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师尊普度

更新: 2021年08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五日】自从师父让有缘人将法轮大法捧進我的家门,时至今日,我已進入大法修炼的第二十八个年头了。在大法沐浴的年年岁岁中我对着家人、亲友、有缘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生大幸莫过于得到法轮大法”。

此世,我被上苍安排投生在一个行医家庭,家里兄长有做了专家的、有当教授的。妹妹有在外科主刀的、有在银行工作的。唯有我从小体弱多病,家父要我掌握中医知识。十三岁开始,安排我背中药汤歌、背四经八脉、背针灸穴位、背按摩手法。十五岁,又托祖传名医带我实践“望、闻、问、切”。家父要我养成治病救人的品行,没有教过我求名求利之心。虽然命运安排我進了工厂谋求生存,可从小学到的那点帮人解除病痛技能,一直施于家人、亲友、同事之中,只怀帮人热肠,不藏牟利之心。

自四十岁开始,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游走性痛风、胆囊炎、美尼尔氏综合症、心律不齐、妇科的大出血…… 病魔折磨的我痛不欲生,加上各种药物的副作用,病痛不见消减,魔难只见增多,饮食睡眠全在紊乱之中。我那点“小医术”排除不了自己身体的痛苦,名牌“大医”更是按药品的出厂说明书开处方单,按照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实证方法,我这身体综合性的失调能得到平衡吗?心急、病痛、加上现代医疗扣给我的一头雾水,我深知自己身处绝境。

一九九四年的岁末,一位老友捧着《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班上的录音带送到我家来,并讲“这位师父不知修了多少年,不知从哪里来”,“这是我妹妹刚从广州培训班上带回来的,你先看,但只有三天时间,后面还有好几个人挨个等着看呢。”当晚儿子捧着录放影机,我和丈夫一起围着开始听。书,儿子翻看完之后对我惊叹道:“妈,这书里说的全是大问题!赶快看哦!”

初看《法轮功》,传给我第一个资讯是师父要清理假气功、伪气功、商业气功,我打内心赞同。九五年以前气功乱象殃及全国,害人不浅。当我看到李洪志师父论及人体周围存在的“白色物质”、“黑色物质”的生成,以及这两种物质各自形成的场与人的生命中灾难、病痛、福份、健康的相互因果报应关系,我感到如雷贯耳,师父几句话就带我超越世间所有现代医学。师父说:“法轮功是佛家气功”[1],““佛”本是梵文,从印度传过来的,叫作“佛陀”(Buddha)音译两个字,人们把“陀”省略了,就叫“佛”,翻译成中国话就是“觉者”,觉悟了的人(见《辞海》)。”[1]我马上将《法轮功》紧贴心窝,心想:我要做觉悟了的人!

我很快找到了法轮功教功点学功,后来得知,本地九四年下半年就有从重庆、成都、广州师父传法班回来的老学员在先后教给有缘人学法轮功了。

炼功中发生的神奇故事真是数不胜数。头一次炼抱轮我就感到“灌顶”,炼功三天之后全身疾患不药而治。过去愁眉苦脸度日如年的我,炼功后随时都满面春风。不少熟悉我的亲友看到我身心变的健康之后纷纷开始了解法轮功,从而走入大法修炼。

有位男士路过炼功点看到功友们正在第五套功法中打坐入定的状态,便问道:“他们炼多久了?”我们回答:“有3个月的,有1个月的。”他惊叹道:“不可思议!我炼了40多年的太极,现在还不能双盘腿”。

有位老者曾经在朝鲜战场上落下残疾,他走路跛足,站立时身体歪斜着,他说法轮功的炼功场让他身体很舒服,心情也很舒服,他在炼功点临近旁一户人家的门框前斜靠着观看我们炼完五套功法,每天来,每次靠着那门框看大家炼功,三个月后老者的身体能站直了,他就站到队列中和大家一起炼法轮功。老者的儿媳和邻居们见证了法轮功让残疾老人身体康复,他们也参加炼功。

有位开了天目的老太太看到大家炼功时有佛(不止一位)在学员中忙来忙去的给大家调理身体。还看到大家集体打坐时有好多佛围绕着学员,也在入定打坐。我们沐浴在法轮大法中感恩伟大师父赐予的无上福份。

得到《转法轮》大法书之后,功友们一方面很快就自发的组成学法小组,在通读大法,抄写大法,背诵大法过程中“比学比修”,在践行“真、善、忍”的实修中证悟到法轮大法的无边智慧与师父的博大慈悲。同时也在将大法的福音传给亲朋好友,传送到本市的各个区县、各个乡村。很快,市里每条街道只要有广场,有空地就有法轮功炼功点,区乡也如此。

集体学法的环境中也留下许多神奇故事,有位93岁的老奶奶一字不识,她每次都去听大家读法,一个多月后她激动的告诉大家,她左腋下原来有个碗口大的肿瘤消失了,也有不识字的老人能通读大法了。

历史记载变迁,面对江氏犯罪集团的谎言诬蔑,法轮功洪传留下的事实中数字也会说话:

一九九七年,我曾参加过关于炼法轮功学员健康状况调查表的分析,仅关于各种疑难病因为炼法轮功之后“不治而愈”的人数占调查总人数的百分之九十六以上。

我家的大哥一九八三年做完癌症手术,医生说“手术很成功能保他活10至15年”,九五年我要他读《转法轮》,大哥看完后严肃的说“这本书很正”,他并没修炼,但他心里就存着“法轮功很正”这一念决定了在法轮大法面前人心的摆放,我大哥今年已是87岁老人,他已经多活38年了。

在谤佛谤法的腥风血雨中,一些小镜头也在被宇宙的“摄像机”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保存下来,邪恶最怕真相。在此仅展现几例我的见证:

1、在省军区的干休所大院里,我的朋友(她夫妇俩是高级医务人员)的家里,政委、所长,卫生所所长都在她家聚会,当电视里播放栽赃法轮功谎言节目时,我的朋友立即关掉电视,口里不停的声讨:“只有共产党才编造得出来这些无耻谎言!只有你江泽民才是在‘反人类’!”在场的军人都是师级以上军官,他们没一个人觉的此话是在“反党”。

2、朋友要调去省城的另一个干休所上任了,走之前专门来找到我说:“我看到干休所的‘老革命’因为炼了法轮功他们的身体一个个健康,老毛病都没了,也不来卫生所诊病、领药了,你今天就教会我法轮功吧”。

3、后来,我去省城她家拜访,她领我到了她办公室(这回扮演行政长官角色),先关门,然后打开文件柜,我看到好多崭新的《转法轮》、讲法录音带、教功录像带……她对我说:“这些都是在打压中从‘老革命’家里搜缴的,人家都是准备去洪法时送给有缘人的,我真不忍心交上去,你随便拿吧。”此时的我为那位老同修的佛性所驱动,我肯定会去实现他们的洪传愿望。我也从军人朋友明善恶识正邪的义举中了悟到创世主史前的精确历史安排。师父的弟子有无数不在被迫害的花名册中,但他们没有放弃维护大法的使命。

伟大师尊赐给众生的慈悲,大法弟子及更多众生早已铭刻在良知的深处。

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以“修炼如初”[2]的状态,学好法、不断提高心性、救度更多有缘人,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