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百零八名警察三退名单的来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七十多岁了,每天坚持到公园、超市、商场、车站、医院等人多的场所讲法轮大法真相,讲三退保命(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救人路上苦乐共存,日晒雨淋,顾不上正常的餐饮是常有的事。有时坐下休息,会马上睡着,真的很累。但是看到渐渐加长的三退名单,回想起人们得救后流露出的真诚喜悦与千恩万谢,再苦再累也值得。

今天我想讲一个一百零八名警察实名三退的故事。明白法轮大法美好的世人,正在以各种形式表达他们对法轮大法的支持。要说清楚这张三退名单,得从我弟弟对法轮功的态度转变说起。

赴宴救人

我的弟弟是南方地区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几十年被党文化灌输,中毒很深,又受江泽民编造的谎言毒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他一直反对我修炼法轮功。劝三退的头几年,我在电话上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劝他三退,更是跟我哼鼻子。为了对我施加压力,他回老家参加同学聚会时,都不進家门一趟。偶尔通上电话,不是责问就是呵斥我:“我不会任你胡来的!”

终于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他和几位老师出差路过我所居住的城市,专门下车,他要我准备好赴他的约。“下午六点在某某酒店二楼等我,我要来给你洗脑。你准备好。”放下电话,我知道机会来了:“我要救他。”

我一直是面对面给人讲真相劝三退,公园里九个来旅游的公安大学的学生、司法局十八岁就入党的离休干部、法院的法官、戴红领巾的小学生、大学教授、政府公务员、现役军官、退伍老兵等等,无论职业、年龄、身份、人生经历,无论曾经如何膜拜共党中毒多深,有多敌视法轮功的,大法都能赋予我智慧去讲清真相,让他们退出邪党组织,迎接美好未来。十年间劝退人数接近两万。我全家十口人,也都先后陆续入门修大法,就剩这位弟弟,远在外省工作,够不着他。讲真相他不听,劝退党他抵触。今天他要我陪席,还说要给我洗脑,不管他怎么策划,他的安排就是我的机会。今天我一定要把他救了。

我请师父加持我,同时准备好了《九评共产党》、真相期刊等一大包。下午六点我准时到弟弟指定的大酒店二楼等他。在包房里,我见到了他,与他在一起的有十几个人,我都认识:弟弟妻子的姐夫及姐夫的女儿、他们学校的几位老师,都是大学教授、他小时候的玩伴、某银行行长、某银行主任。弟弟见到我,并不理睬我,坐在一个角落位置上也不看我。倒是其他人招呼我:大姐来了,往里坐,往里坐。

我作为弟弟的大姐,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首先是一番表示客气的欢迎辞。我说:“今天大家在这里相聚,都是缘份,有缘相见分外亲。老幺,你怎么不请他们到家里去坐坐?”弟弟出言让我吃惊:“我去你家,你不把我杀了?我住你那儿,你会把我给杀了的。”我立即冷静下来说:“我怎么会杀人?我连鸡都不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会去杀你吗?干嘛要杀你?”弟弟这时又对着我咆哮起来。这时一位姓施的老师推了一下我弟弟,说:“你怎么这样对你大姐说话?”“她不是我的大姐,她是我的敌人。”

“我们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们是修炼,没有敌人,也没有仇人。顺应真善忍的,你们就是好人(这时,我用手指着包房里的所有人),只有背离真善忍的人,才是坏人,你们大家都听到了,背离真善忍的人,说话就是凶巴巴的,你们看,他就是我们的敌人。”我手指着弟弟,笑眯眯的说。大家的表情先是一愣,接着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就把弟弟给笑黄了。

这时大家就法轮功的话题,纷纷议论了起来,其中有一位对我说:“哦,大姐,你在宣传法轮功啊,我们单位有三个炼法轮功的,都被关了好长时间,把他们的书都烧了。”我说:“烧书,那就不对了,那本书是叫人怎样做好人的书。这功法很好,祛病健身有奇效。”

这时那位银行行长站起来说:“这本书(指《转法轮》)我看过,写的太好了,有水平。法轮功师父了不起,太有本事了,全世界那么多人都拥护他,他能把那么多人拢在一起,很多都是很有名望的人,专家、学者、教授、博士、科学家,还有些是政府要员的。江泽民算什么,嫉妒人家,一点本事都没有,只会贪腐,养女人……”

趁着他们历数江泽民贪腐、女人等话题展开时,我把带来的一大包真相资料发到他们每一个人手里,对他们说:“你们要看啊,了解了解真相吧。”我边发边心里想:我要救他们,请师父加持。我还拿出三本《九评共产党》,分别给弟妻的姐夫、施老师和弟弟。边递给弟弟时我边说:“这本书你拿着,一定要看看。”我还拿出一本揭自焚伪案有三个王进东照片的真相资料给弟弟:“老幺,你看看,天安门自焚的王进东,三张照片不是一个人,自焚前的王进东耳朵大而长,这个人骨架小,脸型较长;自焚中的王进东耳朵小而圆,圆盘脸,前额隆,是个大骨架;自焚后电视中宣传的王进东,耳朵是三角型,额头扁平方阔,这三个人三种脸型,完全不相同。还有,那么多的灭火器,同时对着人灭火,你见过背着灭火器巡逻的吗?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真是假,你们自己分辨。分明是遭殃电视台造假演戏。可是你却信的好有劲啊。”

我又说:“再看看这个杀父母杀妻子的傅怡彬,说话前后矛盾,逻辑混乱,漏洞百出,分明就是个精神病患者。用精神病人嫁祸法轮功!相信这种拙劣的造假新闻的人,脑子灌水了。” 我指着弟弟说:“你还要给我洗脑,先倒掉你脑子里灌進的迷魂汤,好好清理清理你自己的脑子,你才会真正健康。”这时听得有人在一旁说:“你大姐多好啊,我要有这样一个大姐就好了。”弟弟没吭声。

开餐了,大家把真相资料放進包里,刚才的话题还在继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边吃边说。这时施老师说:“江泽民真蠢,迫害法轮功是最傻的事情。我们那里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好人,我隔壁就有一个是炼法轮功的,从不贪占别人的东西。”这样大家又把话题转到“好人”上来了。我再一次说:法轮功就是一种修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什么是好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就是好人。

弟弟终于三退了

这时大家吃的也差不多了,互相在说一些道别的话。我也跟他们说一些告别的话:法轮功真的很好,大家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神佛的,诚心敬念这九个字,就会得福报。说着,我起身要离开酒店。弟弟这时走过来,我就对他说:你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我送送你。”

他送我出了酒店大门来到车站。我看车来了,就向他挥手:车来了,我要上车了,你回吧,你就住这个酒店?弟弟说:“我不住酒店,去家住。”我当时着实一惊:“你想通了?! 走吧,去家住!”

晚上十二点时我发正念,看见弟弟还没有睡,房间里的灯是亮的。第二天早上,我正在用MP3听师父讲法。弟弟起床了,我正要招呼他,他说:姐,你在给谁发报啊?我又是一惊,好多年他都不喊我“姐”了。弟弟又重复一句:“你戴着发报机,给谁发报呢?”我说:“我没有给谁发报,我在听我师父的讲法。”他说,给我听听。我说:你可能听不懂,有缘人才能听到的。他说:我昨天看完了,一直看到清晨五点钟才睡下。我问:《九评》这本书怎样?“嗯,不错。”“那你三退吧,我给你取个化名。”“不用,就用真名退。你要把你刚才听的MP3送给我。”起先我不同意,因为我每天都要听师父讲法。弟弟说先借他听,九月份开学以后就还给我。这样我就拿给他去听了。送他上火车,还让他带上许多真相资料,包括《九评共产党》。

公安局长解散洗脑班

我弟弟的亲家是当地一个区的区公安分局局长。弟弟把从我这里得到的真相资料拿给他亲家看。他的亲家局长明白真相后,意识到继续抓捕法轮功学员是助纣为虐,不只是执法犯法,而且是对神佛不敬,要遭大恶报的。于是这位亲家局长把设在他们区的洗脑班解散了,所有关在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释放回家。还把他们区的一位辅导站站长,原准备非法判刑七、八年,想办法从检察院退案撤回到他们区公安局,然后无罪释放回家。自此以后,亲家局长管辖的那个地区,再也没有发生过绑架、抄家、非法关押、逮捕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亲家局长还告诉他的下属:赶快三退,赎罪。

一百零八名警察的三退名单

二零一三年夏天,我弟弟拿给我一份一百零八名警察的三退名单,全部是亲家局长单位里的警察。这张三退名单就是这么来的。

现在我弟弟已经成为一名按真善忍标准修心性的大法弟子。弟弟的那位亲家局长现在也已退休了,他夫妇俩喜欢到我这里来,我去公园讲真相劝三退,他们要与我同路,有时还帮腔搭话:“健康平安最重要,什么党团员的,不要了,不要了。特别是退休后,一点用处都没有。”他们也很乐意我拿他们做现身说法。有时我会向劝退的有缘人介绍:这俩位是我弟弟的亲家,退休了,来我们这里玩。接着我就喊他某某局长,他摆手:不要喊局长,退下来了,什么都不是了,什么都不要了。我说:“党员也不要了?”“不要了,还要交党费,不交了。是党员也不会多给工资,不是党员,谁也不敢克扣我的钱。”这时听真相的人往往会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同意三退。

二十一年的修炼历程,让我越来越清楚我的人生目标。我很清楚自己肩负的使命,也明白救人的急迫,体察师父的一片苦心,更珍惜这最后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