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车祸中有师尊看护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于二零零一年得法,今年六十岁。从懂事开始,我就饱受疾病的折磨,身体从刚开始的胃痛风、痔疮病,到后来的十二指肠溃疡、心脏病、肋骨痛、百会穴痛、腰痛等等,全身都是病,很苦恼,时刻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会病倒,常感到生命如此的痛苦和孤独无助。

一九九九年,我每天沉浸在赌博中,输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债累累,家庭都快崩溃了,而且因赌博,我被关進了监狱。

在监狱里,我心灰意冷,感觉自己已无路可走。这时,我认识了一位阿姨,阿姨面貌很慈祥,跟我坐在一起,她说她是为做一个好人而被绑架進来的,她跟我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是佛法修炼,是难得的历史机缘,通过修炼,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

我越听越爱听,觉的在俗世就能修炼佛法,这是天大的缘份啊!于是我俩出狱后,阿姨给我请来一本《转法轮》,我看后,内心极为震撼,明白了师父讲:“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1]我明白了我为什么从懂事开始就病魔缠身的原因,我不再抱怨命运对我的不公,一切都是自己宿世所造下的业债造成的,我觉的我真是太幸运了,我因赌博坐牢,喜得大法,接上圣缘,坏事变成了好事,有幸做师父的弟子,内心无比感恩师尊的慈悲安排,弟子叩拜恩师!

于是,我每天坚持有时间就学法炼功,放弃赌博,按师父说的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

修炼后,我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奇迹变化:不知不觉中,先前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气色变好了,黑斑不见了,皱纹消失了,皮肤变的细腻而有光泽,精力充沛,心态也变好了,看什么事都顺眼顺心,不会与人计较,原先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好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刚认识的人都说我很有修养。修炼大法真好,做师父的弟子真好!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下午,发完六点正念,我骑着自行车,准备到市场买东西,横过大马路,有一辆轿车直向我冲来,把我撞后,弹出五、六米远,那时觉的头很痛,脚也很痛,我还没爬起来,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救我。”

司机下车把我扶起,我一看司机是个年轻人,我说:“小弟啊,我看你的车还那么远,怎么一下子把我撞倒。”司机说:“阿姨,不好意思,我今天是第一次开出租车,我看你横过马路来,本来想踩刹车减速,由于慌张踩错了,反而加速,把我自己吓死了。”

他看到我整个脸、头都是血,他害怕了,连声说要把我送到医院,我说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他好紧张的说:“你伤成这样,还说没事。”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里举的那些例子都不会出现危险,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守住心性。我坚定的说:“我是修佛法的,我没事,你带我回家去就好了。”

我全身动不了,电动车都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小弟的车玻璃也全碎了。他说:“你家里有什么人?”我说我家里有我丈夫和儿子,他一听不敢带我回家,打电话叫来了交警。过一会,交警开来两辆车,一辆把我的电动车和小弟的小汽车一起拖走,另一辆带着小弟和我,几个交警人员把我送回家。

回到家,我跟交警人员说:“你们有事先回去,这件事我们自己处理就好。”交警说那好。走时还对小弟说:“你一定要带她去检查。”丈夫看到了我额头肿起了个比鸡蛋还大的包,满脸流血,他怕是血管破了,要我去医院检查。那时我静静的没说什么,只感觉自己好像要晕过去了。

我女儿(女儿修炼)连忙说:“这件事情要按大法标准来做,人家被汽车拖走十多米远都没事儿。”师父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所以丈夫的话,我不动心,没有去医院。司机从包里拿出两千元和身份证,塞到我丈夫手里,他说身上只有两千元先拿着。我说不用拿。结果没有拿他一分钱,还叫儿子带上我的身份证,用车载他去交警,要回他的车。

刚开始几天,我全身都痛,心也痛,难受极了,坐不稳,睡不着,连饭碗都端不起来。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没有别的想法,一心就是请求师父帮帮弟子,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大概过了半个多月,全身只有脚掌还痛,其它地方都不痛了。

司机买水果来看我,我给他讲真相,我对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次才能这样做,若是一般平常人是做不到的。”我跟他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李洪志师父是来救度世人的!师父教我们做事要考虑别人,修心重德。江泽民是邪恶小人,因心生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残酷迫害法轮功,中共坏事做尽天要灭它。

司机小弟听后连声说:“阿姨,你不说,我还被蒙蔽着,以前看到手机、电视、报纸说的原来都是假的,太感谢阿姨了。”我说你就谢谢大法师父!心中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有美好未来。他双手合十连声说好,并做了三退。我还送给他几份真相资料。说真的如果是常人,真的住上医院,来个八万、十万都可能。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境非常清晰:梦见我遇到一个男人,大概五十多岁,我对他说:“我欠你六百元,现在已还清。”但还钱的时候,我看到手上的六百元,四百元有打勾,二百元没有打勾,醒来后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脚掌还肿的很厉害,又肿又痛,上面还有个五角钱硬币一样大的洞,还流着脓水,看起来很恐怖。我儿子用手按一下,从里面挤出一块瘀血出来,特别痛,原来穿三十七码的鞋,现在四十二码的都穿不進去。

大儿子看到这个情况,要带我去医院,我说不用。可第二天肿的更厉害,儿子硬把我带去医院。到医院医生说:“没法治。”儿子又把我带到另一家医院,医生看了说:“这要截肢。”又到了第三家医院,医生说没法治,要到省级大医院看看有没有办法。我叫儿子带我回家,我对儿子说:“只要回家学法炼功,师父会帮我的。”

回到家,我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五套功法有时一天炼两遍,左腿无力又极痛,把力用在右腿上,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左右,无意中发现伤口变小了,又长出一层肉来,我一看好了,激动得流下眼泪,对师父的感激之心无以言表。后来我悟到梦中那二百元没有打勾,就是师父点化我要继续忍受脚掌的疼痛,才能还清业债。

从遇车祸到痊愈,整整承受了两个月,一方面是对我信师信法的考验,一方面让我坚信师父讲的欠债要还的法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