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魔难看重——三次破除病业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去年下半年,我经历了一场来势汹汹的魔难。今年清明节早晨,师父点化我应该把它写出来,希望给有相似经历的同修一个提醒,那就是别把魔难看重,信师信法,就一定能闯过去。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晚上,身体发烧并不能進食。我想,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根本就没当回事。一天我学法看到“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1]时,觉的这两句话字大而醒目,立即打到脑海里。这时只顾承受消业之苦,却没想起师父赐给的法宝,遇事向内找,几天过去仍不见好转。

一天早上我给师父上香时,看见供桌边有水,仔细一看是供桌上放的西瓜坏了,同时看到桌下家人放的两瓶黄酒也往外流。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这是师父点化我修炼有漏啊!于是我静下心严肃向内找,意识到一个月前和一个同修有点小摩擦,事后心里总觉的难过,委屈,这不是执着吗?第二天早起打坐时又看到一颗荆芥,悟到师父点化找对了,今后要“戒”掉它,决不能再想再执着了。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放不下!(这里我要说一点是:我的修炼是属于渐悟状态。二零零零年我的天目就开了,二零零四年渐悟功能也出来了。)

在此期间,学法小组同修本是好意,有的说我邪悟了,还有的说我这完全是自心生魔等等,目地是帮助我找执着心,赶快过去这一关。但这时我把“忍”字忘的一干二净,心里象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抱怨心等常人心都出来了,也就更谈不上善字了,从此身体状况一天天恶化,两三天水米不進。同修来我家学法时,我老伴(常人)给他们说:我看她也就这一灯油,熬干也就完了,今后你们再别来了。同修走后,他又苦口婆心的劝我去医院输液抢救。我斩钉截铁的说不去,师父说,“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1]从此他再不作声了。然而第二天我能進点流食了,老伴也松了口气。

几天过去了,一次一闭眼我看到一把生面条,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该调整心态了。到第二天又水米不進了。这时老伴心急火燎,马上给孩子打电话诉说情况。孩子见到我就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不能这么长时间呀?而且越来越重。我觉的不对劲儿,并接着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一个老头,上身穿着闪闪发光的衣服,独自坐在小山头上看着也很善良,我并不知道他是谁。他却说,陈伟呀(我的儿子)我给你沟通一下,你妈以前得过胆结石,这回得靠外力呀!我一听,是呀,可他怎么知道那么清楚呢?儿子说,可能是你师父?胆结石是肚子痛,我这是不能吃饭啊!并脱口而出:明天你带我去医院看看。

儿子话音刚落,“修炼人没有病!”的声音贯耳如雷,这时我如梦初醒,说:孩子你错了,十八年来师父一直给我净化身体,从来没進过医院,也没吃过一粒药,原来的一身病(包括胆结石)早就烟消云散了,现在还靠什么外力呀!这明明是邪恶要向下拉我呀,咱千万不能听信它的谎言!孩子也坚定的说: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明天你就能吃饭了。忽然我浑身轻松,也精神起来了。

儿子走后我女儿又来了,当天晚上我就能進点流食了,我说快给你哥打电话,现在我好多了。第二天上午我确实还感到饿呢!但还没有彻底好。

中秋节快到了,一天早晨又突然水米不進了,直到中午还是水米不打牙。下午五点多钟我听到老伴的弟弟从洛阳打来电话:俺二嫂身体一直不好,中秋节我和大姐去看你们。我一听就明白,无非是他们拧在一起,人多势众把我强送医院而后快!这时我才明白,在这五十多天的魔难中三次水米不進的危急状态,原来这是邪恶要夺我的命呀!于是我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从此转危为安,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这次全家人都公认:法轮功真神啊!从心里佩服法轮功。

我今年七十七岁了,在五十多天的魔难中,体重降了三十多斤,现在全部恢复了健康,又投入到做三件事之中了。由于师父的保护和多次点化,我体悟到,在逆境中更要多学法炼功,并向内找执着,从而使邪恶无藏身之地。今后,一定要在学法中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做好三件事。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也谢谢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