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破迷 冤狱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在九五年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犹记当年得法一个月后开学时的欢心雀跃——我与其他的同学不一样了,我是修炼人了!

犹记得法半年后的一天中午,我从图书馆背完法后,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抬头望望天,心里很慎重的发了一个誓——从此我的人生一定是修炼的一生!世间的名利情都不会是我的追求!

犹记得法一年后,有同学问我:“法轮功很好吗?好在哪里?”我想了想,告诉他“好到即使一堆金子放在面前或刀架在脖子上,叫我选择,我也会选择大法修炼。”

后来六年的牢狱非法关押,我经常告诉身边的人们这些话。我说很多年前,还没有迫害发生时,我就发愿会在利益诱惑和生命威胁中,选择修炼。现在无非是叫我实践当年的诺言而已。

因为得法早,师父的经文来一篇,我就背一篇,因为修炼的坚实,使我在迫害发生后很顺其自然的放下一切,走向北京证实大法,没有过人心的挣扎。

九九年底开始,在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的一年半,师父的经文得之不易,得到后,基本读几遍就会背。在冤狱的六年中,就是反复的背着师父的经文,度过了那些艰难岁月。

现在再学师父的《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心中还能出现当时背法时,师父开启我对法的正悟后,过的一关又一关,举其中几例。

第一次,劳教所专门负责“转化”的警察找我谈话,我当时完整的给她背完《为谁而修》后,她深深的看着我,再没说一句话,温和的叫我离开,从此劳教所里没有警察来“转化”我。

在劳教所里后期,我被关小间,当时心里真的很迷茫,不知怎么证实法,觉的什么都做过,似乎什么都没用,反而被迫害的更厉害(那时师父还没教我们发正念)。反复背《道法》,真的感到对没完没了的魔难无可奈何,不知怎样用本性的一面正法,不知什么是“得了法的一面”[1]不知什么是“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1],想不清,只有不去想,就反复背着心里能记得的经文。

背到《去掉最后的执著》:“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2]这时,猛然想起师父曾说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3],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得法的一面、觉悟的本性的一面就是神的一面,就是放下生死的一面(注:个人当时的悟道)。后来,这个悟道真的让我闯过重重生死难关。

还有一次在女监,一个曾教我上明慧网、教我编辑打印真相资料的、我曾很崇拜的人来“转化”我。我上午听她说了邪悟的那一套后,心里很难受,中午吃饭时,就想起“毒瘤”两个字,想了想,是师父在经文《窒息邪恶》里面用过的一个词。

第二天,我把这篇经文背给她听,强调其中师父说:“所有今天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学员做的非常好,我对这个是做了充份肯定的,他们做的是绝对的对,这是无疑义的。希望大家清醒。”[4]然后问她:“你师父是谁?”她回避师父的名字,我就把师父《法正人心》中的一段:“修炼是伟大而殊胜的事,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诉采访者你是因为修大法而为呢?如果报导者不想提大法,那我们也不要为窃法而又不证实大法的任何形式抹粉。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5]背出来后,对她说:“你现在也不说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也不承认师父的名字,那么你现在用任何师父的话都是窃法行为,是偷窃大法的犯罪行为。这一点你明白吗?”她和旁边的警察一下就怔住了,全都哑口无言。他们没法再开一句口,因为他们所谓“借法破法”的实质被点破了。

再后来,我看到一个曾经在监狱迫害下很坚定修炼大法的同修,因为在洗脑班前发正念被绑架,就在威胁中写了“三书”回家了。回家后,同修很后悔,交流中,她认为自己在监狱很坚定,是因为知道写了三书,也回不了家,但是这次绑架的当时写了,就可以回家。她认为自己是经受不了可以马上回家的诱惑,所以才做了错事。

我想了想,平静的告诉她:不是这个原因,你只是把自己的自由看的比证实大法更重要而已。如果一个修炼者,任何时候都把证实大法放在第一位,任何时候都写不出“三书”,听到大法被诬蔑是“×教”都会难受,更写不出这个话。一个骨子里每一个细胞都明悟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最好的,任何环境中都不会接受自己对邪恶妥协,任何环境下都会想到:如果一个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修炼人都不能坚持说大法好,那么怎样让谎言中中毒的人们明白大法好呢?如果一个生命在自己生命和自由受到威胁时,首先想到怎么做能让别人明白大法好,而不是想到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自然就明白该怎么做才正确。

曾经有人对我说:“你看看你,这么好的条件,写了‘三书’,在牢中会过的很舒服,为什么不写?”我笑笑对她说:“你怎么不能换一个角度这么想——写了好过点我为什么不写,是不是大法真的好,值得我受这么多罪也不写不好,你也去找本《转法轮》,了解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我说的这么好。如果你能这么想,我所有受的罪都值!”说完后,我看到那人立即用尊敬的眼光看着我。

当我用两年牢中的正念正行,没做任何妥协,以保外的形式破除邪恶定的七年非法刑期回家时,一个亲戚对我说:看到获得自由的你,我真的感到是神的归来。

二十一年了,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二十一年了。回想自己二十六年前得法之始和靠着师父的法理走过的那些囚禁岁月和经过的那些关和难,处处都是师父对我的看护和珍惜,处处都是师父保护着我度过一个又一个看似危险却每每化险为夷的瞬间!在那些瞬间过去之后,师父又让我看到自己同化法的那一面无形中在善化着周围的生命!回想着一切的一切,真的真的无法抑制对师父的感激之泪!

最后,希望更多的冒着天胆而来的生命在大劫之前,被师父救度。希望每一个得法的生命,不管曾走了多少弯路,不管曾跌倒的多狠,都能回想起大法的珍贵和自己得法的不易,回想起得法后,明悟法理时体现出来的高光时刻。珍惜师父看护下自己走过的路,爬起来走好剩下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