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灵的制度 致命的制度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对于任何可疑的传染病,包括新发和再发的,中共卫健委在六个小时之内会立刻知道,因为我们已经建立了覆盖全国全境的信息直报系统。”二零一九年六月,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在一个论坛上如此吹嘘。

二零零三年SARS疫情爆发后,中共花费了七亿多元建立了一个“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官媒自我标榜,该系统是世界级的:快速、全面,横向覆盖全国,纵向到乡镇卫生院,覆盖甲、乙、丙三类共三十九种法定传染病。但是,在此次疫情爆发初期,这个系统却失灵了。

七亿美金的水漂 暴露官僚体制失灵

根据中共医学专家海外发表的论文,首个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患者的发现症状的日期为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到十二月十日,另有三人发病,密切接触者之间的人际传播从十二月中旬开始已经发生。而根据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的说法,武汉通过“网络直报”方式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始于一月三日,且大约在一月上旬后停止了,直到一月二十四日武汉封城后才恢复网络直报。

财新网曾报导,一月九日,中南医院公卫科曾在网络直报系统上报填写了两例不明原因肺炎,系统显示提交成功,然而后来发现一月九日提交的网络直报资料被删除了。据悉,这个直通中共国家疾控中心的直报系统,区、市、省三级卫健委和疾控部门都能看到属地医院在系统中报送的病例,但区和市一级无权删除。

究竟是湖北省级卫健委,还是国家卫健委删除了上报的疫情内部数据,现在还不知道。问题的关键是,为何敢违反规定删除数据?这不仅是个别领导的问题,而是暴露出中共官僚体制的弊端。

中共官员习惯于等级制度、上传下达、汇报请示,高层领导不发话,或是指示不明确,下面就不敢动。过年期间又要保证祥和气氛,又要避免疫情传播,到底哪个为主呢?领导意图揣测不透,不知该怎么办,直到疫情控制不住才不得不汇报,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中共的这种“刚性体制”已经把整个官僚机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机器,上面让怎么运转就怎么运转,官员只向上负责,执行自上而下的指令,却不能有效地采集和传递自下而上的信息,造成自下而上的信息流通困难和启动应急对策滞后,而且使专业人员不能在决策过程中发挥作用。

换言之,这一集权制度之所以习惯于将小灾难发展成大灾难,正是因为这个制度的内在性质所决定的。在这个制度下,各级官员不对当地的人民负责,只对他的上级负责,因为他的升迁不由人民决定,而是全凭领导人的好恶决定,所以他们竭尽全力的讨好领导人,报喜不报忧。在这个制度下,老百姓没有言论自由,医生作为专业人士也没有反应问题的自由,只有集权者说了算,所以才会造成制度失灵。

在中共吹嘘短短的十多天平地建起了“火神山”、“雷神山”的时候,网民们则嘲讽:集权制度放任小事发展为大事,然后集中力量办大事,最后通过办大事进一步集权。

中共沾沾自喜的所谓制度优势,就是能够在短时间内集中调配全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其核心就是“集中权力”。所以,中共标榜的制度优势就是强化集权政治的合理性,对体制中存在的问题却避而不谈,而它更是问题的根源。

美国政府关门是因政治制度失灵?

二零一九年初,在美国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关门一段时间,中共喉舌新华网发文称,“特朗普遭遇史上政府最长‘停摆’,折射美国政治制度失灵”。文章说,“此次联邦政府‘停摆’创下史上最长纪录,反映出美国政治和社会不断撕裂的趋势”;“政府‘停摆’是美国党争恶化的极端表现,是美国政治制度失灵的结果”。

政府“停摆”二十二天,对中共来说已经无法想像,而实际上自一九七六年以来,联邦政府先后出现过二十一次“停摆”,但并未影响美国的发展。

此次停摆是因为特朗普总统支持修建南部边境墙的五十亿美元的支出法案,未能被参议院表决通过,因为民主党不会为新的边境墙提供资金。

美国政府不怕关门,却不敢在花纳税人钱款这事上轻易的达成共识,这正是美国民主的体现。而在滥用纳税人的血汗钱这事上,中共的高效恐怕无人能敌。中共却在嘲笑美国政府屡次关门的同时,还为自己可以肆意贪腐从未关门而洋洋自得。

举一个中共如何花中国纳税人钱的例子。今年六月七日,中共宣布将向七十七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暂停债务偿还,并自称“朋友圈更大了”。然而自由社会的专家们都认为,这是中共在国际上进行公开贿赂。

这些债务规模有多大呢?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截至二零一九年,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债券总额达五点五万亿美元,近四十万亿人民币,超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为全球最大的官方债权实体。近四年,中共已经对外撒币六万亿人民币,撒钱的对象大都是穷国、小国,有相当高风险。

外界普遍认为,中共为了一党私利,用国内人的钱收买海外人心。大家知道,再小的国家,也是联合国的一个成员,投票占一席之地。给这些国家撒钱,中共就可以对他们发号施令。当国际组织需要投票表决的时候,这些国家就得帮中共说话,给中共投票。

难道中国人真的都富足了吗?李克强称,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中国财政拮据,今夏长江沿岸及南方省份遭遇洪水灾害,政府发给每个人的抗洪救助资金从五毛到两元不等,还不够一顿饭钱。

网民称,中共在疫情当头撒给七十七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这四十万亿人民币,如果用在中国的教育、医疗、养老,能解决多少问题?但中共在大撒币时想过中国人的生存和感受吗?中共不计后果的浪费中国纳税人的钱,而老百姓对其毫无约束力,共产党的制度对中国人民来说,还不是致命的制度吗?

果真有制度优势,操控台湾为何失灵?

中共独裁政权所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号称是共产主义的初期阶段,东欧及苏联解体已经证明共产主义的失败。中共如果真有制度优势,应该被普遍认可,但事实恰恰相反,不仅美国制裁中共,香港台湾也不认同中共的制度,从香港“反送中”和国民党在台湾大选中惨败就看得很清楚。

六月六日,韩国瑜被九十三万民众(相当于高雄市96%的选票)投票罢免直辖高雄市长一职,成为台湾有史以来,人民以手中一票首次成功罢免的县市长。这是他继台湾大选失败之后再次失败,外界普遍认为,韩落败的真实原因是:他是中共在台代理人。

蔡英文二零一六年就任总统后,中共不断施压和武力威胁,强迫蔡英文接受“一国两制”。同时中共在国际上不断打压台湾,用金钱收买挖角台湾邦交国,压缩台湾的国际空间,而中共干预台湾大选的事情更是“每天都在发生”。

而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在二零一八年的竞选中声名鹊起,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获得了铺天盖地的媒体关注,速度之快非同寻常。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进行的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中,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大败给国民党,失去多个民进党的传统票仓,支持度跌入低谷。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北京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再次向台湾提出“一国两制”方案,且不排除武力解决台湾。蔡英文立即做出强势回应,并表示台湾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这使蔡英文获得很多选民支持。

当时的台湾民调显示,有超过80%的民众不赞成一国两制,85.2%支持蔡英文对于两岸关系发展提出的“四个必须”,78%民众支持蔡英文提出的两岸政治协商应经台湾人民授权和监督。

香港抗议更是帮助蔡英文逆势而上。二零一九年六月,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活动,香港警方对示威者的残酷袭击,以及港府官员对北京的言听计从,都让台湾选民看在眼里。蔡英文表示,守护人民的民主和自由是领导人最基本且最重要的任务,民进党打出“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湾”、“抗中(共)护台”、“票选国民党,台湾变香港”等口号。

相比之下,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主张重新建立中台良好关系,甚至表示,“反送中”运动表明香港政府不接地气,应“悬崖勒马”,从此韩国瑜支持率总的趋势是持续下滑。

在台湾大选不到两周之前,中共新航母穿越台湾海峡,企图恐吓台湾选民。但这些“大棒政策”没有吓住台湾,反倒起了相反的作用,加速台湾远离中共。最终,蔡英文以817万张选票创造了台湾大选的历史纪录,给中共控制台湾的企图重重的一击。

中共向来宣称,中国人民只有接受党的领导才会享有和平、繁荣和稳定,果真如此的话,为何会遭到香港和台湾的强烈抵制?如果真有制度优势,为什么军事威胁和经济利诱都不能取得台湾人的心呢?因为大家已经看到,中共的政治制度只能给世界带来灾难。

中共“水军”造势被揭穿

在中国国内,我们看到的都是中共的宣传。中共标榜自己“制度优势”、“和平崛起”,同时也经常造谣说美国“完蛋了、认怂了、吓傻了、发疯了”,这些很多是出自中共水军“五毛”之手,目的是愚弄中国百姓。

中共在国内控制民意,操纵舆论得心应手,在国外也搞这一套,大量利用“水军”在推特等平台上发文,但因为言论极其类似、账号状态异常而被揭穿。

六月九日《纽约时报》调查报导,最近一周内,大约四千六百个账号转发了中共宣传机构的推文。其中1/6账号的关注者极少,但发推频率极高,两者相差一百倍或以上;1/7用户没有关注者、没有自己的推文,只转发中共官方的推文;1/3的账号是最近三个月新注册的。

这些账号还有一个共同点,它们的推文多有固定时间间隔,每间隔九小时四十九分钟和十九小时三十四分钟后,会继续转发。这证明这些账号在使用软件发推,也就是俗称的“机器人”或者“僵尸账号”。

六月九日,“每日通话(Daily Caller)”网站表示,中共官媒英文版《中国日报》在过去四年中,砸下将近一千九百万美元在美国报纸刊登插页广告,或者支付印刷费用。其中《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两份报纸都刊登了《中国日报》的付费增刊“中国观察(China Watch)”插页广告,它的内容看起来像是普通新闻,但却包括亲共反美的内容。

中共正是靠着这种自我造势来欺骗世界,它无孔不入地抢夺话语权,已经表现出了对整个世界的统治欲和野心,遭到美国全面围堵。今年三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对中共驻美官媒机构实行人员上限限制。因为,这几家机构与在中国的外国媒体机构不一样,并不是独立新闻媒体,“实际上由中共政府控制”。此外,美国还对香港问题、中共人权问题等提出制裁。

六月五日,美、英、德等八国加上欧洲议会议员,成立了一个“跨国议会对华政策联盟”,现在已扩展至十二个国家,已有一百多名议员参加。直接促使各国议员做出这一决定的,是中共在大瘟疫爆发后的所作所为,以及在香港的倒行逆施。中共如果真有制度优势,怎么会在国际上成为众矢之的?

事实证明,中共“伟光正”的宣传只是骗人的伎俩,它做的都是丑事与恶事,招致天怒人怨,最终将自取灭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