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保定市蠡县各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也不出示手续和证件,不由分说地就给法轮功学员照相,问还炼不炼法轮功。这些警察和协警(很多都是临时工)为了完成任务,表面上很和善,说上面非要来,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很多时候还是不由分说的就给法轮功学员照了相,然后就走了。

这些参与所谓“清零”的中共人员严重违反《宪法》、《刑法》、《刑诉法》、《警察法》等相关法规,侵害了公民的住宅权、肖像权、个人隐私权、信仰自由权等权利。

1、蠡县城南代庄村法轮功学员赵冬雪被不法警察骚扰

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两个穿警服的警察到蠡县城南代庄村法轮功学员赵冬雪家,赵冬雪的女儿在家,他们问:你是赵冬雪什么人,冬雪女儿回答:她女儿。又问:你妈现在还炼法轮功吗?他们说:不炼了到大队开个证明。他们手里拿着一张纸有人名和身份证号。

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韩红斌和另一个警察到代庄村法轮功学员赵冬雪家敲门骚扰、录像,问赵冬雪还炼法轮功吗?韩红斌要求赵冬雪开门。赵冬雪拒绝开门。说:“给你们开门干什么,就是要给我录像吧。”他们说:“这也是上头让我们干的。”赵冬雪说:“你不觉得这是违法的?”他们说:“就违这一回法吧”。韩红斌再次要求赵冬雪开门谈谈。又被赵冬雪拒绝,他们才走了。

蠡县城关派出所:电话:0312-6211746
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 韩红斌 电话:13303120723 18831222226 警号:045011

2、蠡县城南代庄村法轮功学员李维信被不法警察骚扰

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上午,警车停在蠡县城南代庄村法轮功学员李维信家胡同口,两个穿警服的警察打听李维信家住哪,见李维信家没人就走了。

之后邻居惊恐的几次找李维信,问怎么回事。李维信解释后,邻居才释然。在2018年是蠡县城关派出所韩红斌和另一人在李维信家骚扰。

3、蠡县北埝乡七器村法轮功学员王喜顺被骚扰

二零二一年七月底,有三个人到蠡县北埝乡七器村法轮功学员王喜顺家,问你们聚会吗?又问有书吗?

北埝派出所:6039726所长展鹏飞13832285866

4、蠡县南庄镇南庄村法轮功学员宋彦玲被骚扰

二零二零年大概时间七月底八月初,南庄村村干部杨万庆到宋彦玲家,强行给宋彦玲照相,宋彦玲说:别照了,并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走时还有两个人在外面,有个黑车。

南庄镇:
电话:6042120
张敬钊6042120 13931212586
马建民13833280158

5、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赵丽梅的弟弟赵彦军

二零二一年七月中旬左右,蠡县警察去法轮功学员赵丽梅的弟弟赵彦军家问她姐姐在哪?最近几天再次去他家骚扰。警察不出示证件,不说明执法的依据和理由,随意侵入民宅,这是执法犯法的严重侵权行为。现在赵彦军已经酒精中毒,多日不吃饭,警察的违法行为给他和他的家庭带来很大的伤害。

法轮功学员赵丽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家庭破裂,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就反复多次的骚扰、恐吓赵丽梅的弟弟赵彦军,赵彦军本来就不结实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

赵彦军多年来受到姐姐单位、公安局、派出所等多方面人员的骚扰和恐吓,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和伤害。经常是借酒消愁,最后发展成酒精中毒,经常叫120车抢救。就是这样的一个病人,蠡县城关派出所警察不听劝阻,反复去他家问他姐姐和母亲炼功的事?还开着警车去,却不亮明身份和证件。警察的违法执法给他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和伤害,在邻居中也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二零一八年夏天,当赵彦军已经十多天不吃不喝时,城关派出所警察高飞等人还给他打电话,逼他给他母亲(法轮功学员)录个视频,发给他,被赵彦军严厉拒绝。

6、蠡县小陈乡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邓兴敏

二零二一年五月,蠡县小陈乡派出所所长魏立杰问法轮功学员邓兴敏还炼不炼法轮功,兴敏说:炼。魏立杰说:你就不行说你不炼了啊,兴敏说:这么好为什么不炼啊。魏立杰就走了。

小陈派出所的张占根问兴敏:你丈夫电话是多少?你孩子电话是多少?兴敏没告诉他。

小陈派出所的张小强犹犹豫豫的又想给兴敏说,又不想说,最后他说:我给你照个像。兴敏说:你别照。张小强又说:给你录个视频。兴敏不同意。他拿出手机就录,一边录一边问兴敏:你还炼吗?兴敏不回答,张小强就说:你说炼也行,说不炼也行。兴敏不回答,张小强就说:你快说啊,说炼不炼都行。

小陈乡派出所所长 魏立杰 电话:133 3312 8899
小陈乡派出所 张小强 电话:155 3320 3667

7、蠡县大曲堤乡法轮功学员崔桂金被骚扰经过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钟左右,蠡县曲堤乡派出所三个人,在大曲堤乡法轮功学员崔桂金家门外问:“这是文通(桂金的丈夫)家吗?”接着就进她家来了,其中一个年轻大个子,一个岁数大点的,还有齐小建,他是大曲堤村人。齐小建从九九年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有一段时间回家做买卖,现在又回来继续参与迫害。他们一进门就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没别的,就是问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

他们手里还拿着一张纸,上面有其他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崔桂金对齐小建说:“你戴着口罩我也认识你,你是小建。”那个大个子是个书记,他在大曲堤村开过会。 崔桂金说:“你们现在还干这个对你们和家人一点好处都没有。”齐小建说:“我们找过了就行了,我们忒忙。”他们就往外走。崔桂金跟到大门外,问:“谁让你们来的?”那个大个子说是“上边”。崔桂金说:“上边是谁?”他说:“共产党。”崔桂金说:“共产党贪污腐败,很多高官跟党走都进了监狱。”大个子用手机给崔桂金照相,崔桂金说:“不经过我同意,私自照相,你犯法,你给我删除“。他说:“我没给你照上,我删什么?”崔桂金指着警车说:“你们开着警车,不穿警服,这样执行公务,你们是执法犯法,你们三个以后千万别干这个事了,我真的是为你们好啊。”

8、蠡县大曲堤乡东庞果庄村书记骚扰法轮功学员边玉辉

二零二一年四月份,大曲堤乡东庞果庄村书记边九晚上给边玉辉打电话说:为法轮功的事,省里来找,回访一下,打个招呼。说把边玉辉接出去,不叫他们来村里。边玉辉说:不行,别来找我,我不接受,你们说话不算数,我没找你,你还来找我。边玉辉没答应他。第三天,边九叫边居里给边玉辉打电话,让边玉辉“配合”他们回访,边玉辉说:不行,绝不配合,他们说一套,做一套。也就不了了之了。

过了几天,一天早晨,边九到边玉辉家说:嫂子,给点面子,也为了孩子的将来,配合一下。边玉辉说:不行,不放他们这一码,放了这回还有下一回。边玉辉不配合他们。边九又说:你有身份证吗?边玉辉说:有,我拿出来你看看行。边九看了看,想带走边玉辉的身份证,边玉辉说:不行,你不用再想招了,没别的事把身份证给我。边九无趣的走了。

大曲堤派出所警察电话:
田春花:18774914110
郝志刚:18684890667
杨思:18874734123
饶军:13574874110
周行:18874086929

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公务员法》第九章第六十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不但违宪违法,也违背了社会正义和良心道德。在不久的将来,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所以为了您与家人的平安幸福,请您明辨是非。共产党搞了几十年运动,都是挑动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等到运动末后再把开始被利用的人都收拾了。真心希望蠡县参与所谓“清零”的人员:为了你及家人的幸福平安,不要再参与迫害,退出中共邪党一切组织,千万不要再干别人牵驴你拔橛子的傻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