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丈夫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十九年,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在所遇到的大大小小关难中,每一次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尤其是二零一六年三月份,我遇到的亲人魔难。

我丈夫没有修炼,但他认同大法好,退出了入过的邪党组织,支持我修炼大法,帮助我做了许多大法的事。外出护身符带身上,在家就放枕头下。

去年九月底起,他因腰腿疼痛活动受限,一直没出家门。二零一六年三月上旬,他觉的腹胀,发现有腹水、下肢水肿。很快腹部胀大,如七~八个月孕妇样,下肢水肿也逐渐加重,并发展至全身水肿。肚子胀的难受,吃不了东西,喝点水都感觉胃胀,脚肿得象包子,脚背皮肤撑的裂了许多小口子,小腿肿得发亮,皮肤关节疼痛不能碰,整个下肢皮肤发黑,感觉来势很凶,不是一般的病。

多次劝他去医院,他都拒绝,说该死就死吧,到医院检查折腾、打针、吃药、受各种限制,环境压抑,遭罪,死的更快,还不如在家想干啥干啥,想吃啥吃啥。

我心里焦急,又没有办法。到小组学法,同修交流也多次说到:人各有命,放下情;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一切由师父安排。

我想的是: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在大法中受益了,他原有的高血压、冠心病、失眠等病症已明显好转。师父管的是修炼人,他是个常人,现在这个要命的病,这么重的业力,师父能管吗?

因为我放不下情,旧势力就加重这个情,让我脑海里出现的一幕幕情景,都是这些年来买耗材他帮我搬上车、抬上楼,以后没人帮我抬了。看着他迅速加重的病情,就是進医院也未必能治的了,心里难过的无以言表,想到他六十岁的生命就要结束,忍不住眼泪默默的流。

一天,我坐在电脑前,心情压抑的象有块石头压在胸口喘不上气。突然间脑子空空的,什么思维也没有,脑海里出现空间,超出宇宙的无垠空间,一个大法轮在旋;还感受到悲壮,一种说不出的悲壮;同时,一个使命感打入脑中。难过和压抑瞬时消失,全身轻松,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拿掉了业力,感到师父在慈悲的看着我,身体被能量包围着、被巨大的慈悲包围着,感恩的泪水不停的流。

我理解为:师父让我明白,我们从遥远的天体来,经历了无数悲壮的历史演义,带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走到今天,不能迷失在人中,忘了自己的史前大愿。

脑子里一时没了人的东西,我放下心,一切由师父安排。

师父帮我丈夫清理身体。我丈夫开始腹泻,每天十几、二十几次,有时十几分钟~一小时就要排泄一次,都是水样便,量还不少。神奇的是这么腹泻,他吃饭很少,不想喝水,也不口渴,还有尿,腹泻最多的三天每天只睡二、三个小时,精神还很好,跟没病一样。要是一般人早就脱水、电解质紊乱,不昏迷也得躺在床上起不来了。丈夫腹泻持续了十多天,没用任何药物治疗(口服补液盐也没喝),就停止了。

过一~二个星期,又出现一轮腹泻,就这样,几轮腹泻,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腹水和全身浮肿都消退了。其它如:下肢皮肤疼痛、硬肿、颜色发黑、胸闷、呼吸困难;原有的冠心病心绞痛、高血压、心动过速、长期低热(一年余)、颈椎病、吃药不起作用的头痛头晕、及随后出现的吞咽困难、呛食、近一个月的全口腔溃疡(喝水都困难)、三个多月的牙龈肿痛,不能咀嚼,都在逐渐好转、痊愈。现在没吃药,没打针,血压、心律、体温等都正常,全身关节疼痛明显好转,由开始时卧床翻身都困难、下肢无力,几次摔倒,到现在可在屋内活动。

回想这半年多来,师父一遍一遍的给他清理身体,每次都象病情复发、加重,他好几次说:“我要死了”。我一次次排除头脑中出现的观念,不用人心去对待,就是信师信法,

在师父的加持下,一次一次的,我丈夫走过来了。我对丈夫说:“你这么重的病,这么多的状况,医院是治不了的(同单位一相同症状者,到医院诊断皮肌炎、肺纤维化,治疗两个月后去世),而你没经任何医药治疗就好了,是医学解释不了的、是人所解释不了的奇迹。是师父救了你,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受益于大法了。”丈夫也说:“要不是师父,我早死了。”

他感恩师父,也感谢作为师父弟子的我和孩子,我们按照师父的教导,不怨、不弃、善待他(这期间他出现抑郁的症状,经常有不可理喻的行为。),在矛盾中找自己,让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同时,也使自己在向内找中得到提高。现在,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叩谢师恩,让我没有毁于情。走过了这段路,让我更加信师信法,决心不忘使命,跟随师父走好最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