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个人资料点工作中的苦与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

慈悲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现在我把自己在制作真相资料中的修炼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中,我经历了被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回到家中,一直被各种人心的执著困扰着:怕再被迫害、对丈夫和孩子的情重、对婆婆有怨恨、对同事的妒嫉,以及色欲心、安逸心等等许多的人心挡着、拽着,一直走不出来证实法,更没有象精進的同修那样尽心尽力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得法修炼多年,我却没有了得法当初的那种快乐喜悦,心里的压力使自己每天都忧心忡忡,学法也不入心,发正念只是走过场,总感觉被一种无形的压力压的透不过气来。

就在这种状态下,我的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思想压力非常的大,同修来与我交流,不想见同修,也不想和任何同修接触,经常会一个人哭泣、难过。

自己修来修去怎么修成了这个样子?

担起制作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的项目

同修鼓励我精神起来,不要“在家独修”了,要溶入到大法弟子的整体中来,溶入到正法洪流中来,同时与我商量要我承担起制作真相资料。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一位同修找到我做项目,主要负责大法书籍和《九评共产党》的制作,因本地资料点很少,真相资料还勉强可以供应,大法书和《九评》基本都是外地同修供给。我们要负起责任,不能总依赖其他同修。

听了同修的话我就想,同修能找到我,要我做大法真相资料,这可能是师父要我做的,说明师父没有放弃我,我立即就答应了,说:“那我就做吧!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是师父让做的,只要是救众生需要的,只要是同修需要的,我就做,决不迟疑。”

虽然当时的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按照法的标准要求差的很远,但就是当初的那一真念,发出的那个正念,在师尊的慈悲保护和加持下,我真的就承担起来了这个项目,而且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完成项目中要修心

我开始着手买机器,资金由我自己出。我家有一辆轿车,我自己开车去县城里买回两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和一些必需的耗材,同修给我带来了以前作资料的同修用过的一台小型裁纸刀,和同修们经过周折从外地买回来的一些大法书的书皮。同修又带我去城里一位做大法书的同修家,学习大法书的制作过程。从此,一朵助师正法的小花在我家盛开,同时也开始了我的一段助师正法的历程。

我开始信心满满,因原来在单位上班时做过一些打印的事,故操作电脑和打印机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话虽这样说,证实法的事可没那么简单,实际做起来困难就一个接一个的来了——打印机卡纸了,费了半天的劲好容易弄好了,可打印出来的东西太脏了!找到原因,打出来的字干净了,没印几张又不出字了,又费了半天劲才知道是粉盒没粉了。不会换碳粉,就得去作资料的同修家学怎么加碳粉(因为不能打电话问)。回到家按照同修告诉的办法做吧:从工具箱取出小锯条和十字螺丝刀,在煤气灶上把十字螺丝刀烧红了以后,在废粉处烫个孔,把废粉清理出来,用胶带纸把孔封住,再用小锯条把加粉口打开,把新的碳粉加進去。粉是加完了,再一看,手上、脸上都是碳粉,屋子里一地的碳粉。

清理干净再开始工作,哇,打印出来的是脏的!哎……忙忙碌碌的好几天,连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却没打印出几页可用的,面对着那些废品,就差哭出来了,怎么这么难哪!

同修关心的过来看看我这情况如何,一看我这样,就与我在法上交流:做真相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同时也是开创自己修炼路的过程,学法要跟上,要重视发正念。和同修交流后我静下心找自己,找到了自己做事没有耐性,急躁的心很强,做什么事只要不合我意就生气、着急;有自以为是的心,觉的打印资料这没什么,难不倒我,没有认识到助师正法的事是何其神圣、庄严,不是常人的事,自认为会一点,知道一点就可以了,再说这不是个简简单单的技术问题、能力问题,而是需要用心去做的。

找到自己这些心后,就学法归正。告诉自己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急、不躁,就是静下心来看看是什么原因,如果不是机器的原因,那就再来看我自己。我自己一点都不动心了,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要求自己静心、用心,想到自己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正法中的事,就应该认认真真对待。当归正自己后,再看打印出书页就干干净净的了,机器本身什么问题也没有了,我真的太高兴了,激动的连连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加持!

不在法上修自己,没有师父的加持,我真的做不了呀!

两台机器终于能顺畅的工作了,打印是没问题了,可给书皮封膜又遇到了难题。这是我以前没有做过的。开始封的书皮不是打褶了,就是错位了,连皮带膜浪费了很多。心里那个急呀!因为我知道做大法书用的书皮纸是同修经过很多周折才弄到的,就这么一张一张的被我浪费掉了,太不应该了!

做大法的事可真不容易呀!再找自己:还是性子太急了。回想自己在单位上班的时候,既不耍奸,也不偷懒,做事动作非常的快,非常麻利,看谁干的慢一点,我就叫人家让开,我来做!多年来形成了做事雷厉风行,速度快,不拖沓的习惯,看不惯别人的慢。现在修炼了,暴露出了我的这些个隐藏的自以为是和急躁的心,不符合法,所以越是想快一点做,就越是出问题,越急越不行。当我把心静下来、稳下来,悟到不能急,这个急是人的状态,是常人心,做大法的事,是最神圣的事,所以,必须用符合大法标准的心态来做这神圣的事才行呀!悟到了以后,心不再急了,再拿起纸来封膜都能封好了。哎呀!修炼真的没有小事呀,不管什么事,师父都在利用它来提高我的心性呢!

有师父加持 再难也难不倒我

那时我已经退休在家,丈夫上班走后,就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我家住五楼,往楼上搬耗材,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个小事。楼层高,我人又瘦又小,往五楼搬整箱整箱的纸是需要些力气的。我着手做真相资料,丈夫虽然没有坚决反对,可也不太支持,况且他在家的时间不多,我基本指望不上他。这是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是大法弟子应该自己做的事情,我也不能指望常人做,必须自己来做。我决心自己搬。

当邻居们上班后或下班午休时,或者晚上人们开始休息的时候,我就开始往楼上搬我买来的东西。有个同修试了一把,她说:“不用说搬了,连挪都挪不动!”

我先求师父加持,然后屏住呼吸,猛一使劲就把一箱纸从楼下的车库一口气儿搬到楼上房间里。在搬的过程中,当我上楼腿感觉抬不起来,胳膊发软,整个身体坚持不住要垮下去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请加持弟子啊,我得把这箱纸搬上去,还得快,不能让人看到呀,请求师父给弟子力量!”我就这样的求着师父!果然五层楼上去了,放下箱子,赶紧对师父说:“谢谢师父给我勇气,给我力量!”

有一次,真相资料做完了,天黑下来,我想赶紧把资料都给同修送去。这次的箱数有点多,起初丈夫答应帮我搬下去,刚开始搬,为一点小事他生气了,一甩手走了。想必大法弟子的事,就应该大法弟子自己做,我就一箱一箱的从楼上往下搬,等到最后一箱搬到车上时,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简直就要瘫在地上一样。我流着眼泪在心里说:“师父,我真的实在太累了!”

还有一次,把真相资料装在了一个大一点的箱子里,正好装完,当时装的时候就想,这么大的箱子装满了可能会太沉了吧!因为车就在楼下停着,想尽快的把资料拉走,也没多想,就把箱子装满了。往起一搬,太沉了!我把它搬到门口,就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把它搬到楼下,就想,用肩扛下去吧!我就使出全身的力气猛一下,真把这大箱扛到了肩上了。

我开始往下走,这时就感到两腿发软,头重脚轻,而且我在往下迈步的时候整个人往前倾,我立即告诉自己要稳住,不要倒下,告诉自己的腿,一定要站稳,一步一步的稳稳的往下挪,同时,求着师父给弟子力量!不要让弟子趴下呀!就这样颤颤巍巍走出单元门。一看,有两个人正站在车的不远处说话呢,我想,不要引起他们的怀疑,刚想完,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轻轻松松的把箱子放下,看似很轻松的把箱子搬到后备箱里去了。

今天回想起来都觉的不可思议,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如果不是我修炼了大法,这个事我是不可能做的到的。所以有的时候想,邪恶想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它怎么能迫害的了呢!邪恶的手段就是恐吓、诱惑,而大法弟子们是用根植于大法中的心在做,所以在真正的大法修炼者面前,邪恶总是徒劳的。

就这样,这些年来,不管是往楼上搬运耗材,还是往楼下搬运制作好的真相资料和大法书,基本都是我自己做,不管是严冬还是酷暑,就这样的做着,满头的大汗,喘着粗气,看似辛苦,内心总是充满快乐和幸福。现在我的两只胳膊还长出坚实的肌肉来了呢!

责任与感动

有一次,同修要六套大法书,我想,现在新得法的学员这么多,这是师父慈悲众生,给众生得救的机会,也是同修们辛苦讲真相的结果,所以在我这里决不能耽误了。我就立即行动起来,几天下来,都是从早上一起来,一忙就是一整天,有时是上午觉的口渴了倒上水放到桌子上,等到晚上得停下来做饭了,才把水喝了,吃饭基本上是一天吃一顿,丈夫出差不在家我就几天都不开伙,冰箱里有什么就将就着吃一点,这样省下了很多的时间。

大法书制作的后期,我在折书皮的边时,就觉的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脖子上像绑个木板似的,感觉到胳膊和手不听指挥了,书皮都折不了了。我赶紧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实在是太累了,弟子得休息休息了!”我就跟在床上躺着的丈夫说,“不行,我太累了,我得休息了。”手中的活刚放下,人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醒来后接着把大法书做完。当把六套大法书整齐的摆放在桌子上的时候,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丈夫看到我流泪,问我“为什么哭?”我说,“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一个劲儿的止不住的往下流。

后来同修跟我说,当几个同修看到这些崭新、整齐的大法书时,也落泪了。

同修都说:“大法弟子在现在的这个环境和条件下能做出这么好的书,来之不易啊,我们一定要珍惜呀!”

化险为夷

一次在给同修送资料的途中,突然看到警察在做安检,虽然离警察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能看到警察在检查着前面车的后备箱,让车主打开包裹翻看着。这来的也太突然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的心脏急速的跳着,象要蹦出来一样,整个身体象有很大的电流在通过一样,两条腿呀酥酥的,心里想,这跑不了,也不能跑!心里已经慌乱的不行了。

这时我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谁都动不了!”同时在内心大声的呼喊着:“师父呀,绝不能让警察动资料,绝不能让他动,绝不能让他动!”两个警察检查完了前边的车,正在向我摆手,示意我把车开过去。车开到警察跟前,警察很礼貌的向我行礼后,说:请出示你的行驶证和驾驶证。我微笑着说:好的。慌乱中我把我的钱包递了过去,警察说,要你的驾驶证。我说对不起啊,驾驶证和行驶证在这里。这时警察要求我下车打开后备箱,我不慌不忙的下了车,把后备箱打开,警察看着这两个箱子,其中的一个警察用手摸了摸,说:“走吧!”我微笑着说:“好的,谢谢!”警察把证件还给我,我上了车,双手抓到方向盘的同时,眼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我边开车边大声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没有师父的保护,今天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了!

就这样我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过后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为什么遇到这个事?我找到:我认为自己堂堂正正的参与诉江了,我没有怕心了!通过这个事,师父让我看到自己那个怕心还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呢。

修炼不是想当然的事情,真得实实在在,踏踏实实的修自己这颗心,真正的在法中提高上去才行呀!

在整体配合中提高

这几年,我基本上是自己一个人修炼,但我也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因为我知道,说是自己在家修,其实不是我一个人在家,师父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修,天上无量的众神也都在瞪着眼睛看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所以,虽然是一个人的环境,也尽量的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在做资料的过程中,要么就是背《洪吟》,要么听师父讲法,要么就是发正念除恶,总是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心要保持纯净、纯正,去除人念,只要正念。

原来认为自己每天休息的太少,所以有一段时间早晨炼完功发完正念后,会倒在床上睡回笼觉,后来出现严重的干扰,就多学法,转变观念,发正念清理一切不正的因素。以后虽然每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却一直精力饱满,什么事都不影响的,从这一点上来讲,大法弟子就已经很超常了,常人身体是不可能承受的了的。

现在自己已经很成熟了,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耽误。该配合整体做什么事情,也努力配合去做。如,有同修过病业关需要帮助发正念;有同修过心性关需要交流提高;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发正念,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感受着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感受着大法弟子们的无私和慈善,大家都能像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这样去对待。同修们的宽容和善良感动着我,也使我有了很大的提高和升华。

几年来,我在完成所担负的资料项目的过程中,也走出了自己修炼的路,从购买耗材,到维修机器,基本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当地的同修只是告诉我需要什么,需要多少,什么时间要就行了,我基本都能保质、保量按时把同修所需要的送到同修那里。其它地方的同修如有需要,我也会及时的制作好,或是给同修送去,或是同修来拿。我想,只要是师父要求做的,只要是正法中救众生需要,只要是同修需要,我就做,不分哪个地方,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应该无条件的圆容师父要的,没有其它的想法。

在我做这个项目的初期,因为原来遭受迫害而让丈夫非常的担心,所以有的时候会对我造成一些阻力,但是,我坚持只要是师父要求的,大法弟子需要的,就是我应该做的,什么都影响不了我做我该做的事,我就这样坚持着。几年来丈夫也在发生着变化,由原来的担心、害怕,慢慢的也在帮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现在,象购买耗材、来回的搬运,包括给同修送资料,他都在帮着做,而且也跟着我一起学法炼功,而且也开始用心的背法。他也真正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伟大。

向慈悲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指正。

谢谢师父!
与同修共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