何操控公检法构陷好人的评论文章。通过持续跟踪揭露邪恶,我看穿了“六一零”的迫害伎俩。这个寄生在国保内部的怪胎凌驾于法律之上,时而幕后操控,时而迫不及待跳上前台直接操刀迫害法轮功学员,揭穿它的画皮也是在唤醒公检法司人员。

F同修从看守所回家,对被迫害的整个过程做了详细的叙述与法理清晰的认识。我帮助整理出全面揭露迫害真相的文章。

这次难得的经历,拓展了我的思路。与协调M同修的默契配合,也使自己在很大程度上放下了自我。

三、曝光黑监狱

近两年,从外市一个邪恶的黑监狱陆续回来好几位同修。每位同修在这个黑监狱都遭到以所谓“转化”为目地的极其残暴的迫害。致使被迫害同修一提起这个黑监狱就感到恐惧。被这个黑监狱迫害致死、或回家几天后离世的同修很多!

M同修跟我交流系列曝光黑监狱的迫害真相。我跟同修到邻市看望被该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亲人。其妻受监狱蒙骗竟然不知道丈夫是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监狱“突发重病”的谎言蒙蔽,还感谢监狱救治。我们把监狱迫害的真相告诉家属,建议家属控告监狱,我们配合家属。

M同修与我切磋,通过曝光黑监狱迫害该同修致生命垂危的犯罪事实,曝光黑监狱为达到“百分之百转化率”,对法轮功学员施加的种种骇人听闻的酷刑的黑幕;曝光监狱在利益的驱使下的超负荷奴役;曝光黑监狱严重迫害所导致的伤残、死亡等案例。呼吁制止迫害,解体黑窝。文章写出来后,家属不让发稿,担心遭致黑监狱更加严酷的迫害狱中亲人。

我又跟M同修配合连续写了揭露该黑监狱的长篇报道与评论。该监狱的邪恶与其作恶给受害者、给家人、给社会带来的灾难真是罄竹难书。撰写文章的过程中,一幕幕迫害场景历历在目;其惨烈在我心中无法散去,我心情异常沉重。写第二篇时出现写不下去了,M同修就鼓励我说,你看上一篇写的多有力度?对清除邪恶救人起到多大的作用啊!

每当我思路受阻,我就多学法。不停的背诵“利笔著华章 词劲句蕴强 科学满身洞 恶党衣扒光”[2],状态就好起来!就可以集中精力、凝神屏息的飞速打字。同修的魔难就化作投向烂鬼、投向中共的一颗颗炸弹。要让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抛弃中共,远离这个魔教。师父将这么神圣的使命赋予弟子,弟子万分荣幸!我要用神笔证实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以真善忍普世价值,呼唤世人的道德良知。我的思绪如潮,有时通宵达旦不觉困倦。每向明慧网发送一篇文章,我都长长出一口气。

前面那位被这个黑监狱迫害致命危的同修,后来被该监狱迫害致死。M同修让我再通过揭露该同修被迫害致死的事实真相,结合其他被该监狱迫害致死的案例,揭露该监狱的邪恶。同修的离世,更多同修的遭遇,更更多世人的被毁……这一切令我别无选择,我只有多救人的份。整理这篇文章我没有感觉费劲。大概跟前一篇文章距离太近,过一段时间正好配合该市讲真相专案发表出来。当自己在网上重读这篇文章时,不免为之动容,更为师父的安排感动,一切都是那么有序!

四、兑现誓约

近年来,明慧网连续报导本地一个省级监狱对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看到其中两个迫害案例,一个迫害致死,一个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两个案例都附有同修被迫害前的照片。她们善良美丽无辜却惨遭酷刑迫害,令人不敢想象。

中共邪党利用公检法司一条龙的在迫害好人,再将这一条龙的人全部毁掉,真是邪恶至极。我为什么就不能主动去写点东西呢?考虑很多真相信中的数据、事例是有时效性的。我以新的角度、新的事例针对本地公检法司人员写了一封劝善信。经过反复修改完稿后,拿出来配合整体面向公检法司讲真相,这封信很受欢迎。M同修赞不绝口,要我再针对某外地改写一封。在写这封信时,无论从内容还是格式,自我感觉已经不会再修改了。此刻的我身心似乎到了急需修整的状态,不想再做事。我就百般推脱:我这些天学法少,外地同修有他们修的,也都在做等等。同修跟我急了:你学法你学呀!谁不让你学了?给你证实法的机会还推三阻四的,真是的!这些话把我噎的喘不上来气,堵得慌。

我曾试图写短信直接还击、委婉还击、解释解释……都感觉不在法上,随即删除了,过程中心逐渐在平和。我想自己的心虽然被带动,但决不让邪恶钻空子制造间隔,心扭劲时什么也不要说。“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3]。

师父的这段法浮现出来,我能静下心向内找了:我这是自私,不愿多付出;心堵的难受,那不是有怕碰的物质吗?那个物质叫“争斗”,一碰就炸!我不要它,灭了它。我的心一下释然了!感觉没有一点怨了,就回复他,大概写道: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够精進,但是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境界中在努力提升。你这样说话有一点点伤人。我会尽快调整好自己,整理一封普遍适用的版本。同修看我答应了很高兴;还发了一个吐舌头的笑脸,表示失言。我很快整理出来这封信给他,并且投给明慧网发表出来了。感谢同修的建议,使这封信能够发挥更大的救人作用。

网上陆续发出揭露那个省级黑监狱的文章,我也一直想为解体这个魔窟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一位同修经过三年的炼狱九死一生从这个黑窝正念闯出,想找人帮助曝光黑窝的邪恶阴毒迫害,我俩有缘见面了。在她讲述这个监狱一桩桩令人窒息的酷刑与阴毒的摧残时,我三次出现瞬间眩晕,这是邪恶害怕曝光在挣扎。

写的过程干扰也很大。我迷糊困倦写不出来,常常在电脑前打瞌睡,越想赶快写状态越不好。我就停下来学法炼功,背师父的法:“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4]。在同修的建议下我修改的内容比较丰满,特别是最后讲清法轮大法救度众生的真相,启发世人遵循普世价值,认清中共害人本质和毁人的目地,完成这一部份内容使我对师父讲的法“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5]有了升华后的认识。我对迫害法徒无所不用其极的监管人员不再抱有怨恨,他们真的是被中共一毁到底的生命!我们不救谁能救?

文章发表后,同修建议持续发酵。于是我和同修配合又完成两篇与之相关联的文章,其中一篇由面向黑窝的监管人员救度,引申到面向全中国大陆被中共捆绑作恶的所有公职人员的救度。在第一篇发表十天后,这两篇连续在明慧网发表出来。同修把其中两篇打印成信件,寄往各个职能部门的公职人员。

我终于能主动拿起神笔,去兑现誓约;担当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

五、结语

我相信“文章本天成”这句古语,深切感受到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因为无论我写稿之前心中怎么没“数”,只要打开电脑准备写思路就源源不断涌现;无论“我”写出多么精彩的语句段落,过后我都记不清楚。其实都是师父做的!

多年前一同修在明慧网上写出梦境:一张很长的大纸上面很多文章标题,清晰的正是自己在明慧网发表的,不清晰的那应该是自己应该陆续完成的。一切都是自己下世前的选择,一切师父都给我们安排好。表面上我们在助师正法,而实际上是师尊在利用一切机会为弟子铺就成神之路!我只兑现了其中一点点,真得精進了!

以上是自己现阶段一点体悟,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读学员文章〉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