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向各界人士讲真相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刚刚走入大法修炼两年多的新学员。在师父正法的尾声能走進大法,成为令宇宙众神瞩目的正法弟子,这是何等的幸运!我想把自己二年来修去怕心、在各种环境中讲真相的经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在大法中受益

我是某校一名在职体育教师,又是一家培训机构的投资人。当初是因为面瘫医治无效,为祛病走入了大法修炼。

修炼不久,不知不觉面瘫好了。通过不断学法,我体悟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虽然修炼时间短,大法的超常也在我身上展现,使我身心和事业都受益无穷。

二零一四年三月,我利用业余时间加盟了一家培训机构,投资近百万,六月开始运作,一路比较顺畅。开始担心在学校会产生负面影响,便与校方提出辞职,但没得到批准,校长要我先干干试试。

二零一五年暑假后,我与校方协商,每周教十三节课,早晚训练,但不坐班,课时集中。这样我一边在学校工作,一边继续自己的事业。虽然要兼顾两边,但我没感觉疲惫,每天都充满了活力。

二零一六年的市运会上,我带领运动员取得了学校历史上最好的成绩,在规定组别团体项目中,一项获得全市团体第三,另一项获得全市团体第一,给学校捧回了两个大奖杯。与此同时,我自己的事业也做的风生水起,从投资开始到现在的三年间业绩在全省都是标杆,受到同行和亲友的赞扬。二零一七年暑假后我再次提出辞职,还是没有批准,领导叫我只训练不教课。这样在二零一七年的市运会上,其中一项保持了冠军的地位,给校方争得了荣誉。

我这人天性懒惰,做事怕麻烦、怕吃苦,取得今天的成绩,我自己并没有付出太多的努力,却得到了这样的福报,我知道这都是慈悲的师父赐予的。

在做生意中,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因为我们是连锁机构,要按业绩给总部加盟费,同行为了少交加盟费,都是想方设法的少报业绩,我从不弄虚作假,都是按照实际业绩给总部上缴加盟费,在生意运作的几年中,每年我上缴的费用差不多是最多的。

在发真相资料中去怕心

得法不久,便在师父的安排下与几位男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一天,一位同修说:“明天咱们到小区发真相期刊去。”于是我们三个男同修就在第二天下午去了一个小区发真相期刊。

两位同修知道我得法时间不长,担心我害怕,只让我参与,不用带期刊,这正合我意。边往小区走心里边想:“这让人看见了就麻烦了!”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这时突然想起了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我想,神鬼都惧我,有什么可怕的!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胆胆突突的与同修走進了小区。

同修照顾我,让我和一个同修俩人一组去一个单元里发资料。我给他开门,他把资料挂在门把上。另一同修自己去了别的单元。

大约到了七楼,刚站稳脚,突然出来一个人,我赶紧给同修摆手,示意他先别过来。那人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找人。”但一边说着一边往下走,像逃跑似的,心跳的厉害。下了两层就听同修叫我,我才又壮着胆返回去。回来一想:怎么这么害怕呢?像做贼一样?这是怕心,我必须突破它。

第二次去发资料时我自己也背了一书包资料,这次我们每个人负责一个单元。那时我的怕心非常重,有点风吹草动都会惊慌失措。拿出资料要发时得先看看有人没有,如果有人出来就赶紧走开,没人时再把期刊别在门把上。有时松开手,期刊轻轻弹到门上发出的声音都会使我很紧张,怕里面的人听到,得赶紧走开。

随着不断的发资料,也在不断的消弱怕心,渐渐的这个怕的物质消减了很多,遇到突发情况也能从容应对了。

记不得是哪次了,我刚发完真相资料,看到电梯要开,有人出来了,赶紧顺着楼梯往下走。那人看到了我的背影,追过来问:“那书是你发的?”我在楼下回头看着他说:“是的,你好好看看吧,对你有好处!”他看到我西服革履,就又问:“您是教授吧?”我说:“我是搞教育的。”那人又与我聊了几句别的话,我一直表现的从容、镇定,他也很有礼貌。我悟到,当你没有怕心的时候,环境就会改变,就会好起来。

还有一次去一个小区发资料,到了一个楼层,大概是一梯五户。下午很热,有夫妻俩开着门在门口看笔记本电脑。我心想发不发呢?不管它,我是来救人的。于是走过去拿出真相资料递给他们说:“您好!这本书您拿去好好看看,对您有好处,明真相得福报!”女的瞟了我一眼没理我,男的接过去放在了桌子上。我很从容的走过他们,把里面的两家也发了。

发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有时也会心性把握不住。一天下午我们几个同修到某小区发资料,刚下车,就看到了两个保安,心想可别让他们看见了。但一想这念头不对,我们是来救人的,不管他。于是坐电梯到了楼顶,开始一层一层往下发。发了大概四层,就看到电梯显示每层都在停。这时怕心冒出来了,难道是保安在一层一层的找我呢?意识到这不是正念,立刻否定它。

到下一层的时候,正好碰到电梯里出来一个妇女,她手里拿着真相资料,电梯里还有一堆,原来是做保洁的人收了我的真相资料。她看到我说:“原来是你发的,赶快走,这里不让发,一会保安看到揍你!”我说:“我不怕,这些真相资料我要拿走。”说着我走進电梯,蹲在地上捡起被丢掉的小册子。那女的说:“你还敢捡,赶快走吧,保安在监控里看得见。头两天一个发小广告的给打得满身血。”我没搭理她,继续捡,捡完后我就下楼了。心情很不好,不让发我就不发了。坐在车里生气:我好不容易发的,给我扯下来了,还不让发!后来回去才悟到,应该给那个保洁工讲真相,不应该生气,生气也是执著心。其实是当时自己不正的一念招来的这次麻烦,使我深深感到大法弟子一思一念的重要。

可能是我悟到了自己的不足,师父就给我安排机会弥补这个缺憾。一次我和同修去发资料,在楼下时,我和同修的对话引起了一个清洁工的注意,在我進入楼梯时,她一直跟着我到顶楼,她问我干嘛的?我说发真相资料救人的!她说这不让发,你发到楼下车筐里吧!我说,那不行,就拿出一本期刊给她讲真相,讲完她说:你发吧!我就把资料都发完了才走。

去怕心 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底的一天,小组学完法后,有同修提议应该面对面讲真相了。我说:“那明天咱们就去某地讲,看谁退的多。”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2]学到这段法后,我知道救人的紧迫,真要抓时间救人、抢人。

第二天,我们四个同修一起到一个广场面对面讲真相。广场上人很多,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陌生人讲真相,我书包里装了几张挂历和护身符,心里忐忑不安,怕人家拒绝我,手里拿着挂历,心里反复斗争拿出来还是不拿出来?终于鼓足勇气给遛弯的人真相挂历,很多人一听是法轮功都不要,一说三退保平安就走开。只有一名八十岁老人与我聊了一个多小时,他是党员,最后也没退。这一天白费劲了。

从这天起我一直没再去面对面讲真相,直到二零一六年七月才意识到自己必须要突破这一关。

于是又和同修配合去集市讲真相。犹豫了很长时间,提着书包跟在同修后边迟迟不愿开口。我意识到这样不行,必须去讲,必须尽快突破!于是掏出真相期刊毫不犹豫的走到了人流中,见人就讲,半天时间只退了一人,不过我觉得这就是進步,即使一个没退,今天能走出来讲,这就是進步。

这样不断的突破,我觉得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少,由开始面对一个人讲到现在可以面对多个人讲也不害怕。一次,我给一个修车的男子讲真相,他没听两句就拿出手机要报警,轰我走。我一直很和气的与他说:“我是为了你好,我们讲真相不犯法,警察来了我也要给他们讲,你一定要听一听。”听了一会他让我坐在板凳上跟他说,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一会儿又来了三个朋友找他,那人立刻说:“你给他们讲讲吧,我不退。”那三个人也没退,很遗憾。

还有一次在集市上讲真相,被收税的老头看到了,他说:“不要在这讲了,赶紧走!”我说:“我又没干坏事,这不违法。”他说:“你不走我就带你到派出所去!”我说:“去派出所我也不怕!”继续讲我的。他一看我没有听他话,拽起我的胳膊就往前走。我心想:去哪儿我也不怕。我想的是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3]。

派出所离我讲真相的地方很近,大概一百多米,他把我拽到了派出所。進到院里后有三、四个人出来问怎么回事?老头说我发法轮功资料,警察们抢过我的书包,里面约有二十多本真相期刊,看了看说:“别在这发了!”我说:“这不违法!”警察说:“不违法也不许发!”我说:“那你把书包给我。”他们说:“你还想要书包?赶紧走!”我当时很气愤的走了出来,还跟了收税的老头一段距离,要是不学法我真想揍他。

后来悟到自己的争斗心很重,还配合了邪恶,使真相资料受到了损失。但我的收获是体验到了法的威力,念只要正,只要没有怕,邪恶真的什么也不是。我悟到正念是从法中来,也是从实修中来。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

一次和两个同修出去讲真相,其中有一个同修一直没有突破面对面讲真相,我有一念想带一下他,可能就是为他的这一念,师父加持了我,一个多小时我就退了十几个人。

二零一六年八月,本地有一位同修被绑架,第二天看到同修家属,了解到同修家这些年被迫害的很严重,我就想去找绑架同修的派出所所长要人。

于是我就一个人走進派出所找到所长,说明来意,所长态度很恶,还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当时我正念还是不足,没有正面回答他,后来这个所长态度很凶的把我轰出来。虽然能迈出找所长要人的这一步,但确实也暴露了自己的正念不足。

我深深体悟到怕心是很多同修不敢出来讲真相的最大执著与阻碍,大法弟子一定要尽快修掉怕心。

向主流社会讲真相

我的同学中有在教育部门工作的、有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有在派出所工作的。我想救度这些与我有很深因缘关系的人,就利用各种跟他们接触的机会讲真相。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参加了毕业二十周年师生聚会。与会的有大学的老师和同学,共四十人左右,那天我心态很好,真是带着一颗纯净的心想救度他们,吃完饭后,我拿着破网软件对大学时的老师说:“老师,这是送给你们的小礼物,希望你们回去好好看看!”与会的老师和同学每人一个。

有一个同学,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他在我们当地的几个派出所担任过所长、指导员等,现在在本地一个派出所担任副所长。他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我想给他讲真相。第一次给了他一个破网软件,他当时表现很反感,说: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很不情愿接受。

第二次,我去他办公室直接找他讲真相,他正在开会,我就在他办公室一边等他,一边发正念,看他桌上有毛笔,就蘸上白水在他办公室的三面墙上写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他开会回来,我给他讲了很多大法真相,让他不要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要保护大法弟子,他答应了。然后我把《九评共产党》的光盘给他,让他好好看看,这次他没有反感,很自然就接受了,还答应好好看看。我想随着给他讲真相,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也在消减,但这次还没劝他三退,下次还要找他劝三退。

我有一个同学是当地镇政府的领导,因工作关系,他了解一些大法的事,也看过一些真相资料,但他受邪党的毒害很深,看大法的资料都是带着党文化的思维去分析,所以对大法一直不认同,有时他来我这,我都给他真相资料看,他不要,说比我知道的还多。

一次我特意去他办公室找他讲真相,我给他讲大法的基本真相,我们聊了很多,可惜,他那种自以为是的党文化的东西还是阻挡他明白真相,没能打开他的心结,以后有机会再继续讲。

给这些既得利益的人讲真相,我的感受是,因为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而且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一般会很自以为是,所以要有耐心,不能急于求成,一次讲了没退也没关系,不断的给他们讲,他们也在不断的向正的一面转变。

举个典型的例子。我有个同学是商务局的一个领导,第一次给他讲真相时,他非常抵触,说了很多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当我劝他三退时,他简直暴跳如雷,说我这是咒他。我没放弃,在以后的交往中,只要见到他,就给他一些真相小册子,他每次都多少看一些。一次我给另一个在工信局当副局长的同学真相光盘,正好他也在场,他对那位工信局的同学说:“你好好看看,这个挺好的!”通过看资料,他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还有一个体悟是去给他们讲真相前,一定要注意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这很重要。一次我想去给一个在旅游局当副局长的同学讲真相,去前没发正念,也没预约,给他打电话,他说马上要出去,很遗憾,只有改天了。我又去找另一个在镇政府当副书记的同学,想给他讲真相,到了之后,一打电话,他说正在开会,没有时间。然后我就去找另一个在某大学当副处长的同学讲真相,这时我悟到应该先发正念清除干扰,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请师父加持一定让那个同学在办公室等我,结果在办公室见到了他。我把《九评共产党》和《明慧十方》光盘给他,他说《九评》已看过,就不要了,就看看《明慧十方》吧,他曾经学过大法但时间很短,而且最主要的是放不下名利,被党文化毒害很深,当我劝他三退时,他没答应,也很遗憾,但毕竟为以后的讲真相做了铺垫。

在工作环境中救众生

平时我的办公桌上就放了真相台历和期刊,谁来坐到我对面都能看到。如果有应聘者来办公室时也争取给他们讲真相。在我这里工作的专职老师大约有四十位左右,我和一位小同修互相配合,给绝大部份老师都讲了真相,做“三退”的人数占一半以上。在我这工作的长期兼职的教师大约二、三十人,他们中有公立、私立学校的大学讲师,有政府公务员。我给他们其中部份人讲了真相,有一些做了“三退”。

其中有一位大学讲师我先给她讲了一次真相,同修又给她讲了一次,第三次我又给她讲了真相,这次她认同“三退”,退出了她加入过的组织。

今年八月份我参加了在北京某地一个为期两天的校长培训会,与会者二百多人,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培训机构校长。我想如果能让这些校长们知道真相会影响很多人。于是决定在会议期间给他们发资料。

第二天早上我带上二百多本期刊开车按时来到会议地点,因为是最后一天,我决定下午再发。因为中午休息时间短,没吃午饭就在车上发正念,清除影响会场上所有校长明真相的一切邪恶,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并请师父加持。

发完正念我背着二百多本真相期刊進入会场,决定在会议结束后颁奖时我再发真相资料。会议结束了,我觉得背大书包发不方便,就把期刊装到小纸袋里,正装着,突然左肩象被摘掉了挂钩一样疼,我心想师父不让我发吗?心里默默说:师父如果不让我发就让它继续疼,如果让我发它就别疼。没过一分钟,肩膀不疼了。师父还是让我发。

我就先从自己这桌发起,告诉校长们看了会得福报。发到第四桌时,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工作人员拿过我的提袋,拽住我就往会场外走,当时我没反抗。到会场外他大声问我:“是谁让你進来的?”我很从容的说:“我是会员。”他用耳麦呼叫来了四、五个工作人员,气势汹汹的把我围住了,并叫来了主管。

主管开始也很凶,问我为什么要发这个?我目光注视着他说:“这不违法!”他很礼貌的让我坐在沙发上说:“您怎么能在会场上发这个?”我仍然坚定的说:“这不违法!”他说:“是,不违法。但如果有校长打电话给公安局,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我突然想到师父说过做事要先替他人考虑的法,忙说:“这我没想到,实在对不起,那不发了,书包给我。”他说:“不能给。”我没再坚持,走進会场与我们的组员一起留影照相,照完相后握手道别,背起剩下的期刊遗憾的走出会场。

回来后我想自己的正念还是不足,当拽我胳膊时没有想起发正念,没给那些围住我的人讲真相,真相期刊也没有坚持要回来。还是学法少,三件事在这段时间做的很差劲造成的,今后一定要好好精進

今年八月底,为了加强校区管理及扩大规模,我决定开车到省里及省外的同行中去学习,也想在学习过程中接触这些人士讲真相。先去了A地,A地是甲省的地级市,甲地校区的执行校长接待了我,她是位活泼开朗的女孩。参观了校区后与这个女孩谈起校区的管理,她很尊重我,因为知道我们校区的业绩在省里是名列前茅。我说我有信仰,她说听别人说过。借机我开始给她讲真相,她听的很认真,当说到三退时她没有答应。我有些失望,但告诉她不退不要紧,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她愉快的接受了,并想请我吃午饭。我告诉她赶时间去乙省的B地(其实应该答应和她一起吃饭,继续给她讲真相救她,有点遗憾)。

下午到达了乙省B地,目地是考察一个体育运动项目,B地的一位经理接待了我,他讲解了产品,又领我参观了场地。结束了B地考察,经理送我到车边时,我从车里拿出了一本真相期刊,开始给他讲基本真相,他也不反对,我说做三退时他没有答应,只得握手道别。晚上住到了乙省的C地,想先见见那次校长会上新认识的一位女校长,不巧她去了外省讲课去了。接着又联系了乙省的男校长,也是在那次校长会上认识的,他说在D地,明天有时间。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我到达了D地,与此地的男校长学习管理校区的经验,一直谈到快中午了,不想多打扰他,想离开赶路,他很热情邀我吃午饭。我想在吃饭时再与他讲真相吧。吃饭时我问他:“在校长会上给你发的期刊看了吗?”他说:“还没来得及看呢。”我说那就给你讲讲吧,于是就讲起了基本真相。没与他说三退,临别时送了他一张真相数据光盘和一条烟。

晚上七点多钟到达了甲省的E地校区,E地也是地级市,那里的培训老师接待了我,她是我们平行校区的领导。参观学习不到一小时,她要请我吃晚饭,我想男女有别,又这么晚了,不想耽误她时间,没有给她讲真相,匆匆道别。我后来想这些顾虑都是人心,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她。

离开E地后,我驱车来到了甲省的F地,F地也是甲省的地级市。因为到了那里已经很晚了,决定先住下,明天上午再去校区学习。第二天早晨在宾馆退房时我拿出一本真相期刊给了前台的服务员,告诉她说:“给你一本小书看,内容非常好,看了会得福报!”然后离开了,从没想过她有我的身份证信息会检举揭发,我只希望有缘人明真相得福报。师父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5]

E地校区的投资人和教务主管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他们说我的校区这么优秀还来向他们学习,真是没想到。我把来意说明,相互之间交流了很多办学及管理经验,都有收获。但与别人不同的是因为我学大法得到了福报,给他们讲我既教学又管理校区,双重身份两不误。同时给他们两人讲了大法的美好及基本真相,并用我起的名字给他们双双做了三退。临走时每人给了一本真相小册子,他们非常感谢。感谢师父的慈悲!

结束了这三天的考察学习,我觉得还是没有做好,一方面是学法少,心性不到位,一方面安逸心、懒惰心使然。但我想,只要我们抱着为他的心,效果会好很多。虽然有些人没有三退,但他们听明白了真相,也是有希望的。

在两年多的修炼中,对师父两方面的讲法受益最深:一、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6]拿着师父给的这一法宝,遇到任何麻烦事都会迎刃而解,越找越幸福、越找越轻松、越找越没有烦恼;二、师父说:“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7]相信了这层法理后,凡事顺其自然,不会患得患失,生活会开心快乐!我越来越感觉:学大法真好!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