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升华后的神清气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历了刚刚得法的欣喜、到处洪法的幸福时光和迫害发生后的生死考验;从让人羡慕的干部家庭,到离婚、失业、流离失所一无所有。儿子也经历了这场风雨洗礼,从四岁的孩子长大成人。无论面对怎样的魔难,大法就是那指路的灯,让我们不迷不惑。

二十四年的修炼中,在师父一步步的点悟下,任性、霸道、争斗、埋怨、仇恨等人心逐渐离我远去,在大法中修出的豁达、包容、勤劳、温和、善良等传统美德使我受益良多。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师父善解了家庭的怨缘,又给予我们最好的安排,体验到大法修炼的幸福愉悦!

一、大法让我跳出感情的漩涡

刚刚结婚的我以为拥有了自己的小窝,就可以呼吸脱离父母后的自由空气。那年我和丈夫结伴旅游结婚,但一路走来好伤心,为一些小事生气,心里无法释怀,不能平复,吵吵闹闹贯穿始终。上路前定下生气不超过两分钟的告诫被自己失控的情绪撕的粉碎。原来一些美好的境界离我是那样遥远,只是一种文字。

儿子四岁那年,我读了《转法轮》这本书,人生中许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在法中都找到了答案,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这就是我寻求解脱的修炼大法。

书中所讲的“失与得、业力的转化、提高心性”等法理,让我茅塞顿开。原来发生的矛盾都是要我提高心性呀。在以后不断学法中,明白了原来生命来到这个世上,就是吃苦还业,在矛盾中看自己哪里没有做好,通过学法,不断归正,修去不好的人心,这就是一条返本归真的路,这样才能回到产生自己生命的那个地方,返回到天国世界。我知道了要不断的扩大容量,修去争斗、怨恨、急躁等不好的人心。

我开始改变自己,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处处为丈夫考虑。他发脾气,我虽然还达不到不动心的境界,但在事后也不与他计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用法理来要求自己,在矛盾面前找自己哪里没做好,遇事忍让。以前奢望生气不超过两分钟的境界在不知不觉中做到了。不生气是修炼人要达到的境界,也是身心健康、幸福快乐的保障。慢慢丈夫的性格脾气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常常骑摩托车带我和孩子去集体炼功。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让我跳出感情的漩涡,不再患得患失、为情所困。

二、大法给了儿子幸福的童年

在年轻的父母为独生子女教育犯愁时,我幸遇大法,我明白了真、善、忍就是宇宙的特性,有时间就给儿子念书,在那个信仰缺失的年代、唯利是图的金钱社会中,不推波助澜,守住内心的真诚、善良。我把儿子当朋友,什么都和他探讨、沟通。脾气急躁的儿子越来越温和、善解人意。我带他一起去炼功点炼功,一次,我很奇怪儿子能坚持把第二套功法炼下来了,他说:有个棍子撑着呢。噢,我想可能是很强的能量把他的手臂定住了。有一次,外出洪法,大家都在盘腿打坐,儿子坐我旁边,一动也不动,和大家一起打坐半小时,我问他疼吗?他说没感觉了,腿和脚都没有了,儿子定住了。有时候儿子能看到法轮在转;有时候能看到穿金黄色衣服的人坐在他对面;还有一次看到一只大眼睛,吓了他一跳。他还背会了《洪吟》里的一些诗句。有一次他拿钱去买冰棒,结果看到一个要饭的,儿子就把钱给了这个人,说他好可怜。上幼儿园时,小朋友损坏了他的玩具,他也不生气。

我俩比学比修。交流切磋,共同提高。儿子对法的理解和认识也坚定着我修炼的信心。善良可爱的儿子有很好的人缘,一次去开家长会,儿子被评为优秀学生,是全班通过,当我回家问儿子时,他说:不是,还有个同学请假没来。我乐了。

儿子说那是一段他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光。爸爸用摩托车带着我们,到河边炼功、学法,那时有许多小朋友都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去玩,大家读法。他们小孩子在旁边边听边玩,炼功时,就跟着炼。炼功的叔叔阿姨像一家人一样友好,那时有爷爷的宠爱,有爸爸、妈妈、姑姑、姐姐的陪伴,爸爸常带我和姐姐(大姑姐的女儿)游泳、爬山。

当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灾难开始降临到这个家庭,儿子幸福的童年生活也从此结束。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看守所,丈夫和我离了婚。

儿子总算熬到妈妈回来了,但他爸却因为我不放弃信仰不让他找妈妈,也不让去关心疼爱他的姑姑家。那时的我居无定所,漂泊不定,后来我又被劳教一年。在八年中,儿子和我的见面屈指可数。

三、是师父化解了我们的家庭怨缘

二零一零年,儿子高中毕业,来到我所在的市里上大学。心灵逐渐复苏,慢慢走过了那段痛苦的记忆。他看到许许多多的叔叔阿姨都在炼功,但家庭和和美美,别人家也不像他爸爸那样一听法轮功就那么极端,只是担心家人的安全。有胜似亲人的同修们的关心帮助,儿子找回了对大法的正念和正信,完成了学业并顺利工作。儿子和同事关系融洽,深得主管领导的信任,去年儿子又买了车。儿子常常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师父也为我安排了很好的工作岗位,在配合整体救度众生中发挥着作用,兑现着自己的史前大愿。师父已经为我们准备了最好的一切,但是我们得走到那儿!修炼不会让我们失去什么,真是这样。

师父说:“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谅你的敌人。是因为,你所说的敌人是人所划分的敌人,是人为利益而划分的,而不是神的行为。”[1]。回头想想我的那段婚姻,是受党文化斗争思维的毒害,缺少包容,缺少女性的温和,争斗只能两败俱伤,我从内心不再计较、责怪、埋怨,不给儿子诉说他爸爸的种种不是和对我的伤害;不增加儿子对他爸爸的怨恨,鼓励儿子多关心他。儿子在师父一步步的安排中,也放下了对他爸的怕心、为难心。

去年秋天,儿子告诉他爸他回本地工作了。他爸主动说让儿子和我住在一起,现在儿子不用再为此纠结了,不再担心他爸生气了。师父说修炼人没有敌人,我们要达到以德报怨的境界,去年冬天,我买了电暖器让儿子给他爸爸送去,过年又给他带去香肠。是师父化解了我们的家庭怨缘。

现在儿子有时和我一起学法、交流,在法中升华提高、共同精進!儿子渐渐明白了佛法修炼不是被动承受,更不是痛苦魔难,而是心性升华后的神清气爽,脱离怨力网后的自在轻松。

希望人们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得到法轮佛法的洪恩救度,脱离苦海!

感恩师尊慈悲呵护!感谢一路走来的同修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