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家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修炼法轮功的目地一是为了解除老伴的病痛,二是为了消除儿子不在身边年老孤独无助的惆怅。十一年过去了,修炼大法的美好,在自身和家人身上发生的一桩桩实实在在的故事太多了,不修炼的常人听了真是瞠目结舌,无法理解。他们是常人,怎能明白超常的神迹呢!

一、都说我们越活越年轻

我与妻子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人们都说我们不但身体健康,还显得年轻,面容与同龄人相比悬殊很大。

妻退休前身体不好是出了名的,亲戚朋友和单位领导、同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身体有病,主要原因是刚参加工作不久,下班路上被拖拉机撞伤造成的。当年四处求医救治,只是起一点作用,减少了一点痛苦,并没有真正治好。当劳累或遇有阴天下雨,就会腿疼、肩痛,无法上班,请病假是常事。即使是勉强去上班,回到家里就累的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

为了解除她的痛苦,我绞尽脑汁购买了相关医书和医疗器械。家里像个小医院,药品、病例、片子、器械等应有尽有。拔火罐经常拔的身上一个紫圈连一个紫圈。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气功高潮中,为了解除痛苦她又尝试了气功健身。起早贪黑的先后练了几种功法。练功需要耗用很多时间,她基本上就是什么也不干,成天练功。虽然有点好转,但都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四,一个老朋友来看我。几句话后谈起了他和家人修炼法轮大法一事。他说炼了法轮功,他老母亲病痛解除了,自己身心健康美好,一人炼功全家如何受益等等,特别讲了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标准修炼心性,改掉了自己当官后养成的坏毛病,提高了做人的品行观念的感受。

他的所得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当下我就决定放弃其它一切功法改炼法轮功。不久我请了宝书《转法轮》,照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学炼起来。从学法修心性做起,改自己多年在道德败坏的潮流中养成的坏习气。妻子对此不屑一顾,她认为啥功都一样,都是说的好听,一阵风、三把火,过后还是一样。

我排除一切干扰,坚持学法炼功。她在没有炼法轮功,也没有吃药、打针、拔罐的情况下,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轻快了,愿意活动、干活了,似乎还有使不完的劲;而且妇科、心脏等一些老毛病也没感觉了。特别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变化让她不得不相信法轮大法好:我喝酒没命的坏毛病彻底改掉了,脾气变的温和了。她看到这个功法确实不一般。

从此我俩共同学法、共同炼功,互帮互学、比学比修,身体和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早上炼两个小时的功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啥都不耽误,心情愉快,精力充沛。都说我俩越来越年轻。真的,我们自己有感觉,再也不去想自己的岁数大了如何如何,像年轻人一样,对生活、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这是师父的给予,大法的慈悲。在此感谢、叩拜尊敬的师父!

二、二哥躲过生死大难

二哥的六十大寿到了。在生日的前一周,为了筹备宴席,二哥骑农用三轮车带着二嫂从外地往回赶。在一十字路口处,他从东往西骑,看路上南北方向无来往车辆,想加快速度通过路口,可刚骑到路口中间时,一个巨大飞快旋转的轮子出现在眼前,说时迟那时快,他手握车把向右一转,三轮车的前轮撞到了一辆高速行驶的大型载重汽车的后轮上,三轮车被弹出二十多米,他当时就昏迷过去。农用三轮车报废了,二嫂无碍没受重伤。二哥在医院经抢救三小时后醒了过来,幸运的是只是脸上多处受轻伤。

二哥明白“真、善、忍”的法理,不等交通部门处理,就让那个肇事司机交了一点包扎处理费走了。他一周后出院,不久痊愈,没留疤痕,没留后患。一场生死大难就像梦一样过去了。多谢师父慈悲、多谢大法护佑!

一人炼大法全家得福报,真实不虚!

三、大哥中风没留后遗症

四年前的一天,大哥正在吃晚饭,突然发现筷子夹起的水饺送不到嘴里,掉到了地上。再去夹,连筷子都掉在地上。不好,中风了!村里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都会识别这类病例。赶紧电话找与我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的他的儿子。侄子因白天工作累了想好好休息,就关了手机。没辙了,把电话打到了老弟我这里。当时把我吓得两腿发软,脸色都变了。妻子见状忙说:“慌啥,我们是修炼人,是修大法的!告诉家里人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她边念边打车赶到侄子家,通知侄子快回去处理,并嘱咐他:“在心里不断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送病人去医院的路上和医护人员检查抢救过程中也要不断默念,你老爸不会出问题的!”

结果是:送到医院后,大哥说:他啥感觉也没有了,医生检查一切正常。嘚,虚惊一场。村里人、家里人都说:“怪了!神了……”

四、岳母褥疮愈合了

岳母快九十岁了,行动不便,为方便照顾老人,就把她老人家接来我家。老人没有文化,但喜欢听我们读法。因为老人经常害怕,我们就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在给她擦洗身子时发现,腰椎突出、发硬,几天后看到从一个很小的窟窿里往外冒很臭的脓水。随后经她五个女儿商议决定送医院。医生一看那么大岁数、又那么脏臭,没怎么处理便说:“没几天活头了,上手术台也下不来。回去好好侍候侍候,尽尽孝心就行了。”

回家后姊妹们商议:虽然老太太听听读法、念念“法轮大法好”老太太不喊难受了,但毕竟身体这样是个问题。姊妹五个中老三干过屠宰工作,胆量比较大,一商议买来了做手术用的器械、药品、冲洗包扎用品。姊妹五个先给李洪志师尊法像上香、跪拜,求师父保佑手术顺利成功,并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姐妹们亲自动手给她们的老母亲做起了手术。

没想到手术越做越大、越做越复杂,很小的窟窿由小孔变的越来越大,骨头都暴露了出来。她们心里没底了,只好求教当医生的朋友。电话打通后说明情况,朋友也怕担责任,只是嘱咐保守点、卫生点、注意消毒等,推说有事无法亲临。几番周折手术终于做完了。手术后身上的开口处像个小拳头,并且溃烂处还向四周的肉里深浅不等的扩散。反正医生都没辙,我们尽力了,只好罢手。

在包扎过程中,又发现尾骨处还有一处腐烂,核桃大的创面,里面还与大伤口相连。好不容易处理完了,五个女儿都捏了一把汗。期间每个人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老太太没叫喊一声。在客厅等待的女婿们都惊讶的说:法轮大法真神了!

每天换药是老三的事。一个星期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她工作很忙,忙里偷闲办这事实在负担超重,况且满屋臭气味道熏人,真象个卫生条件不好的医院。她们姊妹五个只有我妻子是修炼人,其他四位只是知道法轮大法好,都没有走進修炼。我只好跟他们说:你们如果放心,这个换药的事我来干吧。

此后我担起了给岳母换药的工作。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是修炼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不能用常人的方法对待。从法中我们知道:我们修炼人的手摸过的东西都是闪闪发光的,也就是说最好的、最干净的。我用镊子夹药棉蘸上开水,用手试好不凉不热时,彻底清洗所有有脓的创面和死角,连两个伤口之间我都用药棉蘸水清洗,从这边揌進去,从那边夹出来,来回清理,把所有死角清理的干干净净,然后用吹头发的吹风机,调至不冷不热,暖暖的把伤口里外轻轻吹干。

没几天工夫伤口长出了新肉了!这期间老太太最喜欢的是听我们读师父的讲法,当我们停下时,她便督促说:“念啊,快念啊!”我们告诉她要做饭了,才同意停下来。

就这样在漫长的治疗过程中老太太从没发烧、感染,没喊过一声疼痛或受不了。过了大约一个月吧,姊们来看她时,都惊奇的发现:房间里的臭味没有了,伤口缩小了,妈妈的脸色好看了。

消息传到了医生朋友那里,他说:你们说的,砸死我也不相信。当然信不信由他了,但这是确凿的事实。更让他们不相信的是,不到一年岳母的褥疮愈合了。

五、算命先生算不准小妹家的事

妻子最小的妹妹的儿子要订婚。当母亲的担心儿子与女友的八字不合,以后的日子过不好。小妹的徒弟说她老家有个算卦的算的特准,她就把儿子的生辰八字告诉徒弟,托徒弟帮忙去找那位算卦的给算算。徒弟打回电话说:“先生说你家的卦他算不准,说你家有修大法的。”小妹不理解,说她家没有修大法的。那先生知道她不明白,就直说:“就是有炼法轮功的。”小妹说:“对对,我大姐和姐夫都炼法轮功。”

其实算命先生的言外之意是:这男孩的母亲若健在,那一定是他母亲或他母亲的亲人是修炼法轮功的,其他没有任何办法能保住他母亲的命。几年前他就该失去母亲了。

说说小妹的那次车祸吧!那是一个夏天,在细雨霏霏的下午,小妹骑车路过本市最大的一个十字路口,当时偌大的路口空无行驶车辆和行人。一向遵守交通规则的她,沿自行车道右边由南向北右转弯时被西北方向急驰而来的一辆农用三轮车撞到了人行道上。她起来打车追出老远也没追上那辆农用三轮车。找人算卦说:人家是来取你命的,幸好你家有贵人相助,才遇难呈祥。

这真是一人修炼法轮大法,全家福报受益无穷啊!

修炼十多年,深深体会到了佛法无边!神奇的事太多了,有些还正在过程中。仅举家中几例与同修交流,也向师尊汇报。

师尊为弟子和家人承受了太多,给予的太多了!弟子文化程度有限,无法表述内心的感恩,只能在此拜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今后会在修炼中努力精進再精進,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