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为得救而来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随着诉江大潮的到来,我也向两高投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二零一六年三月的一天,儿子来电话说:“六一零”打电话来叫我下星期一在家等他们,好像是关于诉江的事。放下电话后,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邪恶要干扰、迫害,决不让他们阴谋得逞。我马上发正念清除本地区另外空间操纵公安系统干扰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有师在、有法在,弟子有漏一定会在法中归正,决不是他们迫害的借口。

通过学法、发正念、同修切磋,我们已经知道“六一零”人员、警察也是受害者,也是我们救度的对象。我请师父加持我,我要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另外几个小组同修得到消息后,也一起发正念,我们形成了整体,解体旧势力一切安排。

星期一上午,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把那天他们从门上撕下来的大法对联折叠好放在桌上。心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

十点半左右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六一零”的陈某,一个是片警。片警跨進门就用手指着我恶狠狠骂:你脑子進水了,脑子给虫子吃了,江泽民你也敢诉,他是国家主席……

我不动心,只是对着他发正念:清除他头脑中被邪党灌输的一切谎言毒素,然后用平静的语气说:“江泽民犯了罪,公民都可以控告他。”

丈夫本就胆小,见他这么凶,听说我控告了江泽民,气的骂我。片警把我丈夫往房间拉,连拉带骂的做我丈夫思想工作。我一看不行,我是大法弟子,这台戏我是主角,赶紧把他们往外推,提高声音说:“是我诉江,你有话大厅里说。”

陈某坐在大厅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我们。我一下明白:他们在演戏,一个做红脸一个做白脸,企图吓唬我家人一起来迫害我。我请师父加持,不让他们犯罪,毁了自己、毁了众生。片警刚把我丈夫拉進房,却连忙往出逃,嘴里不停喊着:“我顶不住了、我顶不住了……腰痛腰痛、痛死了、痛死了,我得先走……”不等陈某开口,他就狼狈的逃走了。

我心里明白:是师父的慈悲保护,整体发正念的威力,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

我问陈某: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他说:主要是了解“诉江”事,你的诉状在我这。还说有什么新文件规定这是“反党”行为。

他拿出我的诉江状,指着说:这是你的身份证,里面是你写的内容……

丈夫拿过状纸,一看身份证、手机号码、地址,骂道:你胆子真大,这要坐牢的!

我语气平静问陈某:“新文件呢?”他翻了翻文件包说:“文件忘了带。”

我说:不可能吧!你就是为这事来的,怎么会忘带?我的诉江状分别寄往两高的,怎会在你这?是谁给你们的?他赶紧说是两高往下发的,你们不管往哪写,还是回到我们这。

我问:既然是两高转下来,有高检、高法的书面授权文件?他气汹汹的说:你别与我说这些,我为你好,你为什么要诉江,平时有谁到你家,看诉状不象你写的,家有电脑、打印机吗?

我说:谁脸上贴着不能到别人家,你今天不是也到我家来了?我有严重的心脏病,炼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为国家节省了大量药费。法轮功是高德佛家修炼大法,信仰是我的自由,江泽民动用国家机构迫害法轮功,迫害信仰自由,害死了那么多人……

他连忙说:这我知道,我也看明慧,你们都是好人。你给我签个字吧。在这过程中我一直微笑祥和、纯净地发着正念。

我说:这字我不能签!

“不签算了。”他起身想走,看见桌子上叠放整齐的真相对联说:这对联是我撕的,以后别贴了。我问:“这对联有什么不好?‘真、善、忍’哪儿错了?”“别与我说这些,别与我说这些,我干这行……”他边说边匆匆走了。

校长说:“不能签,签了你这十几年白炼!”

半年多后的十月二十六日,我接到了学校打过来的一个电话,说有一件事要走个过场,了结一下。我一听就明白了——又有听真相的人来了,我一定要救她。

下午,学校某书记和一位同事来了。她俩以前已听过真相,并做了“三退”。寒暄了几句進入话题,书记拿出三张纸说:局里说上面有文件,以前你们出门被监视,手机被监听、子女、亲属都受到了许多不公的对待……现在只要你在上面签个字,就可以解脱了,这多好。

我拿过一看是“三书”,心想:今天她俩还拿这东西来,说明我真相没讲到位,今天一定要给她们说明白。我说:“这我不能签。修炼前我身体很差,心脏病很重,早搏、失速,患胆结石、血小板指数高,人瘦得像根芦柴棒。修炼大法后心性提高、身体健康,为国家节省了大量药费,给家庭带来了幸福、欢乐。大法救了我,我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我绝不会签这字。”

我告诉她俩,江泽民出于妒嫉迫害法轮功,制造所谓“天安门自焚”这一伪案,毒害了全国同胞;我讲“四·二五”万人北京上访真相、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等等。她们听了吃惊的说,这些她们都不知道,也不懂,听我这一讲现在明白了。

当她们离开时,对我与我的家人表示歉意,说:“打扰你们了。”看着她们明白真相后高兴离开的身影,我心中不停说:“谢谢师父!”

晚上,回顾这事总觉这事没做好,师父让我们对善良的好人和世人都要救度,学校领导刚换届,校长、书记新上任,真相讲不到位不行,我不能让众生对大法犯罪,也得真正救了他们。于是我求师父加持,给我智慧。

第二天小组学法,当学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2]我明白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学完法切磋时我讲出自己的想法:去学校讲真相,把他们心中不解的迷雾解开。

小组同修反应不一,经过切磋,大家用法归正了自己不正的念头,并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同时决定小组集体为我此行发正念。

同修的支持给了我极大的鼓舞。一路上我发着正念感到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来到学校,书记办公室门紧关,来到校长办公室,刚巧校长一个人在,我就开门见山说:校长,昨天某书记到我家拿去“三书”让我签字,我没签。这事你知道吗?他说:“我知道。”

我说;“昨天的事我一直挂念着,我想你们一定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我们师父要我们修炼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想你们刚上任,任重道远,不能因为我不签字,让你们上级(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的人)误解你们。”他说:“是呀,签了就解脱了,多自由,你为什么不签?”

我就从我怎样得法开始讲,足足讲了有一个小时,他没插一句话,静静的听着。

当我讲到江泽民邪恶集团系统的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牟取暴利时,他十分震惊!我说,这全是真的。他说:“我从没听说过有这种事,也没听过‘三书’,你现在说了我才知道这叫‘三书’。你知道的这么多,你讲的我相信。我也讲真话,可以问吗?”

我说:好呀,你说吧。“我不懂,江泽民已下台,现任政府没迫害你们,而且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受到报应,那你签了不就好了吗?” 我说:“不能签!按常人理来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个人有恩于你,他有难时,你落井下石,这样的人,我相信你也会瞧不起。大法救了我,师父救了我,弟子无以相报,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有福报这些真相。另外按我们修炼人来说,我没做到真,这不是我师父所要的,佛法修炼是严肃的……”

他听到这儿,拿笔在纸上工工整整写下“佛法”两个字,大声说:“我明白,我明白,佛法、佛法,这名你不能签!不能签!签了你这十几年白炼!”听着校长说的话和激动的表现,我说:“我要签了,不但我这十几年白炼,我还会害了你们,我不能叫众生对大法犯罪!”他说:“我知道了,昨天我们的人到你家,今天你又特地来说明,我感到了你的善,我会告诉某某书记对上头说你不签的原因。”

我连忙接着说:“你叫某某书记对上头说,叫他们也上网看看【公通字39号】、【公通字39号】文件,这是国家发布的正式文件,他们也会明白的。”他连声说:“好的、好的。”

看到校长明白真相,我心中无限感动,对师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2]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的认识。

“阿姨,你真好,谢谢你!”

接着社区工作人员也来听真相了。

十二月六日,两位社区工作人员来敲门,丈夫开门问:“谁啊?”我一看是社区的副书记和另一个人。我拍拍丈夫肩膀笑说:“她们来看我们来了。你看炼法轮功多好!经常有人来看我们。”

她俩尴尬的说:别这么说,别这么说。

她俩刚坐下,我就开始给她俩讲大法基本真相。然后我说:你们信了电视、新闻、报纸上的谎言,认为法轮功是什么教,你们受骗了!你们可以上网查询。也就是说国家没有镇压法轮功,是江泽民小人出于妒嫉而对法轮功進行迫害。我们叫人退党、退团、退队(即“三退”)是把天机告诉世人,叫世人逃命保平安。接着我讲了贵州的藏字石。同来的那人赶紧问:“是哪几个字?”我说:“捉迷藏的藏,写字的字,石头的石。还有那几个文件你到百度上找。”她认真的记下了。

那个姓陈的副书记有点坐不住了,因她任务还没完成,她见我丈夫在沏茶赶紧轻轻问我丈夫关于我控告江泽民的事,我一听,大声说:你别问他,有事来问我,是我修炼,和他无关!

同来的人说:“是、是、是你修炼,阿爹不知道。”陈某不好意思退回来说:“那我们走了。”我拉着她的手说:再坐一会还没说完呢。

我继续说:江泽民以权代法,知法犯法,迫害这么多好人。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现任政府提出“有案必立 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犯下滔天大罪,我们控告他是我们的权利,我们无罪。现在全世界有二十一万人向两高控告江泽民。你们不了解真相,跟着江泽民的旧部瞎跑,这可不是小事,迫害佛法害了自己、殃及儿孙,以后上头再叫你们对法轮功干什么,千万别跟着瞎跑!

她俩连连说:“知道了,知道了。阿姨,你真好,谢谢你!”

我一直把她们送進电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