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师父在,不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一)师父找到了我

文:山东大法弟子

今生与大法结缘的那一刻,永生难忘。

虽然在世间走过了二十九年,但是却感觉象走过了几百年似的,那么漫长,看不到头,看不到希望,却感受到一切那么无常。病魔曾让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气,这种感受让我至今一听到有人生病就会心生怜悯。

没有任何想法的我被同事拉到了炼功场:师父那悦耳的讲课声一下打在了我荒漠已久的灵魂深处,象细细的一股清澈的甘泉任意流淌,至今想起那段时间,总也止不住的流泪。一连几天,九讲录像看下来,我感觉从新复活了一样,师父给了我第二次新的生命,这是人间奇迹,不经历的人永远也体悟不到那种永生难忘的美好。

在听最后一堂课时,师父为我彻底清理了身体,从此无病一身轻。当时最后一堂课时学习打坐,我好不容易单盘上腿,打了手印坐好,一个小时的时间,疼的我眼发花,头发木,身体歪歪扭扭的,整个心揪揪着,不敢拿下腿来,怕不会打手印,疼的嘴里不停的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突然感到大脊椎从上到下一股强大的热流宽宽的通了下来,整个身心置身于温暖、轻盈清亮、唯我独尊的、又能看到周围的学员、又脱离现实的感受!

这时,炼功音乐停下来了,坐在我身后的两位老学员大概是开了天目,向前侧过身,同时笑呵呵的说,你今天收获很大呀!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幸福感受中,说不出话来,只是笑。

一会儿,大家慢慢站起来,活动活动腿,走下楼梯,我跟在后边,刚抬起右腿要下楼梯,瞬间,从大胯开始,下半身飘起来了,只感觉上半身的存在,从小也没见过神佛,光是听大人讲鬼故事了,我下意识的“啊”了一声,顺势抓住并行下楼的一位老学员的手腕,她却平静的笑了笑说:“别害怕,都这样,老师看你修的好,鼓励你,还能老让你飘吗?”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捧起了《转法轮》这本书,再也放不下了。

(二)“有师父在,不怕!”

文:山东大法弟子

几年前的一个早晨,吃过饭准备去上班,因为办公室的洗手间不方便,想去一下洗手间再出门。刚一進洗手间,不好的感觉突然袭来,瞬间疼的汗水湿透了全身,浑身冰凉冰凉的,意识渐渐不清楚了,闭起眼象坠入黑暗一样,又象静止了一样动不了。

心里平静的想:“要命的来了,有师父在,不怕!”顿时,黑云压顶的感觉骤然退去,头脑立刻清醒了,眼前一片亮堂!

站起身后,全身好轻松啊!事情前后不过几秒钟,太神奇了!我心里明白是师父救了我。拿过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没事了,赶紧上班去了。回头给同修们说:“如果没有师父看护,简直活不到今天。”

(三)“撞车里坐的那个人就是我!”

文:山东大法弟子

几年前的一个傍晚,因有急事外出,打了出租车,关上车门,还没有坐稳,开车的年轻小伙子一踩油门冲了出去,宽阔的马路上,正好架设了一排水泥墩子,还没完工,只听着“嘭”的一声,出租车冲出去的惯性撞上了水泥墩子,弹跳着骑了上去,卡住了车轱辘,停了下来。

我坐在后排座位上,只觉的头“嘭”的一下撞在前排座位上又弹了回来,简直撞懵了,本能的喊了一声:“可撞死个我了!”瞬间,头顶疼的四分五裂的感觉,喉咙里一股咸咸的涌上来,不知是不是要流血,我顿时用右手摁住了头顶,喊了一声:“没事。”此刻,心里想到了师父!疼痛立刻消失了,瞬间转移到左胳膊上,我用手抓住说了声:“没事。”疼痛又消失了,瞬间又转移到右胳膊上,我又捋了捋说了声:“没事。”疼痛又消失了;瞬间又转移到左腿上,疼痛又消失了,轮到右腿了,不象前面疼的象断了似的,我就没在意。此时,车窗外有人拼命的敲玻璃,拉扯车门,大喊:“人怎么样了?!”

我就势推开车门,迈出一只脚,透了口气,定定神,原来正巧有位出租车司机在路边等人,看见了,跑了过来,一边扶我,一边说:哎呀,车撞出去,一溜直冒火星子,嘭的一声象放炮一样,里边的人好久没动静,吓坏了。

我这才看那个开车的小伙子,可能是吓懵了,不说话,一会儿,又掏出手机,只顾低头打电话。我看没事了,我说:“小伙子,我还有急事,帮不了你了。”就叫扶我的司机送我去办事了。谁料回家一看,只有右腿全都淤青了,看着很吓人。

第二天晚上去学法小组,有位同修一進门就对我说:“今天马路水泥墩子上骑着一辆出租车,看样子撞的不轻。”我赶紧说:“撞车里坐的那个人就是我!”大家一听都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