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七里河区政法委对金怡均的持续迫害

更新: 2021年04月2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金怡均接到工大社区综治员林婧的电话,说政法委的人要在下午和她见面。金怡均告诉她没时间后,改为二十五日早晨星期天在西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办公室见面,政法委的人在那里等她。

金怡均女士,汉族,今年47岁,原兰州市某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因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劳教,兰州市司法局至今没有给其执业证年检,使其无法正常执业。金怡均女士现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区兰工坪瑞兴园南区家属院,经常遭到街道办、社区人员骚扰,。

一、社区胁迫家人替金怡均写保证

二零一九年年底,金怡均居住地工大社区人员多次以创建文明城市为由上门,后来在金怡均不知情的情况下,胁迫金怡均的丈夫在社区写了保证,此事不仅不告知金怡均,也不让金怡均的丈夫告诉妻子整个过程,至今其丈夫都守口如瓶,只字不提在社区写的什么保证,谁让写的,写的什么,怎么写的。

二、疫情平缓后对金怡均的骚扰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西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杨斌带着社区综治人员林婧等五人到金怡均家里。家中只有金怡均的丈夫和孩子。等金怡均回家的时候,这些人已经走了。

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上午十点左右,街道综治办主任杨斌又带着四个人共五人到了金怡均的家里。金怡均在门口跟来人要工作证,杨斌说没有工作证,身份证行不行?就拿出身份证,只有杨斌和林婧两人的身份证。这些人进屋后,偷着给金怡均拍照,被制止。来人提到市政法委的要来见金怡均,要对之前写好的“三书”进行验收。然后借故单位开会离开。

金怡均后来找到街道办事处,问杨斌:“三书”是谁写的?杨斌说他刚调过来,不知道。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至十月二十八日之间,西湖街道工作人员张世全以普查人口为名,多次上门骚扰,直到金怡均找到街道办事处,告知负责普查人口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承认该人是街道工作人员,他们会处理之后上门给金怡均道歉。金怡均说上门道歉不必要,让他停止不合适的行为。后来留了家中丈夫的手机号,至今也没有收到街道任何人员对处理结果的回复。

三、先断电断水,后警车开道,派出所、街道、社区二十多人上门骚扰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周五),社区人员林婧上门骚扰,因没敲开门离开。三月一日下午四点左右,小西湖派出所员警陈大洪上门骚扰,直接拧锁子开门,因敲门没开,离开。

三月二日下午三点四十到四点四十之间,社区书记巴娟娟前后三次敲门,门没开,就将金怡均家中的水电直接通过物业断掉后离开。这三人来的时间都是本人后来自己说的。

三月二日晚上七点,金怡均回家做饭的时候,发现断电断水,因为物业已经下班,只好等到第二天。第二天上午八点半,社区人员两人自称是临时工,跑到金怡均家门口敲门,并打电话告诉社区综治人员林婧,说金怡均在家,告诉金怡均说领导要来。

金怡均跟社区的两个人一起下楼,在院子里等这些人的领导。等的过程中,因物业就在金怡均所居住楼的一楼,金怡均进物业问水怎么停了,物业人员说让找工人给看看。金怡均问工作人员昨天是你值班吗?对方说是。又问昨天谁来找过自己?物业的工作人员说没有人找,正在说话的空间,物业办公室里涌进来一群人,最前面的一个男的,自称自己是街道的书记王建中,一个女的称自己是社区的书记巴娟娟。王书记让到金怡均家里去坐坐。金怡均说:不去家里,就在物业这里挺好,又有监控又有物业人员,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

说的过程中,物业人员很热情的给腾出一间办公室,要大家去物业服务站站长的办公室去谈。 到了站长办公室,沙发上坐着社区书记巴娟娟、社区综治人员林婧和街道综治办主任杨斌,办公桌靠东头坐着街道书记王建中,靠西坐的是后来进来的小西湖派出所片警陈大洪。金怡均选择坐在街道书记王建中旁边的一把椅子上。金怡均跟这些人要上门的法律依据,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总是打岔,刚开始不提及法轮功,还说他们没有提法轮功,是金怡均在提。金怡均说:本来你们就是为了法轮功而来的,有什么隐瞒的?街道书记给金怡均说,街道最近有三个岗位,如果金怡均愿意,可以上街道上班,虽然收入不是很多,只有一千七百元,但是街道的福利很好,也可以贴补家用。金怡均说,既然这样,那么街道完全可以出面让司法局给我执业证年检,这样我不也就有工作了吗?

跟街道书记说话的过程中,派出所员警陈大洪刚开始以自己看微信为借口拿着手机对着金怡均,而后站起来直接拍照,接着就走来走去找各种角度给金怡均摄像,然后坐到椅子上,坐一会就又站起来给金怡均这样摄像那样摄像,还直接走到跟前直接到离脸部不足一尺的地方近距离摄像、拍照,这样来回几次后,片警再拿着手机到金怡均脸部摄像的时候,金怡均一把将其手机夺了过来。那一刻片警之前的嚣张气焰一下子消失了,赶紧双手捧着自己的手机,生怕掉下来。并怯生生的说了句:你投诉我?

也就是那一刻,在场的其他人立刻站起来,抓住片警硬往门外推,片警临出门时回来将自己放在桌上的包提上,并对金怡均说:刚才说的话不合适的地方请你原谅。街道书记也因片警的此行为表面上显得很生气的样子离开了,屋子里的人基本走光了,只剩下社区书记巴娟娟,是个女的,估计觉得她还能跟金怡均说上话。

因片警摄像的行为,随后时间不长,这些人离开,金怡均看到满院子都是人,很多都是街道、社区的人,警车停在住家楼栋口。金怡均告诉街道书记和社区书记,自己会去找他们。整个过程中,街道书记、社区书记和综治办主任都不停的跟金怡均要电话。实际上金怡均的常用电话,街道已经通过之前那个普查人口的工作人员从金怡均丈夫手里拿到了,只不过跟金怡均在嘴上一要而已。考虑到今后打官司需要留电话号码,为此,金怡均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对方,街道书记和社区书记也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金怡均。

随后的日子里,金怡均多次找街道书记和综治办主任,以及社区书记和社区综治员,并给他们书面的材料,告诉他们上门骚扰违反中国哪些法律?作为法轮功学员依据现行法律可以如何维权,作为街道人员和社区人员,以公权力的身份前往法轮功学员的家里是需要出示法律依据的,作为公权力而言法无授权即禁止。

四、找派出所要求出示员警上门骚扰的法律依据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半左右,金怡均来到了小西湖派出所,找到了汤所长,告诉汤所长,自己就是金怡均,是法轮功学员。所长当时就打电话叫来了教导员王芳雄。教导员落座到对面沙发上后,所长问金怡均来派出所干什么?金怡均说三月三日员警带着二十多人到家里去是违法行为。教导员说民政部有规定,取缔了法轮功组织。说话间,教导员随口说出金怡均是法轮功分子,金怡均就问教导员:“你为什么歧视我?”教导员说:“我怎么歧视你了?” 金怡均说:“你说我是法轮功分子,这个分子就是歧视。”教导员赶忙改口说:“我说的是你是法轮功成员,你不也承认自己是法轮功吗?”随后又很自然的用员警审问犯人的口吻说:“我们得掌握一下你的思想动态。”

金怡均问教导员:“哪条法律规定你可以掌握我的思想动态?是谁赋予你权力来掌握我的思想动态?”教导员接着说:“民政部有通知取缔了法轮功组织,你不知道吗?” 金怡均说:“民政部取缔的是法轮功组织,可法轮功没有组织,从我自身的修炼中,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就是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我就一直一个人,跟任何人没有来往。”教导员一听,很快的说道:“既然你是一个人,你得给我们说说你怎么活动的?”

金怡均对教导员说:“您是执法人员,又是成人,您说话要负责任的,您得说说,我怎么活动了?我如何活动了?”这时连所长都急了,和教导员一起给金怡均说:“就是说你作为普通公民可以生活、工作的活动。”后来他们又问金怡均为什么来派出所?金怡均说:“我要告诉你们三月三日,员警带着二十多人到我家的行为是违法的。”他们说:“那你得告诉我们违哪些法了?” 金怡均说:“我写了书面的东西。”他们拿了金怡均写的书面的东西,金怡均还递给他们公安部39号通知和新闻出版署50号令,分别给他们说明,39号通知的出台本身就是为了打压法轮功,但是并没有将法轮功写进去,恰恰说明公安部也不主张打压法轮功,再看看这个通知最前面的说明,那都是打压法轮功之后才出台的依据,可是都没有提及法轮功。 50号令对第99、第100号档的废止,则证明法轮功书籍现在是合法的,受国家保护的。 教导员很认真的拿了这些材料。

金怡均说:“下周我还要来,但是我需要你们给我法律依据,我需要书面的依据。”教导员很认真的说:“到时候我一定给你依据。”金怡均给所长一份给所长的信和政府资讯公开申请,所长也接受了。

就是在金怡均给这些人讲真相的过程中,这些人还在偷偷拍照,表示他们一直在做着工作,不是没有动。为此,金怡均觉的要真正救了街道、社区人员,要直接找到政法委给其讲清楚,这场迫害对他们真正的伤害。金怡均找了政法委书记这是第五个星期了,终于等到对方给自己一个确定的时间见面了。当今世上的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珍惜,包括政法委的人、街道、社区、派出所的人。

参与迫害个人及单位的信息:
七里河区政法委书记:强生辉
七里河区610主任:蔺主任
小西湖派出所所长:汤继平,电话:18893843389 警号:016490
小西湖派出所教导员王芳雄,电话:13399312018 警号:012437
小西湖派出所片警陈大洪,电话:13399311496 警号:016119
西湖街道办事处书记王建中 电话:13519316648
西湖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杨斌 电话:13893310618
西湖街道工大社区书记巴娟娟 电话:13893245231
西湖街道工大社区综治人员林婧 电话:1300873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