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怕我”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昨天同修说家里没有垃圾桶,我接话道:我还没见过谁家没有垃圾桶呢。结果她怕今天没有垃圾桶我会生气,就连夜出去花三倍价钱买了一个。这令我十分吃惊!同修像我妈那么大的年纪,为啥要“怕我”?

我父亲也说过“怕我”,他说以为是当老师的职业病,平时叱责学生叱惯了。

可是这些人都是我的长辈,怎么会“怕我”呢?我也没有当着同修的面生过气、发过脾气呀?

回想在平时工作生活中,我常常无意间发现自己眉头紧锁,明明啥事也没有却满脸怒气似的,即使是学法和打坐时也没有“面带祥和之意”[1]。我意识到自己的“不善”、没有慈悲心,就想:我如何才能变的和善起来呢?师父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2]那么,是否我这种不善的表现是深层的什么心造成的呢?

我向内找自己:我总是站在自己绝对正确的位置上说别人,就算不是指责的口气,也没有给对方留一点余地。“我全对你全错”态度强势不容置疑,确实是挺压人的。很多时候,身边人真就被我压住了。

这种唯我独尊似的傲慢好似中共邪党战天斗地的狂妄,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这世界上不光是中共是撒旦的代言人,很多负面的、邪恶的表现,其实都是共产邪灵的因素,都是红魔一脉相承下来的。以前,我看到“骄傲”是七宗罪之首,是地狱里的魔王之一,一直不怎么理解。现在我明白了,骄傲也好傲慢也罢、认为自己绝对正确也罢,都是容不下别人的表现,是极端为私的 。

其实我在修炼中,多次遇到过“我都对,别人全错”这种局面,每一次都没有深挖,都是停留在问题表面上掰对错。没有看到“我对”的背后是自以为是、固执己见、刚愎自用和片面狭隘。理在这一层次是对的,换一个层次可能就是错的了。一味的强调自己对,一味的抱着自我,一次又一次失去师父苦心安排的提高机会。

“我对”在证实自己:我聪明、我能干、我比你强,就算没人夸奖,也很陶醉在这种自我满足的虚荣里,是一种求名心。要是再在现实里头得到一点佐证,那就更坏了,“我对我对我就对”这个想法就被加强放大,求名心進一步滋长成狂妄自大、自心生魔,就变的更加不能容人。

当我还觉的“我也没生过气呀”的时候,其实同修眼里的我就已经是满脸怒容、冷言冷语的说:“我还没见过谁家没有垃圾桶呢。”言外之意,连个垃圾桶都没有简直不可思议。可想而知,同修就被我这种话里话外携带出来的鄙视损的够呛,所以才连夜出去高价买个垃圾桶回来。要是不买,指不定我又得说出什么尖酸刻薄的话来呢——这就是“怕我”的形成过程。

回想自己也是修炼二十年的老弟子,没修出如沐春风般的慈悲,倒让身边人如此为难,真是无颜以对。愧对师父、愧对同修。倒是同修面对我的不理解不宽容,并没有解释辩白,比我大度多了。人家那不是“怕我”,是胸怀宽广,能容得下没修好的我。

通过这次的事情,我看到自己的求名心、骄傲心、妒嫉心、指责心、不宽容的心,也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谢谢师父谢谢大法,我一定能修掉这些心,在法中归正自己,同化真、善、忍,返本归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