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儿得救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得了一年半多间质性肺炎的老伴突然病情加重,不能走路,又咳又喘,呼吸困难。两个女儿、外孙女、外孙女婿都来了,立即拨打“120”送到市总医院急诊室就诊,医生说必须住院。

马上办了住院手续,老伴儿住進了一部呼吸科45病区重症监护室病房。从住院那天起,我一直给丈夫上衣口袋里放着真相护身符,有时还给他听师父讲法录音。每天和他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保护。

老伴病情很严重,医生说大部份肺脏失去功能。血压很低,靠点滴药物提升。又检查出心衰、糖尿病、缺钾等症状,还怀疑两处有癌症。他不能翻身,不能自理,不能离开氧气,一天两次雾化,每天输液八至十瓶,一直用监测仪器观察心律、血氧、血压等。主治医生四次和家人交待病情,强调不能离开人,有事叫大夫,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一月二十二日,主治医生来查看后又把我叫去,说情况很不好,今天晚上过不去。我落泪了,心里很难过。我说:“也许能有奇迹发生。”他说:“没有奇迹。”我很快平静下来,我明白人各有命的法理,一切有师父安排,同时也做好了一切准备。我多次求师父帮他延长点生命,只希望他能坚持到儿子从上海回来。

夜班大夫接班后,再次查看我丈夫和监测数据,摆手叫我去办公室,说今天晚上挺危险。我说:“我希望有奇迹发生”。临床老患者的女儿也在,她说叔叔能好。医生说:“但愿”。晚上七点多,老伴出现了不正常状态,检测器不停的报警,心律、血压急剧下降,高压最低降到了50多,大夫说上急救室,不准家属進去,我不同意,就让我签字,后果自负。我一共签过三次字。大夫走后,我对着老伴耳朵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尊救命”。我告诉他心里喊。我给身边的孩子都打了电话,让他们马上来。老伴不清醒,还说胡话。大小便失禁,我请了一位男护工。

晚上九点左右,五个孩子先后赶到,两个姑娘、孙女见到这种情况失声痛哭,我说:“别哭!赶紧念九字吉言。”一个多小时后,老伴有点清醒了,我让他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尊救命”。

老伴儿一会清醒一会昏迷。零点十分,他明白了,他睁眼看了看说:“咋这么多人哪?干啥呢?”我说:“你差点没命了,是师父救了你。”我说谢谢师父,他也说谢谢师父。紧接着他跟我讲:“我做了一个梦,师父来了,把我75号锁打开了,说:‘你跟你师姐走吧(师父指着我),30多年的苦你不能白吃。”是慈悲的师父给我老伴第二次生命。护工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给他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他很高兴。我一夜没合眼,一直守在老伴身边。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由于武汉肺炎爆发蔓延,要合并病房。医护人员个个都穿上防护衣、戴防护镜、防护帽,口罩,全副武装,捂的严严实实。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给我丈夫换上氧气袋,连同病床推到43病区,抬到新病床上,马上给我老伴吸上氧气。大夫介绍病情,進行交接。

老伴身体极度虚弱。不让我离开他,孩子们白天来,我连续在医院护理了九天,我利用打水、上卫生间、打饭的时候,有机会和有缘人搭上话我就讲真相、劝三退。我整天倒屎、倒尿、喂饭、喂药,还得时刻看着检测仪器。忙个不停,一天最多能睡两、三个小时,但是我精神状态很好,对老伴护理的很周到。同病房的护理家属都夸我善良、护理老伴细心,老伴发脾气我不吱声。我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趁机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我丈夫一天天的好起来了,脱离了生命危险,大夫都很惊讶这么重的病能好这么快。我和老伴都明白,是大法神奇,是师父慈悲,非常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