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才能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修炼了二十年的大陆大法弟子,我想与大家交流一年来的修炼经历。

这一年中,我遇到一些魔难,每遇到一个关时,都是我的心放不下而苦恼,陷在人中,用人的理想着怎么解决,越想越乱、越闹心,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往往这时拿起《转法轮》背法时,神奇的是,背的这一段正好就是针对我的问题说的,正好是我要过的关。反复学师父的讲法,豁然开朗,真正做到把心放下后,自然就知道怎么解决我遇到的问题了。这时我有一种溶于法中的感觉。

一、背法修心过难关

我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开始正式背《转法轮》。原来也背过,觉得很难,没背几天就放弃了。但随着修炼的深入,也越来越认识到这个法这么好,能指导我们修炼圆满,我为什么不能把他背下来呢?为什么不能把法记到脑子里来更好的指导我修炼呢?所以这次是在同修的建议下开始下决心背法,当时的想法是:不管多难我都要把法背下去。

刚开始背法时,每天不求数量,只是要求自己把当天学的法理解后记住,所以就反复读、反复背,经过读、背师父的每一句、每一段讲法,我感悟很深,认为自己很多时候遇到事情或过不去关时,是把师父的法给忘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清清楚楚的写出来了,我们平时学法时看了没有深刻体会。

背法深刻体会了什么是修炼?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了哪几个方面?为什么要向内找、向内修心?师父在法中说的清清楚楚。所以我们遇到的魔难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在考验我们修炼的是否扎实,看书、学法只是走形式还是真正悟到了师父的法理?我们在常人中修炼,遇到问题时是用人的观念、还是按照法的要求在对待?是否舍弃了各种欲望、执着心?是否真正做到了忍?心性是否在法要求我们的位置上?我们修炼是要人中的舒服、享受还是要能吃苦等等。从背法中我也知道了师父怎么给我们演化的功(自己所在层次的理解),师父传给我们宇宙大法,而师父什么都不要弟子的,只看我们这颗修炼的心啊!我越来越体会到师父太慈悲了。

现在社会上很多年轻人都很浮躁,总想着通过什么方式多挣钱、享乐,不想吃苦,没有责任感。我担心孩子随着世风日下而沾染不良习性,以前也跟孩子交流过这个问题,但感觉常人社会各种诱惑太多,担心孩子涉世之初把握不住而随波逐流,以至于这种担心都成了心病了。

正好背到师父的这一段讲法:“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他觉的在有生之年还有很长的路,还想要奔奔,奋斗一番,达到一个常人的什么目标。所以一旦出了功能,有了本事的时候,在常人社会中往往他就把它作为一种追求个人目标的手段了。那么就不行了,也就不允许这样用了,越用这个功越少,最后也是啥都没有了。”[1]背到这一段时我一下就明白了年轻人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不注意自己的修为就容易随波逐流,我与其担心,不如让孩子多学法,只要脑中装了大法,按照大法法理要求做人、做事,就不会担心孩子学坏了。所以每次孩子回家就找时间与孩子学法交流(孩子在外地工作),并切磋学法的体会,跟孩子说只有多学法,按照大法的要求规范自己的言行,对工作要踏踏实实、任劳任怨,对人要坦诚相待,这样做才能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洁身自好,什么都是身外之物,把求名、利心放下才能不受诱惑,才能做好。孩子也赞同我的说法,在现实社会中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规范自己的行为,只有这样,心里才最坦荡。

通过跟孩子一起学法、交流,我也不纠结了,把心放下了。

我原来一直希望孩子各方面都应该是顺利的,但是往往事与愿违,在这一年时间里孩子遇到了有生以来比较大的魔难,这一下我心里就放不下了,完全陷在事件中,心和情绪随着事情的变化而上下波动,完全是人的状态,陷在人中不能自拔,对孩子的情放不下,不能想,一想就觉得孩子处在魔难中好苦,就难过的掉泪,那一段时间情绪非常低落,感觉内心很脆弱,觉得好难啊。

在痛苦的过程中,我背师父的讲法,我一下明白了,我想:孩子有他的人生,有他要走的路,有他要经历的魔难,完全不是我希望的那样所谓的顺顺利利(人的观念)。反而是我对孩子用情太深了,旧势力利用孩子的魔难来魔我,用这种形式叫我过不好日子,我这么为他痛苦,他的魔难并没有因为我为他的痛苦而减轻或消失,魔难还是得他去经历,旧势力就让我陷在孩子的魔难中无法修炼,最后掉下去,我被旧势力利用了而不自知,好危险,如果不是深刻领悟师父的讲法,我没法从魔难中解脱出来。

明白法理后,我不陷在事件中,跳出这个层次反观事情的过程,按照法的要求向内找自己,找到了我的执着心:亲情、利益之心、争斗心等等没放下,我也跟孩子和家人说了要用法理归正我们自己的言行。我们只有跳出人的层次来,顺其自然,不再纠结事件中,这样我们才能有个清醒的认识,才能不被事情左右。

我们一家人又学师父讲法,随着我们把心放下的时候,原来我们认为很难的事情,现在感觉事情变小了,也不那么闹心了,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关了。

事后我反思自己,为什么放不下对孩子的情呢?是因为我们看不到事情的缘由,我们都陷在了人的观念中,用人的理去想问题,那当然越想越执着,越执着陷的越深,钻牛角尖了拔不出来了,我们忘了自己是修炼人,把事情看大了,所以我们就陷在难中过不去;当我们用师父的法理去归正自己后,放下了人的观念,我们内心变得强大了,就能坦然面对遇到的难,心也平静了很多,我感觉我在大法的指导下、师父的点悟下从魔难中走出来了,蜕了一层人的壳。我深刻体会:如果此生不是遇到大法,我们会在人中活得很苦,也不知道我们还会怎样?我和我的家人能遇到这么好的大法、我很幸运,也很幸福。

二、在过亲情关中修出慈悲心,真正做到忍

今年三月份以来,母亲住在我家。母亲七十六岁,是一个什么事都比较随自己意愿做、而且个性很强的人,稍有不顺心就不高兴,也不说为什么就莫名其妙的生气了,不说话了,搞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往往是这次问题没平复,下一个问题又来了,没几天顺的。

母亲情绪不好我又很在意,又不敢说母亲,也不想问,怕她更气。我处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常常自己生闷气,有时气的哭,强忍着不发火,但心里想不通,吃不下、睡不着的,体重也减轻了很多。我也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母亲来魔我来了,让我过不好日子,看我的心怎么动,让我过关,但我就是苦恼,我憋了很长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一次与同修学完法后跟同修说了我的困惑,同修说:“你这是强忍,是含泪而忍,不是真正的忍。我遇到的事比你的还大、还难,只要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修炼人,把遇到的事当成要过的关,不要绕开,勇于面对,把心放下,多学法,没有过不去的。”然后同修给我讲了她经历的一些魔难,确实很大、很难,但在师父法的指导下修过来了,同修说:“我要不是修了大法,我是走不过来的。”同修的一番话给了我过关的信心,我想: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做好,把心放下学法。

学了师父的讲法,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没做到忍,因为我心里没放下、动心了,太在意自己的感受了,自己受不得委屈。母亲想让我顺着她,我为什么就不能象师父说的那样乐呵呵的对待呢?母亲的表现不正好是我的一面镜子吗!也让我看到了我的不足,没有做到师父说的忍,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带大,操持家,现在那么大年纪了,我怎么就不能让着她呢!怎么就不能慈悲的对她呢!

师父法中说的很清楚了,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再难的关我也要过。这样思想通了,感觉包袱放下了,什么事也不计较了,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不放在心上,遇事跟母亲商量,乐呵呵的对待母亲,这样做了之后,我和母亲之间没有矛盾了,母亲好像也不那么固执了,我也不气了,心情也好了。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同修。

三、在做事中修自己

在给同修装电脑系统过程中遇到各种情况,有时很考验我的心性。

有同修在使用电脑时不爱惜,又有同修不太懂电脑乱操作,造成电脑出现各种问题需要重新装系统,装系统顺利时还好,有几次电脑在装的过程中出现我没遇到过的问题时,我用我能想的一些方法尝试还是解决不了时,我的怨恨心就出来了,就想用电脑的同修状态不好啦!对电脑不爱惜啦!乱操作啦!把好好的电脑造成这样,算了,装不好不装了,同修自己负责,然后把电脑收起来放那儿准备还给同修。每当这时我就想:我把电脑还给同修,同修怎么办?还是没法用啊!我好像是懂一点电脑知识,这不是学了大法后师父赋予我的吗!师父给我开智开慧的呀!凭我自身有什么能力呢?我怎么把这些当成麻烦呢?我有什么资格敢放弃解决电脑问题呢?我修炼不就是在遇到各种事情中修掉自己的各种心吗?这不正好是我修炼提高的机会吗?再说同修不是没接触过电脑吗!可能不小心误操作了,但也不是有意的,同修心里也很着急,也急着要用电脑呢!我只能无条件的给同修把电脑装好,不能耽误同修。接着我又向内找自己有怨恨心、急躁心、怕麻烦的心、懒惰心等执着心,然后我就求师父或静心学法,一会儿再拿出电脑重装时就有比较可行的方法指导我把电脑很顺利的装好,所以在我这儿体现出大法无所不能。

我地有同修打印机出现故障找到我时,我上门检查后解决了,没多长时间又不行了,我又去看,是我没遇到的故障,试着修了一下,没解决,就放下了,叫找懂技术的同修解决,但同修太忙没时间,我当时想:我也不知道怎么修了,那就放着吧。但转念又一想,做资料的同修心里很急,她们不是为自己做什么,是为了众生得救在做呀!我看到同修为救人急迫的心,我就想,还是想办法解决吧!就问用过这型号打印机的同修或上网查找解决办法,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上门,尽力解决。在修打印机的过程中看到打印同修修炼状态不好时,与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鼓励同修多学法,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再做事。

师父正法到最后时刻,我距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我不气馁,我要珍惜这修炼机缘,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多学法,抓紧时间实修,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家。

个人修炼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