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忆师恩 澳洲大法弟子感念师尊21年前悉尼法会讲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澳洲记者站采访报道)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至三日,“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悉尼达令港国际会展中心大厦召开。当时有来自澳洲、美国、加拿大、瑞典、泰国、日本、新西兰、新加坡、香港、澳门、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大陆等地的二千七百多人到场,有幸聆听了师尊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和答疑。

'图1~2:1999年5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在悉尼举办的“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并讲法。'
图1~2:1999年5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在悉尼举办的“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并讲法。

师尊高大伟岸,讲法深入浅出、生动精炼,慈祥的笑容、洪亮亲切的嗓音、清晰的吐字,讲出宇宙深奥无边的法理,深深印入学员们的心中;讲法时师尊那穿透寰宇的无量慈悲,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灵,久远的誓约隐约在弟子心中回荡,很多人泪流满面。

这是师尊第三次莅临澳洲讲法(即后来出版的《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对大多数新学员来说,能见到师尊、聆听师尊亲自讲法答疑,感受佛恩浩荡,领悟人生真谛、修炼真机,何其幸运,这一珍贵的机缘从此成为改变人生的转折点;对已经修炼了一段时间的老学员来说,此次悉尼法会是走入真正精進实修的新起点。

二十一年过去了,岁月抹不去这永恒的记忆。回想起师尊讲法时的谆谆教诲,以及大法弟子们整个身心感受到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那种生命得救后的欢乐,仿佛就在昨天。

'图3:1999年5月,“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期间学员们排字。'
图3:1999年5月,“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期间学员们排字。

'图4~5:1999年5月,“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中2000余名弟子聆听师父讲法。'
图4~5:1999年5月,“全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中2000余名大法弟子聆听师父讲法。

西人大法弟子:李大师是救度众生的明师


澳洲法轮大法协会发言人、悉尼西人大法弟子约翰·戴乐(John Deller),回忆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在悉尼法会上聆听师尊讲法的感受时,他说:“当我聆听李大师讲法时,我立即明白了他是一位来到这个世界上救度众生的明师。”
他说:“在会议结束时,我无法离开大厅,感受到一种明亮的能量场,是那种蕴含着善良和慈悲的感觉笼罩着我。”他非常感慨的表示,“当我第一次拜读《转法轮》、读到‘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时候,我的整个心扉一下子被打开了,我意识到法轮功是一种人人都能从中受益的功法,《转法轮》这本书真是说到每个人的心坎里了,他能帮助人们去理解生命的更深层意义。”

墨尔本西人大法弟子兰金(Janine Rankin)在得法三个月后有幸见到师尊并聆听师尊讲法,看到了非常殊胜的景象,如此珍贵、又如此神圣,那种记忆深深的铭刻在心。

她从十六岁起开始寻找能让生命境界升华的方法,“我那时候就认定一定有高于人这一层的境界,生命来世一定有其真正的意义。”兰金倾其所有,跑遍世界,尝试了各种灵修方法,五十岁了始终不得要领。“但我清楚的感受到,世界在倒退,道德水平在下滑,人们内心已经渐渐丧失了普世价值和纯真的天性。”

“清楚的记得,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第一次来到法轮大法在墨尔本的第一个炼功点,我感到全身被巨大的能量包容,激动无比,我知道自己终于有了归宿了,不禁泪流满面,久久不能自已。”

不久得知大法师父要来澳洲讲法,一开始兰金因为旅行费用等原因并没有打算去悉尼参加,“一天,我突然心里一震,一个念头告诉我,我应该去参加。奇迹般的,我的旅费难题也解决了。”“得法才三个月的我,当看到师尊入场、坐下,我再次感到全身满溢着快乐,激动无比。我内心更坚定了这个念头,这就是我从十六岁起要寻找的神圣的大法。”

“师尊在主席台上坐下后,我惊奇的发现,师尊的整个身体是透明的,非常美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回忆道,“师父在讲法和答疑中讲到学法的重要性,讲到真善忍的修炼原则,这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内容。”

“在参加悉尼法会前,师尊打开了我的天目,我能看到很多层粒子,以及很多美妙的景象,印证了师尊在书中讲的都是真的。参加法会之后,我的天目就被关掉了。从此,对我来说才是真正实修的开始。”

兰金最后说:“师尊传给我们如此珍贵的大法,获得身心的升华,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深处的感恩。”

这些年来,在精進实修的同时,她参加并主持了多个洪法、讲清真相的项目组,“我现在在联系墨尔本的中小学校,希望学生老师们都能通过我们的分享,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永恒,進而了解‘真善忍’原则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伟大。”

布里斯本华人大法弟子:悉尼法会后炼功点迅速增加

布里斯本华人大法弟子威廉·罗,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参加当年的新加坡法会,目前是昆士兰州大法学会的主要协调人。

回忆起当年有幸接待师尊前来澳洲讲法前后那些珍贵的日子,他内心充满崇敬和感恩,“当时经历的很多事情都让我震撼,师父什么都知道,太慈悲了,作为新弟子,常常感叹不已。”“我觉得昆士兰大法弟子的偏得是从悉尼法会的半年前、新加坡法会开始的。当时师尊讲法后,参加法会的同修们分组交流,师尊从讲台上下来参加的第一个小组、并现场解答学员们的问题,就是昆士兰学员所在的小组。后来有几个学员告诉我,他们曾分别盛情邀请师尊到布里斯本,师尊一一答应了。”

“一九九九年悉尼法会前,我惊喜的得知,师尊决定先来布里斯本。抵达澳洲当天,风尘仆仆的师尊不考虑旅途的劳顿,答应了学员的请求,当天就和昆州的学员见面。那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一间小会议室,挤满了来自昆州三个大城市的人,在场的学员们都激动不已,师尊为我们讲法并解答了学员们的问题。”

在师尊停留布里斯本短暂而又珍贵的几天里,威廉有机会请师尊回答了几个问题,“当时大家都是新学员,提出的问题都很浅,但师尊非常耐心的一一解答。”他说,“清楚的记得,我曾问师父,如何才能知道自己对法理的体悟是对还是错,师尊解答的大意是,因为你用正念去悟法,怎么都是对的。我当时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就是用正念去悟,只要是符合真善忍的就不会偏。师尊对我的这个提醒我一直铭记在心,而且这么多年来非常受益。每当我遇到任何矛盾,我都会用这个原则去衡量,是否内心是在用正念对待和解决,而没有人的观念、或者执着自我的心。”

“那些天有幸聆听师尊教诲,我能感受到,师尊期盼学员们好好学法,尽快在法上提高上来,以后就都能独当一面了。所以,遵照师尊的点化,我们在集体学法上加大了力度。”

他说,师尊给昆州部份学员的这次讲法,幸运参加的布里斯本学员当时都是炼功点的骨干,二十年多来历经风雨,讲清真相反迫害,绝大多数坚修大法至今。

悉尼法会结束后,为了能让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轮功,学员们商量后决定,布里斯本原先唯一的新农场(New Farm)炼功点四十多位学员分头在住家附近成立各自的炼功点,威廉说:“当时新炼功点增加了将近二十个,整个昆州的数量就更多了,二十年来一直稳定坚持到现在的就是那时成立的炼功点,期间不断有新学员加入。”

墨尔本华人大法弟子:永世难忘的经历

墨尔本一家独立华人媒体的总裁肖中华在有幸参加悉尼法会之前,只是刚刚学炼了五套功法。“参加法会最大的收获,就是解决了我的疑问。师父的回答给我的感受,非常特别!”他说。

肖中华当时在悉尼的一所中学教书,练过几种气功,冥冥之中在寻找修炼的法门。从学生和学生的家长那里得知法轮功,大致学了动作,当时了解的非常肤浅。但一听说法轮功师父要来讲法,没有丝毫犹豫、坐火车就去参加了。“我的座位在后面,距离主席台很远,看不清师父本人,只能通过大屏幕观看,但不知为什么,一看见师父我心里就感到很激动,就觉得特别震撼,眼泪止不住的流。”

“当时听师父讲法的时候,心里就有一个念头:师父就是神,只有神才有这么慈悲的眼神,普通人没有这样的眼神、目光,一定是神。”

他说:“法会第二天答疑的时候,师父让学员们提条子,而我既没有带纸,也没有带笔,又坐在一排座位中间的位置,当时只能看着别的人把自己的问题条子传递给工作人员。”

所以,他除了只能是在脑子里想着自己的问题,其它做不了什么。“但是既让我惊喜又感到神奇的是,现场没有人提出类似的问题,但师父在回答一个不相关问题的时候,看似顺便回答了我的这个问题,而且师父在说明这个问题的时候,好像师父的眼光通过这么远的距离是在看着我、对着我说的。”

“这个时刻是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刻印在心里。我能感受到,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对主席台上的师父来说,我就是观众席上的一个小点而已,师父的声音和眼神都在对我说,一种信息也在告诉我,我在回答你的问题。”

“法会结束后还有一个特别的经历,在回家的火车上,看到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孩子,我就问他们是否也是参加了当天的法会,他们说是,而且和我住在同一个区,两家距离很近,他们已经修炼一段时间了。”“我特别高兴,因为当时在那个区我谁都不认识,这下好了。他们得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从此以后我就到他们家附近公园和他们学功,一起炼功。”

肖中华从此开始真正走入大法修炼,“参加这次法会的经历,永世难忘,师父的智慧、慈悲,一次次让内心被强烈震撼,只有神才有这样慈悲的眼神。”

“这些年来,从没有动摇过坚定修炼的信念。不论遇到什么困难,因为内心知道师尊讲的法都是真理,困难的时候,想不通的时候,遇到魔难、挫折的时候,离开法就会难受,学法的时候,师父在书中什么都告诉我们了,在自己身边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都是修炼过程中必走的路,没有魔难怎么修呢,没有魔难也不知道自己的执着心在哪,难受就是执着心引起的。不断的学法,也越来越明白师父讲的一切都是天机,而且在不断加深对师父讲法的理解,虽然还是很肤浅,但我内心明白,只有师父的法能解答一切,能给我们智慧,总能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

三次聆听师尊在澳讲法 悉尼华人大法弟子忆师恩

悉尼华人大法弟子罗明强是澳洲少数几个有幸三次聆听师尊在悉尼讲法的老学员。

回忆当时的经历,他无限感慨:“在那一段很特殊的时间,师父能够亲自来这里,我们就非常迫切的希望师父能告诉我们,以后如何做好,更好的弘扬大法。”

“师父在悉尼讲法答疑时,还提到另外空间很多事情,就是在这个空间展现出来的事情,实际上和另外空间都是有联系的,师父的讲解使得我们在法上有了很多比较明晰的理解。紧接着我又去了在新西兰召开的法会,再次聆听师尊讲法。”

罗明强从一九九六年初开始阅读《转法轮》,当时他还是别的门派的气功师,“我拜读了师父的书之后,就觉得师父把在其它的气功里面、练功治病过程里面发生的现象,一些解释不了的问题,在《转法轮》里面全部解释了,还揭示了深奥的原因和法理,我非常佩服师父,觉得太了不起了。”

“师尊几次莅临澳洲,我都有幸见到师尊并提出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我感到慈悲的师尊在关心每一个学员的修炼状况。我庆幸,跟这个师父是跟对了,我找到真正的师父了。”

他回忆说:“当时印象很深的一个收获就是,师父让我明白了,师父会给弟子最好的。我们的生命在久远的宇宙的变异的过程中产生,越来越不纯了,如何才能真正回到最好、最原始纯净的生命状态呢?如果拿金的纯度来比喻,就是24K金的完美的没有杂质的纯度,就是怎么才能真正回到最好的生命。我的理解,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做到真正信师信法,只要能做到,师父就会给我们最好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最完美的。因此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经过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感觉到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在关照着自己,根据自己的修炼情况,用各种方法点化弟子,不断给弟子展现修炼的神奇和美妙。”他说。

墨尔本大法弟子:师尊答疑解惑 二十年精進实修证实法

今年七十岁的墨尔本大法弟子安吉拉(Angela)来自马来西亚,曾经是虔诚的佛教居士,一九九九年二月有缘读到《转法轮》,很多问题、比如在寺庙中看到出家人种种不该有的言行等产生的疑惑,都迎刃而解,但是否放弃佛教还是心存顾虑。克服家人的劝阻和丈夫一起参加了当年五月的悉尼法会,慈悲的师尊回答了她的提问,从此成为精進的大法弟子。

她说:“我们家人都信佛或者修道,所以一家四口移民澳洲后不久我就到庙里义务做事,而且做的很辛苦:早晨把一双儿女送到学校,立即就去庙里干活,几乎一刻不停地做到孩子们放学。把孩子们接回家之后,做晚饭、一切收拾停当就去上夜班。当时主动要求做夜班护士就是为了白天能去庙里做事。一天24小时连轴转,几乎没有睡眠的时间,整整五年,结果是健康状况越来越糟,最严重的就是长期缺乏睡眠导致的头痛,还有胆结石、到了必须做手术的地步。”

“一位曾经在同一个庙里参加活动的大姐,一九九七年开始,不再来庙里了。之后,我打电话询问她的情况时,得知她在修炼法轮功。因为她知道我在寺庙做义工非常投入,也许是因为机缘未到,她没有告诉我法轮功的详情。”

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对寺庙里的尼姑们为利益勾心斗角的种种表现感到厌倦和失望,安吉拉和丈夫决定离开寺庙。“于是我向这位大姐打听她的师父是谁,她随即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并给我演示了五套功法。”

阅读了《转法轮》,结合自己在寺庙的所见所闻,安吉拉明白了很多问题,也佩服师父说的都是真的,“之前我难理解为什么这些庙里的出家人会为了一点小事或者利益而矛盾不断,看了《转法轮》都明白了。”“二月份,我决定修炼法轮功。之后听说悉尼要召开法会,我就立即报名了。当时来自朋友、家人的阻力很大,他们都在劝说我不要去参加。特别是在马来西亚的哥哥,因为马国当地报纸对法轮功的报导都来自中国大陆,因此受到蒙骗,他多次打长途劝说我放弃。”

“但我的内心已经很坚定了,没有被他们动摇。因为我已经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比如,第一次炼功,我明显感受到在头周围有东西在旋转以及很强的能量场,后来明白,师父是在用法轮为我调理极度缺乏睡眠而受损的大脑。另外,胆结石也不治自愈。”

“在悉尼法会的会场,我和丈夫的座位距离主席台很远,但从师父一走進会场,我就开始流泪,一直不停的流,直到师父结束讲法。作为新学员,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从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中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明白的那一面看到了师尊的伟大以及法会现场的壮观和殊胜、也明白聆听师尊亲临讲法机缘的无比珍贵。”

“在第二天的法会上,非常荣幸的是,师尊回答了我提出的有关佛教的问题,师父让我们明白了,要为自己的修炼负责的法理。师父的解答,让我放下了一切顾虑。从此以后,和丈夫开始专一修炼大法。”

得法修炼一年后发生的一次车祸至今让全家人都记忆犹新。“那天下午我从学校接了儿子,然后再去接女儿。在路上毫无预警被一辆车从后面追尾,我几乎无法从车里出来,但我和儿子都没有受伤。我们只好驾驶家里另一辆车去接女儿。当晚,在全家驾车外出时,突然一辆车在主路上逆行向我们迎面冲来,我赶紧提醒驾车的丈夫躲避,几乎是在来不及的状态下,车子转向马路对面,躲开了几乎会把全家置于死地的车祸。”

“一天之内遇到两起非常危险的驾车事故,我们明白都是来取命的,但师父的法身两次保护了我们。”

惊险而又神奇的经历,让夫妻二人信师信法更加坚定,修炼也更加精進。天天炼功学法,二十年来没有间断过。如果偶尔哪一天没有炼功或者没有学法,第二天他们一定会补上。

今年安吉拉回到马来西亚家乡和亲友们一起庆祝自己的七十岁生日。亲友们看到,年长四岁的哥哥已经不能出门旅行,而安吉拉和丈夫还是和年轻人一样年年跨洋参加国际法会。

“我们两个都觉得自己很年轻,感觉不到自己的年龄,这也是修炼人身上的超常表现吧,亲友们能非常明显看出我们和家里同龄人的明显不同、年轻又有活力。所以都认同大法好。”

“我们从独立敢言的报纸最开始在墨尔本发行就承担了几个区的义务分发工作,做了十多年。后来,又承担了各种大法活动前期的准备以及结束后的收尾工作,是负责人之一,一做就是十多年、直到现在。准备工作包括横幅、资料台的设置等等,体力活、比如大件的搬运,没觉得吃力,有时候从早晨七点要忙到晚上很晚才结束。不同的活动准备工作都不太相同,都一样繁琐,但当用心去做的时候,明显感到是师尊在加持,才能如此顺利、如此井井有条。很多时候,走路生风、感觉好象在飘着走。”

她最后深怀感恩地说:“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们,唯有精進实修,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不负师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