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星期五早上起床,喉咙有些异样的感觉,当时只是简单的否定了一下,也没在意。到晚上下班回家,喉咙已经出现剧烈疼痛,并且伴有身体发烧。发完晚上六点的正念后,坚持着坐在床上学法,心想着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这些都是假相,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我该干嘛还干嘛。

周末两天单位加班,我没请假,跟其他同事一起做事。到周日晚上喉咙痛的已经吞咽不了唾沫、吃不了东西、喝不了水,左边腮腺发紧发硬;夜里睡觉感觉有东西堵着咽喉出不了气。这些都是假相,不能承认它!我心里想着,学法、做真相、发正念不间断。

到星期一白天,已经基本说不了话了。我明明一直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为什么症状没有减轻呢?我是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应该用修炼人的正念去理解、认识。首先,身体的反应虽然难受,但并没有恶化或加重。师父说:“然后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脑血栓哪能这么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会动了?”[1]如果按照常人的理,咽喉肿痛成这个样子,早都引发高烧,腮腺也会明显肿大。而我这两种症状都没出现,虽然痛的已经说不出话,但外观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机会、给我时间让我自己向内找。其次,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遇到这种明显的干扰,背后一定有旧势力的参与。而旧势力能干扰得了大法弟子,也必定是因为大法弟子修炼中有漏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它才敢肆意干扰。

我一边继续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边开始查找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这一找,找到了两大问题:求安逸心和色欲心。求安逸心又滋生出不愿早起炼功和消沉、放纵自己看常人视频的心。师父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2]师父啊,您又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劳了!我下定决心,一定要突破早起炼功这一关,彻底去掉看常人视频的心和肮脏的色欲心。晚上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后,刚读了几句法,就感觉咽喉处有东西往外涌,随后呕吐近一小时,吐出的全是一些黏液一样的物质。

星期二凌晨三点四十,醒过来,翻身起床,心想就从今天开始晨炼吧。洗漱整齐,打开炼功音乐开始炼功。以前每次想到要炼功时,思想中总有一个念头跑出来,往我脑子里打各种不愿炼功的物质。这次找出这颗心,下定决心去掉它之后。再炼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美好的感觉。炼到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一个意念打入我的脑中:“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呢?”随着炼功的继续,明显感到喉咙的症状在减轻。炼完功发完早上六点钟的正念后,人轻松了不少,觉的很渴,才想起已经几天没怎么喝水了,化了一大碗白糖凉开水,一口气喝進肚子。喉咙还是有些痛,但人已经精神了许多。随后,有一种很腥很臭的东西从我的身体由下至上的往上涌,我赶紧拿出盆来接住呕吐物,又一次呕吐近四十分钟。看盆里,除了头天晚上的那种黏液,还有一种墨绿色、发黑的粘稠物质。

我的眼眶湿润了,浑身的细胞都被师父那无量的慈悲伟大所震撼。师父啊,您将我们从无比肮脏的环境中捞起来,将我们洗净,又教给我们回归天国世界的大法。我们做弟子的有什么理由不跟着师父好好修?!过去干扰我的那些败物、烂鬼、黑手,以及各种执着心,今后出来多少灭多少,我不会再消沉、再放纵。一定时刻谨记自己是 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兑现来世誓约,跟随李洪志师父堂堂正正的回家。

有了这一念,守住这一念,在病业假相出现的第六天,所有不适症状,全部消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