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车祸后的所做所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上,我去街里帮同修接货物,骑着自行车从北往南,准备通过一条马路时,我看道上没人没车,就准备骑过去,走上过道一半时,从西边快速过来一辆四轮电动车,车后的挎斗一下就刮到我的自行车前轱辘,就听“咔嚓”、“咔嚓”响,把我的自行车刮倒在地,我也被仰面朝天摔在地上。但是,我意识清楚,就是身体动不了。

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没事,我有师父,我心里就喊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一遍一遍的念。这时,开车的司机跳下车来,他还埋怨我:“你不会刹闸啊?!”并要把我拽起,但我站不起来,我的腰动不了,只是双腿跪在地上。我双手扶着双腿,慢慢站起来,腰还是很痛,但我向那人说,你走吧。那人就赶紧开车走了,好象走慢了,都怕我后悔再找他。

接着,我心里就一遍一遍喊师父救我,我没事,我想到了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我慢慢的靠路边,找个地方坐下,心里发一会正念。看到有同修在不远处,我就起来,慢慢的走到同修面前,和同修说了刚刚发生的事。同修加持我,说:没事!你这是还了一块大业。接着,同修问我:那车呢?我说,让他走了。同修又问:你给他讲真相了吗?我说没有。同修没有因为我没利用机会讲真相而指责、埋怨我,而是正念加持鼓励。

说实在的,我当时主要想的是师父救我,还有《转法轮》中“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那部份的法理,以及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等相关内容。我的悟性那时还停留在我不讹人、我是修炼人这一层次上。

就这样,同修用我的自行车推货,没让我骑,鼓励我乘公交车回家。下车后,我用我的小背兜带勒着腰喘着粗气,爬上了楼,心里发着正念。入家门,换上衣服,就上床了。躺在床上,不停的发正念、背法,心里想,休息休息就好了,没事。

说是没事,可这一躺下,这一夜,腰一动就疼,不能翻身了,就只能平躺的,但我知道我没事,就是不敢动。一动疼啊,那是真疼啊。但我慢慢的挪动下地,上厕所能去,直不起腰,就弯着腰,双手拄着双膝,迈小步,回到卧室爬上床,慢慢的头先着枕头躺下。

第二天,好几个同修来我家,和我学法,发正念,我就给同修一把我家钥匙,有人来,她给开门,这样都方便些,因我老伴在外干活。头一天学法,我坐不起来,我平躺着念法,我心里想这对大法也不敬啊。第二天,我躺不住了。我不能坐,我半跪半趴着,大法书放在床上,底下再放个大枕头,我就能翻书页。

就这样,一天,两天,第三天,我背靠着被子,坐着学法,有个不常来我家的同修和我交流一会,她鼓励我下地炼功。我当时真坐不起来,硬坐。我们炼打坐,坐不到二十分钟,我疼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汗水和泪水一块流。同修一看我不行,就不炼了。

但是同修还是不放弃,再让我下地走走,那我就试试看,弯着腰,手拄着双膝,一步一步的走,慢慢直起腰,但腰得系着护腰带,勒的紧紧的,能用上劲,直起来。同修都给我加正念,背诵师父的法,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了好几圈。

我和同修又炼了第一套功法和第三套功法,当时炼第一套功法时,炼的动作都不到位,抻不了,金刚排山,手也推不出去。就这样,慢慢的炼完,同修到时间该回家了,我也累的上床躺下了。

我当时被车撞倒在地上时,我的头有个包,大腿上有个大紫包,两个胳膊肘有一个出血了,有一个没出血,青紫了,腰脊柱突出,小腹肚肠子疼,两胯骨酸酸的不会使劲,根本就没劲,两手和两脚能用上劲。

同修走后,我躺在床上,第四天,我又不能动了。这一夜,哪都疼,不敢再动了,我就不停的发正念。我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的这个样都是不正确状态呀,我要归正,咋归正?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在心里开始向内找。

这一找,找出好多人心,都没修下去。名、利、情。还有妒嫉心、懒惰、爱享受、怕吃苦。有时起早炼完功,发完正念,还爱睡回笼觉,没有严肃对待自己的修炼,经常放松自己,这能是个小事吗?在利益面前,爱占小便宜;我虽然卸载了微信,但有时间,就看我老伴的手机,在网上购物,看到网上东西便宜,就买。

我学大法了,我知道修炼人是不看重名、利、情的,在修炼中,要慢慢去掉这些的,可我向内找,我啥都没去掉,我这些心都在。

师父说:“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1]我没有在时间上抓紧修炼,时时在浪费时间,经常把时间浪费在网上购物上,这是多大的罪过。

当我认识到我这些人心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就把我的业消掉了,我的腰不那么痛了,我能翻身了,去卫生间时,下地也不那么疼了。但还是站不直。师父看我的悟性差,就把法打到我的脑子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

啊,我是修炼人,我不怕苦,我的脊柱哪能弯呢?不敢直起,还是怕吃苦、怕疼。我就这个样,是个修炼人吗?我这个样弯着腰,怎么是大法弟子的形像?自己问自己,不能。不能,就直起来,我就直起来了,直起来,回到卧室上床了。坐那,开始发正念。发半个小时后,躺下,就睡着了。

早上起来,开始慢慢的炼功,炼第一、第三套。白天学法时,能盘腿坐着学法了。通过每天大量学法,一天一个变化,再加上炼功,我炼功能炼哪套,就炼哪套。到二十天,我就可以在屋里来回走了,五套功法都能炼下来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第二十五天时,就有同修大姐带我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去了。这都是在师父的看护下,才能走出这场魔难。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可能真的没命了,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在这里。我要感恩伟大的师父慈悲苦度。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走好正法路,修去更多的人心,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后记

在整理这篇稿件过程中,我与一同修交流时,针对自己遇到的这次车祸,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大夏天的,我穿着单衣单裤,被快速的四轮电动车刮撞,从自行车上甩出,摔在硬硬的马路上,只是头上起了个包,胳膊擦破了块皮,二十几天,就啥事也没有了。既没伤筋,也没动骨,应该说是奇迹了。实际上,了解实情的人都是这样看的。

可是我们联系师父的讲法想一下,师父讲的参加讲法轮功学习班的太原老太太,被车撞的重不重?!可是她连皮都没破。为什么会这样?与同修交流,得出的一个重要理解是,作为大法修炼者,现在是正法修炼时期,对修炼者的要求高了,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而那时候,二十六、七年前,一个太原老太太让撞她的人走了,不讹他,知道学大法了,要做个好人,实际就挺高尚了,当时的一念可能是金光闪闪的;而今天,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仅仅让撞自己的人走了,就远远的不够了。在此向慈悲的师父忏悔:弟子没有证实大法,弟子没有把握宝贵的机会向世人讲清真相,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