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救人和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有一天一个同修出事了,她家的所有设备、耗材、物品都被抄去了,她亲戚是六一零头目,还有一个是看守所所长,都给她出主意,教她“咬”出其他同修就可少判她的刑。结果警察把我诱骗、绑架到了洗脑班。警察抄了我女儿的家,大法书、光盘、u盘、三退名单、真相底稿等东西都被抢走了。这些东西成了所谓“证据”。

恶人威胁我叫我继续“咬”人,说交代了就可以回家,否则就判个十年、八年的。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1]我不说。他们看我不说就折磨我,把我用绳子反背绑起来,放在暖气管上,头朝下,脚不触地,恶人用鞋底打我的头、脸,一边打一边问我说不说。我说不会告诉你的!后来他们又把我放下来,铐在铁椅子上审问,铐了一天一夜见我不说,最后判了我四年刑,那个同修被判了三年半。

我被送到济南监狱后,因不转化,受尽了酷刑:面壁、熬鹰、打耳光、揪头发、关禁闭室、不让洗刷、不让上厕所,给我灌药等。他们的招数用完了,我也毫不动摇。我横下一条心,绝不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事,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没有给邪恶留一字一言,最后他们不管我了。

在出狱的头几天,我就求师父:弟子想出狱直接回家,坚决不去洗脑班再受迫害了(从监狱不转化出狱的都拉回当地的洗脑班),而我在师父的保护下,直接让家人接回了家。

我是一天学没上的人,修炼大法前一个字不识,学法时听人家读自己看着,后来一位同修教我查字典,真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学会了查字典,还学会了拼音,师父给我开智开慧,这真是奇迹!我从狱中出来后,第二天就给监狱区长、正、副队长、教导员写真相劝善信,他们都收到了,还夸我各方面都做得挺好,就是弯转不过来。

回家的第六天,我就出去讲真相救人,我没有分别心,公安人员、机关干部都一个不落,见到就不放过,每个星期多则七十多人,少则二、三十人。

有一次,同修让我配合去司法局找曾在洗脑班当主任的×××讲真相,我一听害怕了,因我在洗脑班不转化被她打得昏死过去,她还嘲笑我……,她还说死个法轮功还不如死只小鸡呢。她心狠手辣,迫害好多的大法弟子呢!我女儿也知道此人,死活不让我去。这时我向内找:这不是怕心吗?我下决心抓住这个机会去掉这怕心。于是我们俩去了司法局,可是她不在,我俩从局里出来,盼着师父给安排见上一面。不一会儿她真的开会回来了,正在街上往回走,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诚恳的说:“我前几年不会修,和您争斗……因为这个法太正了,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修炼,我们没做到。我们今天来告诉您大法是修佛、道的法,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不要看我们修得好不好,知道大法好才能留下来,只有‘三退’才能保平安。”我说了很多很多,最后她答应退出邪党,并高兴得连声说:“谢谢!”我激动的泪水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为了救警察,我拿着几封给警察的真相信,到集市上找有警察标志的人。结果在大集的边上,师父真安排了几个警察在那里笑着,我上前和他们搭话,心里想:让他们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抑制他们恶的一面,然后就给他们讲真相,先从天灾人祸说起,再从善恶有报说起,反腐落马的高官死的死,判的判,实质上是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又讲了“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一手导演的,又讲了法轮功的美好,又给他们讲了“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他们不但真心“三退”,还把信搂在怀里,说回去一定好好看看。

现在我认识到:世上的人虽然被邪党文化毒害很深,当我仔细向内找时,一切都变了,我现在可怜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得救,没有了埋怨众生难救的心了,我要尽快修好自己,同化真、善、忍,真正的修成无私无我为别人着想的境界,给师父添一份欣慰,少一分操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