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一直以来,从没把师父的《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与自己联系起来,觉的那是给有音乐美术特长的大法弟子讲的法,与自己没多大关系。因此,学法时总是越过这一部讲法。

这次,《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中国篇》发表后,有一句话很使我惊讶,书中讲到:“传统文化颂神,邪党文化颂魔。”尽管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还是被书中明确提出的这一观点震惊了。

因为涉及到了文艺这个体裁,所以就想起来要看看师父的《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是怎么开释的,法中讲到;“可是人要画神,大家想想,神是光明的、伟大的、散发着慈善的能量,对人是有益的,而作画与塑像者都会在完成作品过程中受益,同时作者在创作神的艺术作品中也会产生善念,从而神还可能会帮助其加强正念、除去其作者身上的业力与思想业力。这样的作品人看了之后会受益、心胸会开阔、思想中会有善念,会使人格更高尚。神看到人有了正念时,又会帮人解除危难。”[1]

看完这部讲法,自己完全明白了,创世主开创的充满天机的五千年神传文化,是教我们如何颂神、敬神、信神,最终得到创世主和众神的护佑。

而邪党让人颂魔、信魔、臣服魔,也就是让人与魔沟通、被魔控制、被魔吸取能量,直至被魔毁灭。

这使我惊讶的想到,修炼人的妒嫉心、争斗心、一说就炸的心等等,各种人心,不都是在被魔吸取能量、受魔控制吗?

尤其,在反迫害的过程中,有些同修用邪党文化中强加的争斗心、以恶治恶的心去反迫害,结果,造成讲真相效果不好。

我地有一同修,在几次被绑架的过程中,用的都是争斗心、以恶治恶的心,加上屈指可数的正念 ,使邪恶迫害流产,哪个黑窝也不敢接纳,而此同修并没有意识到:这种争斗心、以恶治恶的心是魔性,并不是师父所要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结果可想而知,在最后一次绑架中,被邪恶直接判刑,然后,异地关押,海内外同修全力营救,都无济于事。

在平常的修炼中,这种无意中放纵魔性的状态,时有可见,同修间意见不合,也有的用魔性对待。

再说一说,中华民族礼仪之邦的优美的仪态和传统文化的积淀,这也是使人时刻都在展现着敬神应有的状态,也是时刻得到神护佑的一个基本条件。

而当今社会,邪党治下的中国人,气质形像与神传文化时的古人大相径庭。

而我们有些同修不修边幅,不讲卫生,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懒惰也是魔性。我们有位同修被非法关押十天,这十天里,此同修不洗衣服、不洗头,就等着十天结束,回家一起洗,可同狱室的其他常人在押犯人不理解,说:法轮功为啥不洗衣服?不洗头?其实,邪党文化无孔不入,而此同修被邪灵灌输的党文化所左右却不自知。

那么,如何得到神的护佑?师父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中说的很清楚,我们再看看《尚书》是如何记载的:舜帝时,三苗不服从统治而再次作乱,舜便派禹带兵征伐。讨伐了一个月后,三苗仍然不服,禹也无法征服三苗。于是禹便听从伯益的建议,停用武力,班师还朝。退兵回来后,舜帝便大力施行教化,令人手执羽毛、盾牌,在皇宫的东西两阶之间大演乐舞,以示天下。教化很快通过乐舞传播开了,也传到了三苗那里。七十天后,三苗被感化,前来归顺,表示臣服。

在兵法中,孙子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是用兵的最高境界。孙子在这里指的是用谋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地。如果连谋略都不使用,只是歌舞之间便令兵将解甲、远夷臣服,这又是何等的境界?

综上所述,大法弟子在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是在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得到神的护佑。

个人看法,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