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株连”反衬中共心虚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0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株连”事件,接连成为令人瞩目的焦点:山东省济宁市的苟晶在网上举报当年高考成绩被两次顶替;当地政府、亲友们纷纷来说服苟晶,要求她撤掉发出的相关消息;如果不撤掉,亲友在政府单位有官职的,要受影响,孩子要上学的,考不上好学校。

同类事例还很多。在刚刚过去的小学生缪可馨坠亡事件中,为了维护地方政府形象,极力掩盖对于事件的调查,说出真相者将被株连,相关人等三缄其口;

曾经声援武汉女作家方方的湖北大学梁艳萍教授,在校方受到有关方面“连坐”要挟之后,被湖北大学除名;

家住北京的独立媒体人高瑜,只因介绍了北京市一些地段被封锁的情况,北京市公安局打电话给她儿子所在单位的领导,让单位辞退他,称是“父母原因”;

在中国知名足球运动员郝海东公开反共之后不久,其子本来在塞尔维亚球队参加比赛,但是球队迫于压力,将郝海东之子解雇……

不仅如此,中共的“株连”居然扩张到了海外。

疫情蔓延全球,给世界经济以及生命带来巨大损失。近期,美国民间已发起多宗针对中共的集体诉讼案。据了解,居住在海外的近千名华人参与实名起诉,中共当局于是对参与的华人原告及国内家属进行打击报复。

山东高唐人士界立建以实名起诉中共隐瞒疫情,并在媒体公开发声,之后他的父亲被中共抓到派出所,审讯超过二十四小时,第二天中午才放回家。其他直系亲属也被控制,用身份证无法购买火车票、汽车票。中共威胁、打压这些海外华人的亲属,以逼迫海外追责人士停止诉讼。

对于任何让中共“伟光正”假相曝光的声音,中共都竭尽全力的掩盖,不惜把无辜民众当作绑架民意的工具。

黔驴技穷 滥用“株连”

1、土地强拆:
如果农民不同意拆迁,就运用大数据调查家庭关系,一旦省里、市里、县里有当官的亲属,就会成为“连坐”对象;如果不拆迁,就勒令这些公务员利用亲属关系做说服工作,否则工作受到影响,直至农民同意拆迁。

2、越级上访: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有网民贴出了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土市镇宣传部门的一份公告照片。公告的标题是:“越级上访、极端上访、缠访、闹访”等行为“会影响子女入党、入伍、报考公务员就业!”

二零一七年六月,安徽省霍邱县用株连与连坐对付上访者,令许多政府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因为亲属上访而被纪检部门找上,被要求对信访人亲属“负起包保、疏导化解的责任,否则将会被停职,直到息诉罢访”。

这就是说,谁再上访,他们的亲属就会因此受到牵连,轻则要被逼着去截访劝返,且费用自理,重则还会被停止工作。这么一来,又回到了文革时代,儿子监视老子、妻子监视丈夫;是凡在政府企业机关上班的亲属,都成了被政府绑架用以对付访民的工具。

3、维权律师
据美国之音报导,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七零九抓捕案,株连下一代,数名维权律师子女被拒入学。

4、金融难民
近年来,P2P平台密集爆雷,中国金融难民或达千万。P2P受害者自发进京维权,中共当局如临大敌,用“株连”地方官员的办法监控访民。

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温州市公安局传达全国、全省的“维稳工作”紧急视频会的通知,从微信官员群中流传出来。文件还恐吓各县市区的“一把手”们,称他们是此次“维稳”的第一责任人,一旦发生重点人员进京的,对“一把手”要严肃追责。

中共从经济到民生每况愈下,抢夺百姓财产已经到了明火执仗的地步,凸显中共从上到下已经是末日心态,漠视民意,滥用 “株连”。

二十年来 最为极端恶劣的株连政策

说到“株连”,就不得不说二十年来,直到今天尚未停止,而且使用“株连”手段最为狠毒,波及范围最大的一场迫害

明慧网报道,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极端恶劣的株连政策:让家人下岗,让单位领导受罚,让全单位职工都没有奖金,甚至让地方政府部门承担责任,以乌纱帽相威胁。这样一来,中共实际上就是把学员周围的一切环境都动员起来参与到对法轮功的迫害中。

单位里本来对法轮功学员有同情心的同事,因为奖金被扣,也被煽动起对法轮功的不满。地方政府部门为了保住官职,从消极状态变为不顾一切的阻挠法轮功学员上访。地方公安被派到北京信访办门口截访,“驻京办”变成了各级地方政府在北京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的派出所。

用对世人降职或免职来煽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湖北省黄冈“610”对法轮功学员童金仙实施绑架未遂,转而对童金仙所在学校的校长给予降级停职的处分,要求校长找到童金仙送省法制教育所后才恢复其职务与工资。给校长带来巨大的压力与痛苦。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麻城“610”欲绑架麻城市实验二小教师彭静和陈学开。校长戴大明出面保护员工,麻城“610”将校长戴大明、吴思权就地免职。并威胁将扣除全校教职员工年终奖金。

用下岗和离婚来煽动: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湖北省黄石市下陆区法轮功学员陆松明被劫持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该所找他的家属、亲戚去给他施压,扬言:如果再不签字转化,就让他们都下岗!又让陆松明的妻子写信,声称不放弃修炼就离婚。

二十年来,数以百万计的家庭遭受了来自“610”、街道、村委会、单位、派出所沆瀣一气,串通起来,利用“株连”政策威胁法轮功学员以及其家属的工作、上学、家庭等等。亲情变成了控制手段,“为人民服务”实际是“让人民成为服务于中共的工具”!

然而,正象古人说的:“国之兴也,视民如赤子;其亡也,视民为草芥。”一个国家可以兴盛,是因为关爱百姓,爱民如子;国家败亡,是因为百姓被当成泥土草芥,任意践踏。这句话所描述的景象,现在不是很明白了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