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法律解体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下旬的一天,同修甲约好另两个同修乙和丙,开车一同到省内一监狱去会见乙和丙在那被迫害的家属同修。过程中引出了一段善用法律解体迫害、助师正法修炼的故事。

一大早,同修们驱车按照合计好的安排到达监狱,同修乙和丙就去办手续准备会见,可是同修被办手续的狱警给拒绝了,同修乙问不让会见的原因,狱警没有告诉具体的原因,只是发问式的回答,你接到他们监区电话通知来会见了吗?同修乙回答说,今天不就是规定的会见日吗?怎么这回还要你们的电话通知我来呢?狱警说你接到电话通知没?没接到就回去吧,有新规定炼法轮功的就是等什么时候通知了你再来。作为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属,乙和丙两人与狱警理论了大约四十多分钟,无果,无奈的回来了。

往出走的路上,同修乙扫兴的和大家说明了狱方不让会见情况,大家听后,都有点郁闷。在车上,同去的同修甲给大家讲了一个当年被非法关押时所遇到的事情。一监狱内普通罪犯在押人员因打架被关禁闭,其母亲会见时被拒,这位母亲如何利用法律维权,争取来了当日的会见权,并获得了五十元的误工补偿的故事。

同修乙听了,正念出来了:常人都能做到这样,那大法弟子差啥呀!正好能借着这个事情讲真相,那咱们马上去到省城监狱管理局控告这个监狱去。同修的正念出来了。于是同修们开车直接到了几十公里外的省监狱管理局。

到达后,同修们找到了相关部门,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听取了同修说明的来由和要求后,拿出一份他们管辖范围内的三十二个监狱列表给同修看,并解释说,你说的这个监狱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这个监狱是归这个监狱所在市的司法局管辖,我们不能超出职责跨级管理,不然的话,马上就可以帮你协调解决你反映的问题。

于是同修们道别准备走,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接着说,你们来了也别让你们白跑,这个办公楼的旁边有个二层楼是省司法厅的信访,是那个市司法局的上级管辖单位,你们到那去看看怎么解决。

同修们出来,直接到了司法厅的信访处,接待工作人员挺热情,接待了同修们,同修甲又向接待工作人员阐明上访的原由后,接着说,监狱方不管用什么理由剥夺里面的人的被会见权,可是,我们是合法公民,是直系亲属,狱方有什么理由和权力剥夺作为公民的探视权?狱方是在违反法律规定,是在犯法。工作人员说,好,好,我马上打电话给那个市司法局了解一下情况。

工作人员当着同修们的面拨通了那个市司法局的电话。对方(市司法局)工作人员说,具体情况不是太了解,得先向狱方了解一下情况……放下电话接待人员说,这样吧,你们别在这等了,直接到监狱所在市的司法局去,让他们给你们直接解决,如果到那没给你们解决,要给出理由,口头说的不行,要让他们给你们出一份书面拒绝你探视的原因,然后你们回来交给我,我再按程序办他们。同修善念救人的心一出,效果就是不一样。

这时已经快近中午了,同修们向这位工作人员要了那个市的司法局工作的电话与地址后,马上又驱车赶回几十公里外的那个市的司法局。

到达后,正好赶上下午上班,同修们同样向那个市司法局接待人员阐明了自己作为亲属,法律赋予的探视权被侵害的情况,并要求接待人员马上给解决。接待人答应马上给监狱打电话了解情况,监狱相关狱警接电话后,回答说,问一下情况,然后打回电话过来。

同修们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狱警回复电话铃响了,接待人马上接起电话,同修甲要求接待人按免提,于是,同修们清楚的听到了狱警打着官腔说,现在省里正在针对法轮功搞一个“专项活动”,所以不让家属会见,家属得等狱方通知什么时候可以来见,才能来会见。

同修们听到这,马上意识到这是在辽宁省的政法委、维稳办“610”(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指使下,会同省监狱管理局和各市司法局及省内各地监狱,要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他们每年要搞一个所谓的“专项行动”来迫害大法弟子,必须正念解体迫害。

同修甲马上对着电话说,我不管你们搞的这个专项活动,那个专项活动,这和我们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们有正常的法律赋予的合法探视权利,你们这么随便的就侵害我的合法权益,我们决不答应。同修甲威严的接着说,告诉你,这个电话我录音了,你不给解决,我到管你们的各级检察院、纪检委、人大信访办去控告你们。狱警没有底气的说,专项活动有要求……没有敢答应同修会见和继续通话的勇气,就挂断了电话。

同修甲马上回身对市司法局接待人员说,我们从省司法厅来之前,司法厅接待我们的领导说,你们这如不给解决会见,你们得给出一份书面拒绝我探视的原由,然后,我再到司法厅让他们给解决,省司法厅的之前不是给你通话了吗?你可以再向司法厅再确认一下。市司法局接待人员说,我不能随便给你出一个书面的东西,按照规定,如要书面答复,得是你先给我出一个书面的诉求,然后,我才能给你回复一个书面答复。同修甲说,好。你给我笔纸,我们马上就写。同修丙很快将写好的诉求交给接待人。对方又说,我们要调查取证,按规定十五个工作日内,会给你们答复。同修甲说,看来你们的效率很慢,我们明天去检察院,看看他们的工作效率应该比你们更快。

一来二去办完这些后,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同修们午饭还没来的及吃,就开始往家赶了。返家的车正开到半路,同修丙接到了一个电话,接通后,电话里传来了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声音说:我挺好的,你们不用到处控告了(不是否定迫害的正念)。同修丙说:谁让你给我打的电话,你把电话给他接。电话那边传来了狱警的声音:你们别去告了,我们也没怎么样某某某(指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同修),他现在挺好,也没打,也没骂他。下个月会见日,你来会见他吧。回来的路上同修们又在法上交流了很多。

同修乙和丙回家后,晚上快九点了,狱警又多次打来电话,说在监狱里被非法关押同修挺好的,没有人动他、欺负他,等等。同修丙这时想起来了,正念的说,我们今天请假耽误了一天工,东跑西跑的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和汽油钱,也没会见到家人,怎么办?狱警回答,现在给他办了一个电话卡,他可以经常给家里打电话,通报他的情况。同修丙又说,明天不也是会见日吗?那我明天再去。狱警回答说,行,行,明天你来吧。

第二天,同修乙和丙正常去探视了家属同修。管会见的人,不知道头一天的经过,还想阻挠。同修乙想起昨天大家在车上的交流,同修甲说在法院开庭去旁听时、或去监狱探视时、甚至被非法调查时,警察无理取闹,一般爱问你是不是修炼法轮功的或其它的问话,这时不管自己心里是不是有怕心,都不要顺着他们的思路回答任何问题。无论你心里不怕回答“是”,或者心里不稳,拐弯抹角的回答等,都是首先给了对方一个有资格询问、质问我们的权力。一个被救度的对象,有什么权力来质问“未来不同宇宙大穹的主”?!无论我们怎么样回答都是承认了他们质问我们的资格。所以,我们一定要记住,不管他们问什么,我们首先的第一句话要反问“你是谁?”第二句我们要说的话,也是严厉的反问他们“你在这里是干什么的,什么职位?”我们一般这样一问,对方的思维就会被打乱,一般他们就会回答我们。但我们这时一定要说出第三句,我们要说“请你等一下,我要找一下纸和笔,把你说的记下来”。同修甲说,如这几句话一说完,一般的情况下,对方都是马上转头就走了,过程中,有很多验证的。

想到这,同修乙就问那个狱警: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还没等问第三句,那个狱警就说,你们赶快去吧。说完,转头就走了。

师父讲:“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

以上过程完全证实了师父的这段讲法。这样接下来,同修家属正常的進行了会见。

至此这个故事讲完了。感慨于师父给的正念和将计就计的安排,过程中使大法弟子進一步得到锤炼和成熟;感慨于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正念配合。文章只是简单的叙述了解体邪恶在黑窝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没有述及过程中师父的点悟、加持和保护;没有述及同修们过程中展现出的正法修炼中对人的观念的去除与心性的提高,旨在提醒目前辽宁省政法委、维稳办正在会同省内各个黑窝监狱又在安排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专项行动”。希望同修们看到这篇交流文章,去找到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家属,配合家属尽快去非法关押地探视同修,一起解体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谢谢师父!

谢谢大法弟子们的正念配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