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天生福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庆祝513明慧专稿)十七年前,我第一次睁开眼见到这世界。幸运之至,那个我所接触的小天地,充满的是真、善、忍,我的家人都深信法轮大法好,我们都生活在大法师父的呵护庇佑下。

在我成长中,很多同学感叹的问我:“你为什么成天都那么轻松的样子?”“你为什么总爱笑?”“你为什么从没生气过?”“你为什么对每个人都那么好?”我的唯一答案是:因为我有对法轮大法,对真、善、忍准则的信仰。

妈妈说,我还未“破壳”就与她打了照面。我在妈妈肚子里大约六、七个月时,一天下午,妈妈回家走到楼下,不经意间忽见绿化带里一株美人蕉上盘腿坐着个穿红肚兜的娃娃,二十多公分高,跟年画中的福娃一样,十分可爱。妈妈不禁退回去凑近看她,真真切切。再想仔细端详,娃娃却变成了一朵黄色的美人蕉。后来生下我时,发现和那个娃娃长得一模一样。原来,我投胎到这个家人都修炼的家庭,为的就是得法呀!

婆婆说我天生喜说话,不爱睡觉,一个奶娃娃睡眠一天只有八小时,整天自个儿躺床上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说啥。在我出生大约二十多天,婆婆对我说:乖乖那么喜欢说话啊,婆婆教你说!先说“真”。这样,那一天,我只要睁着眼就“金、金”(我太小了,发音不准)的说不停。次日,婆婆教我学会说:“善”;第三天学会说:“忍”。啊,原来我不愿睡觉就是想说“真、善、忍”呀!

我长到能坐稳了后,也模仿婆婆的样子盘腿捧着大法书《转法轮》、师父经文看。婆婆读,我认真仔细的盯着看。那是我两岁多的一天,我盘着小腿,一手捧着师父的经文,一手指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念,大人们以为我在装样子,觉的有趣,便随便问我:“读到哪儿啦?”我立即指着那句给他们看,他们感到惊讶,以为偶然,又随机翻了几页,问我这篇咋念,我都能正确的读出来。大人们这才知道我会认字了!这并非不可思议,因为大法总会带来神迹。接着,婆婆教我背大法师父写的《论语》和《洪吟》,我都能很快的背下来。

上学的这条路,更是十分顺利,师父早已铺好了它,只待我踏上,再沿着走下去。本因年龄不够需再等一年才能读上书,但突降了一个机会让我不知怎的就上了本地最有名气的小学,且進了那个父母们想方设法花钱也要把孩子塞進去的班。小升初的我,并没像其他孩子东奔西考到处补课上衔接班,只参加了本校统一安排的“择校”考试,接着爸爸就接到了一个我们都很喜欢的学校来电,上了该校最好的班型。

结束了满是快乐的童年,接下来的初中三年,也轻松愉快,从未感到来自哪方的压力,同学们都喜欢我的阳光开朗,老师们也欣赏我的积极与修养。后来,我又不经意的考上了一所国重的“直升班”(即该校的重点班)读高中。我没有比同学多做题,多上校外课堂,相反,我总是班上唯一或少有的几个不上各类补习班的学生。我多做的就是,每天学大法书《转法轮》,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尽量找机会告诉同学大法真相,救他们,一有时间就炼功。我觉的我也没多做什么,大法师父还是恩赐给我如此顺利的求学路!

让我倍感幸福的,不只拥有顺利轻松的求学路,还有大法在各方面所惠予我的。比如每当见到同学捏着鼻子吞下一大口药时,心中不禁感慨,自己上学以来就不知药是什么味道。除了统一体检,我也没上过医院。

记的小学六年级时,我迷上了两款网络游戏,周末一大早起床就迫不及待的登陆游戏,整天都在惦记着完成游戏任务,还瞒着妈妈一块一块的攒够十元钱,让同桌帮忙给游戏充值。不久后,眼睛周围长满了又红又亮的针鼻大小的包,刚开始是一个一个的,随着对网游着迷越深,小包竟连成一片,像蚊子叮咬的大泡一样,样子很可怕。妈妈告诉我:是师父警告我不可以再沉溺于游戏了。吓的我停了一小阵游戏,泡泡也消失了。可是我心里总想着游戏,于是减少了玩的次数,但每次一登陆游戏,那些小红包立马又出现在眼睛周围,非常“见效”。我想这是师父点化,要我戒掉这个对网游的执著了,我告诉自己要表里如一(真正的)的做个听师父话的小弟子。就这样一想,我戒掉了极易让孩子上瘾的游戏,并且直到现在,我从未再玩过其它网游,本来也无一丝兴趣。

高三的光景,着实是学业繁重而压力大。同学们情绪也常常不稳定,或以物喜或以己悲,在整体学习成绩都优秀的我们班,仍有因学习压力割腕企图自杀的同学,仍有耍朋友过分后,被家长禁上学后留级的同学,还有逃课在网吧上网的同学。然而这一切于我,只似电影般幕幕上映着,与我无关。因为每天我都和妈妈一起学习大法书,慈悲的师父用大法法理教导我、不断的清理我的思想,我才得以出淤泥而不染。

师父要求修炼人绝不能欠别人的,当同学有送我东西或帮我忙时,事后我都以更多的还报给回。师父还教导弟子不应有妒嫉心。故而每当同学超过自己或是取得成功时,我都有意识让自己做到衷心的祝贺与真诚的替她高兴。高中的同学都分小圈子玩,特别是女生偏见与成见总易擦出火花,无论哪个圈子,同学们都爱和我在一起,她们说,跟我在一起会很放开,很舒心。

同学小洁上、下学与我同路,下雨时我们便一起乘坐三轮车,每次都是我给钱,对于学生的我来说,几次下来也一点不便宜。回家后向妈妈抱怨。妈妈说:有什么不平的呢,反正你要坐车付钱,顺路带上她,与人方便嘛,师父教我们要善,就要替别人着想,宽以待人。是啊,我平下心来想,师父教我们对人当真心诚意,对利益要看淡,更看淡。于是我后来再也不会有不舒服的心态。放下那颗不平的心后,小洁主动提出两个人应该平摊费用,我一个人给钱,她自己也不好意思。

同学小云性子很要强,还总是瞧不起周遭的人,她甚至指着班主任“教”老师如何治理班级等。无论男女生都不愿接近她。但我和她总能融洽的相处,而我也总算是她能“瞧得上”的人。她的言语着实刻薄,有时辛辣,但我都以海阔天空的容量接受了她,也并没有真正感到伤触自己。因为大法师父教我要忍,要能宽容别人的瑕疵。

快乐,是我发自内心的,因为释然。这么多年在大法中受益,美满温馨的家庭,积极轻松的学习心境,让我笃定对真善忍的信仰。

我会继续将这份纯善的感染人心的来自大法的阳光传递给周围,继续更加精進的修炼遍布世界人人称颂的大法,继续幸运的顺着师父铺好的路坦然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