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亲人的反常表现反思自己修炼中的不足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2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几天前,我大嫂病了,说是后背疼的下不了床,我去探望她,发现大哥家的客厅柜上摆了邪党头子毛魔头和周魔头的瓷器盘子画像。当时,我就着急了,要毁掉这两个画像。大哥不同意,开始搪塞我,最后我的一句话激怒了他,我说:“家里供着这两个死鬼,人不得病才怪呢!”大哥异常愤怒,情绪很激烈,开始攻击我的修炼。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情绪也受到很大的冲击。

回家后,连续几天都在思考这件事情,大哥全家人都做过三退,并且有时还骂邪党,虽然他不理解我的修炼,但是也并没有干涉和反对过。尽管意识到他背后有邪灵因素在操控,但是当着我的面说出那些话,实在让我接受不了,我也意识到,这么多年,自己身边的亲人对大法竟然有如此误解,一定是我修炼中存在问题,慢慢从怨恨的情绪中冷静下来,我开始反思自己修炼中的不足。

这件事很明确的告诉我,我做的救人的事不到位。我大哥属于典型的既得利益者,他常说:“谁给我好处我就听谁的。”所以当初劝他三退的时候,也是顺着他的这个思维跟他讲:“邪党要完了,将来要有大灾难,退出邪党才能避灾难、保平安。”他当时表示:“既然退了有好处,那也给我退了吧。”从做三退的过程似乎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可是我的基点是让亲人得好处,并没有把真相讲到位,没有跟他讲明白为什么天要灭邪党,为什么退出邪党才能保平安,也没有给他讲明白法轮功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更没有唤起他的正义良知。

这些年也尝试过深入讲真相,但是他表现出极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听,每次都不愉快,内心的求安逸使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觉的,他只要点头三退了,就得救了。可是事实证明,这个人并没有真正得救。那天他的一句话点明了他三退的目地,就是为了得好处,他说:“你说这些年,你们图了个啥?得到什么好处?整天提心吊胆的,你说的那些事,哪件发生了(指邪党倒、大灾难等)?”看来用好处利诱和用灾难吓唬都不能真正使这个人得救,必须得真正的讲明白真相,在大是大非面前有了正念,这个人才真正能得救。

这些年,我一直有个误区,觉的我所在的这个阶层的亲友大多都是既得利益者,只有我们在社会中有一定的地位,才能向他们证实大法,否则他们会看不起我们的。可是事与愿违,这些年身边状况不断,越想向他们展现修炼人的优越,却越让他们看到我们没有得着常人中的好处。虽然说常人有求于好处没有错,但是我们修炼人就不应该顺着他们下滑的标准来迎合他们,我们真正应该向他们展现的是大法弟子提升后的心性状态、无私的境界、善良忍耐的品行,用正念来归正他们的变异,用善念来唤起他们的良知。师父说:“身在红尘中 良知不可松 善恶定未来 别把邪党烘”[1]。现在我悟到这才是得救的世人要达到的标准。

再接着向内找,那天我大哥表现出的狂妄自大仿佛是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我看到了自己的自我自大。那天,表面是我大哥魔性大发,其实恰恰是我强烈的自我触动了常人的魔性:我觉的对的事情,必须强迫别人照着做。长期以来,我这个自我自大的心就没有好好修过,有时注意到了,也只是动动表面。在自己家里,丈夫处处让着自己;在同修当中,觉的自己法理清楚点,不是看不上这个,就是看不上那个;配合做事时,总觉的自己能耐,凡事希望别人听自己的;和自己有分歧的同修,虽然表面不说什么,但渐渐就疏远了他们。其实,我的这个自我自大已经很严重了,那天,我从我大哥家回来,一路嘟囔着:“他这么狂妄,简直是在作死。”现在想想,我这么自我自大,难道不也是走在危险的边缘上了吗?!

这件事还反映出我修炼中一个很大的不足,就是缺乏慈悲心。平日里,和我大哥等亲人相处都是用情来维系,大家你好我好,享受亲情带来的愉悦,从未从一个众生的角度去想想,他们是不是真的得救了。发生这事后,令我念念不忘、愤愤不平的竟然是我大哥当着我的面攻击大法,是对我的羞辱,是在欺负我。那时,并没有想到他一个等待得救的生命,因他的无知或我做的不好,导致他犯了这么大的罪,这个生命是多么可怜、可悲;更没有想到,是邪灵在毁掉这个生命,真正害人的是邪灵,我应该帮助他摆脱邪灵,而不是怨恨他。

事情发生后,连续两天,我的内心极度沮丧失落,开始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在学法小组和同修交流这件事情的时候,暴露出了失落的原因,我说:“我这些年救的人可能好多都属于我大哥这种,他们根本没有真正得救,那我这些年不白做了吗?”原来我真正关心的并不是这些生命是不是真正得救,关心的是自己做的有没有用?更确切的说,关心的是自己的修炼、自己的威德。

从根本上讲,我救人是为了成就自己,不是出自于慈悲,这是长期以来横在我救人路上的一堵墙,也是我修炼路上最大的瓶颈,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我的修炼和救人的基点都是为私的,我始终没有摆脱旧宇宙为私为我的属性。这种为私在我修炼中反映出来的状态就是救人之心不迫切,精進状态不能持之以恒,修炼中有求之心始终伴随我,妒嫉等一些不好的执著心无法从根本上去掉。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我明显感到,修到今天,这个为私必须要转变了,这个根本的东西不转变,我的修炼路会越走越窄,甚至于无路可走。

我注意到,明慧网最近有很多关于怎样转变为私为我状态的交流文章,读了这些文章后,感触很深,越来越多的同修清醒的认识到,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属性,已经在严重阻碍我们助师正法,是到了必须转变的时候了。

虽然找到这些问题,可是我的心情依然沉重、不安。顺着这种不安寻下去,发现真正导致这件事情发生的根本原因是我长期以来自欺欺人的修炼态度。始终以来,我没有从骨子里改变自己的决心,不愿意承受真正触动自己顽固的执著所带来的剜心透骨,害怕失去安逸舒适的“修炼环境”。没有真正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提升自己的心性,这样自然体现不出来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常常和常人混为一谈,没有让身边的人真正看到修炼人的境界。

这么多年来,我到底修了什么呢?我修了表面,在表面上下功夫,用情维护着亲人的关系,用人中养成的八面玲珑的处世之道解决着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用小代价的付出平衡着亲戚之间利益关系,把以此换来的好名声误当成自己修的好,并且一直追求这种表面的你好我好,自欺欺人的用别人说我好来证明自己修的好,糊弄自己。

师父说:“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3]

师父还说:“如果只改变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质不动,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时候,到了关键时刻,它还会反应出来,所以不改变人心,只是一种假相的掩盖。必须从本质上发生变化才能是真正的改变自己。也就是说,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灵的深处你还保守着、固守着自己不放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行的。”[4]

所以说这些年来,我只是外表贴了张修炼人的标签,而内心固守着自己的东西不放,这种表面的好虽然让周围的亲人说不出什么,但是他们的内心并不敬佩我,因为我体现不出修炼人由内而外透出的平和与大度。我这种人为的求好、做好,和修炼人真正提升后的境界使然,是截然不同的。说实在的,常人从内心都不认同我,又怎能让他们认知大法,光靠嘴上的说教是没有用的。我悟到由于我们自身修炼境界的不足,导致很多的世人不能真正得救。由此我也更加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没有实实在在的提高,糊弄事是绝对不行的。

文章结束前,我想再讲一件事。刚发生事情的那两天,我争斗心极强,魔性也出来了。有天晚上,心情烦躁,什么也不想干,躺在床上,思想业干扰很厉害,后来睡着了。半夜的时候,被一种声音叫醒,仔细听,原来是我放在餐厅的音响在播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爬起来关掉音响,看时钟正好半夜十二点,虽然蹊跷,但没多想,发完正念,又睡了。

第二天,又想起这事,心里唏嘘不已,昨晚播放的音响是在半个多月前播放过,这半个多月,没人动过它,开关是关着的,它自己怎么会在半夜自动播放呢?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看弟子魔性出来,用这种方式点悟我,让我赶快调整心态,抓紧精進。

我心里明白,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为我的修炼状态着急,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锁紧良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