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老人重伤自愈 医生心服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九岁,已修炼多年。我心中牢记自己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牢记自己来世的重大责任,几乎每天上午都和老伴外出讲真相救人,中午回家后也不做饭,也不觉饿,随便吃点水果什么的就算一顿饭,然后就抓紧时间学一讲法。下午去离家五、六里地的同修家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晚上吃完饭发完六点的正念,再学师父其他讲法。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凑、有序,不敢出现一点的懈怠。

几年一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在别人看来,我们夫妻俩是比较精進的,我们自己也这样想的,特别是晚上发十二点的正念,从明慧网通知开始,这些年我们从未耽误过一次。每天早晨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从未间断过。我们虽然都是快八十岁的人了,但我们从没把自己当作老人看待。骑上摩托车外出讲真相,不比年轻人做的差。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年我竟然遭遇了一场重大的车祸。

我就给大家讲讲我的这段特殊经历。

七根肋骨断了

今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七点半左右,我和老伴准备去远处讲真相。当我们刚行驶到大道上,突然对面一辆轿车直接朝我们撞来,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撞翻趴在地上不省人事。老伴伤得轻,只是左腿撞掉了一块皮。当时她正念很足,口气很坚定的说:“没事!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你!”可不管她怎么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了,无意识,已经奄奄一息。过后老伴告诉我:车祸发生后,是围观的人打电话叫来了“120”救护车,把我拉到了医院,直接就進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当即下了病危通知书。这时才八点多。

将近十一点钟,我醒过来了。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哪里?这时,那个给我清理口腔的护士对我说:“大爷,你可醒过来了,你断了七根肋骨,伤得很厉害。这是重症监护室,我们正在抢救你。”我头脑完全清醒了,赶忙打听我老伴的情况。他们说:“你老伴没什么事,回家给你拿钱去了。”我一听,就想起床回家,无奈我的四肢都被绑起来了,小便处、鼻子里等处插了多根管子,全身接上了很多仪器。这时我就有了一念:“这不是病,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呆在这里。”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快救救我!”这时老伴回家拿钱回来了,还找来了几个同修帮忙。

老伴交上了七千元钱后,就和同修在重症监护室的外面发正念,也诚心的求师父把我救回家。三点钟,医生才让老伴進了重症监护室,其他人不让進。大夫很严肃的、反复给老伴讲我伤重的情况,并嘱咐老伴劝我一定不能出院,说如出院,马上会有生命危险。还说:“即使在里面,也不敢保命,如果要出院,你得给我写保证,出了人命我们不负责任。”老伴听后,马上答应,要求出院。

病房的大夫一看留不下我,很不高兴的把外面的同修放進来,他自己离去了。一个实习生小伙子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就跟在老伴身边不离开。门里面有一男一女两个实习生,同修就去给那个女孩讲真相,劝“三退”,但她不接资料。同修就把资料发给了那个小伙子,他痛快的收下了,并说他家里也有炼法轮功的。接着把A、B两个同修放了進去。医生和护士都和她们说:他伤的太重了,不能让他走了,这口气上来,下口气不一定能上来。A同修跟医生说:我哥哥在这里一点饭不让他吃,他心里不好受,也不会配合你们。他们一听傻眼了,也无话可说了,只好答应让我出院了。但是,什么担架床工具设施也不给,就让我这样子往外走。

一边的B同修有些看不下去了,说:“别的医院都供给担架,交上身份证,用完送回来。你们这里要出院怎么什么都不给,这么重的病人,让我们怎么下去?”病房的主任一听,觉得院方是有些亏理,就说:那边有个轮椅床。同修推来轮椅床靠在我住的床位上,三个同修往上搬,可怎么也搬不动我,因伤痛的很厉害,天气又热,我全身的汗水象水洗一样,两个好心的护士来帮忙也没能抬动我。A同修有些焦急的说:要有个小伙子帮个忙就好了。主任指着那个实习生对同修说:那不是有个小伙子吗?小伙子赶快过来,六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我抬上了轮椅床。

师父显神威

上电梯后,同修A一直和小伙子讲真相,到了车跟前,小伙子一看在外面车上等待的还有同修,激动的说:这都是同修啊!同修回答是,他高兴的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他把手机号、姓名都给了同修。

这时,我想上车,可是身体一点都动不了,一动钻心的痛,我想找“120”把我送回家,但同修们看我:满脸流血水,缝的伤口也流血,两手也都是血水,肺被断肋骨扎的呼吸困难。临出门时,一个大夫跟A同修说:回去一看不好,赶快送回来,实在伤的太重。B同修有些担心的说:“120”拉回去,也上不了四楼(我的家)。A同修坚定的说:坚信师父,一定能上去!可是去找“120”时,人家不去送,说只能往医院拉,不往外拉。碰上一个医院的大夫说:她认识一个能往外拉的,可怎么也找不到。同修们悟到:可能我们不应该坐医院的车,应该坐同修的车回家。结果,同修们很顺利的把我扶上了车,一路上也没有感觉遭什么罪。

到了我家的楼下,我看到有邻居们都在那里乘凉,当同修们把我扶下车,走到楼梯跟前时,我右腿会动。而左腿一点不会动。第一阶楼梯,几个人,拽胳膊的,抬腿的,费尽力气才上了两个台阶。这时,D、C两个同修在后面看着说:这哪行?这四层楼,这样的上法,得什么时候能上去?得让他自己上!听了同修的话,我悟到:我们可有师父呢!此念一出,我马上感觉身心轻松了,一步两个台阶,我好像还从来没有一步迈两个台阶的呢。就这样,我一会儿就上到了四楼,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当时,我就觉得有人在后面向上推我似的。我知道,是师父在推我。我对师父无比的感激。

回到家后,躺在床上,浑身疼痛,呼吸困难,骨折的左边身子一点也不敢动,我在心里虔诚的求师父帮忙,让我能马上起来炼功、学法、发正念。师父真的在我跟前,我虽然遭罪,却一天也没有停止炼功、发正念、学法。炼功时,虽然动作不到位,但我坚定正念,不把自己当重伤的人。大法显神威,在炼第二套功法时,过去总感觉半小时时间很长的,而这两天炼时,只感觉一瞬间就炼完了,我知道,是师父怕弟子承受不了,给我推快了时间。

炼到第三天时,左侧身体,从腋下到腿部全部呈现象黑布一样的淤青,且淤青的皮肤又硬又厚,左腿肿的直径有一尺粗,脚趾甲都乌黑,我不为所动,就坚信师父,心里一点也没害怕,有师在,决不会出任何事的。

身体一天天恢复的很快,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去医院证实法,请师父加持弟子。”结果我和正常人一样,不知道的人,根本也看不出我受过重伤。听知情人告知:因为那天我强行出院,医生没留住我们,等我们离开后,那些医生护士因受邪党谎言毒害,不明真相,说了一些对师父和大法很负面的话,说我们都是些痴东西,叫人家撞的都不行了,也不住院治疗。住院又不用他自己掏钱,在这里治疗脱离危险后再回家多好……

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正好被来检查工作的正副主任碰上了,了解了情况后,那位正主任很严肃的说:你们在这嚷嚷什么?要都象炼法轮功的人那样,这社会还好了呢!副主任也接着说:你们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出一本书能让全世界的人都来学!听到两位主任的话后,那些医生护士都闭口不说话了,想必主任的话引起了他们的思考。

神迹让人心服口服

到了第七天我去医院拆线(左眉头受伤缝了七针)。一到医院,那些医生见到了我,惊奇的对我说:“大爷,您怎么好的这么快?”我告诉他们说:“我是回家炼法轮大法炼好的。比在这儿恢复的快吧?”

不用我再多说些什么,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结果,当我劝他们“三退”时,都很痛快的退了。当时,在外面有两个来看病的人,看了我受伤时拍的CT片子,也很痛快的退出加入过的中共组织。

随后,我们又上了二楼重症监护室,还没等進去,就看到了当时护理我的那个小护士,她看了我后一愣,随后,看我身体恢复的这么快,既高兴又惊讶,我也借机和她讲了大法的真相,她很相信,感动的:“法轮大法真是太超常了!”她马上做了“三退”。

同修问她:如果不出院,在这里七天能恢复到这个样子吗?她痛快的说:“不可能!”说完,她象孩子似的连蹦带跳的跑到科室告诉同事们:“那个老爷子来了,他这么快就好了!”我们一按门铃,主任高兴的出来迎我们。同修和善的对她说:我们来感谢您!你们能为民众着想,这是你们医院良好的医德医风,我们感谢你们的善心。但是有些超常的东西,你们没有接触过。我哥哥当时是不省人事被送進医院的,现在的状况你们看见了。在外面,这样的事多去了。还有被撞成粉碎性骨折的,回家学炼法轮功,时间不长就恢复了。象我哥哥这样的,要在你们这里治疗一个月恢复到这个程度,你们肯定得到处宣扬。医学再发达能与大法比吗?主任认真的听完后,点了点头说:“是。”同修说:“才七天,恢复的这么快,你说神奇不神奇?”她连连点头说:“是!”这位主任很认真的做了“三退”。即使那个曾因不信而诽谤师父的,我们临别时,她也喜笑颜开的送我们。

回到家门口,看到很多在外面买梨的邻居,他们都知道我们炼法轮功,以前和他们讲真相都不相信,这次看到我拍的CT片子,知道我的情况后,都觉得很惊奇,也都说太神奇了,一会儿就劝退了四个人。以前反对大法的也不反对了,喜欢争论的也不争论了。这一路上,两个小时就劝退了十二个人。

通过这件事情,使我对师父讲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这个法理有了一些认识。

拆线回来,脸上的擦伤处结疤的皮很快都退下来了,掉下后,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曾经受过伤。谁看见都说神奇。

从受伤的第三天,我就正常的学法炼功,第四天就能站起来正常炼功了。大约十二、三天就能下楼来回走了,虽然暂时还不能外出讲真相,因为摩托车都报废了,身体还有点颠痛,在家中和正常人一样,谁看见都称赞大法的神奇。

向内找归正自己

这次车祸我被撞的很严重,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很快的走过来了。虽然是对方的全责,但是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通过这件事情,我深深的感到:修炼就是修好自己,一定要踏踏实实的修,才能真正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还能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一定有很大的漏自己没有觉察到。我需要赶快的归正自己。

我静下心来认真的向内找,认识到了很长的时间我光顾救人,追求救人的数量,不知不觉的起了干事心;有焦急心,资料发不完就着急,有人不退也发急;讲真相遇到说大法不利的话的人,嘴上说怕他们说不好的话造业,其实心里有怨恨他们的心;“三退”人数多时心里高兴,是欢喜心;退的少时心里觉得过不去,讲真相不是为让人明白大法的真相为主,而是以“三退”人数为重,不符合法对我们的要求。

认识到不足后,我加强发正念力度,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以法为师,把路走正。

保险公司到我家调查取证时,我和他们讲了真相,并讲了我们对这件事的态度,来人也非常的赞成大法,也做了“三退”。

到交警队处理事故时,才知道肇事者是外地人,虽然都是他的责任,他却很不情愿承担责任,住院费他不交,我们花了五千多元,他连一句话也没有说,一直不出面。处理事故时,也不搭理我们,只和交警队长说话。连旁观者都感到不平,说:伤到这样,不光要向肇事者索赔,还能评上三级残废,并答应不用我出面他给我办。因我是修大法的,我没这样做。师父教导我们做事要为别人着想,我知道他不是有意撞人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心里肯定也是不好受的,我不会讹他的。所以在处理时,我没向他索赔,也不要什么残废金,我的身体能很快的恢复到和原来一样了,又能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又能参加集体学法了,这比什么都好。

摩托车报废了,为外出讲真相,自己又花了四千多元钱买了一辆新的。真的和医院那个主任说的:“如果都能和炼法轮功的人一样,这社会还好了呢!”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发生这样大的车祸,搁个不修炼的人去医院住个两、三个月都不出来。我第一天在医院住了六个小时就花了五千多元钱,这样算下来得花多少钱呢?再加上误工费、护理费、摩托车损坏赔偿费,那得多少钱哪?我没有那样做。

通过这件事情,那个在医院实习的小同修和我们也联系上了,也有了一个学法修炼的环境了,真是感谢师尊的良苦用心。

希望众生看到我的经历,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这样大难来时命才能保!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表示深深的感恩!感谢师尊的慈悲保护,我一定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修炼圆满,跟师尊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