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唤醒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住在瑞士日内瓦。当我在二零一八年二月得到大法时,我整个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变。我再也不想浪费时间去和朋友外出聚会,喝酒,购物,在网上看视频等。是师父唤醒了我,让我意识到我以前所过的生活是荒唐的。每当想到大法为我所做的一切时,人类的语言无法描述我内心的感激之情。

师父在所有的经文中都告诉弟子,时间是有限的,要抓紧时间做好该做的,救度众生。这些话深深打动了我,经过几个月的修炼,我深刻感受到了认真学好法和帮助世人了解真相的紧迫性。但是,我的理解在很多方面都受到我的执着心的影响,这导致我犯了一些错误。

放弃观念 不再给众生贴标签归类

在我修炼的两年中,我内心有时有种不公平和急躁的感觉,以至于我在向周围人讲真相的时候,会产生不恰当的行为。比如用讽刺的口吻,语气轻视不友好的态度等。这些做法在对话中也许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妥,但却可能使这人永远失去被救助的机会。如果我内心不平静,感觉自己受到不公平对待,那么我的能量怎么可以破除谎言和邪恶呢?如果我用旧势力的方式去表达,那么人们怎么能理解真相呢?

从小时候起,在我的脑中经常就会把别人贴标签分门别类。例如很酷的人和不酷的人,聪明的人和不聪明的人。根据相处的人的不同,我将自己归在这个或那个类型中。当我感觉自己属于“不酷”或“不聪明”的人时,我想找个地缝钻進去。当我觉的自己比别人更酷或更聪明时,我就会变的很专横和居高临下,漠视面对我的人的需求。无论哪种状态,我的心都感到很压抑,喘不过气。

我开始在大法中修炼之后,我不再给人分类,我尊重周围所有的人,并善待他们,无论他们是否很酷,是否聪明。我自己也不再把自己归为任何一类了,因为我明白了真正的聪明是智慧,要修成圆满是不需要积累常人的知识或在常人中获得成就的。我不再为自己的未来制定计划,而是选择听从师父的安排。

用大法衡量自己 不去对照常人

尽管我知道这些在我十几岁时就形成的分类只是在我的头脑中,然而,在我的内心深处却存有一些担忧,这又形成了新的错误观念。我对自己产生怀疑,不知道我能修大法吗。我觉的我不够格,不配当大法弟子。我觉的自己开始修炼太晚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掉那些执著心。

我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就和往常一样,我眼中的世界不是黑就是白,我无法取中的看待问题。我开始把自己和常人做区别,我非常担心常人无法理解和尊重我的信仰,当他们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时候,会给我贴上什么标签。我意识到,法轮功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视为×教。我发觉在我大学里的学生都宣称是社会主义,在阅读《九评共产党》,《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以及师父的其他讲法之后,我看到了我周围的人被这个邪恶的共产主义魔鬼所欺骗。但是我周围的人却不理解,他们不明白我所明白的。我因此感到很孤单。

因为我感觉自己是不被理解的那一类,所以我意识到,我努力去讲真相并没有让人觉醒,反而被他们当成了另类。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试图和我这个年龄的孩子融洽相处,温柔简单;但我妈妈那时告诉我说必须要有个性,要强势,这样人们才能欣赏你。她希望我积极发表见解,像其他孩子一样“酷”。这让我变的狡猾,并渴望成名。我的想法变的复杂,于是我开始鄙视每个善良、简单且谦虚谨慎的人。我十分清楚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这样人们才能觉的我“酷”。

然而师父在讲法中说:“在神的眼里,人的思想简单干净,神认为这个人是好人;人的思想复杂,神认为这个人不好,因为神认为复杂的原因不就是人世间的执著造成的吗?复杂不是执著人世间的因素吗?所以在修炼中是有这样一个道理。”[1]

认识我的执着

最近,我明白了为什么周围的人不理解大法。我本人也在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在大学与我的同龄人接触时形成了很多观念。我们学会“批判性思维”,将一切正义的和公正的事情都视为邪的和危险的。我非常在乎面子,并总想成为别人眼中那个很“酷”的人,以至于我都没有意识到实际上我认为自己选择的正道会被人看不起。我曾羞于说大法是超常的。我曾为自己放弃了从小到大一直被别人夸赞的那些东西而伤心过,比如爱大声说话,喜欢嘲讽、取笑别人,喜欢批评别人,喜欢聚会派对,抽烟等。我甚至对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而感到不自在。

为了自我保护并避免受到评判,我就用刚刚学来的大法评判我周围的人。我在心里用法来评价他们的行为,又创建了新的类别:放纵情欲的,宣称自己是共产主义者的,吸毒的。当别人犯错的时候我指责别人,而不是温和、善意的告诉别人,我内心充满了怨,害怕丢面子,不想被批评,因为我选择的道路是大法。我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我批评常人媒体,对政治人物或社会现象发表负面评论。

不忘救人是根本

现在我明白了,我必须要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而不是讲一些人们还无法接受的事情。我有保持简单和善良的权利,但我不能强迫他人必须理解我或必须认同我做的是正确的。无论别人给我贴上什么标签,我都不在乎。因为我知道大法是正法,没有任何批评可以阻止我成为一个同化“真、善、忍”特性的人。我不需要为自己辩解或向人们解释为什么世界是不公正的。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救度众生。慈悲的力量可以破除所有的错误观念,包括我自己的和其他人的。我再也不想因为别人认为我好不好而影响了我的正行。

师父在讲法中说:“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2]

我再也不想给邪恶借口,我再也不想被那些不讲实话的主流社会媒体所影响。当我听到别人说谎时,也不再想强烈坚持自己的想法。这些都是在考验我是否心不动。无论我有多好的口才,无论我如何清楚地知道中共或马克思主义的底细,如果我的心不纯净,如果我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人并且从我生命的深处希望救度世人,那我根本没有必要修大法了。我抛弃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被不公正对待的想法。世人才是真正受到迫害的人,如果我被自己的执著心所蒙蔽,我将无法做好我应该做的事。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感谢给我做出表率和善意帮我纠正错误的同修!我会修出更多的慈悲,早日去掉所有不好的观念。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法国网上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