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证实大法

更新: 2021年09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最近几年修炼中的几件事。

1)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

我父母自二零零四年来美后一直和我住在一起。我母亲(同修)在二零一四年因病业关离世。我父亲不修炼,但对大法基本是支持的,在国内时,警察来抓我妈时,他还曾经义正词严的喝退了警察。但在我母亲离世后,他对大法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埋怨是因为我妈那年冬天去投神韵特刊冻着了、累着了而导致的病业。他开始说对大法和师父非常不敬的话。新唐人、大纪元都不看了,一听到神韵就说不好的话。

我用我能想到的道理都跟他解释了,无论是用大法中常人这一层的法,还是常人医学中的道理都讲遍了,可是一点都改变不了他。我们之间关于这件事的对话全部演变成争执,我说我的,他说他的,双方都是越说越来气。最后我说:你要再说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会遭报的,对你自己不好。他说:我不怕遭报。

我决定静下心来给他写一封信,针对他所有的误区,以常人能理解的方式去破他的结,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之所以用写信的方式是因为我很难不被他打断的系统的讲,话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一天早上上班前我把这封十页的信留给了他,并说希望他能看完。下班回来以后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没有主动再提,因为该讲的话都写在信里了。我感到他的态度有一些缓和,但并没有根本的改变。

之后我们之间依然如故,几乎没有办法提起法轮功的话题,有时想旁敲侧击的讲一讲真相都马上会被他顶回来。并且我发现他经常看中共攻击大法的邪恶网站。我于是屏蔽掉了那些邪恶网站。

我参加集体学法回家他也会骂,有时我在家炼功,他听到音乐声也过来让我把音乐关掉。我非常生气的对他说:这是我的房子,你不愿意住你可以走。他说他要回国,但我又不想让他回国,那样他就彻底没救了,而且他会到亲戚朋友中说大法的坏话,造业会更大。

我不断的反思,我为什么改变不了他,自己身边的人都救不了。我觉的我说的都很有道理啊。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从小到大,我都和母亲的感情很深,但和我爸就没什么感情,而且发自内心的瞧不起他,觉的他在外面没本事,在家里又很懒,什么活都不干,脾气还挺大。但他人不坏,也不喜欢共产党,连少先队都没入过。他也曾经看过大法书并炼过一段功,但因不相信超常的东西,自己的病又没好,就放弃了。在这方面我也看不起他。

想一想带着这样嫌弃他的心去跟他讲道理,能有好效果吗。师父说:“其实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你讲出的话带有你所有的思维。你在常人中各种七情六欲,甚至于你执著的东西很多,你讲出的这一句话中都带有复杂的思想,就使你的话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很分散。”[1]

“讲真相不止从道理上说清。你们知道吗?常人和常人之间讲道理的时候,很多时候也不是真的从理上说清的,是他讲出那个东西打过去了,把对方的想法给压住了,对方才听了他的,才信了他说的。有很多人会看到这个东西。和常人讲真相的时候,你的能量会解体那些偏见,会使那些不好的东西、他头脑里不好的东西解体掉,本身不就是救度吗?你要不修炼你哪有这个能力呀?”[2]

我知道我得从根本上去掉我对他的观念,放下我心中对他的要求,关心他,真正的修出慈悲心来。

二零一八年他让我带他去一次欧洲,我一开始非常的不情愿,因为要浪费一周的时间。但同修劝我还是要符合常人状态,我就买了去法国的机票。那时他已经出现了老年痴呆症初期的症状了,腿脚也不灵了。

巴黎的大街上,观光的游客大都是情侣。而我带着一个腿脚不灵,时不时把法国当作加拿大的老爸,在浪漫之都一点也不浪漫。一天在旅馆里他把大便拉在裤子里了,我给他清洗干净,换裤子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谢谢你”,这是我第一次听他以这种口气对我说谢谢。我说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吗,他说“哪那么多应该的啊”。我说:要谢你就谢谢大法吧。他说:好,那我谢谢大法。那一刻我知道他改变了。

现在由于老年痴呆症,他已经不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了,他认为我是他弟弟,但他还记得师父的名字。有一天他问我:李洪志先生最近怎么样。我听了一怔,因为他以前从没在师父的名字后面加上“先生”两个字。现在每天早上吃过饭后,我把《普度》音乐打开,问他每天第一件事是什么,他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什么都忘了,能记住这句话就够了。

现在经过一年多每天念九字真言,他从年轻时就诊断出的、得了一辈子的遗传性高血压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他现在生活中的吃喝拉撒我都要操心,在照顾他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规律,一旦什么时候我不耐烦,心里开始抱怨生气了,他第二天通常就会把大便拉到裤子里,而他自己是不知道的,我就又要花上一个小时来给他收拾。而在我心态很好的时候,他很少会把大便拉到裤子里。我知道这不是他有意这样,因为这已超出了他的智力范围。就是以这种方式让我彻底去掉抱怨心,要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师父说:“特别是在正法期间,所有宇宙中的正负生命都想在这次正法中能够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层层无量巨大的神,特别是它那些个世界的众生,因此它们都在世间、三界之内插了一脚,它们能失去这万劫不遇的救命机会吗?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著,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3]

2)去掉名利心

我十几年前离开大学教职找工作的时候,在两个星期内获得四家单位的录用。我没有选择薪水最高、名声最好的那个工作,而是决定去一个离家较近的非营利机构,因为我觉的那儿的工作会时间比较灵活,工作也会比较轻松,白天比较容易请假去讲真相。但我也知道这个工作没有什么发展的空间。当时我觉的自己的名利心都放下了,一切以大法为大。

几年前,公司有一个项目花了十五万美元雇用了一个有名的数据公司来做,之后每年的维护和更新也要花不少钱请外面的公司来做。后来我主动提出我可以来做这个项目,而且可以比外面的公司做的结果更好。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上了一些机器学习方面的课,用了一些比较新的算法,做出来的模型结果的确比外面公司做出来的要好。可一位不懂技术的主管不相信我的结果会比外面公司做的好,而且质疑我采用的一些和外面公司不一样的做法。

市场推广后证明了我的模型预测结果是好的,达到了预期。但除了一些同事的表扬之外,公司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示。我开始心里有些不平,觉的自己主动为公司省了这么多钱,而且结果更好,却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心想这个地方太不尊重人才了,开始想是不是该换个工作了。还花了一些时间上网看别的工作机会。

我甚至给自己找了很多在法上的理由。我的同学中有在知名软件公司做技术总管的,有在大银行做副总裁的,我要有一个更好的头衔会更好的讲真相救人等。当然这样的理由表面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我知道自己内心深处是名利心起来了。

师父说:“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4]。

我也深知换一个在常人看来更好的工作,也许可以多挣几万元钱,但工作量会超出我现在的工作至少两倍。常人还说,时间就是金钱,而对在这么宝贵的时间中救人的大法弟子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我真正需要的就是时间。我最后决定不再找工作了,但这颗心翻腾了几个月。

我反思自己为什么表面上觉的已经放下的名利心会翻的这么厉害,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退步了,精進心不如以前了,学法炼功都跟不上。

我从二零零六年开始背《转法轮》,按理说随着背的遍数的增多,应该背的越来越快。但我并没有,主要原因是背的时间少了。由于自己没有坚持一个固定的时间,经常由于各种各样的事情把学法推到后面去了,学的时候又困了,又时常在网上浪费很多时间。我知道这种状态是很危险的。

明慧网在二零一四年有一个系列文章《渐悟状态中看到的长期病业(一)》,里面指出了很多学员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我读了那个系列文章觉的很受益,其中指出的一个现象是“表面精進,实质懈怠”。我觉的我就有这种情况。

我有时在想为什么有很多得了绝症的人炼了大法就都好了,而有些学员病业关没过去却走了。那些得了绝症真心修炼(而不是为了祛病而炼)的时候,他的心性是从一个常人一下子升华到一个修炼人,那是一个多大的飞跃,那他的身体就会出现相应的那么大的变化。同样的,我们在病业关中要想走过来,心性也要有相应的提高,身体才会出现那样的变化。

而心性提高的功夫在平时,师父说:“人的一念是有长期修炼做基础的。”[5]如果平时修炼中有欠债,在关键时候想一下子补回来是很难的。

师父说:“就说我们这个功虽然修的很快,他的有生之年修炼够不够用?严格的讲,对任何人都是够用的,多大年龄都是一样。但是有一点,我们一般人是把握不住的,你嘴里说能把握住,你实质上还是把握不住,因为你没有修那么高的境界,你的心没有达到那么高的标准,所以你把握不住。”[6]

我现在每天晚上和几位同修在网上固定时间学一小时的各地讲法,这样四、五个月就可以把所有四十几本书都读一遍。因为背法没有办法和别的同修的读法同步,我还需要自己固定下来时间来背《转法轮》,这是我要突破的。

3)改变思维

我从小就是一个心思比较重的人,什么事都好琢磨,好钻牛角尖。思想也倾向于负面思维,容易向不好的方面想,很容易担心各种事。学的是理工科,又很喜欢钻研,在实证科学中形成了很强的那种逻辑推理的思维方式。

在修炼中我发现这些思维习惯和思维方式严重的障碍着自己,很多时候都意识不到。由于不自觉的用知识分子学理论中养成的习惯来学法,很多时候都是在思想中兜圈子,在执著中去执著,而不是实修。例如想象在矛盾中如果生气了,然后怎么去忍。殊不知“忍不是生了气才去忍,而是根本就不生气”[7]。想象自己如果遇到了什么魔难或病业后面对可怕的后果自己怎么能放下,而师父说:“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8]“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8]

一位同修在指出我的问题时说:“这样的思维使自己生活在自己营造的一个修炼假相中,木马转圈而无法升华。”我一开始还不太认同,后来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在对法的理解和去执著心的过程中,我也很容易陷入那种套公式的逻辑思维方式中。爱因斯坦曾说:“直觉是赋予我们的神圣礼物,推理是我们的忠实仆人”。“仆人”就说明我们想用的时候用,不想用的时候就不用。我们是支配仆人的,而不能被仆人支配。在常人工作中,尤其是科研中,当然要用逻辑思维。但在修炼中那种套公式的逻辑思维方式就是严重的障碍。

随着放下心来大量的学法,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有了一些变化。我不象以前那样总是带有很多目地心的修炼,对“无为是大法”[9]有了更深的理解;不在自己想象中修炼,而是实实在在的“做到是修”[10];不再一有什么问题马上就往负面的方向想,至少能抓住或分清那个负面思维的念头;也不再那么容易陷在一个逻辑当中钻牛角尖了。

而这种变化是人为的想怎么做达不到的,在执著中去执著是去不掉的,在钻牛角尖的思维状态中想怎么不钻牛角尖也是徒劳的。就是放下心来多学法,溶于法中,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在变化着。

当然我还有这个思维方式,因为实在是根深蒂固。但随着不断的学法和修炼,我想会逐渐减弱的。修炼中就是在渐渐跳出人的思维方式与结构,最终达到神的思维状态的。

4)提高专业技能

在向西方社会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有的同修经历了很惨烈的迫害,但讲出来的故事却不怎么打动人,而有的同修经历的迫害不那么严重,但讲出来的却很令人动容。这就是一个表达和沟通的能力问题。

我比较注重提高自己的英文写作能力,在开车时听法效果不是很好,因为不入心。我就买了一些有关英文写作和提高沟通技巧的语音书籍,在开车时和带我爸散步时听。我已经听了差不多有十本书,有很多收获,吃饭时也看几页英文写作的电子书。同时在读英文大纪元和其它媒体文章中看到精彩的句子时,也把它记下来。日积月累就会有很多提高。

5)结语

大约二零零二年左右,我当时在中部开着花车和同修们参加许多在附近各州举行的游行。一次游行的时候,我需要到车里取一个横幅。当我刚刚打开车后备箱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就是宇宙中无数的神都在羡慕我能在人间展现大法。我当时并没有动什么念,我知道不是我脑中想出来的,我没有开天目,也看不到什么。但当时的感受如此之强,我当即就落泪了,那个感受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仍然记忆犹新。

希望我们都能珍惜这个无数神都羡慕的机会,在人间修好自己,证实好大法,在最后的修炼路上走的更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8]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