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法轮功学员殷淑芬、田艳红遭野蛮绑架、体检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十点多钟,河北保定市满城区白龙乡大坎下村法轮功学员殷淑芬、田艳红,到神星镇市头村庙会发放真相资料时,遭白龙乡派出所六、七个便衣警察绑架。他们连推带搡把56岁的田艳红和61岁的殷淑芬塞进车里,绑架到白龙乡派出所。

一、遭非法审讯

在派出所,4本2021年明慧台历和2本《明慧周报》被倒地上拍照,以派出所所长李超为首的3、4个人对殷淑芬、田艳红进行非法审讯,逼问资料哪来的,还发不发了。殷淑芬、田艳红告诉他们: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共有14种,但是其中并没有法轮功,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派出所所长李超就气急败坏地说:“把她们扔到笼子里去。”殷淑芬、田艳红两脚蹭着地被3、4个人拽着、架着塞进车里。李超说:“拽坏了共产党顶着!”拉扯拖拽中殷淑芬、田艳红的棉衣被撕开了口子,殷淑芬的棉衣被拉扯的露出胳膊肘。

二、野蛮体检,“摔坏了共产党顶着”

殷淑芬、田艳红先被拉到医院强制做核酸检测,又被拉到满城区县医院强制抽血、测血压、做心电图。

殷淑芬、田艳红不配合他们对自己的无理绑架,过程中被白龙乡派出所不法人员抬起摔在单架床上推着做各项检查。派出所所长李超说:“别打,打的有伤,摔的没伤。”推着单架床过路槛时,医生说“慢点儿”,派出所不法人员说:“使劲颠她!她们不怕颠。”

田艳红的血管细不好扎针,李超说:“找个实习生来扎她!她不怕扎!”田艳红的胳膊被扎了3针,直到3天后手腕扎针处还是青的。抽完后医生让给按着,防止血倒流,派出所人员说:“没事!不给她按着!”医生说:“那不行,出了问题我得担责任。”抽完血被几个人抬着狠狠的摔在单架床上,田艳红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忽悠一下,边摔还说:“使劲摔她!”

殷淑芬被强制抽血时,棉衣上的帽子被拧到前面捂住脸,被按着头,同时两胳膊也被按着。一个医生说“抽(血)够了”,白龙乡派出所不法人员说:“多抽她的!”殷淑芬被抽了两次血。殷淑芬的胳膊被扎了3针,三天后左手背扎针处还是青的。在体检过程中,有医生说:“抬慢点。”派出所所长李超说:“摔坏了共产党顶着!”

三、在公安局被铐铁椅子非法审讯

在县医院体检完,殷淑芬、田艳红又被劫持到满城区公安局非法审讯。她们是被从车上拽下来,拖着拽到地下室的铁椅子上,两脚被铐起来,逼问东西哪来的,还发不发?殷淑芬被迫害的不断干呕,派出所刘超说:“吐吧!使劲吐!把胆吐出来!”田艳红两手不断哆嗦,派出所不法人员说“装吧!你就装吧!”田艳红没说话,被几个人拽着衣服,脚拖着地扔到地下室门口处,田艳红的棉衣都被撸到头上,上半身都裸露出来,就这样后背紧贴着冰冷的地面躺着。直到大坎下村主任王桥到公安局,惊讶的看到田艳红那样躺着,说:“哎呀婶子,你怎么躺在地上咧!”赶紧帮忙把田艳红扶起来。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殷淑芬、田艳红说要小解,憋不住了,他们说厕所在二楼,结果却被拽到公安局大院,在院子里被6、7个男警察看着小解。

四、强制送拘留所 李超百般刁难不放人

殷淑芬、田艳红被转到拘留所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殷淑芬被几个人架着扔到拘留所椅子上,他们又把田艳红像抬东西似的在殷淑芬身上一扔。之后派出所不法人员就想走,拘留所的说:“别走!还没整清呢。”派出所所长李超对两位法轮功学员说:“让你们学习一宿,明天就接你们来。”

在拘留所殷淑芬、田艳红向指导员陈永会讲述自己的遭遇,在公安局院子里被6、7个男警察看着小解。陈永会说:“你们又不是处女,又不是黄花大闺女,那不正常吗?”

十二月六日上午,田艳红手脚抽搐,嘴里吐血,擦血的卫生纸扔了一地,殷淑芬也有吐血。拘留所人员通过监舍摄像头看到,怕担责任拍照将情况通知了白龙乡派出所。

白龙乡派出所所长李超赶到拘留所后,进去就给殷淑芬、田艳红照相。拘留所人员问:“你们干什么的?”李超说:“派出所的。”拘留所人员呵斥说:“派出所的也不行,不让拍照。”

李超蛮横的对殷淑芬、田艳红说:“你们不是吐血了吗!?吐出来看看!谁吐出来谁走!你们给我吐一口。”殷淑芬说:“如果我们老吐就不用接了。”

十二月六日下午,派出所通知殷淑芬、田艳红的家人去拘留所接人。下午两点多到拘留所,家属等了将近一小时派出所所长李超才来。李超蛮横地对家属说:“你们以什么心态接人!?你们接人什么态度?”旁边还有派出所人员不断拍照。还问田艳红的家属炼不炼,如果炼也要抓起来!边说还恶狠狠地用手指点,像要打人的阵式。殷淑芬、田艳红的家人一看,这哪里是让接人来了?!

十二月三日家属曾到派出所打听情况,派出所所长李超让家属在拘留通知上签字,还要到中国银行交1000元钱。现在分明是要勒索钱财,并让家属也写保证。两名善良农妇没有偷没有抢,没有做不好的事情,只因学炼大法做好人,发了几本真相台历等资料就被绑架到拘留所。从大坎下村到拘留所有50多里路,派出所通知接人,家属辛辛苦苦赶来,现在却如此刁难,殷淑芬、田艳红的家属无奈就坐车原路返回了。

就在殷淑芬、田艳红的家属坐车原路返回的过程中,派出所所长李超一直作梗让拘留所不要放人,殷淑芬、田艳红在监舍听到拘留所 有人员说:“你不让走!我叫走!”可见拘留所都要放人,派出所所长李超百般刁难还不让放人,非要继续关押两名法轮功学员。

派出所所长李超一改常态,进拘留所监舍伪善的对两名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也几天没吃饭了,我给你们买饺子去,还有汤。吃点,不吃也对不住你们。吃了这是第一步,吃了在这呆一宿,我也不走了,也跟你们在这住一宿。”殷淑芬、田艳红在拘留所被关押的3天里,一直吃不下东西,吃了就吐。甚至现在被迫害得吐血,田艳红腿脚抽搐。派出所所长李超还不死心,妄图伪善欺骗让殷淑芬、田艳红吃了东西后好继续关押她们。殷淑芬、田艳红看破李超妄图欲加继续迫害的目的,没有吃给买来的东西,派出所所长李超才作罢。

在殷淑芬、田艳红的家人坐车往家返的途中,又接到派出所来电话,让去拘留所接人。殷淑芬、田艳红互相搀扶着从拘留所出来,6点半才回到家中。

田艳红不幸人生闻大法

田艳红的前夫有外遇后经常不回家,一说就翻脸,非打即骂。经常看到他们开车出去玩。整日的生气,令田艳红吃不下饭睡不好觉,造成一身病。神经衰弱、胃寒、便秘、贫血、妇科病,失眠时吃安眠药都不管用,身心疲惫让她觉得度日如年,无奈离了婚。

田艳红带着八岁的女儿改嫁,由于一身的疾病,终日吃药打针,婆婆也看不上她,彼此间发生了很多矛盾。田艳红感叹命运的不公,真想一死了之。无奈又放不下孩子,在痛苦、委屈中挣扎着。

二零零四年一月,为照顾得舌癌的老父亲,她们姐妹3人轮流给父亲读《转法轮》一书。念书的过程中,心想这书真好,让人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因此田艳红就走入了大法修炼。按书中说的真、善、忍做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庭也和睦了,一身病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

殷淑芬被病痛折磨,学大法后无病一身轻

殷淑芬没学大法前全身是病,经常全身发胀,肚子胀胀的、胸口也胀的难受,吃东西后胃里扎得难受,胳膊、腿都胀痛难受,总爱发脾气,浑身没有力气,脾气暴躁。为了治病,殷淑芬不知吃了多少药也不见好转,又去找中医扎针,经常浑身扎满针,也没治好病。从生完孩子到得法前,近20年时间里,一直承受病痛的折磨。后来,一位姐姐劝她炼法轮功。由于自己小学没上完,大字不识几个,就去学法点听别人念《转法轮》。听着听着,被里面的法理所吸引,对照自己以前的言行觉得与大法要求差得太远,她决心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不知不觉中,全身的病痛消失了,也因此从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了一个能为别人着想、身心健康的好人。

殷淑芬、田艳红学炼大法后,都从中亲身受益,只想通过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让更多的人受益。

参与迫害人员的信息:

拘留所指导员陈永会,女,13833026818,老家: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白龙乡南水峪村人 邮编:072152。

白龙乡派出所所长李超,男,三十六、七岁,15103123291 (老家) 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望亭镇人 (具体是望亭镇哪个村待查)邮编:071105。

网址转载: