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病业假相 坚信师父 大法展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晚上,我上床睡觉,刚一躺下,我一摸腹部,咦?腹部怎么软乎了呢,再细一摸,腹部两年来象扣着的小锅怎么没了呢?我到卫生间一瞅,又宽又鼓的肚子真的没有了。我从卫生间出来,告诉丈夫。丈夫看了又看,说:“大法太神奇了!”

一、否定病业假相

二零一四年七月份左右,我的大姑姐从南方回来,我和丈夫一家人陪她吃饭。吃完饭后,我感觉胃、腹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但我思想上否定它,我也没有承认它,因为病业关在这之前大大小小我也经历过,明白这个道理,它也不是病,但是胃部就是有点胀,从那以后不愿吃饭,脸色也不好,而且谁看到我都说我瘦了,但是我就是不承认它是病,每天照常做着三件事,打工干活也不受影响。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二零一五年七月左右,我明显见瘦,两腮都陷下去了,腹部胀两侧很宽,就跟怀孕要生孩子没什么两样。同修们说:你出现这种不正确状态,你好好找一找自己。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同修们找我切磋帮我向内找,有的说你是不是这个执着,有的说是不是那个执着,一段时间给我弄的晕头转向,都不知道怎么修了。

同修出自于好心,帮我找在法中归正,可我却产生不愿和同修们切磋的心理,有点排斥。这时丈夫很是担心,家里人都知道了。大姑姐问我:“英,你是不是怀孕了?”我说我例假都正常,怎么可能呢?一位认识我的按摩师说我腹腔长瘤了,这种瘤就是吸收人身上的营养所以你这么瘦,赶快上医院检查吧。

一时间亲朋好友都让我上医院确诊。我就在想,这也不可能是病,除非我不是来真正修炼的人。师父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2]可是当时,我头脑里形成的后天观念经常是翻江倒海。负面思维经常说:你肚子长瘤了,你上医院检查检查吧,没有病,回来再修,有的上医院了,回来不一样修吗?渐渐的我意识到不能随它乱想,负面思维返上来,我就否定它,我就信师信法,反正也不是病,尽管身体难受,我还照样坚持打工、做家务。

农村同修们包片救度众生,有时晚上发资料,我也不耽误,别人有事不去,我就找别的片帮忙。有时晚上下屯天黑路滑,深一脚浅一脚,肚子胀,真是一边发资料一边提裤子。师父说:“别把它当回事儿。”[3]一有时间就上街,面对面讲真相,坚持做三件事,而且这期间来自家庭、社会、亲朋好友方方面面的压力我都扛过去。洗澡就早上去洗,人少,怕人说,是不是怀孕啦,是不是得糖尿病了,去医院看看查一查。

有时丈夫心情不好时说我:我瞅你咋修成这样?这期间我也反映出很强的各种心,面子心,不让人说等等虚荣心,这时心里也很难受,就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点化:哪里没有做好。师父说:“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4]可是我也向内找了,抓住一思一念,反映出啥心去啥心,可是就是没有明显的变化。

二、向内找 从本质上改变自己

二零一五年新年后,胃、腹胀有点不适,两腿有点浮肿,腹部总感觉扣个小锅似的,弯腰时有点儿憋气,动作不象以前那么灵敏了,这时也引起我的警觉。这时还反映出怕死这颗心。我就用法归正自己,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心里想我有师父,我什么也不怕,我就信师信法,我就要闯过去。

可是身体这种状态,问题出在哪里呢?向内找,一直以来由于学法少,学法没有同化法,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使自己处于假修状态中不自知,在家庭中矛盾来时,和丈夫争吵,不让步,有时还让丈夫给我让步,想改变丈夫,不想改变自己,这是修吗?过后才认识不对,才找自己。往往矛盾来时不是心态保持平和,不和对方一样,达到心不动,做到忍,过后才想起来找自己。误认为这矛盾来时是为了去自己怨恨心,争斗心,执着自我、私心等等。把修炼等同公式化,在人与事的表面下功夫,很少去找发生矛盾的根本原因,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引起的矛盾的发生,找出背后根源所在,连根拔掉,同化法去掉人心。反而就事论事,内心深处还有保留,而没有把真正要去掉的东西去掉,所以,一次没做好,很正常,两次没做好,也没问题,三次没做好就是问题了。所以身体被迫害到这种程度,向内找,找的不够彻底,心性没有提高上来,所以近两年来没有找对,情况还和以前一样。

三、坚信师父,大法展神迹

通过认真向内找,找到了我有很强的争斗心,怨恨心,执着自我的心,利益心。原因是,我丈夫失业下岗,这些年他投资干啥啥赔,所以他一想要投资干点啥,我就不同意,为这些家庭琐事争吵,在吵闹中,我积压的怨气形成现在身体的不正确状态,我总认为我说的对,执着自我的心很强,所以这些心形成今天的后果。在多学法,重视修心性,深挖自己中,我真正认识到要彻底改变自己了。

一段时间丈夫因为投资回家经常吵闹,我也不和他争斗了,重视心性修炼。丈夫又要卖房子投资,我也把利益心放下了,我也不执着自我了,我不能过份的难为他了,他是为了这个家负责,为儿子的婚事住房着急,我站在丈夫的角度看问题。

结果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晚上,我上床睡觉,刚一躺下,我一摸腹部,咦?腹部怎么软乎了呢?马上下地到卫生间一瞅,又宽又鼓的肚子真的没有了,腹部瘪瘪的。很多亲朋好友都知道了这件事,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在此我们全家人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的一路呵护,感谢同修和亲朋好友的无私帮助和照顾,弟子要更加精進实修,多救众生,来回报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