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认清妒嫉心 修掉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住在法国南部,从孩童开始我就很容易把自己封闭起来,每当面对别人时,我会有种自卑感。一天,有人和善的说我就像一只一触碰就关闭的贻贝。这种自卑感经常会表现出来,比如当感受到某人对我有伤害,或者常人工作不顺利,或者大法项目没做好,或者常人或同修和自己有分歧或不理解时。这种自卑感往往表现为内向,内心的痛苦,或者是因对他人的怨和不好的想法而感到无名的忧伤。

向内找 认清妒嫉心的本质

自从我修炼大法后,我尽可能向内找,当那些情感和执著暴露出来时,我就看看具体是什么。我认为这种内向是骄傲的另一种表现,是隐藏的那一面。从外表看,有人可能会说我很平静,也很善良,其实我的内心并不平静,经常被负面思想和怨所搅扰。我称之为隐藏的面孔,因为这两种极端都来自于同一个行为:心里不平衡。

在读了一遍又一遍的《转法轮》后,我才明白低估或高估自我促使自己产生了妒嫉心。师父说:“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1]

师尊说的争斗心指的是什么?我理解到:羡慕别人或看不起别人都是在带着自卑(贬低自己)或骄傲(抬高自己)的心去与人比较的时候,我认为这是争斗心的一种表现,容易生出妒嫉心。

比如,如果我与其他同修一起讲真相时,我会时不时看他们怎么做,是不是和他们做的一样好?照理说,这没什么不好,应该是正面的去参照,因为我们需要互相借鉴,以便知道我们采用的方式是否合适。但是我却总是负面的受到影响,因为如果我看到自己讲真相的人数比其他同修少,我会有自卑感和妒嫉心。相反,如果比他们多,我会骄傲,甚至有点轻视别的同修。长久以来这种思维方式真的已经根深蒂固了,我并未意识到。这是因为我向内找,才把它挖出来的。

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

那么,这种傲慢或自卑的不平衡心理是怎么产生的?自卑感使我不敢表达自我,对自己没信心,对什么都没有喜悦和热情。为什么会好长时间都被这种心情搅扰?

妒嫉心能这样长久左右我,我认为这是因为我的思想被那个所谓的“自我”占据了。这个“自我”不是真实的我,不是我的主元神。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自我”根据幸福的和不幸的经历形成了自己的观念。时间久了,“自我”变的越来越重要了,它想得到别人的关注,别人的照顾,听别人跟它说好话,羡慕它。它想要显示自己,它知道去做很多可以使别人羡慕它的事。当它在显示自己的时候有人嘲笑它或不在意它时,它会突然不知所措,它的想象世界坍塌了,然后它把自己封闭起来,自惭形秽。

“自我”很在意别人怎么看它,所以表面的我就表现出腼腆和缺乏自信。“自我”充满了各种恐惧,它不稳定,因为它没有根,它产生于移动的土壤上,它不可能有对未来平静而清晰的看法,它得过且过。我猜它在我这一生中利用我真正的自己吸取了很多的能量,但是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当然自从我开始修炼,所有与妒嫉心有关的方方面面都一点一点的被暴露出来,并越来越多地被去掉了。我的主元神重新主宰身体,我整个生命找回了来世的使命感。

安排好学法炼功时间 就是关心自己

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逐渐提高境界,对法的认识也越来越深。我开始关心他人,那个“自我”也减少了很多。现在我越来越关心别人。

那么关心自己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创造更好条件去更好地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怎么关心自己呢?比如说一天中,安排好时间:炼五套功法,学《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

现在我对这个由旧思维和旧观念构成的内心世界有了更清晰的理解,这些帮助我重新找回了真正的自己。

对外孙好 避开情的伤害

我有一个快三岁的小外孙,每当和他在一起都很开心,孩子的纯真、跟他一起发现世界的那种美好很令人感动。同时看到了我可以起正面作用也可以起负面作用,因为我传给他的就是我自己的体现。

这些也导致我对外孙产生过分的情,我必须保持清醒,为了不产生新的执著,我要把握好自己。

有几次我因看不到他,感到空落落的。前不久,我面临一个选择,是整个下午跟他在一起还是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我最后决定去参加活动,但是内心翻江倒海,特别是在禁足期间,见面的机会很有限。当我结束了活动开车回家时,情绪很低落。过一会儿我意识到自己正在滋养着一种执著心。我问自己:“他(我的小外孙)对我的离开也很伤心吗?”我离开的时候他看上去很伤心。很显然,我们分别的时候,我的想法和我的状态都影响着他的内心世界。

所以能看淡情是我的责任,对我对他都有好处。看清了这一点,我觉的执著离我远去,我的心情轻松了。

人类社会都浸泡在情中。作为修炼人,我必须站在更高境界看待这些,让自己溶入法中,去掉对情的执著。

讲真相 不执着固有形式

尽管这几年真的有進步,我还是担心没能做好三件事。我都参与好几个大法弟子的重要项目,为什么还会有没做好的念头呢?是幻觉还是事实呢?如今处于禁足期间,没有到外面讲真相的机会,也许这是我担心的一个原因。我经常热衷于去找人讲法轮功及其被迫害的真相,我觉察到大部份人愿意听这些信息,并积极反馈,我几乎都是心情轻松的返回,充满大法加持的能量。

现在不能再去做了,但是有其它的方法,我学着用其它的方法讲真相:社交媒体,电子邮件,信件,电话。目前我们有可能无法再去发传单、到路上去讲真相,所以需用其它方式,如果用的好,可以触动更多的人。

客观的说,我每天在电脑上花好几个小时做证实大法的项目,我的心里一直想着大法,也许我还执著于想快点看到效果,而这些项目的工作需要合作,需要耐心,谦虚,持之以恒,坚持不懈。我渐渐意识到用修炼人的心态做事的重要性,如果我想助师救度众生,这一点就是最主要的。我理解师尊并不会具体去做什么,他只是在点化我如何归正自己,特别是当我像常人一样带着求结果的心做事,或者带着显示自己的心做事的时候。

师父在新经文中说:“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业除菌者,是末后救度的使者,救人讲真相中都会理智的做。”[2]

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法国网上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