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九九七年李洪志师父访台点滴(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方慧采访报道)(接上文)李老师一下飞机,就提到要到日月潭及台湾各地看看,接待的学员以为老师要来旅游观光。后来才认识到,那是师父对台湾的关心。

故宫最佳导览员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李洪志老师与几位学员来到台湾故宫博物院。洪吉弘为了想让师父不虚此行,急忙申请导览员为大家解说。不过,没等解说员到来,李老师已径自领着学员参观。

'图1:李老师十一月十七日上午用过早餐后,即前往故宫博物院参观,结束后与前往参观的几位同行学员合照(博大出版社提供)。'
图1:李老师十一月十七日上午用过早餐后,即前往故宫博物院参观,结束后与前往参观的几位同行学员合照(博大出版社提供)。

大家从故宫三楼一层一层往下参观,李老师如数家珍似的为学员讲解每一件文物的由来、使用方法、当初制造的过程及如何欣赏它的美等等。学员们个个听得津津有味,洪吉弘说,经由李老师讲解,大家才懂得了怎么欣赏这些古物。

洪吉弘还记得当时有一根连故宫文物专家都不知道来历的金黄色骨头,李老师告诉大家那是龙骨,“并教学员们用天目看它微观粒子,就是那个龙的形像。”洪吉弘不禁觉得:“李老师知道一切,对天地间的事物,对每件历史文物的来龙去脉都了如指掌。”

聂淑文说,在参观故宫时,“我问师父:‘我能修成吗?’师父回头瞅我很严厉的说:‘得法了怎么修不成。’”她说,师父带他们参观了整个故宫,对古文物解说得非常详细。

洪吉弘接着说,“参观完故宫后去圆山饭店吃饭,我抢在柜台要付钱,但师父仍是不让我付账。之后,带师父到中正纪念堂(现称自由广场)。我跟师父介绍说这里我们建了一个炼功点(即音乐厅下方的停车场旁),师父回说这里以后会挤不下(炼功人数多)。我们也带师父参观了国父纪念馆。”

隔天,洪吉弘开车,偕妻子及另一名随同李老师来台的学员,三人陪同李老师由台北出发前往日月潭。洪吉弘计划从东部到最南边的垦丁,再从高雄前往日月潭。李老师也答应了这个行程。洪吉弘事后说,李老师再三提到要去日月潭,他当时想,李老师难得来台湾,此行一定要好好的带老师游览台湾。

'图2: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老师在广州体育馆讲法,这是在中国的最后一次开班讲法。'
图2: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老师在广州体育馆讲法,这是在中国的最后一次开班讲法。

途经宜兰,他们去了已移居宜兰的郑文煌夫妇家。当他们抵达郑家,李老师看见墙上挂着郑文煌、何来琴夫妇两度参加李老师中国济南及广州讲法学习班的照片,以及师父与学员的合照照片,就一幅幅地看了起来,并说道:“三年多了!”之后,李老师与夫妇俩话家常一个多小时,还问他们夫妻俩在台湾洪法的情况。何来琴回忆,当时洪法用的横幅都是由她女儿手工缝制、手写,她请教李老师这样的做法是否合适?“师父告诉我,照这样做下去。”

“李老师还问,《在美国讲法》的录影带拿到了吗?李老师说,在那场听法的都是知识份子,都是很高学位的人,他讲的很深,问我们听过了没有,我说拿到了。”何来琴补充说。

李老师还特别提到,以后会有很多老师来向何来琴学功。何来琴心里纳闷:我学历这么低,认识的人也少,怎会有很多老师来找我学呢?但日后,果然许多大学教授都来向他们学炼法轮功

最后,李老师请夫妻俩把宜兰的学员都带去台中,台中还有一场讲法。

一路尽显佛法慈悲伟大

当车开出宜兰前往花莲,在苏花公路途中,洪吉弘发现油箱的汽油只剩下一半,当油表快见底时,看到一座大村庄,洪吉弘赶紧绕进村子,但是在村子里怎么找都没看见加油站,他急忙问了村民,“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加油站?”村民说:“我们这里没有加油站,任何一台车只要在宜兰加满油都可以到花莲。”师父一听就说:“石油公司怎么不多设一些加油站呢?”

洪吉弘正在懊恼自己的疏忽,恐怕要被困在山里时,只见李老师闭目不语,一会儿,再回头看前面仪表板,突然看到见底的油表指针又跑到加满油的位置。这让他惊奇不已,他示意妻子,妻子看后也露出惊讶的神情。就这样,他们顺利开到花莲。

一路上停车、吃饭都是由李老师付的账。当夜,洪吉弘计划投宿于所任职集团旗下的中信饭店,洪吉弘拿出信用卡付款并挡着李老师,他说:“李老师忽然变得很高大,他的手越过我的头、越过柜台把信用卡拿在手上,笑着说:“这先保管在我这儿,明天再还给你。”第二天李老师付了住宿费后,才还给洪吉弘信用卡。

第二天早餐时,洪吉弘帮李老师端了两个荷包蛋,李老师一看,说:“我不吃生的。”从那次以后,洪吉弘才知道不能吃生的食物。

离开饭店后,洪吉弘心想请李老师到和南寺,这寺在花莲的东边海岸,广钦老和尚曾待在这寺庙,写过一本《西方极乐世界游记》,且洪吉弘的亲戚在这当和尚,所以一心想李老师入寺参观。“我很熟悉这条路线,到哪个地方就知道是快到了。但很奇怪的是,我心想快到了,快到了,但就看不到那个寺庙,过了那个电线口,啊!过了(已过了和南寺)。”洪吉弘停车想回头,李老师说:“往前走,我们不走回头路。”虽然洪吉弘继续走,李老师知道洪吉弘心里嘀咕着,就说:“广钦已在大法中。”

洪吉弘表示,“我一直不知道李老师很着急要到日月潭,我一直耽误李老师的时间,到了北回归线,我也请李老师下车拍照,到海边,我就带李老师到海边去玩水,在海边时我看到一串法轮在追着我们。走到东岸某个地点时,李老师说:‘在这几里外的海的中间,两年后会突出一个新的岛屿。’”(这就是两年后的921大地震走山的结果。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台湾发生大地震,921大地震,又称集集大地震,震央在南投县集集镇,即日月潭西偏南9.2公里处,造成台湾全岛均感受到严重摇晃,共持续102秒,乃台湾近百年来伤亡损失最惨重的天灾。)

隔天,洪吉弘非常懊恼:在自己的“地盘”都还让李老师付账!快到台东时,他心想,今晚无论如何不能再让李老师付账,要请李老师到高级的知本老爷酒店吃大餐来弥补。洪吉弘就这样盘算着,这时却听见李老师说:“停车!”洪吉弘闻言停下车来,但却一脸狐疑:“停车要做什么?”

“吃饭!”

“可这里没有饭店啊!”洪吉弘看看周围。

李老师径自往前走,大家跟随其后,走到一户人家门前,打开大门,原来这里竟是一间自助餐厅。这间没有招牌毫不起眼的家庭式餐厅,只有简易的陈设,且只供应简单的几道菜,洪吉弘说:“还是由李老师出钱。”

事实上,李老师七日访台之行,是凡机票、住宿费等旅费开销,李老师一律自行负担。负责接待的聂淑文说,原本计划由台湾学员负担李老师的住宿费,“李老师自己的生活非常简朴,但来台湾的事情老师坚决不让学员付钱,不愿给学员增加任何麻烦与负担。”

这趟旅程中,心有所感的洪吉弘郑重地对着李老师说:“李老师,从现在开始,我要改口称您为‘师父’。”

日月潭是台湾的命脉

一行人抵达日月潭已是半夜,进房前,李老师特别交代大家,隔天早晨七点前,不要打扰他。

隔日早上用餐过后,洪吉弘对李老师说:“我带您参观日月潭的文武庙。”而这个提议让李老师否决了。

“那我带您到邵族文化村?那里有原住民的文化。”

“不用。”

“那带您绕湖一圈?”……“半圈?”洪吉弘心里开始疑惑起来。

“不要。我们走!”李老师回答。

洪吉弘心想,“李老师每天都跟他说要到日月潭,到日月潭都已经半夜了,连湖都没看一眼,这么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里,不就是要欣赏风景吗?”

可能是知道洪吉弘的困惑,李老师说道:日月潭里这个神,本来是不错的一个神,但因开发过度,惊动到他。这段话更是让洪吉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但当时他也没多问。

多年后,洪吉弘将放在心里的困惑,再次问了李老师,“师父您当年到台湾,每天都说要去日月潭,结果到日月潭以后,连看都没看就走了。”洪吉弘说,李老师回答他:日月潭存亡牵扯到台湾整个生命链。

对于这个不算明确的回答,洪吉弘这次却有了理解。他回想起自己在那趟旅程中,从屏东到垦丁、高雄、嘉义直到日月潭,每到观光景点,他都请老师下车拍照,有一次,李老师笑着对他说:“你到底又要带我去哪里?”那时他完全不明白李老师赶赴日月潭的心情。

就在他们离开日月潭前,李老师递给洪吉弘的妻子一张纸条,纸条上是一首诗,这首诗后来收录在《洪吟》一书中

游日月潭

一潭明湖水
烟霞映几辉
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

二十一日,洪吉弘带李老师参观植物园、历史博物馆,也参观火车站附近的新光三越大楼(当时是台北最高的地标),李老师一进电梯说,“哇,天上的天女正在散花。”李老师还教我们怎么看,要这样从这里看啊,洪吉弘说:“但我只看到金光闪闪的东西,白金的东西,看不出天女散花啊!”

送机时有幸再听讲法

廖晓岚印象很深刻的另一件事是:“送机时,李老师在二楼大厅候机室讲法约一小时。虽然那个大厅是在室内,上面是玻璃,我记得李老师坐在那里讲法那段时间,那大厅光线很明亮,阳光洒下来照在李老师身上及送机的学员身上。还有,我们在机场照完像后,李老师要进关时,当时是下午时间,出入境的人很多,可当李老师要走进去的时候,周围的人潮突然往旁边散开让一条通道,让师父走了进去,很特别,我印象很深刻。李老师也回头隔着玻璃一直向大家挥手道别,一直到我们看不到师父时。”

廖晓岚说,就整体来说,当时大家对于学法的重要性还不够重视,很多学员还是在谈打坐能够坐多久啊。那时李老师有提到中国大陆的每个辅导员的头上都架着一把刀子,意思就是他们在那个环境下压力很大。

黄春梅记得李老师提到:“现在的一天是过去的一秒。”

陈馨琳则说,“师父看到台湾学员非常高兴,并说:‘我还会再来。’还有,师父非常亲切,学员们很尊敬师父而不敢靠的太近,那时师父坐在长椅上,一直招呼我们过去坐,我就坐在离师父还有一个空位的位置,但师父就一直招呼,后来我坐在师父旁边。”

还有一件事,陈馨琳印象挺深的,她说,“师父进了关之后走了一段又折回来,手比着聂大姐,又比我们。”她那时心里明白,拼命的点头,知道要跟聂大姐化解矛盾。由于聂大姐是大陆人,台湾学员不太理解她的思维与讲话态度,加上台湾学员很多是新学员,对法理解不深,有很多的人心,在人心的冲撞中要向内找、修自己等等这些都还不太懂,现在回想起来,这也就是一个修炼过程,一个提高心性、升华自己的过程。

洪吉弘回忆李老师在台湾停留一个星期,自己有幸陪同绕台湾一周,一路上见证了许多师父展示的神通。李老师来台湾的时候没几人知道,走的时候也没让通知学员,总考虑不要打扰学员,展现了处处为人着想的一面,也是最好的身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