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家炼功 全村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是一九九九年正月十六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偷盗、打骂盛行的穷棒子村

我们这个村,很穷很穷,实在是太穷了,所以人们都叫“穷棒子村”。因为穷,村里的风气也不好,经常会听到有人说家里丢东西了。我家过年买的肉,蒸的粘豆包也有人来偷。到秋收得点粮食放家里也会丢,养的猪、鸡鸭鹅也丢。有一年,自己种的黄豆、玉米被人偷去,老母猪带着猪崽子也被人偷去了。盖房子的房木,白天在地里铲地,晚上回家一看房木丢了,狗也没了,我气的直骂。

丢房木时,我怀疑是邻居偷的,所以对着邻居骂。邻居还要打我,丈夫不但不帮我,还吓的藏了起来。我心疼房木,又生丈夫的气,认为他偷不来别人的,自己家的东西丢了也不找,我跟别人干仗,他还躲起来当老好人,又气又恨,从此不骂偷我家东西的人,就骂丈夫。

因我家实在困难,五口人九亩地,地还不打粮,交完公粮还剩三分之一,还得交镇统筹,村统筹,筹来筹去一年的收入基本没了。公婆还要养老费。二女儿和儿子是超生,二女儿罚款一千八,儿子罚款三千五。过年一分钱也没有,什么也不买,大人行,可孩子不干,哭着要新衣服。婆婆过年也要钱,丈夫借了一百元,年三十给婆婆送去了。婆婆一看,开口就骂:“管你要一百,就给一百,你怎么不给二百呀?”真逼到了尽头儿,急的我眼睛看不清什么,还得治眼睛,越来病越多,颈椎病、气管炎、咳嗽、眼底病。往胳膊上打针,还扎到筋上了,胳膊又疼,活儿也不能干了。走路又被摩托车把胸撞伤。

我本来脾气就不好,不让人,再加上各种疾病的折磨,生活的重担,让我总是心烦的不得了,总好骂人,骂的四邻不安。全村人都骂我,说我坏话,有的当着我丈夫的面就说,“打的轻!”

法轮功好的不可思议

我二弟的小舅子是学法轮功的,二弟一家也学。他们劝我学,我虽然没骂他们,但我说的话比骂人还难听。

丈夫突然得了胃粘膜脱落,这回我可真害怕了:他要病重了,这活儿谁干呀,治病没钱咋治?实在没办法了才同意丈夫去学法轮功。我们当地的一位辅导员给丈夫一本《转法轮》叫他看,并告诉丈夫:“这是法轮佛法。”我丈夫只看了书,动作还没炼,病就好了。接着又来了几个人教他炼功动作。

他们播放的炼功音乐吸引了我,于是,我象做体操一样,跟着炼了五天。神奇的是我的那些病全没了,真让人不可思议。这比医院简单,最起码不要钱,不住院,啥也不耽误,真是太好了,好的不可思议!

我没什么文化,虽然也识几个字,但看书比较费劲。刚开始时,就是听师父讲法的录音带和炼功,起早贪黑的炼。

一天,顺便翻开丈夫看的那本《转法轮》,看到:“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从那以后,再也不恨丈夫了,用高姿态要求自己,再也不骂丈夫了。

村书记在大喇叭里喊:“法轮大法好!”

我们俩都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村上要公粮,我们第一个先交,还多交了四袋。当时的公粮是三角钱一斤,私卖七角钱一斤,村里的人都不交。村书记、会计、村长,挨家挨户告诉,到了元旦不交就罚款,好话说了九千六,大伙儿都无动于衷,还是不交。最后书记上广播喊:“还是法轮大法好,都炼法轮功就不用费劲了。”

好多人问我,为什么第一个交公粮,我就把真、善、忍讲给他们。听过我讲的人,就都交了。

我家西院邻居,管我要两根垅园地,想要扩宽自家院子,方便牛车進入。我就给他两根垅。虽然只是两根垅,这在我们农村可不是小事,邻居之间为一墙之地干仗的大有人在。东院盖房,趁我二人不在家,他们找人帮忙来打地基,没经过我俩同意就要占我家两根垅的园地。来帮忙的人说,“等他家人回来,商量好再打地基。”他家人没有听劝。很多看热闹的人认为,我们俩口子回来非打仗不可,都在等着看热闹。

我俩回来看到院子中间怎么立了四根棍子?邻居看见我俩回来,过来说:“二哥二嫂,我盖下屋装粮食,地不够用,我想占你一块地。”我俩毫不犹豫的异口同声的说:“行,占多少都行。”看热闹的人没看成,散了。

镇政府的司法人员邢德宗来了,要帮我打官司。我说,是我给他家的。邢德宗无语,走了。

一天,邻居问,“二嫂,怎么听不见你骂人了呢?”我说,我学法轮功,明白了道理,骂人、打人损德,骂人多重,给人多重的德,打人多重给人多重的德。德是无价之宝,用钱买不来的,德多才有福。所以我再也不骂人了。

村子里的人都说我变了,都说我学大法变好了。

我和邻居和睦相处,东西院的人都到我家来学大法。东院老太太八十多岁来学,小俩口儿来学,孙女也来学。西院小俩口学,老俩口虽然不学,但相信大法好。

“就炼法轮功的做到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前院邻居跟我说,“有个人要冻死了,你大法管不管?”我说,“怎么可能呢?政府再不好,也不能冻死人啊!”他说,王老九才39岁,因媳妇离婚,想不开疯了。哥哥姐姐都不管,村领导也不管。以前王老九他爸当过村长,以权压过人,王老九的大哥二哥三哥,说打谁就打谁,村里的人谁也不敢惹。他家在村子的大北边盖了两间小土房,东西两边没有邻居。前边离他家三百多米远有三户人家。王老九的爸爸没人管,冻死在屋里。王老九的大嫂死了,大哥光棍一人;他三哥也离婚了,无吃无喝爬到政府求生,政府把他送到旅店,给旅店一百元钱,他还是没什么吃的,饿死在旅店了。他二哥二嫂信佛,就他家还行。他哥哥姐姐都不敢上他家去,他说会儿话就不正常了,见谁打谁。现在没有一粒米,没有一口水,没有一根柴,零下三十多度,什么人都得冻干了。

我家离王老九住的比较远,平时从无往来,但这事让我知道了,我不能不管。我听邻居说完,就叫丈夫去小卖店买一箱挂面给老九送去。小卖店店主赵小华说,“二叔怎么买这么多面条?”丈夫说,“给王老九买的。”赵小华说,“二叔你真好,你做好事,我也做,给我本钱就行。”

丈夫到王老九家,门裂个大缝子,刮進屋里一个大雪包,有锅碗瓢盆,就是没有米面油盐、柴火和水。叫王老九醒醒,喊了好几声,没有反应。丈夫想起了大法师父,喊“师父,救救王老九!”然后回家拿我家的柴过来,给他烧炕煮面条。丈夫煮好面条又喊“王老九醒醒,吃面条吧!”又趴在王老九的耳边喊“法轮大法好!”喊了不知几遍,王老九终于醒了,睁开了眼睛:“二哥,你怎么来了?”接着放声大哭,把他经历的遭遇说了一遍。吃完面条后,高喊“法轮大法好!”

我丈夫给他把炕烧暖,门窗都给他钉上塑料布,可是没有柴还不行,天天把我家的柴给他送去。没有水还不行,天天去他三个邻居家给他打水。又给他买了大米、白面、豆油、新暖壶。伺候他三个月,不但王老九感谢,村子里的人都感谢。老会计袁有说:“法轮功做到的,共产党没做到,共产党没给一粒米,没给一口水。”信教的说:“就炼法轮功的做到了,信教的都做不到。”还有的说,“你俩口子要是不信法轮功,可做不到。”

是呀,我们俩口子,如果不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怎么可能做的到!帮王老九度过寒冷的冬天,从此老九天天和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没病了,再也没疯过。后来王老九去了他哥哥那里。去年夏天我在街上看见他大哥,他大哥说,王老九现在很好,不再疯了。

我村廖二宝腿截肢了,生活不能自理,无人伺候,炕上放着电饭锅、电炒锅、米面、水,插着电褥子,没有油,也没有菜,咸菜也没有,拉屎撒尿都在炕上。两间小土房。

我听说后眼泪出来了,小小的年纪,二十多岁就到如此地步。丈夫又开始给廖二宝抱去我家的柴火,给他烧炕,又去送青菜、咸菜、豆油,给他端屎端尿,帮他度过了寒冷的冬天。

二宝他妈打工回来,买了东西来我家表示无比的感谢。

法理明 人心正

无论谁家有什么事,我都去给他们讲我在大法中学到的理,让他们明白受益。

一天,前院的老太太骂冯明俩口子,“活该!活该!”说冯明家的鸡鸭鹅好几十只,一夜全丢了。几头肥猪被药死了,老母猪也被药死了,剩下的小猪崽才三天,不会吃食,都得饿死,活该。老太太还说,“过年要给公婆一只老母鸡,她公婆也不会生那么大气呀!哥仨儿,都媳妇当家,没给公婆一分钱,一点东西没给。她的鸡鸭全丢了,肥猪被药死了,就是活该呀,活该!”

我问:“大娘,您说的是真的吗?”她说,“是真的。”“是真的我去看看。”大娘说,“可别说是我说的。”

我到冯明家,刚一進屋,冯明的媳妇白金英就说,她家的鸡多少,鸭多少,鹅多少,全丢了,几头母猪,几头肥猪被药死了,小猪崽才下三天,只好送人了……。

我给她讲从大法中学到的理,告诉她,我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不失不得,得就得失。”[2]你是失去的一方,所以他就给你补偿。他给你什么?是“德”,德是无价之宝,是用钱买不来的。偷你东西的人,会把德给你,你德多了,要啥有啥……。但是你可不能骂他,你骂就把德还给他了,你的东西就白丢了。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德,别丢。

白金英高兴的说:“二嫂,我保证不骂了。”

我又跟她说,“在家敬父母,不用远烧香。你过年给公婆买东西是孝顺,也是积德,千万别只给五十元,给一百元吧,宁可自己过年不吃,也给老人。得到的好处多着呢,咱老百姓不是常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吗……”

过五月节她家杀猪了。我问她,“过节准备给公婆啥呀?”她指着桌上的一块肉说,“二嫂,我给这块肉行吗?”我说,“能值多少钱呢?”“一百元。我自家一块肉也没留。”我说:“行,以后就这样做,你公婆、亲戚朋友,谁会说你不好?那佛道神在看着咱们的一举一动,清清楚楚,好心惊动天和地,坏心人容天不容……”

我讲的道理,冯明媳妇听明白了,也做到了,并带动了两个妯娌,一起善待公婆。逢年过节,哥仨都给父母拿钱。公婆、儿媳、孙子、孙女一大家人和睦相处。他们哥仨的日子也都越过越好。

听说谁家丢了东西,我就去谁家讲,怀疑谁偷的,就去谁家讲。因为同在一个村子,时间长了,谁家丢了什么差不多也都知道是谁偷的。

赵新家过年蒸的粘豆包,买的鱼都丢了,玉米也丢了。我告诉他,是你的不丢,他偷你东西,给你德,德比你丢那点东西可贵重的多,偷你的人多傻,他不知道,他要知道他肯定不会偷你的。你不知道,你骂偷你东西的人,把他给你的德还回去了,东西丢了,德还还给了人家,你不是更傻?你千万别骂了,千万别再去偷他家的,守住这块德,损失了东西,得到好处的是你……

我又上小偷家去了,我告诉他大法书中讲的“失与得”的道理。我说,“你看偷人家东西的人,得的是不义之财,命中没有莫强求。偷人家的东西多缺德呀,把德损没了,以后要饭都没人给。”这俩口子听我讲完,脸一下红了。我又问,“大姐夫,你的腿怎么了?”他说从大板上掉下来摔坏了,我说,“大姐夫,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难呈祥。”

他是党员,我又给他做了“三退”,又把大法的护身符送给了他。他说,“学大法是好,要都明白了,咱村子就变好了,没事给咱村人多讲讲。”

一天,段大艳和丈夫打起来了,要离婚。小俩口儿各说各的理。丈夫说妻子不做饭,媳妇说丈夫天天耍钱,回来发脾气。我听说后就去了,给他们讲了一些道理,又对大艳说,“做一个女人,首先把孩子照顾好,把屋子收拾干净,再给老人伺候好,他要再打你,你找我。早晨早点起来,把饭做好,敲门招呼爸爸起来吃饭,让公公吃了饭再上班。公公上班要走了,你说,爸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他要再让他儿子打你,你也找我。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果然,第二天早晨,大艳做好饭敲门,叫爸爸吃饭,又说,爸,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这老公公乐的,见到我时跟我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又说,二嫂,我儿媳妇结婚六年没给我做一回饭,没洗过一次衣服,你咋管好的?把你的大法书借我看看。我说,这是大法的力量。小俩口再也不打仗了,天天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我们一起出去发资料,救度众生。

“法轮大法好” 全村家喻户晓

不知不觉中,我们村再也没有丢东西的了,小偷不偷了,谁家的儿媳妇都不跟婆婆干仗了,再也没有打人、骂人的了。我丈夫捡块手表,我问了几个人没找到失主,送大队广播喊,也没人要,都说你就要呗,我说我不要不义之财。

“法轮大法好”,在我们村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信主的来我村传道,家家都说,我们信法轮功,不信主。

一天,政府“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人来我村看到每个电线杆上贴的都是“法轮大法好”。他们叫村长揭下来,村长说“我不揭”。于是这两个警察和那个“六一零”人员自己去揭。揭到谁家门前的电线杆,谁都不让揭,都说“法轮大法好,你们别揭!”

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教会我怎样做人,我又用在法中明白的道理和修出的慈悲影响着周围的人。可就是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了中共的残酷迫害。现在还有许许多多的世人被中共的谎言所蒙蔽,真希望这些人能早日明白大法的真相,受益于大法,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