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 疥疮消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父亲的行动能力愈来愈差,母亲照顾不了他了。我们兄妹三人都有工作,不能全程跟上照顾。经过商量,父亲也同意,就把父亲送進了敬老院,特B级护理。

刚去时父亲还能行走,后来生了褥疮,从床上掉下来两次都刮伤了皮肤。敬老院服务员少,特B级护理的老人多。于是就不让父亲下床了,慢慢丧失了行走能力。由于照顾不上,父亲多次发烧住院。敬老院、医院都得交钱,而且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同家人商量后,将父母再次接到我家。第一个月,由于我跟母亲照顾的细致,生活上吃的营养健康,铺的盖的换洗勤,跟家人在一起父亲心情也很好。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写在纸上,经常叫父亲念。父亲的身体状况大有好转,身上长肉了,思绪也清晰多了。

第二个月,父亲吃饭还很好,叫他念九字真言他也不愿意念了。我由于忙于工作和照顾老人,修炼跟不上,没有发好正念,家里空间场不干净。父亲后来意识不清,干扰多。父亲身上(尤其是后背)突然就起了一片红疙瘩,奇痒难忍,一直让我们给他挠,用抗过敏药也不管用。

有一次我开会去了,母亲打了个盹儿,父亲从床上栽下来了,身上磕破了好几处。我开完会回到家,父亲躺在地上,母亲坐在地上,景象极为凄惨。我把父亲拖到床上,为他清理创面后進行简单包扎。我母亲晚上照顾不了父亲了,就把我哥叫来了。

我、哥和母亲也先后身上起了疙瘩,痒的抓不透。后来多方询问,得知是生了疥疮,感染了一种叫疥虫的寄生虫。哥去看医生,拿了硫磺膏等好几种药,有外用的,有内服的。一开始,我耳根软,又加上全身奇痒,也跟着抹了几天硫磺膏。每天洗澡、抹药、洗衣服,还是不去根儿。

大约过了一周,我忽然正念出来了:我是修炼人,怎么跟着常人抹起硫磺膏了?我压根儿就不应该染上!正念升起来了,第二天全身一下子轻松无比!我知道是师父把虫子给清理了。后来身体某处也偶有痒痒,我就发正念清理,求师父帮助加持。从那以后再也没用过药。

父母在我家住了56天,哥和母亲商量后把父亲接回了老家,哥请了长假在家专门伺候父亲。父亲回家后又呆了37天就去世了。而哥和母亲还是天天洗澡、抹药,烫洗衣服和床单、被罩,两个多月后疥疮才完全好了,花了不少钱,受了不少罪。哥跟母亲说:某某(我的名字)不抹药就好了哈!

姑姑没上过学,不识字,但很相信大法好。过年前见到她,说眼皮上长了个小疙瘩,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疙瘩消了。于是,只要身体哪里不舒服,就诚心念,念念就好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