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兰州市刘玉芳近期遭骚扰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兰州市安宁区开发区派出所警察杜鹏和另一个警察,安宁区孔家崖街道办事处的两个的综治人员,还有孔家崖刘家庄社区姓孔的社区人员,十一点到城关区盐场堡上川村文化站法轮功学员刘玉芳家进行骚扰。孔家崖街道办事处人员说;是上面让他们看一看刘玉芳好着没有,说话过程中偷着给刘玉芳拍照。刘玉芳阻止他们拍照,一会他们就走了。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四点过,刘玉芳到安宁区孔家崖街道康居小区儿子家去,不一会就有人敲门,刘玉芳以为是儿子出差回来了,就开了门,结果来了一帮人,是孔家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和几个人员,还有孔家崖刘家庄社区高作琴和姓孔的两个社区人员。姓孔的社区人员说;拿的××党的钱还反对××党。刘玉芳告诉他们自己是纳税人。

一会儿安宁区开发区派出所两个警察也来了,一个叫杜鹏。孔家崖街道办事处综治人员对刘玉芳说,他们从监控里看到刘玉芳已来到儿子家,他们就来了。孔家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一个主任对刘玉芳说;这儿不是刘玉芳的家,他们叫刘玉芳赶快回城关区盐场堡家去。

刘玉芳对他们说:自己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因儿媳妇怀孕来给做饭。刘玉芳说住一两天。

综治办主任很生气地说:如果刘玉芳不去城关区盐场堡家就天天来敲门,要么叫刘玉芳到安宁区开发区派出所见面,他们有的是时间。当时他们敲门骚扰来了十来个人,还在刘玉芳儿子家偷着拍照。当时刘玉芳的儿媳妇正好去医院不在家。

刘玉芳被迫第二天就回盐场堡家。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早上九点,兰州市城关区盐场堡上川村社区两个姓赵人员敲刘玉芳家的门,刘玉芳开门问她们干啥,她们说看刘玉芳在不在家,城关区盐场路街道办事处人员要见刘玉芳,当时一个社区人员在楼道偷着给刘玉芳拍照,刘玉芳制止她们不要偷着拍照,这样对她们不好。她们就走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刘玉芳就开了门,城关区盐场路街道办事处来了几个人,盐场堡上川村社区也来了几个人。刘玉芳就给他们讲:修炼法轮大法后,好多病都好了,身体健康,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公安部列出的十四个邪教里没有法轮功等。

刘玉芳讲的过程中,城关区盐场路街道办事处一个姓刘的男青年嘴里诽谤法轮功,刘玉芳制止他,他也不听。一个姓梁的五十岁过一点的主任强迫刘玉芳看她手机上污蔑大法和污蔑师父的视频,刘玉芳不看。他们来的人有的到楼道里打电话,姓梁的主任进到刘玉芳的卧室里打电话,刘玉芳到卧室问梁主任到卧室干啥,她说打个电话,梁主任问刘玉芳家的电脑,刘玉芳说是儿子的。

不一会儿,城关区盐场堡派出所名叫何欣的警察来到刘玉芳家,又来了两个身穿特殊衣服的身体强壮的男青年,他们强行把刘玉芳绑架到早已经备好的警车上。当时刘玉芳穿的还是拖鞋,家里也没人。他们绑架走刘玉芳后,自己从刘玉芳家中找到钥匙,并锁的门(钥匙最后是绑架到法制办后梁主任才给刘玉芳的)。

警车上,刘玉芳左边坐着梁主任,右边坐着盐场堡派出所叫何欣的警察。他们打电话请示上面,把刘玉芳强行送到兰州市伏龙坪小学(也是法制办),他们把刘玉芳拖到楼上后,梁主任和盐场路街道办事处姓刘的一个男青年连续播放强迫刘玉芳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视频。刘姓青年嘴里不断地诽谤法轮功,刘玉芳制止他,不让他胡说;不要对大法犯罪,刘玉芳问他们:她按真、善、忍做好人,今天把她绑架到这儿,违犯了哪条法律法规?刘青年狡辩说是刘玉芳自己给他们开的门,刘青年还说你们叫别人退党就是反党,上面就要抓你。

下午,城关区盐场堡派出所马所长和管段警察何欣跟刘玉芳谈话,何欣说,从刘玉芳居住地调查,刘玉芳给她楼上人讲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有人把她举报了。何欣说,刘玉芳给她也讲过三退。还有城关区盐场路街道办事处一个五十几岁的女的,拿来笔和纸说刘玉芳,你不是做好人吗;她强迫刘玉芳把做的好事都写出来,还给刘玉芳说;她都转化了几个人,你们说对我不好,你看我不是现在好好的吗?城关区盐场堡上川村社区五十几岁的男的威胁说:如果刘玉芳在四书上不签字,他就到刘玉芳丈夫单位,把刘玉芳丈夫工资给停了。

安宁区孔家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威胁刘玉芳说:如果刘玉芳不签字就给社保局打电话,把身份证号一说,把刘玉芳养老金给停了。后来他还跟刘玉芳低声说;你还打听我姓啥,我现在收拾你,然后接下来就是你儿子。

安宁区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威胁刘玉芳说:如果不签字孙子出生后户口怎么办上学怎么办。开发区户籍警察杜鹏对刘玉芳说,不签字你儿子到单位上班开证明,我怎么给开。

最后他们看刘玉芳不签字,就说把刘玉芳的儿媳妇用车拉来,把她亲家也拉来,看刘玉芳签不签字。还威胁说,让刘玉芳儿子上不成班。

晚上,他们打电话给安宁区孔家崖刘家庄社区上班的刘玉芳的弟媳妇高作琴,还有一个女的社区人员来;同时给刘玉芳的儿子打电话,叫他到城关区伏龙坪小学(法制办)。刘玉芳的儿子到小学后看到那么多人坐在那里。安宁区政法委人员、城关区政法委人员,与刘玉芳谈话,最后她们威胁说:如果不签字,一个是送到学习班,要么让刘玉芳家破人亡,儿媳与儿子离婚。这时,刘家庄社区人员刘玉芳的弟媳妇高作琴说:你儿子都三十过了,成个家不容易,你就看着这个家给毁了。(编注:是这些中共政府人员在毁他家。)

最后刘玉芳的儿子要替刘玉芳签字,城关区、安宁区政法委人员说,必须是刘玉芳自己签字。刘玉芳的儿子不知啥心情,痛苦地走出门。在场的人说:天都这么黑了,要出什么事怎么办。刘玉芳只好违心地痛苦的在四书上签了字,然后刘玉芳的儿子接刘玉芳回家,此时离开法制办已到晚上九点多。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也就是刘玉芳当天早上遭城关区盐场堡派出所盐场路街道办事处绑架时,刘玉芳儿子也在居住地安宁区孔家崖康居小区单元门口遭到孔家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人员骚扰。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一日,城关区盐场堡上川村社区,两个姓赵的女的和两个男的,一个五十几岁,一个年轻的,下午三点又到刘玉芳家骚扰,他们提着西瓜和粽子说:马上端午节到了,上面要求社区到刘玉芳家慰问一下刘玉芳,遭刘玉芳拒绝。刘玉芳把他们拿来的东西拿到楼道里。后来她丈夫把西瓜和粽子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